生菜小说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王尘,小王小说《医途》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医途

小说:奇幻仙侠

作者:龄狐冲

角色:王尘,小王

简介:从小山村里走出来的少年,发现自己和这个世界格格不入。身怀无数秘密的他,到底能俘获多少芳心,无数暗流包裹着的他,又能否乘风破浪,羽化登仙?
当古文明和魔法碰撞在一起,又会摩擦出怎样的火花?
且看我,娓娓道来

医途

《医途》第3章《少年有愁》免费阅读

当王尘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晚上了。他全身被泡在一个木桶里,木桶并无奇特,也不知道魏爷爷从哪里弄来的这么一个木桶。反倒是木桶里装的药材,随便拿出去一样,那都是能在江湖中掀起风浪的好玩意。

传说中100年破土,200年抽芽,300年发叶,400年才能长出巴掌大的千年灵芝。坊间甚至有传闻。吃上一口这千年灵芝,便可以为将死之人续命十年的说法。

还有那生长在“黄鹤之飞尚不得过,猿猱欲度愁攀援”的太白雪山之巅,几乎非人力可能及的地方。不知用何种手段采摘而来的天山雪莲。

琳琅满目的药品。补品,把这个小木桶撑得满满当当的,只不过现在的王尘根本没有心思问老人这些都是什么,他连转动眼珠都要废上好大的劲。

王尘浑身上下布满了49根金针,从头到脚心,密密麻麻的。王尘当然不知道这些是做什么的,有什么用。他只觉得浑身一会冷,如坠冰窟。一会又热,灼肤裂魂。

“小娃儿,我会用金针封闭你刚才看到的那段记忆,一会你睡一觉,起来就会什么都忘了的。”

“还有,这些个药草,能脱胎换骨熬练心神。即便是老头子我,也是耗费了不少时间和精力才凑齐的,倒是便宜了你小子了,能吸收多少,就要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老爷子话刚说完,王尘就感觉自己被一股柔和的气息托举着飘到了空中。

老爷子随口喊了一个“赦”然后就见那49枚金针,仿佛能听懂话一般,咻的一声,全部都从王尘身体上激弹而出,也不见老人有何动作,那些金针就平平整整的插在他那破布衣服里。

随即老人伸出一指,抵在王尘的眉心处。口中传来一段晦涩难懂的诗句,暮鼓晨钟一样撞击在王尘的脑海里,前一半王尘根本听不懂,他只能听懂这后半段。

周遭穴位七百二,

三十六处碰即亡。

百会倒在地,

尾闾不还乡。

章门被击中,

十人九人亡。

太阳和哑门,

必然见阎王。

“小娃子,现在的你还不懂这些是什么意思,我把这口诀已经封印在了你的意识海里,以后能得到多少,就要靠你自己领悟了”

只见老人说完这些,也不管还在空中发呆呢王尘,就这样自顾自的躺在一边。

呼啦~呼呼~王尘从半空中摔落到木桶里的声音和老人的呼噜声同时响了起来。

此时的王尘呆若木鸡,他有些不敢相信刚才发生的事情。自己就那么没有依靠的在空中飘了那么久?还有那些金针又是怎么一回事?刚才眼睛看到的画面,那一个个意气风发的少年,仿佛触手可及,又好似远在天边。那些到底是什么人,那个叫魏爷爷魏狂的人,又是谁?

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不可思议,好像除了身子底下的木桶以外,其他的事情都是假的一样。

王尘下意识想掐自己一把,好判断自己是不是在梦里。不然的话,这一切的一切也太难解释了。

就在他抬起手,刚放到另外一条手臂上的时候。孩子就发现刚才发生的事情,全部都是真实的。

无父无母的小王尘,成天吃不饱,穿不暖,这几年一直跟在老人身后,风吹日晒的,皮肤和那老人是一个颜色,黑黢黢的,除了稍微有些稚嫩。

可是现在映入王尘眼帘的,这手臂就一个“白”,晶莹剔透的白,王尘隐约中还能看到有些许金色的纹路在自己手臂上流转。这种情况一闪而逝,最终又回归到了晶莹剔透的白。

王尘低下头,对着木桶里的水,看了下自己的脸。果然如他所料,全身上下都由以前的小黑娃变成了现在的翩翩公子哥了。

“这药能脱胎换骨,能得几分,就要靠你自己的造化了”王尘想起来刚才老人说的话。

想着老人说的话,王尘便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就那样在木桶里,一只手胡乱的拍打着那些价值连城的名贵药草。另外一只手作势要把这个脸皮给揭下来一样。

呲~孩子的手,谈不上多大力气。可就是这么一下,那指甲盖就已经划破咯左边的脸颊,愣生生让他给拉下来一个小口子。眼见王尘还要继续,仿佛背后长着眼睛的老人,啪的一下就从那破茅草地上弹起来,下一秒的功夫就来到了王尘的木桶前。

“小娃子,你告诉爷爷,你这是作甚?”

“我,我,我怕我变白了,变得好看了以后万一我父母亲来找我,他们就该不认识我了。”

小孩子也不知道是哭累了还是饿着了,已经是由最开始的嚎啕大哭变成小声啜泣。

在老人的印象中,这几年里,这孩子好像从来没有透露出对父母亲人一丝丝的想念之情。好像他不懂什么是父母亲人,什么是兄弟姐妹一样。每天都是乐呵呵的,抓鱼,爬树,打拳,一样也没落下。原来他什么都知道,只是从来没说出口罢了。老人这样想着。

“可是,小家伙呀,你不到一岁的时候,就被人送到了这个小山村,这几年没人来看过你,也没人来找过你,你一天天长大,就连河对面的杨柳都抽了六次芽了。”

“你虽然年幼,但是也见证了不少村子里的家长里短,生离死别。”就拿昨天你烤的鱼来说。

老人说着顺势从地上捡起来那个吃剩下的鱼骨头。“看看这骨头,你还能想起来它以前的样子吗?”

“你刚来的时候,像个小地瓜一样,现在都已经半人高了。你确定你父母见到了黑瘦黑瘦的小猴子,能认出来,这就是他们的儿子?”

是呀,他们可能认不出我来了,我没有父亲,没有母亲了。小王尘已经哭不出声音来了,只能看见小家伙的肩膀一个劲的抽搐着。眼泪滴滴答答的顺着脸颊掉在木桶里,也溅不出屁大的水花。

“所以呀,你就要好好的活着,学好多的本事,你的父母不来找你,你长大了就去找他们,一年,两年找不到,那就八年,十年。总有一天会找到他们的。”老人摸着王尘的脑袋慢慢说到。

听到这里,小王尘那本来暗淡无光的眼睛,突然就有了神采。

“对呀,我父母肯定是因为有事,所以才没有来看我,等我长大了,我就去找他们。”

小男孩一边拍打着木桶,一边说到。

天边都已经泛起鱼肚白的时候,小王尘才卸下压在心中的大石头,沉沉的睡去了

>>>点此阅读《医途》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