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菜小说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小说《带娃改嫁隔壁后,我成了一品诰命》姜月 刘寡妇完整版免费阅读

小说:带娃改嫁隔壁后,我成了一品诰命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水仙花

角色:姜月 刘寡妇

简介:重生便成了寡妇,还带着三个拖油瓶,储物空间小也就算了,莫名其妙脑的发现人人头顶都出现了光环是什么鬼,幸亏隔壁老王皮相还不错,没事时还能养养眼,那就干脆拐过来养着吧!娘子,你为这个家付出太多了,夫君一定给你挣个诰命妇人当当。嗯,加油!主子,这连锁店还要继续开吗?不开了吧,钱够用就好,多了太麻烦。老大,咱们镖行现在都要遍布全国了。嗯,不错……

带娃改嫁隔壁后,我成了一品诰命

《带娃改嫁隔壁后,我成了一品诰命》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姐,你说她是不是被打死了?”

“不知道”

站在旁边的一个大约六七的的女孩,一副面黄肌瘦彷徨又忧虑的回道。

破旧的木板床旁,还爬着一个两三岁的男孩。

瞪着乌溜溜的大眼睛,瘦的是皮包骨,不知所措的一会看看这个,一会看看那个,然后怯怯的抬头望着大姐春花,“姐,我饿”

姜月朦胧中听到有人说活,缓缓睁开沉重的眼睛。

一脸懵逼的望着破败腐朽的房梁,转脸便看到面前三个惊慌失措的孩子,正盯着她瞧。

正纳闷自己不是死了吗?这是什么情况时。

突然,一段不属于她的记忆,便充斥着脑海涌了进来。

消化完记忆的姜月,既庆幸自己的重生又唏嘘这具身体狗血处境。

算了,好死不如赖活着。

至于那刘寡妇和隔壁老王的恩怨情仇,咱们来日方长,慢慢清算。

屏气凝神,集中所有注意力,立刻探查自己的空间还在不在。

片刻,姜月面露喜色。

感叹老天对她还不算薄,空间和空间里的食物都在。

说来,姜月也算是很悲催。

好不容易熬到研究生毕业,通过多年的拼命工作后刚升到了主管,又遇到了末世。

挣扎求生中又被丧尸咬伤,幸好大命没死还激发了空间异能。

为了发挥出空间的最大优势。

在队友的协助下,刚觉醒的小小几十平方的空间,除了几件换洗的衣物外,全部塞满了食物。

就在姜月对残酷的末世又充满了希望与憧憬时。

在一处不显眼的寺庙里,突遇一头变异兽。

在打斗中,她不小心撞裂了立于大殿中心,刻有古怪文字的石碑上。

还在吐槽,寺院内不放佛像,放一块石碑做什么时。

顷刻间,石碑上的碑文化作万道光芒,将姜月化为了齑粉。

再睁开眼,就附身在这具名字也叫姜月的躯壳里了。

有空间中的食物在,又丝毫没费力的拥有了三个娃,姜月对未来的生活还是充满了无限期待的。

别的都暂时放一边,先给几个可怜娃做点饭吃,垫一垫肚子再说。

姜月刚站起身,后脑勺便传来阵阵的刺痛。

内心把那个推倒她,直接导致前身昏死过去的刘寡妇臭骂了一顿后。

定了定神。

抬头望着三个孩子“饿了吧,我现在就给你们做饭去”

听到这话的三个孩子,并没有像她想象中露出笑容,反而惊恐的向后退了几步。

回顾了一下原主对孩子的态度,才知道刚才的态度跟原主反差太大,吓到几个孩子了。

想到原主原本也是善良坚强的姑娘。

自从丈夫死后被婆家赶出来,生活失去了支柱和希望,慢慢的开始黑化。

只要有点不顺心就拿三个孩子出气。

三个孩子见到她,就如老鼠见到猫。

姜月叹了口气,她知道有些事不是一时半会能改变的。

缓缓走出这间低矮的土坯房,顺着记忆找到了用几个木棍临时搭建的灶房。

只见简易的土灶上,有一个缺了口子的铁锅。

锅灶旁是个破旧的水缸,还有一块脏兮兮的菜板。

姜月从空间里,拿出了一点面粉,放入旁边一个布袋子里,待会备用。

想了想,又转身对着屋内喊道:“春花,来帮我烧火。”

一边烧柴一边做饭,她怕会忙的手忙脚乱。

于是便喊来家中最大的春花来帮忙。

春花缩着小身板,慢慢的朝这边靠近。

那战战兢兢的神色,仿佛下一秒钟就会挨打的样子。

让姜月看的又是一阵的怜惜。

姜月不敢一下子变的很温柔了,怕变化太大,真吓到几个孩子。

只能学着原主的语气,“你帮我烧火,我来做面条。”

春花并没有搭话,乖巧的坐在锅灶前熟练点火烧柴。

就是时不时用着探究疑惑的眼神,偷偷打量着姜月。

这些小动作,让姜月心里一紧。

从记忆中得知,这里是什么永昌国,衣食住行类似于古代。

是个典型的古代统治社会,就因为是古代,才让姜月有了危机意识。

深知这里可是没啥人权的,一个小小的村长都可以判人生死。

自己还是谨慎点好,她可不想一不小心漏出来破绽,被人当成妖魔鬼怪给绑在柴堆上给烧了。

面和好了后,想切面条时,发现找不到菜刀在那。

在记忆里,除了吃一些面糊糊就是野菜汤,都用不到刀。

她总不能把空间中的那把武士刀拿出来切面条吧,想想沾满丧尸腐肉的刀刃,跟要吃的东西接触,她就浑身起鸡皮疙瘩。

这面条没刀又不行,想了想,只好开口问正在埋头烧火的春花,“家中有刀吗?”

春花没有答话,起身到了正屋内拿出了一把破了口子的砍刀。

走到姜月面前,伸出脏兮兮的小手将手中的砍刀递给姜月,“家里只有这一把刀”

姜月无语,伸手接过砍刀,倒了点水洗了洗,只能凑合的先用了。

幸好俩姐们经常拿这把砍刀上山砍柴,虽然刀口破了几个口子,还好没有锈迹,虽拿着不顺手,但是很是锋利。

很快锅里的水开了,面条也切好了,将面条放入锅内,又从院子里摘了点青菜。

开锅后又放了点盐,一锅清淡的青菜面条就做好了。

屋里的两个孩子许是闻到了饭香,也走出来围在了锅灶旁。

最小的小六,眼巴巴的望着锅里,嘴巴时不时的叭叽两下,那馋样还真是可爱。

姜月先是给小六盛了一碗,接着又递给春草和春花。

三个孩子接过姜月递过来的面条,只有小六没心没肺的大口吃着碗里的面条。

两个女孩只是忐忑的端着碗不敢动筷子,春草突然像似想到了什么。

碗往灶台上一放,愤恨的望着姜月怒声质问,“你哪弄的钱买的白面,是不是把我姐已经卖了”。

姜月一听这话,心道,果然被怀疑了。

看来,以后空间的食物还不能随便拿出来用那,得找个合理的理由才行,不然,孩子胡乱说出去那可就不秒了。

这又是原主的债啊!没事嘴贱总吓唬几个孩子。

再惹她不高兴,就把她们都卖了。

这不,都还记着那!

估计是怀疑她,收了谁得定金。

大方一次,做顿好的饭,吃完饭,就会让人牙子来带走她姐

“别多想,这是我上次采的山货,卖了钱买了点白面,”

春草听了这话还是一副不信的样子,眼睛死死的盯着姜月。

仿佛要从对方的眼中找出点什么似得。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