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菜小说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赵允桀,严钧小说全文免费阅读,《都市打拼的奇幻日子》最新章节

小说:都市打拼的奇幻日子

小说:都市生活

作者:遗忘的街角

角色:赵允桀,严钧

简介:废掉双腿的上市公司老总,手握钱财无数,权倾朝政,呼风唤雨,坐拥江山,手下无双,竟然在当众之下大喊,别抢我男神。

都市打拼的奇幻日子

《都市打拼的奇幻日子》第3章 交流免费阅读

“既然都不熟,不用急着随便投,以免吃亏受骗。”他提醒着。

不曾出过社会的妻子太过单纯,她花费这么多时间心力画出的作品,若是水准不足以被采用而退稿便罢,万-被人轻易盗用,又或顺利采用后,谈合约可能出现不合理问题,他必须替她多设想。

“先上网查各家出版社的营运状况,对新人是否有培育的心?旗下作者稳定性如何?合约内容健不健康?稿费、版税如何计算?所出版书籍市占率多少?这些都要注意。”他一口气列出一串问题,她听得一脸怔然。

她只不过要投稿,又不是要做出版社营运专题报告。

“只是第一次投稿,也不知会不会被录取,不用去查那些讯息吧?”而且也未必查得到。

“既然有投稿想法,其他事情也得一并考虑。我再帮你查查看。”见妻子一脸为难,他决定替她寻找适合投稿的出版社。

他不想让妻子出去工作,若她单纯为兴趣画画也无妨,但她首次一脸兴致盎然的想投稿,看出她对作品能出版充满盼望,当做梦想而努力,他便需插手这件事。

“没关系,我自己查好了,你工作那么忙。”他假日都还要在家处理公司的事,怎好增加他的麻烦。

“我来处理。”他再次强调,既决定插手便由他负责。

“喔。”她也不好多争辩,心想他那么忙,一定没时间管她这种小事,只是这么一来她也不好自己随便找间出版社先投稿,还是只能暂时搁下了。

“那你继续忙,我出去买午餐,中午想吃什么?”

“你煮就好。”他直接道。

“呃?可是,我煮得不太好吃耶。”这几年她厨艺虽稍有进步,但会的菜色仍是贫乏平淡,又因婆婆厨艺太精湛,令她更觉汗颜,不太敢煮给他吃。

“不会难吃。”他实话道。

妻子确实不若母亲能做出精致复杂的料理,但也不会难以入口,母亲虽习得一手好厨艺,却不是那么常有时间下厨,小时候他很少有机会吃到母亲做的饭菜,反倒更常去她家吃她母亲煮的。

这几年妻子也学到一点岳母的口味,比起餐餐吃外面,偶尔在家

他想吃她亲手煮的,简单平淡些也无所谓。

“喔,那我去超市买个菜。”-听他开口要她下厨,虽对厨艺没什么信心,还是很开心能煮给他吃。

待她离开书房,任严钧打算继续处理公事,目光却不由得撇向书桌文件堆上,她方才拿来的两本资料夹。

他拿起她的作品,再翻阅了下,思忖着他所接触的客户或认识的人,有无从事出版业?

忽地,他想到一一个人,对方正是在出版社担任编辑企划工作。

他掏出手机,立时拨打一通电话,那是当兵认识的同袍,当时两人交情不错,退伍后还偶有联络,不过一年联络一两次,是以没立时记起对方职业。

手机一接通,他尚未开口,那头先传来热络问候。

“大总裁,怎么有时间打给我?要请我吃饭吗?”赵允桀打趣问。两人虽不常联络,仍保有不错的同袍情谊,而过去多是赵允桀偶尔打通电话跟他聊一下近况,难得这次他主动来电,才故意调侃。

“请吃饭当然没问题,但不是今天。”他已交代妻子煮午餐,而他并未向对方告知已婚,他与妻子的婚姻仍只有身边少数几人才知情。“不用叫你的秘书排约啦!我知道你现在忙得不可开交,能想到我打通电话已够朋友。”赵允桀说得大刺刺。

当兵时并不知道同寝室的任严钧家世那么强大,从他身上完全看不出少东的阔气派头,因两人颇聊得来,退伍后仍维系这份情谊,即使久久才联络一次,他也从没刻意提起自身家世,是直到去年从报章媒体看到他接管千泰集团总裁,才大感讶异原来他是千泰集团的少东。一得知任严钧的身分,赵允桀反倒有些顾忌,不好再主动和他联络,就怕被误会意图攀关系。

“我想问一下,你待的出版社有出版童书绘本吗?

“童书绘本?当然有,我现在就是负责这一块。”赵允桀对他突来的问题,不免讶异,觉得童书绘本跟他非常格格不入。

“那好。我手上有些作品,想让你先看看。”任严钧听到这巧合不禁欣慰。“约个时间,明天中午有空吗?”迫不及待想让专业人士评价妻子的作品。

他明天中午原有个内部的午餐会议,但可以先挪开,眼下妻子的事较重要。

“不是我画的,见面再聊。”他跟对方约定时间地点,简短闲聊几句便断线。

他拿起手机,先把妻子的作品选择性拍几张照片,也许拿原稿让对方指点较清楚,但他只想先暗中替妻子打探适合投稿的出版社,确切的投稿过程还是该由妻子亲自经历,毕竟这是她创作的心血结晶。

翌日晚上十点,回到家的任严钧一踏进玄关,妻子已奔来迎接他

“老公,你回来了,辛苦了,要不要吃宵夜?”童佳蕙替丈夫拎过公事包,笑咪咪问道。

“不用。”任严钧边脱下西装外套,走进客厅。

他看见茶几上摆着画纸和画具,平时妻子都在另–间书房画图,可见是为等他回来,才把画具搬来客厅,心里有一-抹暖意。

“这张名片给你。”他从西装外套口袋掏出一-张名片,递给她。

她接过名片,是一间出版社,且还是童书编辑的名片,非常讶异

“这是你公司的客户?”好奇丈夫怎会认识童书编辑,昨天他并没提起啊!

“不是。”任严钧否认,也无意多解释什么。

为避免妻子误以为他找对方关说稿子才会过关,他决定暂时别透露跟对方有交情,也交代赵允桀先别提两人有私交,将妻子当是一般新人看待便可。

中午跟赵允桀碰面,当对方专注地审视他存放在手机里的数张妻子画作时,他的心情竟不由得紧张,就算面对重要客户谈一~笔庞大合约他也不曾有一分焦虑紧绷

虽认为妻子的作品非常有水平,毕竟是他自己的看法,且他并不曾接触一般童书绘本。

如今交由专业人士评鉴,不禁担心对方可能给予负评,那将令他替妻子感到难过,也怕妻子一旦真的投稿而石沉大海,会很失望伤心。所以,他想代她筛选投稿的出版社,先将作品拿给赵允桀审核,也是先给自己一个心理准备,万一妻子首次投稿失利,他也好给予适当的安慰鼓舞。

一听赵允桀详细分析,赞许妻子手绘的插图够专业,构图细腻活泼,生动有趣,故事点子也不错,但文字功力有些不足,需一些修饰技巧,或者也可另找作者配合写文。

得到专业人士正面评价,他不由得替妻子感到高兴,原本略微紧绷的神情,也轻松许多。

而当赵允桀进一步探问绘者身分时,他才向友人坦承是自己妻子令得知他原来已婚的赵允桀惊耗连连。

他不免担心道出绘者是妻子,赵允桀可能碍于他的关系,之后对正式投稿的妻子作品评断有偏颇,他并非要暗中替妻子说情,才把她的作品先拿给友人评断的。

他希望妻子被肯定,是因为她的才华,与他的身分背景无关。

没料他的疑虑,反倒遭友人一-记白眼。赵允桀强调就算他这个大总裁想贿赂他,也绝不会拿自己的专业和公信力做交换。

如果日后真有合作机会,他顶多向他透露他妻子作品的出版状况绝不会因认识他,因他的身分地位而左右自己审稿的标准,及对作品的质量要求。

他听了友人直白且老实的话,释然–笑。

退伍后彼此联络接触的机会虽寥寥可数,他仍当赵允桀是可长久交往的单纯朋友,不若商场认识的人,交情都存有利益关系,显得表面虚伪。

“你把作品寄去这间出版社,或跟编辑约时间,直接带去出版社当面审理,这间出版社在业界风评不错。”他对妻子交代道。

若妻子能与赵允桀所待的出版社合作,他亦可放心。

“好。”她点点头,谨慎地将名片收下,很高兴丈夫这么快就替她挑选了适合投稿的出版社,还以为他工作忙碌,会忘了这件小事。

“怎么?你想转行?大忙人还有时间画图?”赵允桀这下更感讶异

“万一被退稿,你要买一包乖乖安慰我。”决定投稿,她不免期待又怕受伤害,先寻求丈夫的安慰奖。

“乖乖?”他先是一愣。这才想起那是童年她爱吃的零食,她特别喜欢奶油椰子口味,而他并不喜欢那种甜口味,只是每次看她开心吃着莫名就想跟她抢食。

他是不介意买一箱让她回味,但她不会需要这个安慰奖。

“我明天出差三天,去香港和上海。”他跟妻子交代临时排出的出差行程。

“那我这就去帮你准备行李,你可以先去洗澡。”丈夫自从接任总裁后,出国出差的机会愈来愈频繁,有时还是临时才安排的。

“两套换洗衣物,两套西装,一套打高尔夫的休闲服。”他交代道其中一天会跟客户在高尔夫球场谈生意。

“好。”她点点头,拎着公文包,又拿过丈夫脱下的西装外套,匆匆先往卧房走去。

他则是再看几眼茶几上妻子未完成的画稿,唇角淡淡–扬,这才朝卧房走去。

“严钧年纪轻轻就接手那么大的集团,经常加班不说,三不五时还要出差奔波,你这做妻子的,要好好照顾丈夫的身体。”童母叫女儿回来娘家吃补,一听女婿又出差,不免跟女儿叮咛。

因女儿就嫁到隔条街的地方而已,自她公公婆婆到加拿大住,女婿工作忙碌,女儿总是一个人在家,因此她白天常叫女儿回娘家一-起跟她吃饭。

“喔。可是,他很少在家里吃饭,我也不会煮什么补品。”童佳蕙有些惭愧,母亲常在秋冬时会煮烧酒鸡、姜母鸭之类的药膳食补。“而且,严钧也不是很喜欢吃这些补品。”

过去他常来家里吃饭,对母亲端出的烧酒鸡、姜母鸭,其实吃得有些勉强,就因这样,她才没想向母亲请教怎么煮这些炖品。

“对了,他不是有在喝酒,你大姑姑前几天拿来-坛自酿的十全大补酒,你记得带回去给严钧喝。”童母马上从餐桌底下搬出那坛药酒。“严钧都喝国外的葡萄酒欸!”感觉老公也不会想喝这种药酒,家里酒柜都是放红酒跟白酒,还有威士忌,其中不少是过去公公收藏的。“这跟那种喝气氛的外国葡萄酒不-样,是保健强身的,对男人很好。”童母推荐道。

“那留给爸喝,爸的年纪比较需要保养身体。”她单纯说道。

童母–听,忙摆摆手,神情有抹尴尬,“你爸不太需要啦,要的话留一小瓶就够,给严钧喝比较适合。要回家时,记得带回去。”

“喔。”童佳蕙对母亲的话不免有些纳闷。

“不知不觉你都结婚五年多了,有没有考虑生育?”童母状似不经意的问。

因女儿曾小产过,她一直不敢再提这方面的事,却因近日亲戚问起,这才觉得都过这么多年了,是可以问看看。

“呃?”意外母亲开口问这种事,令她怔愕了下。

“我.们….应该还没。”她不免有些尴尬,不好明说丈夫每次都有避孕,应还没打算生孩子,而她也从没提过。“妈也不是要催你们,毕竟你们都还年轻,只是若要生孩子,趁早生以后比较轻松,妈也能帮忙照顾,而且严钧工作忙,又常出差,你一个人待在那么大的公寓,怪冷清的。”虽常叫女儿回娘家吃饭,但毕竟已出嫁,也不好在女婿出差时要她回娘家住。

“还好啦!我有事情可以做。”她于是向母亲提起投稿的事,不管第一次投稿成败如何,她已下定决心,要朝这方面努力去圆梦。

童母虽从没反对女儿画图,仍觉得那不过是兴趣,且她现在哪需要靠自己赚钱,认为还是好好考虑生儿育女才实际。

任严钧在晚上十–点返家,虽是三天短暂的出差,但这次行程密集,不断开会与客户周旋,令他感到疲惫。

一进家门,妻子笑咪咪的迎接他。

“老公,你回来了。好辛苦,一定很累厚!先去洗澡,我煮碗热汤给你喝。

她拉过丈夫搁在脚边的小行李箱,看见丈夫脸上倦容,

>>>点此阅读《都市打拼的奇幻日子》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