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菜小说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伍斡荥 伍芷小说《喜狼狼与灰太羊》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喜狼狼与灰太羊

小说:武侠

作者:芷区式桉

角色:伍斡荥 伍芷

简介:全篇都是异想天开,不符合常理正常,不要深究!不要较真!不要太认真哈!总而言之,言而总之,这是一篇关于披着羊皮的狼和披着狼皮的羊的故事……

书评专区

喜狼狼与灰太羊

《喜狼狼与灰太羊》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江湖传说,五大门派之一清风派的小师叔伍斡荥,人长得十分俊俏,武功修为也极高,十三四岁就凭借一身出神入化的剑法名震江湖,江湖人称朗月清风伍斡荥。如今更是江湖中很多大小门派掌门们乘龙快婿的最佳人选。

每年因为伍斡荥慕名而来到清风派拜师学艺的人比比皆是。

只是大多数人都是只闻其名,真正见过本人的人不多。

去清风派提亲的人也全部无功而返。连清风派的弟子们见过到本人的也很少。

清风派的掌门和这位传说中的小师叔是一母同胞的兄弟,年纪相差甚大,关系却极好。听门派内部知情人说,小师叔常年在外游历,只有清风派有大事之时才会被掌门叫回来待上几日。

没人知道,这位传说中清风派小师叔此时正躺在一处非常风雅的宅子顶赏月。对,没错,就是赏月。

一个人、一壶酒、一把剑,大大咧咧地躺在别人家的屋顶,十分惬意。

此时此景此人,本来是十分风雅的一件事,但是顺着伍斡荥的目光所及之处的宅子中气氛却完全不同。

那里有两帮人马正在对峙,在伍斡荥这个位置,不论是看还是听,位置都是极佳的。

伍斡荥本来是接到兄长的信要回清风派一趟,途径此地,月光甚好,又有好戏可看,于是便找到一处好地方,隐匿了自己的气息,一边赏月,一边看戏。

伍斡荥这几年都在山中和怪老头斗智斗勇,对如今江湖上的事情了解不多,他抬眼大概辨认了一下,没成想居然还真有自己认识的!

看着那身衣着打扮,其中一帮人应该是风雅派。到不是风雅派有多厉害,风雅派不过是一个连五大门派都排不上的小门派。

只不过是这个门派略微与众不同,具体来说就是明明风雅派上下明明是一帮膀大腰圆胡子拉碴的粗人,就连女子也是,但是这个门派却偏要称为风雅。对于华丽的事物极为追求。

伍斡荥以前在清风派的时候,就经常听自家侄女伍芷吐槽,说风雅派这个门派有愿望是好事,只不过这多年都未有过一位真正风雅的人,是不是也应该多照照镜子。

伍斡荥此刻看着那帮人,不由得在心中感慨,伍芷这丫头别的不行,就眼神这块,随他。

相比之下,伍斡荥看着另外一帮人就颇为顺眼,不说别的,长得就很好看。

只不过看样子大部分人都受了重伤。甚至他们之中最高挑的那位白衣公子还是个瞎子。

“魔教妖人,今天这里就是你们的葬身之地。”

那风雅派的大胡子如是说。

“魔教?”伍斡荥刚刚喝了一口上好的佳酿,听闻此言,若有所思。

他漫不经心地摩挲着手中酒壶,他记得魔教不是百年前就与中原门派之间有过约定不再踏入中原吗?怎么会出现在此处?

而且,还被风雅派这样的小门派围在此处。

所以魔教和中原又起冲突了?兄长也是知道了这件事叫他回去吗?

“就凭你们?风雅派不过是中原武林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门派,也敢打我们教主的主意,真是痴心妄想!”

为首的女子看着那群人满脸鄙夷。

伍斡荥因为她的话目光停在了那位眼睛系着白纱的眼盲公子身上,他是魔教教主?不是说魔教教主是个个他爹年纪差不多的老头吗?所以魔教什么时候换了教主?那个人看起来年纪应该和芷芷差不多大吧?

“废话少说,”风雅派的壮汉极其没有武德,一群大汉一起围了上去,“只能怪你们命不好,有人让我们杀了你们,受死吧!”

风雅派以用刀而在江湖上扬名,刀和剑不同,比较厚重强势,再加上使用他们的是一群身材壮硕的家伙,所以气势上颇有些地动山摇之势,只是天下兵器无非一个快字。他们太慢了。

伍斡荥大概看了一下,就此刻看,风雅派的人除了人多势众,丝毫不占任何优势。

反观这边,人比较少,而且全部受了重伤,被一群人围着,却丝毫没有半分弱势。

但是毕竟是受了伤。

伍斡荥的手一下一下地敲在酒壶上,心情不错地看着两边厮杀,一丝一毫想要多管闲事的心都没有。

突然,那位白衣公子似乎有所觉,精准地向这边转过头来。

伍斡荥这才看清那位白衣公子的脸,他的皮肤比一般人偏白一些,在这样清冷的月光下,犹如上好的瓷器一般,让人想要伸手上去把玩。即使是蒙着眼,伍斡荥想,他的眼睛定是极好看的。他一身素雅的白衣,头发只是简单地系着发带,却依旧显得格外丰神俊朗。

伍斡荥常常听别人说自己长的好看,但是他想和此人相比,自己多少有些相形见绌。

伍斡荥隐去了自己的气息,不要说他蒙着眼,即使是不蒙眼也是定看不到自己的。所以那人很快就转了回去。

伍斡荥的注意力再回到打架的众人时,魔教的人已经死伤了大部分,围着白衣公子的圈也越来越小。

“青衣。”那位白衣公子唤道,他的声音清清冷冷的。

被唤的那位名为青衣的女子迅速退到白衣公子身边,她回头看了白衣公子一眼,立刻就明白了他要做什么,大惊失色,“公子,不可!”

剩下的那几人也都当即变了脸色。

“无碍。”白衣公子说,然后拔出了自己的配剑。

对于男子来说,那是一把有些秀气的剑,但是伍斡荥却觉得没有一把剑能像这把剑一样和那个人相配。

他的话声刚落,魔教众人便迅速移动退到了那人身后。

清风派以剑立派,伍斡荥自己也是习剑的,所以也算见过这世间的大多剑法,但是这人的剑法却跟大多数人的有所不同。

如果一定要具体说的话,那就是他的剑法介于柔弱与阳刚之间,看似柔若无骨却招招致命。

伍斡荥想,这人如果不是眼盲加受了伤,剑法虽然不及自己,但是在这世间对手应该不多。

不多时,风雅派的壮汉们就都倒地不起了。最后一人倒下的时候,那人也再也支撑不下去,吐了一大口鲜血。白衣尽染成血色。

“公子!”名为青衣的女子过来搀住了白衣公子。

“无事,”那位白衣公子自袖中拿出了什么,吃了下去,缓了一下站了起来,“走吧。”

很快那些人消失在宅子里,人都走光了,戏也看到了结尾,酒也喝的差不多了,伍斡荥拿起自己的配剑伴着月光继续启程回清风派。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