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菜小说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宋悦,宋茵别慌,我和我阿娘一起成仙了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别慌,我和我阿娘一起成仙了

小说:玄幻言情

作者:石小方

角色:宋悦,宋茵

简介:(无cp)宋悦穿越到一个陌生的朝代,有了一个痴傻的美女阿娘。这个阿娘虽然看着傻呼呼的,还很粘人,但对宋悦十分疼爱,事事都将她放在第一位。
母女俩本是住在一个靠山的村庄里,靠着打猎与行医卖药为生,但是没想到一场瘟疫引发的种种事件,使得两人不得不逃离村庄,机缘巧合之下进入了修真者的城镇。
被认定为“凡人”的母女俩,靠着这层身份的掩护扮猪吃老虎,在各种秘境巧取各种天才地宝,暗地里提升修为,直指飞升大道。

书评专区

爱吃暖心茶的贝羽:精彩优秀:

用户15169781:很好看,很不错

喜欢胜王龙的陈薇薇:书,很好看

ehn4:题材很好,但是内容太水,剧情进展很慢,为了一些杂事浪费的笔墨太多了,也推动不了剧情,没必要为了夸女主写那么多没用的。女主太圣母,既然目标是富婆还要当老好人,看见一个救一个,还写的那么详细,没东西写了就不写,真没必要。连看好几章其实内容几句话就能概括了,十分平淡

卡姆岛的韩南天:很精彩,让欲罢不能

别慌,我和我阿娘一起成仙了

《别慌,我和我阿娘一起成仙了》第3章 刀伤免费阅读

宋悦听到有人叫自己,一回头,见是个身着粉衫翠裙,头戴流苏铜簪的俊俏姑娘。

看这身打扮可不像是个农家姑娘啊,这是谁家的亲戚?

“我是宋悦,请问是家里有人不舒服吗?”

翠莹见到宋悦二人也是惊艳不已,特别是那位较年长的,发如黑瀑,肤如凝脂,眉若弯月,宛如天上嫡仙。

年纪小的虽然没有大的惊艳,但也是相貌娇美,活泼娇憨。

她跟着家中小姐参加过很多诗会,也见过不少大家小姐,但自觉没有比她们更好看的。

“我家嫂子腿上有伤,烦请跟我到家里看看。”

听她爹娘说这悦大夫年纪虽小,但医术却非常靠谱,特别是外伤,不比镇上泰安药铺的大夫差。

她嫂子前两天下田抢收,没想到割稻谷的时候过于着急一不小心割到了大腿,顿时血流不止。

但是当时着急抢收,她执意不让家里分出人手送她去镇里,只是用常见的草药敷上勉强止了血。

本以为过几天就好,但是这两天伤口越发肿痛,人也高烧不退,家里才急了起来。

本来是打算今天就送到镇上的,她哥都已经出门去借板车了,但是嫂子在家听到铜铃声,让她出来看看是不是悦大夫,说想让她先看看,要是看不好再去镇上。

“您跟我来,我嫂子在里间。”

宋悦拉着阿娘跟在粉衫姑娘身后,在巷子里左拐右转的终于到了他们家。

到了地方,宋悦就大概猜到这姑娘是什么人了,她常来周村行医,村里大半的人家她都认识。

她应该是大林叔家的姑娘,听说她在县里服侍县令家的姑娘,每个月的月钱几乎顶的上家里一年的收入,怪不得看穿着不像是农家的姑娘。

宋悦跟着她进了里间。

房间没有开窗,虽然点着油灯,但还是很昏暗。

“您先帮我嫂子看看,我去叫我哥回来。”

毕竟她只是小姑子,要是有什么需要拿主意的,还是得她哥在场才行。

受伤的是大林叔的大儿媳妇,她一直叫她宝柱嫂子,年初刚进的门,她还碰巧喝过他们的喜酒来着。

“屋里又闷又热的,怎么不开窗呢?”

宋悦进屋还没看病人情况,就先移步到窗前三两下打开窗户,让屋里的空气流通。

开了窗,屋里也亮堂多了,她先把灯吹灭,大热天的还是少点热源吧。

转身把她阿娘背上的药箱卸下来放到墙旁。

“娘说我受伤,吹不得风,所以就关上了。”

宝柱嫂子虽然听话不开窗,但她自己也确实热得不行,苍白的脸上都是汗水,头发都被汗湿得一绺一绺得,贴在脸颊上,看着特别狼狈。

见她开了窗,也是舒了一口气。

“也不是什么病都不能吹风,大夏天的,不开窗,病还没好,人先热晕过去了。”

看她实在热得狼狈,宋悦拿出绢帕帮她吧满头的汗擦干净,又把粘在脸上脖颈上的头发全部梳起,固定在脑后。

“我先看看你脉象。”

宋茵在身后看着宋悦的动作,疑惑地看了看宝柱嫂子的脖子和脸,又看了看宋悦的。要把脸上的水擦掉吗?

宋悦从药箱里拿出脉枕放在床沿上,宝柱嫂子自觉地把手腕放上去。

她刚想伸手搭上去探脉,眼前忽地一黑,一只手在她脸上脖子上粗鲁地擦来擦去,把宋悦擦得整个人都没脾气了。

“阿娘!”

见宋悦被摆弄得一愣一愣的,在她娘手中动弹不得的样子,宝柱嫂子忍不住捂嘴偷笑。

“你阿娘是心疼你,在帮你擦汗呢。”

这宋悦娘虽然看着痴傻,但对女儿的疼爱并不比正常母亲少。

“她就是捣乱的。”

宋悦心里也知道她阿娘是想帮她,但嘴上就是不肯承认。

好不容易挣脱她的手,抬头看她双眼亮晶晶,跃跃欲试的样子,不得不提前拿出今天的午餐,把她拉到桌子边,让她坐着自个吃。她一般手上有吃的,就会乖得不得了了。

“看你的脉象表现,是风邪毒气侵入表现的寒热。我再看看你的伤口。”

宝柱嫂子小心地拉起轻盖在身上的薄被。只见她半条裤腿都被剪去了,狰狞的伤口上敷着黑绿色的草药,靠近还能闻到难闻的气味。

“你这是敷的三七叶吧?”虽然都捣烂了,但是看着细碎的叶片还是能稍微分辨出来。

“嗯,当时出血多,附近正好有,我娘就赶紧给我捣碎敷上了,这药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什么问题,三七叶确实有止血的功效。”

宝柱嫂子闻言松了口气,生怕用错了药。

宋悦看她伤口虽然狰狞,但是红肿的情况并没有想象的严重。

“看伤口情况不算恶劣,待会儿我给你重新处理一下,再给你开几剂药,先让你把烧退了。”

“那就麻烦你了。”

“你先休息,我去准备药。”

好在需要的药她都有准备,不然他家还是要跑一趟镇上。

宋茵自己正吃的欢,见宝宝坐过来,马上自觉地把自己的饼分给她。

“我不吃!”

见她阿娘又要把吃剩的饼往她嘴里塞,宋悦直接拒绝。

本来就不喜欢这种干干的食物,大夏天的就更没胃口了。

见她拒绝,宋茵也没有失落,独自吃得更开心。

宋悦从药箱里拿出笔墨,往里面倒了点水,铺好纸就开始下笔开药。

宋茵在一旁吃着饼,一边还要分心看她,时不时还上手扯一扯,被宋悦一把拍回去了。

“悦大夫,我家媳妇的伤怎么样了。”宝柱急匆匆进屋,身后跟着他妹子。

“问题不是很严重,但还是要注意,至少最近一个月是不能下床了。”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见她说得不严重,宝柱明显松了一口气。

见宋悦还在低头整理她的药,知道自己也帮不上忙,干脆直接去看他媳妇去了。

听到身后传来的叮咛细语,心想还真是对恩爱夫妻。

她把要用的药都找出来准备好,见门口宝柱妹妹还在耐心等着,就将处理伤口的药给她让拿去煮一锅沸水。

退烧的药她自己来就好,但考虑到以后还需要他们家自己熬药,干脆叫过宝柱让他在一旁看她处理。

“不是所有的药都是加水直接熬煮就行,像我今天开的药,就……”

宝柱在一旁认真地听,听到一半害怕记不住还把他妹子拉来一起。

“以后都是按照如此来,药用完就自己去镇上买,药方我待会儿给你,过段时间我会再过来查看伤口的愈合情况。”

大约一个多时辰后,他们终于给宝柱嫂子处理好了伤口,高烧也退下来了。

许是身上舒服了很多,喝完药没多久,她就沉沉睡去了。

“谢谢你悦大夫,您的医术实在高明,我嫂子这两天因为这伤口都没能好好睡一觉,现在看她的样子应该好多了。”

翠英见嫂子睡得沉,连一直紧皱的眉头都放平了,知道这大夫开的药还是有效果的。

“您太客气了,宝柱嫂子的情况本身也不是很严重,我只是尽了些微薄之力。”

确定宝柱嫂子的烧退下,宋悦将后续的事情一一交代清楚就要拉着她阿娘离开,宝柱两人本来还要留她们吃午饭的,但是被宋悦拒绝了。

一刻钟后。

坐在凉亭下,宋悦满脸痛苦地啃着大饼,本来准备了六张大饼,每人三张的。

但她又一次高估了自己,她两张都吃不完,而她阿娘已经吃完四张,现在正痴痴地看着她吃第二张。

又咬了一口,囫囵咽下。明明已经喝了很多水了,但还是觉得口干喉咙干。

要不是夏天其他东西坏得快,她绝对不会准备大饼做午餐。

“你吃吧。”见她阿娘口水都快流下来了,干脆把剩下的饼都给她。

宋茵也不嫌弃她的口水,张口就啃了一大块。

宋悦拿出竹筒喝了几口水,喉咙的干涩感才缓和过来。

看着她阿娘粗鲁的吃相,着实有点看不下去的啧叹道:“阿娘你要吃慢一点,注意点形象,我要有你这长相,不要说吃东西,我就是走路都能扭成一朵花。”

宋茵听不懂她说什么,以为她又想吃,就想把还剩一口多的饼喂给她。

宋悦躲过她的手,“我不吃,你自己吃吧。”

宋茵愣了一下,还想继续喂,宋悦干脆直接抢过来转手塞进她嘴里。

宋茵下意识咀嚼咽下,吃完了最后一口,看着空空如也的手心,脸上的失落不言而喻。

“知道了,知道了,我带你去孙大娘家买。”她最受不了她这样的表情。

好不容易挣了几个钱,又要花出去了。

周村一向富裕,村里虽然不像镇上的集市,商户如云。但也有几个小铺子,主要是吃食杂货比较多。

孙大娘家就是卖饼的,她家的芝麻煎饼做的非常香,刚开锅的时候那香味能飘出半里地。

她原本是在镇上卖的,但镇上的摊子现在被她儿子儿媳接手了,她只好在村里另开了一摊,没想到生意还不错。

“哟,这不是悦丫头吗?好久没见了,要不要来几个大饼?刚出锅的。”

宋悦还没走到摊子前,就听到了孙大娘的响亮的招呼声。

她家的摊子就在自家门口,身后就是她家院子。在家卖饼虽然没有镇上卖的多,但是比在镇上舒服多了。

她阿娘原本拉着她的手乖乖跟在她身后的,现在一闻到饼香,瞬间变成自己被她拉着走了。

“宋悦娘,就知道你喜欢我家的饼,来,给你先尝尝,好吃再给钱。”

孙大娘三两下打包好一个大饼塞给宋茵,一点也不怕她赖账。

“悦丫头要不要也来几个?”

孙大娘利落地把一个个饼翻面,右手从旁边的小陶罐中抓出一小撮芝麻,均匀撒在饼面上。

“不了,太热了,现在吃不下,还是打包回去吧”

虽然看着很好吃,但宋悦完全没有胃口。和正站在一旁吃得津津有味的宋茵形成巨大反差。

“我要二十个,其中十五个打包好我带回家,另外五个另外装一个袋子。”

说着宋悦数出二十一个铜板放在她的台面上。

她已经不是第一次在她家买了,她家的饼都是一个铜板一个。

“钱放这了,您记得收好。”

孙大娘随手抓起铜板数都没有数,直接扔进她挂在胸前的袋子。

“二十个饼要等一会儿,外面天热,你进我家等,院子里有酸梅汁,我儿子特地带回来的,酸酸甜甜的,你肯定喜欢。”

宋悦看了看外头能把人烤熟的阳光,又看了看阴凉的院子,不再纠结,拉着她阿娘就要进去。

“不。”

宋茵不肯跟她进去,执意在外面站着,眼睛直勾勾盯着孙大娘煎饼。

见她不肯进去,宋悦也不勉强,帮她把药箱放下后,自己进去,在离门口不远的地方找了块阴凉地坐下。

“来,先做好的五个饼给你,进去陪你闺女吧。”

孙大娘麻利地把五个饼装一起给她,往院子里指了指让她快点进去。

宋茵看了看空荡荡的铁锅,又看了看手里的饼,终于愿意挪开脚步。

她转身提起一旁的大药箱,三两步进了院子,坐到宋悦旁边。

“今年的天气真的是太热了,往年虽然也热,但没有这么夸张的。”

孙大娘家的酸梅汁确实好喝,许是糖太贵,放得少,这酸梅汁比她以前喝的要酸一些。但在这暑天喝再合适不过。

“今年不止热,下雨也多,我们这边还好,还算风调雨顺。但我儿子在镇上听其他商客说,大清河下游的那几个城今年都被淹了,估计又出不少灾民。”

孙大娘一边煎饼一边跟宋悦唠嗑。

“他们会到我们镇上吗,粮食不会要涨价吧?”

宋悦不种田,要是粮食涨价太疯的话她可受不了,不过要是实在过不下去她也不是不能换地方。

“这就不知道了,但是我家今年不准备卖粮了,都留着以防万一。反正粮食这东西又不容易坏。”

听到这个消息,宋悦酸梅汁都不觉得好喝了。要是真的遇到大批灾民北上,她肯定不能过得像现在这般滋润,至少眼前的煎饼肯定很难吃到了。

“阿娘,你给我吃一口。”

要是真的有灾民沿河上来的话,孙大娘家肯定不会再出摊了,今天不吃以后就不知道能不能吃到了。

这么想着,宋悦瞬间觉得这个煎饼的味道变得特别勾人。

不等宋茵反应,宋悦直接拉过她的手,狠狠咬了一口,就着酸梅汁咽下。

见宝宝愿意吃东西,宋茵兴奋地抓着一整袋就往她嘴边送,嘴上还着急地催促她快张嘴:“吃,宝宝吃,啊~”

宋悦又就着她阿娘的手咬了好几口,还没咽下,下一口已经送到嘴边。这母女俩的举动,把前面看着的孙大娘都逗笑了。

“哈哈哈,多吃点好,悦丫头你就是太挑食了。”

孙大娘一边翻着饼,一边用手比划。

“你看看你的个子,再看看你阿娘的,这就是什么都不吃的后果。”

“我也吃的,只是没有我阿娘吃的那么多。”

宋悦弱弱辩解。

“你啊,就是没有饿过,等你遇到灾年,一粒粮食都得掰成两粒来吃的时候,你就知道什么是饿了。”

又一批饼煎好了,金黄油亮,她将这几个饼先架在旁边的竹架上放着,打算等剩下的一起打包。

“不是孙大娘多嘴,你这几天也趁着新粮食下来,多备点粮食和盐油,虽然下游不一定会有灾民上来,但是备着总没有坏处。”

“好的,多谢大娘提醒,我明天就去。”

宋悦也打算要多备点粮食,家里有地窖,可以储存的东西多,不怕没地方放。

“哎~你家就你跟你阿娘,要不是知道你阿娘是个厉害的,我还真担心你呢。”

这么两个美娇娘,哪个男的看着不心动。

“路上要小心点,跟着大家一起,不要单独上路,最近有两个赖皮出来了。”

宋悦端着一碗酸梅汁,抬头看了她阿娘一眼,只见她举着一袋饼正傻乎乎地看着她。

宋茵不知道她们在说自己,见女儿嘴巴里的东西咽下去了马上又把饼递上去。

“吃。”

宋悦又咬了一口。

“怎么突然这么说,是村里出什么事了吗?”

>>>点此阅读《别慌,我和我阿娘一起成仙了》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