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菜小说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焯!转生亿兆年,我被孽徒们挖出最新章节,张张,王师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焯!转生亿兆年,我被孽徒们挖出

小说:都市

作者:喜欢迪迦的都不是坏人

角色:张张,王师

简介:苏凡绑定一款“冲师逆徒模拟器”游戏,转生到不同时代,与柳神亦师亦友,并收下八名绝美女弟子,有冲冠一怒,为他血洗八万里的十尾天狐,有甘愿以身化剑,苦候他无数岁月的剑仙子,有历经百世轮回,只为追随他的尸仙女帝……苏凡死后,爱徒们以天庭为陵,将他葬于神灵九重棺,并与柳神各自化为生命禁区,形成九帝拱卫一珠的无上格局,直到游戏链接现实,额,原来棺中躺的无敌师尊竟然是苏凡的马甲??

焯!转生亿兆年,我被孽徒们挖出

《焯!转生亿兆年,我被孽徒们挖出》第3章 这天下从来都是负了你免费阅读

【三弟子:十尾天狐,白如意】

【你红尘炼心多年,始终止步准帝境界,柳神一语道破,你红尘炼心只为证道成帝,执念过深,不若舍下一切,忘却自我融入尘世,你施展九世轮回禁忌秘法,彻底封绝自身一切修为,成为了一个普通人,你开始了九世轮回】

【第一世,你出生未及三月,便夭折于襁褓当中】

【第二世,你出生了八年,老家灾年也持续了八年,全家老小实在活不下去,老父带着一家子被迫逃荒,沿途寸草不生,好不容易赶到一处狗尾巴草丛,你饿得狠了,背着家人就水狂吃了十几斤,于是三日卒,全村人赶来吃席】

【第三世,你出身大富大贵之家,可生来就是个药罐子,体弱多病,眼看你的病情越发严重,你的爹娘为你着想,决定为你冲喜续命】

【可怜天下父母心,你的爹娘担心你无法自动,特意选了三户大家闺秀,各司其职,三女八字皆与你极为匹配,当晚一派喜庆,谁知洞房花烛夜,三女见你俊秀如斯,如那高岭之花,竟争先恐后大打出手,当晚卒】

【第四世,你生来便是弃儿,幸得一云游高僧所救,高僧怜你收为弟子,赐法号清一,意为清净如一,从此遁入空门,青灯古佛相伴二十载】

【你昼夜敲钟礼佛,纵使刮风下雨从不间断,佛法日渐精深,且得高僧传承衣钵,掌握了佛门降龙伏虎的大神通,直至高僧圆寂,临终前欲将寺院住持传于你,你深知如今庙堂豺狼当道,灾民遍野,更有无数魑魅魍魉为祸世间,盛世封山修行,乱世普济众生,你表明心意,高僧含笑而逝】

【拜别寺庙师兄弟,你孑身一人徒步下山,往后数年,你目睹了无数人间惨剧,妖魔肆虐,同族相残,有天灾亦有人祸,纵然你妙手回春,也改变不了人命如草芥的现实】

【此时你的身后已有数千灾民,他们都是你的追随者,希望得到你的庇佑,对你敬若神明,你停下了脚步,不再徒然奔波,在一处远离世外争斗的荒山定居,取名桃源山,带领灾民开荒种植,试图在这里开辟出宜居的乐土】

【期间你在桃源山地底下意外发现千狐洞,里面栖居着成千上万只妖狐,为防万一,你将还处于沉睡状态的妖狐老祖宗——九尾白狐,镇压封印在你的紫金钵盂中】

【九尾白狐苏醒后暴怒,然并卵,只能每日在你耳边聒噪,或是逞口舌之快,辱你死秃驴臭和尚,讥讽你满嘴慈悲仁义,又或是幻化绝世美女魅惑,搔首弄姿耍戏于你,每每都被你以浩然佛法所击败,气鼓鼓地向你龇牙,你微笑开始觉得有趣,与九尾白狐相处时间日久,你偶尔会生出此狐竟有些眉清目秀的荒唐之感】

【数年过去,在你和数千追随者的不懈努力下,昔日的荒山已变成了硕果累累的粮山,吸引了更多流民前来谋求生路,转眼便已有数十万之众】

【流民们感恩于你,对你顶礼膜拜,甚至于竟私下称你为降龙罗汉下凡,降的自然是盘踞庙堂之上的那条龙,传闻愈演愈烈,沉迷修仙问道的皇帝听信奸佞,闻知大怒,唯恐你拥兵数十万造反,当即诏令数万精锐王师前来讨伐】

【你百口莫辩,白狐反讥你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你不愿生灵涂炭,遂求大军统帅给他一日,意图自行散去数十万流民百姓,你错信了对方的狡诈,是夜大军便杀入了百姓聚集村落,火光冲天,到处都是震耳欲聋的喊杀声】

【此时敌军统帅发现了你,狞笑着要取你项上人头,却遭遇了数千百姓殊死抵抗,他们都是最初一路追随你来到荒山的百姓,你甚至能叫出他们当中每一人的名字,为了你,他们甘愿血染此地,只为守护他们心中的信仰】

【你目睹一个个鲜活的生命被收割,那一张张或老或少,或男或女的熟悉面庞,如剜心之痛,终于你坚如磐石的佛心开始魔化】

【这一夜,你大开杀戒,昔日一身守护人族降妖除魔的大神通,成为了这数万朝廷走狗的噩梦,血流漂橹,宛如人间地狱,你回过神时,双手已沾满了淋漓的鲜血】

【你自认为守护了百姓,等到一切都恢复平静,再回首,你看到身后密密麻麻的都是眼睛,那是属于幸存的百姓,眼里抖动的却不是昔日常含的感激,而是恐惧】

【你昨晚的杀伐犹如九幽地狱的嗜血魔神,百姓们不敢对你对视,战战兢兢间潮水般跪伏,白狐冷笑言说这便是凡人,他们先前只所以膜拜如神似佛的你,是因为你满口慈悲,这让他们觉得你可以庇护自己,可当你展现魔一般的冷酷手段后,他们只觉得你充满了危险,唯恐你对他们出手,芸芸众生只有喜好,没有善恶,白狐劝你早日离开这个是非地,找个深山老寺修行乐得逍遥】

【你默然不语,回到了山顶的简陋佛寺,随着数万精锐大军覆灭,天下各地受到了极大鼓舞,起义军此起彼伏,朝廷焦头烂额无力讨伐你,你亲自收敛了此战所有死去的百姓尸首,为他们立碑撰写,包括那些为你而死的百姓,你为他们念诵佛经超度】

【此后在桃源山恢复了往日的平静,只是山下的百姓明显对你有了敬畏,变得疏远,此战朝廷为了诛杀你,除了数万精锐大军,还有数百名江湖高手,虽然被你悉数击杀,却也身受重伤】

【你预感到时日无多,有意教化九尾白狐,希望对方能在自己死去后,成为桃源山的守护神,继续庇护此地百姓,白狐洞悉你的想法,表示你无可救药,在白狐看来,这些百姓善恶不分,龌龊无比,叫嚣着你若是死了,白狐便先吞了你的肉身,再将外头的百姓吃个干净】

【不知为何,你看到白狐眼眶里竟隐隐有泪花闪现,却又强撑着忍住不让泪水掉下来,你微笑伸出手,抚摸着钵盂里白狐毛茸茸的小脑袋,却也不责怪她】

【此后你与白狐平淡无奇地生活着,白狐变得越来越话痨,总是问东问西,明知你对女人毫无兴趣,却总是旁敲侧击打听着你的喜好,次数多了,偶尔你也会被问得面红耳赤,赏她一个爆栗】

【白狐每每得逞,便会笑嘻嘻地在钵盂里滚来滚去,甚至会猜测出你的喜好,在你面前变化出各种倾国倾城的绝世美人,用最娇柔最嗲的声音唤你,你不得不承认,虽然你佛法高深,可也是人,偶然的怦然心动无法避免,隐约间,你感觉到在自己的心里,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发芽,这样朴实无华的日子转瞬被一场可怖的旱灾打破】

【先是一场罕见的蝗灾,所过之处赤地千里,随后烈日炎炎,地面上所有可见的水源悉数被蒸干,数不尽的人死去,紧接着瘟疫爆发,桃源山尸横遍野,你竭尽全力救治伤亡,终是无力解决没粮没水的绝境】

【就在此时,百姓中有流言进入你的耳中,言说这一连串的天灾,皆是你屠杀那数万大军引发,杀孽太重,触怒了上天,这才降下如此灾祸来,这样的流言越发盛行,你心里一颤,当即嘴角有血溢出,这一幕被不少人看到,都在传你不久于人世】

【很快,桃源山的百姓便推举出几名族老,到山顶寺庙拜见你,委婉地询问你身体如何,你并未遮掩,表示时日无多,几名族老有了底气,转述了当前流言,表示既然是你触怒了老天爷,眼下需要求雨,理应由你诚心向老天爷认错】

【眼下你既行将圆寂,不如提前坐缸埋入地下,地上则建造一座龙王庙,以平息上天的怒火,同时有族老唯唯诺诺提议,山下百姓处于水深火热当中,无粮无水,且大多病入膏肓,他听说高僧的血能活人,所谓善始善终,族老恳求你在圆寂之前,能够怜悯山下始终敬仰你的百姓,将自己的血分食于百姓】

【这一刻,你平和眸子里的光彩似乎在褪去,你无视了白狐在你耳边的嘶声怒骂,良久你点头应允了下来,族老们躬身离去,你想要如往常一般抚摸白狐的小脑袋,却被她狠狠地一口咬住,你没有制止,眼见她状若疯狂地咬着你的手指,因为钵盂的封印,只能在你的指腹上留下一道浅浅的印记】

【白狐无力地仰起小脑袋,悲哀地望着你,一遍遍问你,和尚,你为苍生,可曾想过这天下从来都是负了你,不值得,你没有说话,只静静听着白狐絮絮叨叨了很久很久】

【直到次日,你坐入已准备好的缸中,你虽重伤,寻常的刀枪依旧无法伤你分毫,于是你自己在身体各处破开数个伤口,任不久前方才烧制而成的粗糙铁管刺入伤口,连通缸壁洞口通到地上的碗内,殷红的血泛着淡淡金光,徐徐流入碗中,封紧缸盖,埋入地下】

【百姓们从未见过人的血液会发光,空气中还弥漫着一股若有若无的香气,众人惊异莫名,都说这是圣血,兴奋得犹如过年,纷纷排队取血食用】

【一时间,排队的人从山顶排到了山脚下,你听着地上百姓们欢呼雀跃,似乎那是别人的世界,你的世界正在变得冰冷死寂,只有你怀里的钵盂尚有一丝温暖,那里有一只白狐时而仰天咆哮,时而低头哀鸣,你闭上了双眼,默然承受着一切】

【此后逼仄狭窄的缸里,只有白狐与你为伴,她不再张牙舞爪,不再嘲讽与你打嘴炮,只是沉默着】

【很快,百姓们便在地上建起了一座龙王庙,龙王庙初始香火不觉,百姓们上香的时候能顺便喝一口你的圣血】

【可渐渐地,你已无血可出,龙王庙便没有了香火,似乎是上天感应到了你的虔诚,终于天降大雨,耳边传来的是百姓们喜极而泣的欢呼,人们感谢苍天,感谢大地,唯独没有人提及你,似乎你已被人所遗忘】

【这时你头顶的土层被翻动,你被人挖出,有人打开缸盖,你重见天日,见本是毫无人气的龙王庙今日人山人海,为首族老见你已油尽灯枯,笑眯眯恭敬拜了拜】

【先是感谢你为桃源山祈来了大雨,地里的庄稼可以活了,不过眼下你已行将圆寂,这具肉身皮囊也就无用了,不如留给百姓们,之前百姓们喝了你的圣血,个个精力充沛,大病全愈,若是能食得圣僧肉身,不说长生不老,也能活人无数了】

【你嗫嚅着干裂的唇,眼眸里的光一寸寸熄灭了下去,你没有理会众人,而是用尽最后一丝力,不顾周遭百姓的惊恐,将白狐从钵盂的封印里放出来,最后一次抚摸着她毛茸茸的脑袋】

【随即眼眸缓缓合上,一滴泪水自你的眼角滑落,恍惚间,你似乎想起了那日白狐曾说和尚,你为苍生,可曾想过这天下从来都是负了你,可是,终究她没有负了自己】

【你将体内仅剩的最后一滴心头精血送入白狐的口中,这滴精血包含了你一身的道行精华所在,本就是为白狐而留,恳求她善待此地百姓,便在白狐的泪眼朦胧中含笑圆寂】

【你死后,白狐悲痛欲绝,召唤万千狐子狐孙子,血洗此地,十万年后,你寻到已化为十尾天狐的白如意,将她收为弟子】

>>>点此阅读《焯!转生亿兆年,我被孽徒们挖出》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