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菜小说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穿越后我成了摄政王的小祖宗》沈荔,霍祁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穿越后我成了摄政王的小祖宗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酒尖

角色:沈荔,霍祁

简介:沈荔是25世纪最具盛名的天才神医,一朝穿越,她成了娇滴滴的公主!
公主也好,太后是她娘,皇上是她弟,这好日子她当然要过!
或许是老天见她太惬意,派了一个人来收她。
霍祁是崇永人人畏惧的摄政王,沙场上的魔鬼!
他冷漠无情,杀人不眨眼,却唯独对一人疼惜不已,暗戳戳的对她好。
可偏偏她捧在手心里的姑娘脑袋里缺根筋,就是看不到他的好,气得他只能将她紧紧禁锢在怀中,一遍又一遍的耳语厮磨。
荔荔,你只能是我的

书评专区

穿越后我成了摄政王的小祖宗

《穿越后我成了摄政王的小祖宗》第3章 搭了个顺风车免费阅读

霍祁,霍大将军养子。

四岁习武,八岁便可同父出征,征战沙场。

十二岁便凭一己之力夺下敌国数城,亲斩数名首将,直逼敌国皇城,本可灭其国,后因先帝御令撤兵返京,也彻底成为崇永国战无不胜的沙场传奇。

征战多年,战功赫赫。

世人皆知,只要霍祁一日不死,那崇永国便可万年太平,无人敢犯。

可世人也皆知,霍祁阴狠毒辣,冷血残暴,不仅对敌人如此,对任何冒犯之人皆是如此。

曾有霍祁手下亲兵好心朝他营帐塞了个绝色佳人,结果那佳人被处以五马分尸之刑,那亲兵被剜去双眼,砍去双手挂于高台之上暴晒三日,以儆效尤。

所以,霍祁是崇永国之福,也是祸。

后先帝驾崩,封原本是大将军的霍祁为摄政王,辅佐现在的小皇帝。

可这圣旨传到雍城早已半月,她那便宜父皇埋都埋了他才回来?!

但即便如此,也无人敢说他半句不是。

“公……公主,我们跑吧……”身旁的小枝显然也是看出来了,吓得说话都直哆嗦。

像她们都是听着摄政王生平事迹长大的,他的凶狠残暴,冷血无情谁能不怕。

“嘘”沈荔提醒她别说话,然后静待车队从身旁驶过。

她今天不但不能跑,还必须靠这个车队进城。

其他的车队到城门口都会例行检查,可她绝对相信,士兵没这个胆子敢搜查这阎罗王的车队。

毕竟这男人若想对这崇永国动手,谁能拦?

“小枝,看见没,那堆放货物的车辆,等一下我会想办法引开后面看管的侍卫,你趁众人混乱之际爬上那个车节之间,用布把自己盖住,要快,知道吗?”

“啊!别啊,公主……我怕……”

可沈荔也来不及管她怕不怕,她伸手把自己身上的钱袋子取下,然后倒出来洒向四周。

“谁的钱袋掉了!”

她大吼一声,成功吸引了众人的注意,本就熙熙攘攘的人群看到地上这么多的银子,一个个疯了似的蹲下来争抢。

你推我,我推你,成功把沈荔二人挤到了车厢交节处,也成功把后面守卫的马给惊着了,两条前腿抬起发出尖鸣声。

“嘶――”

趁守卫在安抚马儿之际,沈荔和小枝成功在众人的隐藏下躲到了车节处,她蹲着走到两个巨大箱子之间,用那块布盖住了两人。

“呼”终于好了,她大喘一口气。

小枝惊得冒了一身冷汗,死死攥住沈荔的袖子。

这小小的轰动很快便结束,众人一路畅通无阻的进了城门。

沈荔窝在车间听着马车哒哒哒的声音,还有这京城繁华的盛况,路上摊贩的吆喝声,小孩儿的嬉戏打闹声。

可当车队驶进人群更为密集之处时,路人都停下来观望这支车队,不知是谁在人群中大呼一声:“看,是摄政王!是摄政王!”

有惊喜也有惊吓。

“哇――哇――”小孩儿的啼哭声响起,一声接着一声,路边的小孩儿大部分都惊恐的钻进爹娘的怀抱,仿佛车里有个吃人的妖怪。

沈荔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这摄政王如此凶狠,那些小孩儿哭声这么大他肯定听得到,万一惹怒他了岂不是很惨。

“玄青”

蓦然,一声清冷悦耳的声音传进她耳中,听得她一瞬间连骨头都酥酥麻麻的。

在她还沉醉在这美妙的声音中时,名为玄青的男子突然大呵一声:“闭嘴!”

下一秒,街上寂静的连根针掉地上怕是都能听到,小孩儿全都被自己的父母捂着嘴带回屋里去了,顺带锁好了门窗。

……

沈荔突然很好奇,这人真的是保家卫国的战神?她怎么觉得倒像是一个凶神恶煞的侵略者呢?

“天哪,王爷还是一如既往的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玉树临风。”

在安静的环境下,这突兀的夸赞听的沈荔差点没笑出声。

没搞错吧,这人是个瞎的?

这摄政王一进京就待在马车里没出来过,请问这位小姐是怎么看出来他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玉树临风的?

可钟灵儿才不管这些,她今天好不容易赶上摄政王终于回京,看着帘子都痴迷不已。

可她身后的绿沁吓得都快给她跪了,她总感觉王爷身边的那些锦衣卫看着她们的目光就像在看一个死人一样恐怖。

侧卧在软榻上的绝美男人蓦地睁开眼睛,妖冶的凤眸微眯,修长白皙的手指勾着茶杯转了一圈,茶水雾气氤氲而上。

“舌头割了”

淡漠的话语好像在说吃饭一样随意。

“啊!”

钟灵儿亲眼看到自己的一截舌掉在地上,她两眼一翻,晕死过去。

绿沁也早已怕的直不起腿,倒在地上。

玄青用丝帕嫌恶的擦了擦自己的剑,随后扔在了钟灵儿脸上,盖住她那丑陋的脸庞。

在车厢里听到一切的小枝抖成了筛子,沈荔也心里直发怵。

若是等一下让这摄政王知道她们偷偷爬上了马车,岂不是得直接一刀砍了她们。

马车一路行驶,颠的沈荔都快吐了的时候终于停了下来。

“王爷,到了”玄青恭敬的掀开车帘。

霍祁慵懒的将撑着头的手放了下来,理了理衣摆后才下了马车。

玄青上前替他披上玄色的狐皮大氅后扔给身后另一名锦衣卫一把钥匙,“把车上的货物都卸到库房去。”

“是”

呵,这霍祁还真是好大的威风,卸个货都是用锦衣卫,还真是……让人羡慕嫉妒恨。

沈荔在他们搬运前面马车上的货物的时候就拉着小枝跳了下去,猫着腰迅速跑开。

“公主,呜呜……好险……”来到安全地带,小枝就憋不住抱着她一个劲儿的哭。

“好了好了,这不是还活着吗,不哭了不哭了,乖”沈荔心疼的替她擦擦眼泪。

这孩子明明胆子小,可每次还是义无反顾的跟着她,被她坑的不少,今日看来是真的吓坏了。

“公主,我们还不回宫吗?”

小枝抽泣着跟在她后面。

“再等会儿,我得想办法找到那枚令牌,不然谁知道那个人会拿着它干些什么事。”

>>>点此阅读《穿越后我成了摄政王的小祖宗》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