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菜小说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小说《嫁纨绔!废材夫君竟逆袭成权臣》杨箴 茗露完整版免费阅读

小说:嫁纨绔!废材夫君竟逆袭成权臣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桑叶儿肥

角色:杨箴 茗露

简介:白富美穿到了古代官家庶女身上。为生存玩谋略,一朝失算,为避险而下嫁。杨家三奶奶美则美矣,却冰冷傲慢难以亲近,对夫君从不正眼相看。伊岚只图清静,不想一堆乌七八糟的人、事凑上来。那就痛快虐渣,勉为其难地扶危济困,夫君嘛,照旧无视。  谁能想到,有朝一日,废材少年竟成了权倾朝野的镇国大将军。大将军谢绝一切封赏,只求再度迎娶前妻。  莫欺少年穷,某人悔时晚矣……

嫁纨绔!废材夫君竟逆袭成权臣

《嫁纨绔!废材夫君竟逆袭成权臣》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暴风雪中,一顶披挂着红绸、贴着大红“囍”字的红色小轿顶着风雪艰难前行。

轿帘被大风撕扯,刺骨的寒风不断灌入轿厢。厢内坐着的纤纤美人伊岚无悲无喜。

来此时空地域五年载,只在图纸上和心里一遍遍描摹京城各处地形样貌,还不曾观览实地风采。

费了大半日时辰,随着轿子远离京城富庶之地,帘外的景致亦由繁华变荒疏。轿子在将要到达京郊之前停落在一座陈旧、门庭狭小的宅院前。

杨家,虽有忠闵伯伯爵位分,却遭停俸九年,在朝中已无可争权夺利的文臣武将,早已退出了京城权贵们的视野。

杨箴,杨家第三子,正是此次要嫁之人。年方十六,无不雅嗜好,无不良习气,文才武略一般,无特殊过人之处。

从议婚到完婚拢共才十日,且对方还是无权无势的破落户。按理说,父亲位居内阁次辅,自己纵是庶出,也不至于嫁得这般草率。

这看似草率的婚姻实是一步不得已而为之的落棋,这其中许多机密不便让更多人知晓。

厢帘被掀开,一段红绸被塞进手中。

“门逢新禧迎彩凤——”喜婆一声高唱,爆竹应声炸响。

步出轿厢。

“红妆带绾同心结——”喜婆再唱。

跨过火盘入了门槛。

“瓜月登阁结良缘——”喜婆再唱,爆竹鸣响不断。

在一片刻意营造出来的欢腾喜气声中,伊岚如提线木偶一般任由旁人指示着行动。

一道道繁复的过门、拜堂仪式下来,当听到“礼成——”之声响起,伊岚暗里松了口气,听到“步入洞房——”终是从提线木偶的状态中回复行动意识自主权。

送入洞房之后,伊岚立即喊来自己的贴身丫环松香、茗露二人为自己更衣。

在松香、茗露的帮助下,手臂、腰腹及大小腿上绑着的十多个温水囊被逐一卸去,伊岚顿觉浑身轻快多了。

“小姐冻坏了吧?奴婢马上去升火盘、备暖炉。”看着不停搓着双手取暖的主子,松香怜惜声言,伊府碧芳斋四季如春,小姐哪里受得住这种苦头。

“还唤小姐呢,该唤作三奶奶了。”旁边的茗露及时纠正松香话里的毛病。

松香连忙抬起一只手掌在自己嘴巴拍了好几下,歉声道:“真该死,一时没留意。”

“好在没外人。”茗露朝松香嗔一眼。

“有人也不怕。”松香不知哪来的底气壮声回应,随即小脸带着义愤说:“咱们小姐是低嫁,他们杨家捡了个大便宜,真是金凤凰窝架在了茅草屋上,太叫他们长脸了,他们怕是喜得没处欢腾,哪里还敢说什么。”

松香转头看了眼主子,见主子低头不语,接着道:

“小姐,你是没瞧见,这杨家有多破落,这一整个宅院还没小姐碧芳斋一个观鱼池大呢。这一路走来,没见一处敞亮地儿,也没见一件像样儿的摆件。

瞧这屋,又小又破,还一股子泥湿气。这杨家人不知是何用心,面子撑不住,里子也不管不顾,如此大寒天里,竟也不提前备下火盘。

小姐,咱们真要在此长住吗?”

听松香如此说,茗露也按捺不住,抬眼紧盯着主子热切声问:“小姐,奴婢也想问,咱们真的要在此长住吗?这杨家当真好吗?”

“松香、茗露,”伊岚语声轻淡,可语气中透出的坚利令人心头一凛。

“这些话就此打住,以后不许再提。到了新的地方,会遭遇不同的人、事。咱们既出了伊府,不要再拿从前的行事作派去应对身边的人事。河有河则,海有海规,来到此地同样要谨小慎微,不要惹事。

甭管他杨家是小门小户,还是高门大户,咱们是来过日子的,不是来寻获优越感,更不是来挑矛盾的。不利安稳、和谐的话,往后断不可再说了。

这日子若过不好,咱们自己受苦受罪不说,伊家颜面无光,外人乐得看笑话。何必徒增烦恼?!”

听主子这样说,松香、茗露心里再如何替主子惋惜,也不便再说什么。

夜深时候,宾客散尽,新郎杨箴在身后一众亲友家仆各色目光注视下步履踉跄来到自已屋门上,与往常一般以一只胳膊肘率性撞开门,抬脚步入,随手将门掩上,将身后一众视线隔挡在门外。

背靠门板,杨箴迷醉的双眸骤然灼亮,清俊的脸上神情阴笃。自学会喝酒以来还不曾真正醉过,不过三斤酒,这才到哪儿,还不够热身的,更别提上脑了。这世上除了自己没人知道自己酒量,是醉是醒全由意识决定,今晚注定要让门外那些人失望了。

抬眼环顾四周,原本冷清旷荡的屋内添置了不少物件,平常惯用的桌椅被弃置一角。杨箴脸上的阴云更沉实了些。

在外人看来,这桩婚对杨家来说是天降鸿福。都说杨家三爷命里有贵人相助,他日必洪福齐天。包括父母亲友也都这么认为。没人能理解杨家三爷内心的苦楚与愤懑。

因为这突如其来的赐婚,与青梅竹马的表姐再无携手共白头之缘,多年来秉持的立军功建大业娶表姐的梦想溃于一旦。在明白无论如何顽抗也扭转不了命盘之时,简直生不如死。

伊家财大势大,一句话便可以让杨家从京城地界上消失。实不明白,伊家与杨家素无牵连,为何选杨家作姻亲。伊家七小姐究竟有何恶疾,遭伊阁老匆忙下嫁,看情形,此伊七小姐要么奇丑无比嫁不出去,要么名节受损而不得以下嫁。除此以外想不出更合理的理由解释这桩怪诞婚事。

不管什么理由,莫以为破落户就好欺辱?财大势大又能怎样,还能保证嫁出去的女儿永久安平无虞?

婚是不得以成了,这往后日子过成什么样谁人管得着?!

思忖间,杨箴已来到卧室,卧室被火盘烤得暖融融的,室内无烟熏气,反倒弥漫着一股清新香草味,可知这火盘里的炭是极致好炭。室内多了些陈设,皆是上等器物。

一种鸠占鹊巢的念想盈满杨箴脑海,这世间最后一个自在安乐之所也被挤占了。

目光落在床沿端坐着的罪魁祸首身上,杨箴没有意兴去履行最后一道完婚仪式——掀盖头,转身落坐于床左侧倚墙陈放的一排高背椅中,随手拿起右手边茶案上一只茶壶给自己斟了杯茶。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