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菜小说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梁仁川 李琪儿《想退圈却被妖怪缠上当祭祀品》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想退圈却被妖怪缠上当祭祀品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安腾

角色:梁仁川 李琪儿

简介:想退出圈子,远离人群居住在山林,却被山里的妖怪缠上啦!还要把她当作祭祀品献祭给神?这也就罢了,还要把她怀了的孩子也给弄了?救命,什么剧情?我要回城市,山林套路深!

书评专区

想退圈却被妖怪缠上当祭祀品

《想退圈却被妖怪缠上当祭祀品》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几分钟前,梁仁川做了28年来最大胆放肆的举动——宣布退出作家圈、砸碎了老板的桌子、揍了老板自以为傲的脸蛋,还骂了一句:

傻X,想封杀就封杀,想解约就解约吧!老子不干了!

而这个老板,是上任没多久的新老板,安腾出版局的继承者安德烈。

几天前,同属安腾出版局的编辑鲤子给梁仁川透露,说再过几天,新上任的老总安德烈就要公布本年度最佳小说花落谁家了,是现金50万的大奖,名单上有梁仁川。

梁仁川惊喜之余,又觉得这有点玄乎,便问信息来源;

鲤子就道出了实情,安德烈身旁的小秘书一直在和鲤子搞暧昧,最近终于有了实质性的进展,两人聊天时无意间说起这个的。

梁仁川激动不已,揣着这个信息,本想等公布后和别人说,可在公布的前一天晚上,没忍住和老婆李琪儿说了这件事。小两口生活本来就拮据,有了这个消息后,李琪儿高兴地抱着梁仁川亲了又亲,大声嚷要去哪儿哪儿旅游,还要在风景区住个一年半载。

梁仁川满口答应,他这个身为漫画家的老婆,最喜欢亲近山林,可是现在的社会,亲近自然的花费可不小,尤其是在风景区内居住。

要知道,当初李琪儿是完全不顾家里人反对,嫁给了一穷二白的梁仁川。

他如果不好好对她,那简直不算男人。

发布奖项的那一天,梁仁川在卫生间里,紧张地背了好几遍发言稿;

安德烈却给了他一个更大的惊喜——得奖的是一个新人作家小莱,才21岁!

梁仁川愣住,这个新人作家可不就是他推荐给编辑鲤子的?

奖项公布那一刻,梁仁川看着鲤子波澜不惊地拍手和微笑,一瞬间他明白了怎么回事。

梁仁川那情绪的转变想不注意都难,安德烈留意到了他,就在此时提出让他说两句。

鲤子在一旁补充:的确要说两句啊老梁,毕竟是你慧眼识珠,才有了小莱的今天啊!

梁仁川一个没忍住:说你X!骂完起身就走了。

留下一屋子人面面相觑。

后来鲤子追出来解释,说他也不知情,是安德烈在头一天晚上改了名单,他能有什么办法呢?

梁仁川冷静下来后,也不再怪鲤子。

安德烈这边却对梁仁川留下了坏印象,自那天以后,就调出了梁仁川所有的资料,在看到梁仁川曾经在网络上炮轰某某作家的旧事,公关了好久才平息,又有至少三年没出什么畅销作品,就做出了要与梁仁川解约的决定。

梁仁川被叫到安德烈的办公室后,以为安德烈要劝他继续努力,拿下这一年的大改编,却听到了安德烈要与他解约,并且之前签的书的收益都不会归他后,他整个人如遭雷击。

在看到毫无回归希望时,梁仁川也不再忍下去,于是就出现了开头那一幕。

情况还能再糟糕吗?

当梁仁川刷手机的时候,发现还能再糟糕一点。

编辑鲤子手下有好几个作家,其中有个作家朋友叫金木,和梁仁川算是交情不错,在临近晚上的时候,他给梁仁川发了几张聊天截图,那是鲤子组建的作者群里的聊天记录。

梁仁川紧紧握着手机,像是要把它捏碎一样——群里的聊天记录,是鲤子在用讥笑的口吻复述梁仁川怎样在会上出丑,看意思那是鲤子刻意设的整他的局。

到底是哪里得罪了他呢?竟然要这样整他?这是存心要断送他的前程啊。

梁仁川在回去的路上,满心想着怎样报复这些阴险小人。

“老婆,我回来了。”

他刚打开门,他老婆李琪儿迎面扑来,一把抱住了他,身体还在微微发抖。

梁仁川一愣,原本想着复仇的思绪也被冲散。

“老婆,你这是怎么了?”推开她的时候,“哎呀,这咋还哭起来了?”

难道老婆知道了他今天被解约了的事?

李琪儿抽泣了一下,“老公,我要和你说一个好消息。”

“好消息?是好消息就要笑着对老公说嘛!”说着,拉着她的手,走向沙发。

“人家这是喜极而泣嘛!”李琪儿吸了吸鼻子,“老公,我怀孕了。”

梁仁川一愣,转头看着李琪儿,满脸的难以置信。

5年前,他们刚结婚没多久,李琪儿也是这样对他说了类似的好消息。

他那时候写作事业刚起步,李琪儿的漫画事业也还没走上正轨,虽然担忧今后的吃穿用度,但是他们还是激动了好久。

可是没过2个月,那天李琪儿因为第二天要交画稿,通宵达旦后要拿柜子上的麦片沏时,一脚踩空,摔倒晕了过去。

梁仁川清楚记得,当他看到厨房里的一滩血迹,以及晕倒在地的李琪儿时,吓了个半死……孩子虽然没保住,但是好在李琪儿并没有大碍。

不过因为那件事,李琪儿郁郁寡欢了近二年,并且逐渐退出了漫画圈,近两年才逐渐好转起来。

如今这个消息,让梁仁川喜忧参半。

“老公……我怀孕了,你不开心吗?”李琪儿小心翼翼地问。

梁仁川温柔一笑,揽过李琪儿,紧紧抱住,“开心,开心地要飞起来。”

他的确开心,开心的同时还是打算先不把和公司解约的事告诉李琪儿。

一个在他心里酝酿了许久的计划,终于可以决定实施了。

梁仁川第二天一早就离开了家,对李琪儿说今天要忙一天,到了晚上的时候,他才到家。

饭桌上,他递给了李琪儿一沓资料。

李琪儿接过资料,翻了翻,吃惊之余又激动万分,“真的吗?这是真的吗老公?”她说着,开心地跳起来。

梁仁川看着她跳跃的样子,站起身把她按在椅子上,他可不想让她再有什么闪失。“是真的啊!你一直想去过隐居山林的生活,我也很想。趁此机会,我们就去云南的鹿山生活和创作,最重要的是可以让你好好养胎。”

李琪儿开心极了,站起身亲了梁仁川好几下,继而又有些疑惑,“这些资料都是你今天办好的吗?”

梁仁川点点头。

他今天可是下了血本,联系到了以前有旧交的公司,把他压箱底的几篇作品都卖出去了,这才有了钱买下那个位于鹿山的朋友的那座小房子。

梁仁川和李琪儿从相识相恋、结婚到现在,他们两人曾去云南鹿山度假过多次,每次都有新体验。今年因为工作忙,还没有去过。

鹿山,是座美丽的山,绿植覆盖率达到80%,终年绿意不断,每每到了秋天,别处落叶纷飞的时候,鹿山的落叶很少。多是薄雾,常常三两天就会起雾,远远望去,仿佛世外仙境一般。这座山距离昆明只隔近80公里,一般都是先到达距离鹿山很近的嵩明县,再驱车前往鹿山。

由于交通不便,再加上并不是特别出名的景点,所以游客不算稠密。

梁仁川和李琪儿收拾了两天,才驱车前往嵩明县,在梁仁川的朋友苏敬和的带领下,前往鹿山的那个小房子。

这个苏敬和原本也是个作家,但是后来因为耐不住寂寞,转而退圈经商了,位于鹿山的那个小房子就是苏敬和的父辈留给他的,装修过几次,房子的里里外外都是参照中式古建筑仿造的。

在开车进入鹿山后,自然是路过了鹿山最大的宾馆——鹿山酒店,这个酒店也是梁仁川和李琪儿每每来鹿山所住的地方,路过的时候,李琪儿还特意跑到酒店内采购了一些东西回来。

梁仁川就抱怨道:“我们后备箱已经买了很多东西啦,为什么还要再去买一些啊?这个酒店东西那么贵!”

李琪儿笑嘻嘻地道:“为了去见秘密情人啊!”

苏敬和在副驾驶听到这话,一愣,看向梁仁川。

梁仁川皱了皱眉,“别听你嫂子瞎说,她就爱开玩笑。我们来这鹿山酒店多次了,她和这酒店一个前台小姐姐十分要好,想必是专门下去见她了。”

李琪儿对着梁仁川吐了一下舌头,不说话了,而是专心看着她的平板电脑上昨天刚画的画作。

那是一副未上色的鹿,虽然只是线条勾勒出轮廓,但是已经有了空灵之意。

车子往鹿山深处又开了一会儿,在一个岔道的时候,苏敬和说让左转。

左转后开了不久,有一颗倒下的树挡住了去路。

梁仁川和苏敬和下车,准备合力把树移开,小桶粗细的树,两人“一二三”喊了好几次,却只挪动了一点点。

“你们快来看啊!”

这时候,灌木丛里响起了李琪儿的声音。

梁仁川和苏敬和对视一眼,赶紧循着声音跑过去。

李琪儿指着那树干倒下的位置,“这像是被卡车之类的撞倒的,这个断的地方还连着。”

苏敬和看了以后,道:“如果想把树从路中间移开,得把它砍断才行。”说着,侧头对梁仁川道:“仁川,你车里应该带的有刀或锯之类的吧?”

梁仁川说应该没有,去找找看。两人走到后备箱里,翻找着可以用的工具。

李琪儿则站在原地,她就是觉得这树倒得很奇怪,却又琢磨不出哪里奇怪,顺着树倒的方向往前看,突然一张巨大的象鼻脸出现在树丛里,紧接着一闪而过。

“啊!!”李琪儿吓地叫了一声,蹲在了地上。

梁仁川心中咯噔一下,扔下工具跑了过去,“老婆!老婆!!”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