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菜小说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想退圈却被妖怪缠上当祭祀品李琪儿,梁仁川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想退圈却被妖怪缠上当祭祀品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安腾

角色:李琪儿,梁仁川

简介:想退出圈子,远离人群居住在山林,却被山里的妖怪缠上啦!
还要把她当作祭祀品献祭给神?这也就罢了,还要把她怀了的孩子也给弄了?
救命,什么剧情?我要回城市,山林套路深!

书评专区

想退圈却被妖怪缠上当祭祀品

《想退圈却被妖怪缠上当祭祀品》第3章 不爱我了吗免费阅读

“一定是什么动物把这老鼠叼到这里的。”梁仁川说着,进屋子里,去找工具了,转身之际,拉住李琪儿进了屋子里,安抚了她一番后,独自去处理那老鼠。

在梁仁川拿着工具准备出门之际,李琪儿喊道:“老公,你把裤子穿上啊!”

梁仁川低头一看,笑出声来,“哎呀,二弟还在外面呢,这要是在城市里,非要上头条不可!”说着晃了一下,引得李琪儿笑出声来,“流氓!”

不过,这也成功驱散了李琪儿刚才的惊恐。

梁仁川在挖坑埋掉这大老鼠的同时,也有些纳闷,之前刷的短视频里看到过,有动物衔食物给人类的事,不过都带有传奇色彩,他也不相信会遇到这样的事。

当梁仁川拿着工具,身上粘着泥土回到院子里时,远远地看到李琪儿在门口的椅子前作画,而且是用水彩作画。

“老婆,为啥不用你的平板电脑画啊?”他边走近边问道。

李琪儿道:“你不觉得在这种地方,用传统方式作画更有意义吗?”

梁仁川走到跟前,发出一声惊叹,“好家伙!这画的是啥啊?长着猫头的人?”

李琪儿道:“长着猫头的人?老公,你真的是写小说的吗?会不会用词呀?”

梁仁川笑了笑,“好,我想想啊,这猫穿着铠甲,拿着剑,这么威武,莫非是……猫将军?”

“哎呀!居然猜对了!”

“清代有本书叫《猫苑》,里面有说过一个猫将军。”

李琪儿咂巴了一下嘴,“果然还是我老公见多识广。”

梁仁川摇摇头,“刚刚还怀疑我是不是写小说的呢,伤心哦……”说着,故作失落地往屋里走去。

“哎呀!老公!把你的衣服鞋子脱掉再进屋啊!全是泥巴!”李琪儿喊着,追了过去,两人像孩子一样打闹起来,结果弄得李琪儿身上也沾了泥巴。

那幅画就摆在了门口。

这画是李琪儿先看到猫,又看到台阶前的死老鼠后,产生的灵感所画的。她当然不相信看到的那只橘猫可以叼得动那么大只的老鼠,所以就把猫画成了中国古代志异里猫将军的模样。

院子外围的树后面,依旧像是藏了人一样,在簇拥着,惊叹着——

“她居然画出了猫将军的模样!她之前见过猫将军吗?”

“肯定没见过啊!难道是真的?她的确是我们要找的?”

“即是画出了我的模样,可她也没收下那老鼠啊!”

“这就奇怪了……”

“奇怪不奇怪我也不管了,这也算证明了她的能力,接下来该你们上场了。”

“快藏起来!她又出来了!”

李琪儿从屋子里走了出来,把画板等东西都收进了屋子内。

“……”

到了晚上的时候,李琪儿把色彩都补齐了,那副猫将军的画竟栩栩如生起来。

梁仁川从背后抱着李琪儿,直夸她有才华。

李琪儿则不再觉得上午时那大老鼠是惊吓了,反而觉得是灵感之神的馈赠。

夜里凌晨三点。

山林里突然狂风骤雨不停。

整个鹿山都陷入了一片昏暗。

这间房屋里却如暴风圈内圈一样宁静,不过能听到外面的雨声风声,有些人在这样的环境下,能睡得更香更沉,比如梁仁川。

李琪儿则不然,她在半梦半醒间,听到有哭声从楼下传来。她醒来下床,走到一楼,发现那哭声更近了些,也更凄惨了些,不过——

是从门口传来的。

李琪儿看着房屋的大门,这扇门,是她和外面狂风暴雨世界的唯一隔绝,一旦打开了这门,那么外面的狂风暴雨会不会瞬间将她席卷了呢?

她在犹豫。

可是外面的哭声实在是凄惨,令人不忍心再多听一秒。

李琪儿咬了咬牙,打开了反锁的门,顿时风声雨声和冷风扑面而来,不过却没想象中那样难以适应。

“是谁在哭?”李琪儿问着,迈出门一步,发现在门口左侧的地方,有三个衣衫破旧的人,两个女孩一个男孩,都是十几岁的身材和模样。

这三人听到声音后,俱是一愣,抬头看向李琪儿。

李琪儿也呆住了,这三人的清秀面庞加上双眼通红的模样,让李琪儿简直要心碎了。她是一个就要当母亲的人,怎么能忍心看到别的孩子在这里这样伤心呢?

“快进屋子里来!外面这么冷!”李琪儿说着,做出邀请他们进屋的动作。

三人纷纷站起身,没有进屋,而是跪在了李琪儿跟前。

“哎,这是怎么回事啊?咋都还跪下了呢?”李琪儿一时间慌了神,“我可没红包给你们啊!”

“我们不要红包。”其中一个女孩开口说话了。

李琪儿留意到,这女孩虽然衣衫破旧,扎起的头发上却插着一枝花,仔细看那短短的一枝花,上面只有一朵粉艳艳的桃花。

李琪儿问:“那你们要什么啊?你们家是哪里的?为啥要在我家门前哭呢?还哭得那么凄惨?”

那个俊秀的男孩抬头看了李琪儿一下,又低下头,抬头低头之际,他已经又眼噙泪水了,“我们都没有家了……”

这男孩的衣服有些破旧,不过依稀能看到那衣服上的羽毛印花,应该是穿了很多年,褪色了。

李琪儿为之动容,“为什么没有家了呢?你们的父母呢?”

这话一出,三人又开始哭了起来,那插花女孩泣不成声地说:“家被毁了,我们生下来就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

李琪儿也开始哭起来,她半跪着,想搀起三人。

不曾想,三人都跪着往后挪了一些,似乎不想被李琪儿碰到。

李琪儿留意到,中间那个女孩一直没有说话,她的衣服朴素,胳膊上的布料似乎是纱,显露出了三道彩色的符号,那是……纹身??李琪儿顿时想到,可能是叛逆女孩一心向好之类的故事。

“让你们进屋也不进,让你们起来也不起来,你们这是怎么了啊?”李琪儿心急地问道。

三人朝李琪儿叩头,异口同声地说:“求白泽大神垂怜!救救我们吧!”

白泽大神???那个不是微博上有名的插画大师吗?!

李琪儿愣住了,“你们可能搞错了啊,首先我不是白泽,再者,我也不是大神,充其量是个小虾米吧,虽然也接过一些插画商单,但是还没有名到大神级别,不过你们让白泽救你们是要他收留你们吗,还是……”

她话未完,风雨更烈了,还打起了雷。

“他来了他来了!”那头发上插着桃花枝的女孩突然发出惊恐的喊叫,其他两人也面露恐惧。

李琪儿也跟着紧张起来,“谁来了谁来了?”

说着,就看到他们三人跑下台阶,往愈发黑暗的森林里跑去了,李琪儿本想追过去,但是那黑暗、那风雨、那雷声,让她停住了脚步,眼睁睁地看着那三人不见了身影。

她准备回屋里去,刚转身,眼前猛地出现了一个人头!单独一个人头悬在半空!

李琪儿猛然惊醒,挺起身体,环视四周,她安稳地躺在床上,梁仁川还在身旁熟睡。

天色已亮。

李琪儿知道那只是梦,却觉得如此真实,甚至现在她醒着的状态下,还能想起那三人的哭声多么令人心碎。

她刚冲泡好咖啡,就听到外面院子里有鸟叫声,这还是她第一次在这里听到鸟叫声,于是便端着咖啡,走出了房门。

昨晚的确是风雨交加还打了雷,因为看到院子里的植物都是东倒西歪的,当李琪儿把目光落在了昨天放死老鼠、前天放小石子的位置时,让她惊奇的事发生了——

那个位置放着三样小东西!

左边是一枝桃花,中间是一个海螺,右边是一片羽毛。

她走近些,揉了揉眼睛,确定她不是眼花或者做梦,如果说前两天这个地方所放的东西是巧合,那么眼前这三样东西绝对不是巧合,而是有人刻意放在这里的。

那么,有人把这三样东西放在他们家门口的意义是什么呢?

这样想着,李琪儿放下茶杯,把这三样东西捡起来,放在手心里看。

这一枝桃花上面,只有一朵桃花,而且,现在已经是快10月份了,怎么还会有桃花?

这羽毛通体都是灰色的,边缘更灰一些,看样子应该是一种类似大雁的鸟?

而这个海螺更有意思了,小巧精致,通体发黄,上面竟然没什么颜色,记得海螺是有花纹的啊!

李琪儿拿着这三样东西,上楼去给梁仁川看,在拿上楼去的时候,她一不下心把海螺摔在了地上,还好地上有地毯,要不然摔坏了可怎么办呢!不过恰好是这一摔,李琪儿看到了海螺的内芯处,竟然有三道颜色!!

她一个激灵——这颜色可不就是昨晚梦里,中间那个女孩手臂上的纹身吗?而且昨晚那个女孩也是站在中间,而这个海螺也是在三样东西的中间!左边的女孩头上有枝桃花,右边的男孩身上有褪色的羽毛印花!

难道……?!

“老公!老公!快醒醒啊!”李琪儿把梁仁川推醒后,又把那三样东西给他看。

“老公,你快看这是什么?”

梁仁川此时刚睡醒,迷迷糊糊的还想再睡一会儿,于是看了一眼后,不以为意地道:“在哪里捡来的破玩意啊!”说完又躺下睡了。

李琪儿急了,“你怎么没听我说什么就又睡了?你是不关心我了吗?!不爱我了吗?!”

相信这话对大多数男人都有用,尽管有些男人装作不管用,但是真的有用。

>>>点此阅读《想退圈却被妖怪缠上当祭祀品》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