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菜小说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白清月 陆承羡许你日月星辰不灭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许你日月星辰不灭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旷野清月

角色:白清月 陆承羡

简介:这世间对她最好的人已经死了。她苟延残喘,也不过是如同活死人般度日。他说,这世间最美不过安意的笑脸。她看着他笑:承羡,我叫白清月。

书评专区

许你日月星辰不灭

《许你日月星辰不灭》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海城九月的天,莫名就下了雨。

深夜的雨带着冰凉的气息,毫不留情的砸在白清月的身上。

冷,很冷。

冰冷的雨早就将她淋透,让她浑身发冷。

她颤抖着俯伏在地,嘴里轻声的哀求:“求求你。”

颤颤巍巍的起身,跪下去,磕头。

“求求你。”

机械又麻木的声音听不出一丝情感。

她这样重复做这个动作,已经不知道做了多少遍。

庄园的大门从里面打开,一双黑色靴子出现在她的面前。

白清月眯着眼睛抬头,雨水让她根本看不清来人。

她艰难的吞了吞口水,站起来,跪下去,喘息了几下之后才继续磕头。

“求求你。”

似乎除了这一句,她什么都不会说。

黑色靴子的主人手中持着一柄黑色的雨伞,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他的脸色苍白,手指骨紧紧的握着伞柄,苍白的骨节昭示着他压抑的怒气。

白清月浑身都在抖,却并没有因为这个人的出现停止自己的动作。

她要在这里磕头三千次,换来这个庄园主人的一次见面,她视线模糊,已经认不出来眼前的人是谁。

她这种履行公式的态度让来人冷冷的看着她,那双眸子中带着看死人的温度。

“白小姐,先生吩咐,你磕头太轻了,他听不见。”

感觉自己快冻僵的白清月眯着眼睛看着他,也只能看见一个模糊的轮廓。

她喘息着,喃喃道:“可以,让我见陆先生了吗?我,我是来道歉的,求他,求他放过我哥哥可以吗?”

“放过你哥哥?撞死人的是你,放过你哥哥做什么?白小姐,你哥哥已经承认,是你开车撞的人,你还跪求你哥哥让他替你顶罪,白小姐,你这么会磕头,那就继续磕着。”

带着无端怒气的声音冲破雨帘,砸得白清月一阵头晕目眩。

“什么?”她不解,她明明是过来替哥哥求情的,求陆承羡饶恕他的哥哥,别追究哥哥撞死人的责任,不管多少钱,白家都愿意赔偿,可是眼前的人此刻在说什么呀?

说她撞的人?她没有!

她真的没有!

撞死人的是哥哥,可是妈妈却让她来赔罪,妈妈说是陆承羡的意思,让她在庄园门口磕头三千次,他就会放过哥哥,不让哥哥坐牢。

只要哥哥不坐牢,白家的公司才能够继续运营下去,白家才能够保住。

爸爸在几年前就已经没了,如今的白家,全靠哥哥一个人支撑。妈妈跪在地上求她过来,她怎么能不听?

可是眼前的人在说什么呀?她撞死了人?不不不,不是她,那天她在路边等哥哥,哥哥状态不好,让她开车回去的……

可是后来,有人带走了哥哥,说是哥哥撞死了人。

她是事后才知道,哥哥撞死的人是安意姐姐!陆承羡的未婚妻!

她还来不及为了安意姐姐的死而伤心,就被妈妈跪地哀求,让她过来求见陆承羡。

可是为什么?

到了这个人的嘴里,人是她撞死的?

“我没有!真的不是我!求你,让我见见陆哥哥,让我跟他说!我会跟他说清楚……”她苍白着脸否认。

手中撑着伞的男人眼神阴鸷,一脚踢在她的膝盖上。

“啊!”白清月重重的跪在地上,双膝跟地面接触的时候发出沉闷的响声。

疼!太疼了!

可是她不能倒下,她要见陆承羡!

“安意小姐没了,你凭什么还站着?”来人居高临下的看着她问。

“成哥哥?”白清月痛苦的跪在地上,失温让她浑身颤抖,眼前的人真的是那个会在她跟安意姐姐还有陆哥哥一起玩的时候,会替她们拎包,会笑着看着她们的成哥哥吗?

她伸出想要抓住成瑜的裤腿,却被他一脚踩在手背上。

“啊!”白清月一声急促的痛呼。

“安意小姐死了,你凭什么还活着呢?”

“成哥哥,让我见陆承羡,求你了!”咬牙忍着手指上传来钻心的疼痛,白清月似乎只会这么一句话。

“可是先生不想见你,你就继续跪在这里磕头,忏悔你的罪恶。”

成瑜收回脚,转身往庄园中走去,白清月恐慌的伸长手也没有抓住他的衣角一分。

“不行!你不能走,你让我见见陆哥哥吧,求你了!求求你了,陆承羡!陆承羡!你听我说啊!你相信我,不是我,不是我撞的安意姐姐,不是我,陆承羡!你出来!”

白清月跪在庄园的门口冲着里面咆哮,可是那紧闭的庄园中,并没有人走出来。

庄园中传来激烈的犬吠声,这声音吓得白清月一抖,不敢再往前一步。

“不是我,不是我……哥哥也不是故意的,陆承羡,你为什么就不能出来听我说呢?”

雨越下越大,瞬间将白清月的喃喃遮盖了下去,她无助的跪在那里,身形显得越发的弱小。

“先生……”成瑜走到陆承羡的身后。

从陆承羡所站的角度看过去,能够清楚的看见白清月所跪的位置。

“她承认了?”陆承羡的声音带着压抑的怒气。

“并没有。”成瑜淡淡说完,又加了一句:“白小姐否认是她撞的安意小姐,固执的把罪行推到她哥哥身上。先生,出事的地段没有监控,但是从其他的路线中,我们查到是白小姐坐在驾驶座上,副驾驶座的人,是白小姐的哥哥。

而且,是白小姐前一天约安意小姐见面,才导致安意小姐出事。”

“报警!”

“先生,真的不再给白小姐一次机会了吗?毕竟白小姐口口声声说,不是她撞的安意小姐。”

成瑜神色莫名的看向陆承羡。

“死不悔改!她从来就不需要机会。”陆承羡扔下这句话,转身离开。

成瑜走到他所在的位置,看着在风雨中颤抖的白清月。

白清月的脑子中一片混沌,让她几乎不能思考,为什么没有人相信她所说?真的不是她!

不,不行,她要回家,回家问清楚,回家问妈妈,为什么哥哥要诬蔑她!

她站起来,脚下却一滑,又重重的跌落下去。

她双手重重的擦在地上,血从手掌心涌出来,瞬间被雨水冲散。

痛,还很冷,可是身体的疼痛根本就无法将心中的痛苦掩盖。

她要回家!

一辆警车缓缓的从雨中开过来,拦住她的去路。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