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菜小说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主角叫顾凝佳李小芝沉婚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沉婚

小说:其他小说

作者:花蝴蝶

角色:顾凝佳李小芝

简介: “林弋阳!”顾凝佳呆立在卧室门口,身体不停颤抖着,手里的背包“咚”的一声掉在地上

林弋阳,她五年前相亲认识的丈夫,虽然他们没有孩子,可过的也算是幸福,可是现在,他竟然带着另一个女人在她的婚床上做这种苟且的事情,而那个女人,竟然是她的妹妹顾珊珊!

书评专区

网恋选我我超A[电竞]:【未完结】最新:已弃,蛮久了,如鲠在喉,养死掉。这篇的小姐姐我也可!目前的败笔在于:莫名其妙的私生女家世设定,就很多余,扣分。吐槽下,普通人背景怎么了,我觉得女主在游戏里遇到的反而更真实更能让人有爽感,不是很想看千篇一律的JJ式优质男,‘门当户对’还不如平凡少女现实逆袭撩汉撩得神魂跌倒来得更香吧~目前,半弃半追中,提不起追更的精神…

影帝:没什么看点,看了开局十几章这么干我就弃了。

火影之水遁最强:这作者每过几章就要各种描写自己微动作微表情多么萌多么美多么漂亮把周围人迷得不行,最后肯定是嫁人文结局(滑稽)

沉婚

《沉婚》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那可是我妹妹

“林弋阳!”顾凝佳呆立在卧室门口,身体不停颤抖着,手里的背包“咚”的一声掉在地上。

林弋阳,她五年前相亲认识的丈夫,虽然他们没有孩子,可过的也算是幸福,可是现在,他竟然带着另一个女人在她的婚床上做这种苟且的事情,而那个女人,竟然是她的妹妹顾珊珊!

林弋阳身体一颤这才从顾珊珊的身上爬了下来,就那样赤裸裸地站在她的面前,有些无措地询问着:“凝佳,你……你怎么提前回来了?”

五天前公司安排她去出差,可明天就是他们的结婚纪念日,她本想提前回来给他一个惊喜,反倒是他先给了她一个惊吓!

她红着眼眶反问道:“这里是我的家,难道我回来还要向别人报备吗?”

林弋阳张了张唇,没有回答,一旁的顾珊珊已经匆匆套上了自己的衣服。

二十出头的年纪,红色的一字领连衣短裙,勾勒出她完美的曲线,栗色的波浪长发随意地散落在一边,清纯当中带着妩媚。她不得不承认,她这个妹妹,确实是美的不像话。

“姐,我和姐夫,我……”顾珊珊有些心虚地拽了拽身上的裙子,却没能遮挡住她脖颈上的红痕。

她红着眼看着凌乱的床单和散落一地的衣物,竟然觉得自己分外可笑。

这个房间里的一切,还是当初她亲自挑选买回来的,只为能有一个温暖的家,可是现在竟然……

她发了疯似的把他们狠狠推开,将床上的东西扯下来用剪刀撕碎,可是他们欢爱过的痕迹还是清晰地留在上面,整个房间都带着旖旎的气息。

“凝佳,你别剪了。凝佳!”林弋阳上前来拉她,语气当中透着些许不耐烦,顾珊珊就站在不远处的地方冷冷地看着她,可她却隐隐地觉得她的目光显得有些意味深长。

“滚开,别碰我,脏!”她把剪刀挥向他,挣脱掉他的手掌,开始剪被子。

林弋阳的胳膊在不经意间被她划出了一道口子,正往外冒着鲜血。

“啊!弋阳你没事吧?”林凝发出一声尖叫冲过去着急地询问着。

她怔怔地停下手中的动作,看着林弋阳温柔地冲林凝摇头,叮嘱她别担心,那模样甚至比对待她还要温柔。

“林弋阳,那可是我妹妹,你怎么也下得去手!”两行清泪顺着她的眼角滑落下来,她有气无力地质问着。

顾珊珊稍稍上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她,语气瞬间变得冰冷:“姐,你和弋阳在一起也有五年了,可是这五年的时间里你根本就不够了解他。他想要孩子,可是你给的了吗,你的身体,你自己比任何人都清楚。”

林凝佳的目光瞬间变得空洞,当初种种也悉数浮现在她的脑海当中……

她不是没有怀过孩子,只是她的身体太过虚弱,意外下流产,导致她的子宫壁受损,这辈子都可能要不了孩子。那时候她也想过离婚,可是林弋阳却把她抱在怀里,温声细语地说着那些海誓山盟,偏偏她竟然对他的话深信不疑!

而顾珊珊,她们之间虽然没有血缘关系,可是二十几年的感情,即便她惯于从她手里抢的东西,可也不至于把林弋阳也给抢了去!

再次抬眸,她的眸子已经变得逐渐黯淡,定定地看着林弋阳,颤悠悠地询问着:“林弋阳,你就是因为这个所以才……”

她多希望她说不是,向她解释他的苦衷,可是她等到的,却只是沉默。

顾凝佳自嘲地笑着,顾珊珊已经亲昵地挽住林弋阳的胳膊,单手抚摸着平坦的小腹:“姐,实话跟你说吧,我已经怀孕了,孩子是弋阳的。我看……你们还是离婚吧。”

“不可能!”顾凝佳“腾”地一下从床上站起来,怒气冲冲地回应着,“想要我离婚,不可能!”

林弋阳已经失去了耐心,紧皱起浓密的眉头,哑声说着:“凝佳,事已至此,离婚吧,房子可以留给你。”

“林弋阳,你说什么?”顾凝佳怔怔地回应着。

“离婚。”他又耐着性子重复了一遍,甚至把林凝亲昵地搂在怀里。

说起来,林弋阳也不过是二十八的年纪,这会儿身上只裹着一件浴巾,露出古铜色的肌肤和结实的腹肌,再加上那张俊逸的面容,确实是很多女生追求的对象。

而她,身上穿着老成的职业套装,清汤挂面的黑色长发和因长期做家务而逐渐变得粗糙的手掌,的确是不太相称。

她抿了抿唇,用力抠着自己的手心,尖利的指甲几乎要把掌心给戳破。

当初她对林弋阳有多感动,现在就有多痛苦。

“姐,放手吧,这样下去对你没有好处的。”顾珊珊语重心长地开口劝着。

顾凝佳冷冷地看着她:“这话可不是你该说出口的。林弋阳,我给你一个小时的时间,自己闯下的祸自己收拾干净。”

她用力擦拭掉脸上的泪水,挺直脊背大步朝外头走去。

林弋阳迈开步子想要把她给拉回来,顾珊珊却抢先一步握住了他的手掌。

林凝佳一直走到电梯门口,背后也没有传来林弋阳的声音。以往他们每次争吵,都是林弋阳先低头,可是现在……

她勾出一抹自嘲的笑,走到楼下才发现下雨了,她的钱包手机全都在楼上,这三更半夜的,她根本就无处可去。

她的家……没了。

她找了个角落独自舔舐伤口,有雨点落在她的身上,她却半点都没有发觉。

“没带钥匙?你要是不介意,倒是可以去我那坐坐。”头顶突然传来一阵淳厚的男声。

顾凝佳有些疑惑地抬头循声望去,站在她面前的是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脚上的意大利手工皮鞋和手上的劳力士腕表彰显着他身份的尊贵。

只是她这只不过是个普通小区,怎么会住着这样的大人物,而且,他们并不认识。

顾凝佳勉强地冲他笑着,道:“不用,谢谢。”

她扶着墙壁起身要走,可蹲的太久双腿一麻眼看着就要倒向旁边的花圃……

她的手腕一紧,随即被带入一个温暖的怀抱,他的身上,还带着淡淡的薄荷香,着实好闻。

顾凝佳身体一颤,下意识地把他推开低头佯装整理着略显凌乱的长发:“谢谢,我先走了。”

男人微微侧着身子给她让出一条道,顾凝佳大步朝电梯的方向走去,指间刚刚触碰到数字6就停了下来。

她怎么忘了,那里已经不是她的家。她自嘲地笑笑,收回手掌便朝外头走去。

这大半夜的根本就不好打车,那个房子,她不想回去,却也不能在楼道里待一晚上,思来想去,还是只能选择回家,回自己的家。

“小姐,”她一只脚刚踏到外头,身后就再次传来那个男人极具磁性的声音,隐隐当中还带着些许担忧,“外面雨下的正大,我只是路过,你想去哪,我倒是可以送你一段。”

“不用了,”顾凝佳毫不犹豫地高声拒绝,好一会儿才察觉到自己的失态,有些抱歉地说着,“我自己可以打车回去,多谢先生的好意。”

他紧抿着薄削的唇,没有再开口,只是浓密的眉却微微皱起。

顾凝佳深呼口气,大步迈了出去。

现在正是初夏,五月的天已经开始带着闷热,只是到了晚上还是有着丝丝凉意,豆大的雨点砸在她的身上,短短几秒钟的时间她就被淋成了一只落汤鸡,顾凝佳却没有半点要加快步子离开的意思。

“滴滴!”身旁传来鸣笛声,顾凝佳总觉得像是在哪里听过,却又没有半点印象。

她木讷地回过头去,方才那个男人迅速把车门打开,不由分说就把顾凝佳塞进了副驾驶的位置。

“先生,我……”顾凝佳这才回过神来挣扎着要下车,却被对方抢先一步拽住了手腕。

他的目光凌厉,有条不紊地说着:“首先,我知道你叫顾凝佳,我叫裴念岑,的确是偶然路过。其次,现在是凌晨一点,难不成你想就这样走在大街上?”

末了他意味深长地瞥了瞥她的胸前,顾凝佳一低头,才发现身上的薄衬衫已经被雨水给打湿了,隐隐露出里面的沟壑。

顾凝佳老脸一红,急忙伸手去挡,裴念岑只是轻轻勾了勾嘴角就转而坐上了驾驶座的位置。

方才他的半边身体都露在外面,已经被雨水给打湿了,细碎的短发也是湿漉漉的,雨水顺着他的脖颈往下滴着水,在夜色笼罩下显得格外魅惑。

他掀了掀薄唇,语气当中带着些些戏谑:“还打算走回去吗?”

顾凝佳抿了抿唇,垂眸深思了一会儿,还是开口回应着:“麻烦送我去怡苑园,谢谢。”

看裴念岑这样子,非富即贵,应该也不至于饥不择食到对她这个已婚妇女动念头。

裴念岑没有说话,一路上都是沉默。因为是半夜,路上的车辆并不多,半个小时的车程就到了怡苑园门口。

顾凝佳抬头看一眼仍旧灯火通明的顾家别墅,冲裴念岑感激一笑,道:“虽然我们并不认识,可我还是要谢谢你送我回来,慢走。”

裴念岑没有回答,微眯起眼眸,目光变得越发深邃。

顾凝佳下车径直朝别墅走去,便敲响了门,裴念岑一直看着顾凝佳进了门这才把目光给收了回来。

她的母亲李小芝仍兴致满满地端坐在沙发上,像是早就知道她会回来。

“妈。”她用脚掌在地板上擦了擦,这才踱着步子走到李小芝的面前。

眼前这个年近五十仍旧穿着时下最新款,画着潮流浓妆的女人并不是她的亲生母亲。二十几年前,她的父母因车祸去世,就被他们的世交也就是顾明收养,成为了顾珊珊的姐姐。

一直以来,顾珊珊都对她这个“入侵者”态度十分恶劣,只要她有的东西都一定会抢过来,至于李小芝,自从顾明前几年过世后对她更是冷淡,只是后来碍于林弋阳家里还算是有几分背景,这才不至于跟她闹的太僵。

可是今晚李小芝的脸色明显很不好。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