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菜小说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小说《七品芝麻官》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七品芝麻官

作者:灵异

简介:21世纪高材生,穿越古代做县令,以一己之力撼动朝野!然后平步青云,一路披荆斩棘,成就权力巅峰!!!!

七品芝麻官

《七品芝麻官》免费阅读

范县,后山乱葬岗。

“起,落!”

随着这一声爆喝落下,那具被打得不成人形的尸体也应声入坑。

“看到了吧,这就是管老子闲事的下场!“人群之中,一锦衣华服少年恶狠狠的审视着众人,语气极其霸道,“以后在范县,老子范炳,就是天!就是王法!”

众人缩着脖子,噤若寒蝉!

可这话,令被埋了一半的叶轻不乐意了,竟然还有人比他还能装B!

这能忍?

于是,暴躁穿越者叶轻当即就从坑里跳了出来!

然后在众人的目瞪口呆中,飞起一脚!

阿达——

后者惨叫一声,又摔了个狗吃屎,顿觉颜面尽失。

不由转过头来咆哮道,“特么的,谁踹老子!”

“你爸爸叶轻!”活动了下筋骨后,叶轻抡起膀子,步步紧逼。

范炳一看叶轻死而复生,顿时吓得嘴唇发白,牙齿打颤,不住的往后蛄蛹道,“你,你,你,不是死了吗?”

说完,又扭头看向随从,咆哮起来,”还愣着干什么?上啊!”

几名随从马上围了过来,可惜对上的是21世纪穿越过来的高材生叶轻,在他们即将合围进攻之际,叶轻放出了杀手锏——铁头!

这个从21世纪超能实验室里带过来的铁疙瘩,短短数秒,便从一个小铅笔盒大小变换成了和叶轻一般高大的仿真机器人!

几名随从愣了愣,但还是义无反顾的发起了进攻!

结果,自然是溃不成军!

范炳脸色大变,看着不断逼近的叶轻,肝胆俱裂!

只得用那细若蚊吟一般的声音哆嗦道,“叶轻,我警告你,不要乱来,我爹可是当朝宰相,你动我,你会死的很惨!”

“呵呵,老子就对你乱来了,你能咋的?”叶轻眉一挑,弯腰拾起一块砖头,照着范炳的脸。

”这一砖,拍你为富不仁!”

“这一砖,拍你杀人如麻!”

“这一砖,拍你鱼肉百姓!”

范炳被打的七荤八素,脸肿的像个猪头,想反抗又没有力气,只得不停的向后蛄蛹,哪还有方才不可一世的嚣张气焰。

可对叶轻来说,这仅仅只是开始!

融合了宿主记忆的他,深知眼前之人有多罄竹难书!

强抢民女,当街杀人,殴杀朝廷命官……哪一项不是罪不容诛?

所以,他在打累了之后,改用了脚踹!

啊,啊,啊——

范炳痛的在地上打滚,撕裂的惨叫声点燃了在场众人的热血,也照亮了他们心中的希望。

坦白说,他们也很想上来补上几脚,可是又囿于范炳背后的势力,最终只能叫好声来呐喊助威!

“打死他,打死他!”

百姓情绪高涨,叶轻倍受鼓舞,正欲送范炳上天,一女子从人墙里走了出来,略施礼数后,轻声说道,“叶大人,范炳乃是宰相之子,民女不过一介布衣,您对民女的大恩大德,小女子十辈子也还不清,可您不能为了小女子,葬送了大好的仕途,还请您三思而后行!”

“就是,叶轻,你放过我,我保证让我爹给你升官进爵!”范炳见机也爬过来,抱住叶轻的腿,没脸没皮的附和道。

叶轻一脚踢开范炳,心疼的看向女子,越发觉得心里堵得慌!

这狗屁的大庆王朝,皇帝老儿年老昏聩,朝政又被以范相为首的一众文官把持,武将呢,辩不过,便偃旗息鼓的当起了缩头乌龟。

导致南边的南靖、北边的北泽、西边的西蛮对大庆虎视眈眈,边境人民苦不聊生。

朝廷呢!每年象征性拨点钱下去,就算是皇恩浩荡了!

如此风气之下,才酿造了眼前女子的悲剧!

如果不是他穿越而来,宿主的冤死,女子的家破人亡,都会消弭在这操蛋的官官相护上!

所以!

范炳必须受到惩罚,哪怕他贵为丞相之子!

他说的,耶稣也留不住!

想罢,如煞神一般靠近范柄。

啊——

次日!

返京路上,三匹高头大马慢行在林荫丛丛的官道上,为首一中年男子抚须哈哈大笑,“痛快,真是痛快啊!鲜衣怒马少年时,且行且歌且从容!哈哈哈哈哈!”

中年男子叫林无羡,京城林太师帐下头号幕僚,早年是个落魄书生,被林太师赏识后,相伴林家走过40余载,在林府,地位尊崇!

“林先生,何故如此发笑?”中年男子身旁,一锦衣少年鲜见林先生如此,好奇的追问道!

他是林太师二子林文宇,此次随林先生来范县历练,一边学习林先生的为人处世,一边收集范相的罪证!

林文宇旁边,一丰神俊朗的年幼少年莞尔一笑,对二哥打趣道,“二哥,你是真笨还是假笨啊!昨晚的事,我们都在场,你忘了?”

林文宇恍然大悟,可眉心却拧了起来,对着身边的女扮男装的三妹不满道,“三妹,我看那叶县令也是个鲁莽之辈!你年纪尚小,可莫要学他!”

“不听不听,王八念经!”

年幼少年名叫林诗音,这会的她主动松开缰绳,把耳朵给捂住了,娇俏玲珑的样子着实可爱。

林无羡勒马停步,宠溺的看了三小姐一眼,然后对二公子说道,“二公子,我倒觉得这叶小友并非鲁莽之人!”

林文宇听出了林先生称谓的变化,更不爽了,酸溜溜的问道,“何以见得?”

“我们干啥来了?”林无羡笑而发问。

“为扳倒范相,来范县寻找突破口!”林文宇老实答道,可这和那叶县令有什么关系吗?他们行踪隐秘,叶轻不过是个上任不到一个月的捐官,断然不可能获悉到他们的身份。

见二哥还是不甚明了!

林诗音给了他一个脑袋瓜子,后者闪躲不及,恼羞成怒道,“三妹你干什么?”

“二哥,你是读书读傻了!人人惧怕范相,怕的是啥?怕的是那悠悠众口!怕的是天下读书人的唾沫星子,叶轻打断范炳一条腿不假,可那毕竟事出有因!他那顶多算是迫不得已的无奈之举!算不得鲁莽!”

说着说着,她的内心倒是产生了一种想要进一步了解这叶轻的冲动。

为民请命!为己求存!

单凭这俩点,就比京城那些整天之乎者也的公子哥们强太多了!

中年男子抚着胡须,赞许的说道,“二公子,三小姐说的不错!但话又说回来,打断了范炳的一条腿,就等于在范相脸上狠狠抽了一耳光!这口恶气,就是我们的突破口,不仅如此,我们还要在回京之后,大肆渲染此事!”

林诗音一张笑脸听得直皱眉,站在林家的立场上,林先生的做法无可厚非,她也能理解,可是总感觉有点对不起叶轻的感觉!

希望他能承受住范相一怒吧!

>>>点此阅读《七品芝麻官》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