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菜小说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小说《灾变新纪》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灾变新纪

作者:罚恶判官

简介:异界融合,无尽的异兽降临。灵气复苏,武道大兴,这即是灾难,也是强大的开端。异能者御灵气变幻莫测,天生神通;武者摧山断海搏杀异兽,武破万法。此后经年,当为新纪元。

灾变新纪

《灾变新纪》免费阅读

新月城

湛蓝的天空,暖洋洋的阳光洒落在大地上。一家略显破旧的店铺门外的老爷椅上,坐着一位胡子拉碴的年轻人

店铺的招牌上挂着一只兽角,上面写着“异兽材料收购铺”。而门口那名略显颓唐的年轻人就是这家店铺的老板。

“老板,你帮我看看这几张突迅兔的皮毛值多少?”

颓唐青年睁开眼,看着走近身前的粗犷中年汉子轻笑道:“哟,李叔你今天收获挺不错的嘛,突迅兔可不好抓。一下子几只,这钱够花挺久了。”

说完,起身接过汉子手中的兽皮,仔细检查了起来。

“害,我今天也就是运气好,弄的几个陷阱都中了,平时那有这么好的收获。也怪我没本事,要是我能成为武者,那还至于去抓突迅兔啊。”

颓唐青年闻言笑了笑,没有接话。片刻后他放下手中的兽皮,开口道:“这样吧李叔,我看你的这四张突迅兔兽皮质量不错,二十联邦币一张,总共八十联邦币。你看如何?”

两年前的那一场灾变,原有的货币已经统统成为了废纸。现如今市面上通用的是新发行的联邦币,而且联邦币的价值挺高。一般五十联邦币就可满足一个四口之家一月的花销了。

“行,老板你这里的价格公道,你说多少就多少。”八十联邦币的价格还算比较不错了,中年汉子也没犹豫,当即点头答应下来。

交易达成,颓唐青年从口袋中掏出八张十元面值的联邦硬币交于中年汉子,提着那几张兔皮,一瘸一拐地走向里屋。

颓唐青年叫周质,两年前还是一名阳光帅气的大男孩,有着美好的未来。

可这一切都因为那一场灾变改变了。

灾难是从何时开始的周质已经记不清了,只记得那是在三月,人们还入平时一样做着自己的事。可忽然,一场浓郁的雾气弥漫全球,一切都变了。

地球上的所有动物都开始发生进化,变得恐怖,嗜血,强大。一切变化都是那么的迅速,可唯独人类,变化速度如同慢如蜗牛。

军队开始出动,历时近一个月,才勉强镇压下崩溃的社会。可好景不长,还未等幸存下来的人们松口气。

更加恐怖的异兽降临了,这些怪物不似地球本土生命,实力恐怖至极,一出现便给人类造成重大伤亡。

根据后来学者的判断,这灾变的发生是另外一个位面的世界与他们星球相交融的缘故。大量的异界灵气涌入,促进本土生物进化的同时,也带来了诸多的异界生命。

人类军队节节败退,不仅失去了所有的大片的乡村小镇,就连一些小城市也失守了。短短三个月的时间,世上的人口便少了足足一半。

不过好在,天无绝人之路,在三个月的黑暗时代后,一些天赋异禀的人产生了异能,并且国家的专业科研团队借阅各类古籍,结合全球各类修行法门,勉强推出了,吸纳灵气为己用,强大自身的武道修炼方法。

异能者是上天的宠儿,是人类突破生命枷锁的象征,众多幸存者中,能拥有异能的人,百中无一。

不过异能者的实力上下限浮动很大,有人的异能霸道强劲的攻击性异能,如元素异能,言灵异能,召唤异能……而有些人的则是辅助性乃至废物异能,如“微弱加快植物生长”,“能知兽语\”,“只要想睡觉,就可以立马进入梦想”……

所以虽然异能者可按其异能的觉醒次数来分级,但是若说实力,一些三重觉醒的辅助类异能者,可能都无法对付一个刚刚觉醒的攻击性异能者。

而修炼这武道法门的人,则被称之为武者。武者理论上来说,是人人都可以修炼,但是最终的成就,还是要看个人的机缘天赋和后天的努力如何。

初入武道,是为武徒,突破人体极限之后,方可被称为武者。

虽然武者体系出现时间太短,到如今未知人们只是将其暂定为九阶,但据说如今最强的不过才堪堪五阶武者。

这五阶武者还是花费的联邦无数的资源将其堆积上去,至于后面的阶位,究竟是何种风采,自是无人知晓。

但是武者的实力,还是毋庸置疑的。

如果是异能者是神奇玄妙的象征,那么武者,就完全是暴力强大的象征了。哪怕只是最低的一阶武者,开碑裂石,踏雪无痕都已不在话下,若是放在古代,最起码都是一流的高手。

灵气入侵虽然带来了巨大的灾难,但也催生了许许多多的奇花异草,这些奇花异草都有着各种不同的妙用。

有些能让人吃了实力大进,武道修为一日千里;有的能让人打开生命枷锁,获得异能;还有的剧毒无比,就算是强大的武者吃了,都有可能会直接暴毙。

凭借着三个月的缓冲,疲于奔命的军队在异能者与武者的配合下,总算是站稳了脚跟,在这危机四伏的世界上,保留下下了部分生存的土地。

如今的人们生活在一个又一个由先前的中大型城市改造成的高大城池中,野外除了重兵所驻守的农业区外,已经完全沦为异兽的乐土。

好在如今所种植的农作物也经过变异,产量惊人;再加上有许多猎人外出狩猎,为城市提供了许多肉食。不然指不定又得饿死一大片人。

可即便如此,如今想在两座城池之间行走,也是极为的困难。先前的铁路在植物茂盛的生命力下完全破败,无法再使用,而公路不仅破败,也毫无安全可言。

如今一般人想从前往另外一座城池,除了跟随军队的一些运输车队,就只能雇佣强大的武者护送。可这无一例外,都得花费高额的联邦币 。

周质老家本不在新月城,而是在闽南城。一个在南,一个在北。他到现在所积攒的联邦币都不够买回去的车票。

两年的时光,他都一直是独自一人度过,加之灵气的缘故,以前的通讯设备都无法使用了。如今,他也不知远在闽南城的家人到底过得怎么样,有没有能在那场灾变中幸存下来。

……

放好兽皮,周质从里屋出来后看到几个半大的小孩站在店门前。看这几个小孩脏兮兮的模样,周质大概能判断出他们应该是城北贫民窟那群小乞丐。

灾变的到来,破坏了先前社会原有的秩序,在灾变中最惨的还数孩童和老人,他们身子羸弱,面对天灾比之青壮年,抵抗能力更弱,想要生存更是不易。

而且就算度过了那几个月最危险的时期,由于资源的缺乏,无法顾及所有人。许多老人和孩童无法自给自足,都只能住在贫民窟,靠着挖野菜,领联邦救济粮来勉强度日。

看着他们的模样,周质摇了摇头。从兜里掏出一个面值为0.1的联盟币准备递给他们。

看着周质递来的联盟币,这些小孩眼中露出了渴望,可他们并没有伸手去接。只见其中一个小女孩吸了吸鼻涕,开口道:

“谢谢叔叔,不过我们不是来乞讨的。听说您这里收异兽蛋和幼崽,我们今天在外面挖野菜的时候捡到了一只,你看看收不收。”

“哦?”听到小女孩不是来乞讨的,周质先是一愣,随后眼神微微亮起,可又很快暗淡下去,似是想到了什么。

周质其实也不算一般人,没有人知道,他其实是一位异能者。而他的异能很特殊,就如同脑海里出现了一本记录了众多特殊技能的书。

这本书上面记录了许多技能的名字,但最开始时,他只能选择一种。

而周质这家伙因为看到异兽的强大,好死不死选择了一个名叫契兽的技能。看到这名字时,他已经开始幻想自己契约一只实力强大的异兽,纵横天下,虎躯一震,四方小弟纳头便拜的场景了。

可当他看到技能介绍时,整个人完全就裂开。这契兽技能只能灵魂契约一只异兽,而且还是只能契约刚刚出生的幼兽。因为只有刚刚出生的幼兽灵魂最为纯净,才可签订魂契。

这不完全是坑人吗?先不说异兽产子都会选择安全的地方,幼年异兽难寻其踪。光是未契约前这异能对他的实力毫无增幅,以普通人的身躯去野外那九死一生的危险都已让周质十分为难。

可最终,考虑了许久,周质还是选择了外出猎杀异兽。毕竟他获得了异能,在众人之中,也可谓是得天独厚的,若是因为胆怯浪费了,那岂不是对不起这场恩赐?

那时候,城池还在备建,武道法门刚刚发布。城市外面到处都是异兽,敢于拼命的人,都自发组建小队外出猎杀异兽。

猎杀异兽不但可以磨炼武技,猎杀得来的兽皮换来的物资可使自己的家人温饱,一些兽肉还能滋补身体,打熬气血,加快修炼速度。

接近半年,周质与几位志同道合的兄弟一天组队出去猎杀异兽。刚开始时他们去即使是猎杀最低等的异兽,也险象环生,不断有人受伤。

可到了后面大家配合越来越默契,对异兽的习性也越发了解后,猎杀异兽才渐渐变得顺利。

异兽体内是有很大可能出现晶核的,而异兽所产出的晶核可供武者吸收。虽说晶核里面的能量有杂质,武者吸收晶核时需将其缓慢炼化。

可即便如此,有晶核辅助的武者,修行速度也能大大提高。正因如此,周质在那半年的时光里,虽然没找到异兽幼崽,但也由一个普通人,逐渐成长为了半步武者,只差一步便可成为一阶的正式武者。

因为敢于拼命的人终归是少数,所以他们小队,在整条街区也算是名望较高的了,周质人不丑,又还是单身,所以当时倾心于周质的姑娘,可不少。

可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他们这些异兽猎人,过的是刀尖上舔血的生活。在最后一次外出猎杀之时,他们遭遇到了榈钢兽。

榈钢兽是真正的异世界猛兽,拥有六只利爪和一条长尾,浑身充满爆炸式的肌肉,一张满是锯齿的血盆大口。寻常的一阶武者都不是他的对手。

周质他们小队七人,三个半步武者,四个资深武徒。面对榈钢兽,只有被屠杀的份。

领头的队长汪爷下令分散逃,可他们哪里跑得过以速度见长的榈钢兽,短短片刻,除周质外的六人,都被那榈钢兽追上,直接被咬断了脖子。

而周质则是在榈钢兽追上来的那一刻,下意识地爬上了树。没成想那榈钢兽不会爬树,周质也因此逃得一命。可他的左腿,也在爬树时,被下面的榈钢兽直接拍折了。

周质在树上躲了整整一天一夜,熬走了榈钢兽,在完全确认安全后才一瘸一拐逃回了城内。

回到城内周质便去找了医生,可是他这条腿里面的骨头被榈钢兽完全拍碎,就算治好终是难已恢复原样。也就是说,他周质这一辈子,只能当一个瘸子了。

而成为一个瘸子,就意味着,不能再去野外狩猎,成为武者的速度也会大幅度下降。

一起出生入死的队友全没了,身体也残了。周质整个人心灰意冷,若非心中还牵挂着家人,那时的他,可能都会生出轻生之念了。

消沉整整了半个月,周质便选择了用用自己半年来所存下的积蓄,在远离原住街区的城西买了一栋楼,楼下的门面就是如今的异兽材料收购铺。

他把自己剩下的钱都分给了那几名队友的家人后,便直接搬了出去。他不愿面对那些队友家人,看着那一个个兄弟家人哭的死去活来的模样,他的心感觉很难受,只好选择了逃避。

来到这里,周质便开了这家店,他以前在野外狩猎时也结识了一些人脉。靠着收购一下散户猎人的异兽材料,将其打包卖给大型加工厂,收入虽比以前少了许多,但也不愁吃穿,还能有所结余。

至于收购异兽幼崽,也不过是周质不希望自己异能就此浪费,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挂出去的牌罢了。

这么长时间,也有人来给找过他,可带来的都是些半大的幼兽,没有一个是刚出生的,根本无法契约。经历过这么多次失败,周质早就对此不是很抱有希望了。

……

“老板,老板~你要看看吗?我们真的是来卖东西的,这小鸟是我们在外面挖野菜时捡到的。”看到周质半晌不说话,那小女孩一下急了,她因为周质是不相信他们,再次叫了周质几声后,作势便要从身旁小男孩抱着的纸箱中取东西。

“哦哦,那给我拿来看看吧。”小女孩的声音将周质从回忆中拉回了现实。他定了定神,看向小女孩从纸箱中取出的东西。

只见一只淡蓝色的小雏鸟被女孩小心翼翼的捧在手中,缓缓地递到了周质面前。

小雏鸟此时身上只有一层稀疏的毛羽,双目都还未彻底睁开。不过这小雏鸟似乎受伤了,点点鲜血从那鸟嘴中流出,看上去好像奄奄一息的样子。

“呜,这玩意怎么看起来好像要挂呀?”

周质有些迟疑的那手指轻轻戳了戳那小雏鸟,可下一秒他却有些愣住了,刚刚接触这小家伙的瞬间,他下意识的使用了“契兽”技能,发现居然就这样成功了。

不过周质还是很快压下了心中的震惊,没在脸上流露出分毫。

“不会的,不会的,异兽的生命力都很强大,这小家伙不会这么轻易死的。”

那小女孩见周质犹豫,急忙开口劝说,若是周质不收,他们这群小乞丐,还真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这小雏鸟。

“咳,那好吧。这样,我看这小家伙有点像蓝翼冰雀,但也可能是本土生物变异来的异兽。我也不占你们的便宜,300联邦币,你把它交给我。”

既然契约签订,周质也不想再耽搁,直接报了一个惊人的价格。毕竟这小鸟看上去确实有些半死不活,要是真的因为讨价还价太久,把这小家伙耽搁死了,他可是哭都没地方去哭。

300联邦币,这个数字瞬间吓傻了那几个小乞丐。他们原本以为这只小鸟能换个十来联邦币已经非常不错了,可没成想,周质会如此慷慨。

“好,就300,老板你赶紧给钱吧。”

小女孩没丝毫犹豫便答应了下来,似乎有些害怕周质改变主意,有些焦急地催促周质拿钱。

周质也没废话,带着这几个小屁孩进店,接着便转身从里屋取出三百枚一元面值的联盟币用小袋子装好,递给了小女孩。

那小女孩把手中捧着的小雏鸟交给周质,然后微微颤抖地接过小袋子,几个人在周质店里打开小袋子,把里面联盟钢币数了一遍又一遍,嘴里还不同喃喃道:“发财了,发财了!”

周质没理他们,而是迫不及待地把小雏鸟捧在手心,直接转身回了里屋。

将小雏鸟放在一个临时用衣服整出的小窝上,周质从一个柜子中找出一颗草药,将其放在一个捣药罐中。

这颗草药名叫蛇血草,在野外倒不算罕见。一般狩猎人在与大型异兽搏斗时,难免会有受到内伤,而这蛇血草则可缓慢治愈内脏肺腑的损伤,算是狩猎人必备的救命之物。

周质这家店铺,有时候也会从采药人手中采购一些这东西,然后再转手买给需要的狩猎人,从中赚取些差价。

看那小雏鸟嘴边有血,周质判断它可能是内脏受了伤,所以想用蛇血草试试,看看能不能让这小家伙稳定住伤势。

周质将草药捣鼓成渣,用纱布将里面的汁液滤出。然后小心翼翼地掐开小雏鸟的嘴,用一根吸管一点一点往里面灌。

小雏鸟没挣扎,也许是因为签订了契约后,对周质那特殊的信任,小雏鸟乖乖地喝下了周质硬灌给自己的药汁。

感觉差不多之后,周质放下吸管,趴在桌子上,目不转睛地盯着小雏鸟看。

整整过去了半个小时,周质通过契约感应到小雏鸟的生命体征好像逐渐平稳,看样子蛇血草还是挺有用的,这小家伙应该是不会死了。

“呼”周质微微松了一口气,周质抱起衣服,走出里屋,准备一边看店,一边照顾小雏鸟。而店内的那几个小乞丐早已经离去,看着屋外的阳光,周质感觉四周似乎明亮了许多。

……

傍晚,周质买了一些异兽肉,切出一小块将其煮熟剁碎后一点一点地喂给小雏鸟吃。

可喂到一半,周质的手突然顿住了,因为他发现,那小家伙居然缓缓地睁开了紧闭的双眸。

那一双小眼睛,宛若世间最美丽的黑宝石,明亮且清澈。

“吱呀!”

小雏鸟脆生生地叫了一声,轻轻啄了啄周质的手指,随后还伸着脑袋在上面蹭了蹭,似乎是在向周质表示亲近。

“哈哈哈!”周质见状,不由地开心地笑了起来。看着它身上那稀疏的蓝羽,周质想了想道:“小家伙,今后你就跟我混了。嗯,先给你取个名字吧,看你身上那毛,就叫你蓝羽如何?”

不得不说,周质的取名能力实在有限,不过小家伙此时也不知道周质的话是什么意思,只是一个劲地蹭他的手指,周质就当它是同意了。自此,蓝羽,便是这小家伙的名字了。

……

时间一天一天过去,半个月后,蓝羽的伤已经完全好了,身上也的羽毛也逐渐丰满,身子也长到了近乎前世的八哥大小,看上去似乎还有些神俊。

这一天清晨,周质照常坐在床上进行着吐纳,忽然间,他感受到身旁灵气有些细微的波动。

周质睁眼看去,发现这灵气波动居然是在蓝羽身上传来的。此时这小家伙正呼呼大睡,一丝丝灵气则被缓缓它吸入体内。

咦?周质有些惊奇,他隐隐预感到这小家伙也许是要觉醒什么本命技能了,看来这小家伙还挺不简单的。

在如今的研究表明,只有好血统的异兽才会拥有本命技能,所以一般拥有本命技能的异兽实力最低都是一品的,像突迅兔这种不入品的异兽,基本都只是靠纯肉体,不会有丝毫的神奇之处。

原来蓝羽这小家伙还有成为一品之上的潜质啊!周质有些兴奋,可又有点患得患失。

经过半个多月的相处,他早就已经把这小家伙当成自己的崽崽。小家伙有成为一品异兽的潜质,周质有些担心自己一个残废的半步武者,财力有限,搞不好还会限制住它的成长。

“唉~走一步看一步,大不了到时候我再重出江湖,陪小家伙去一去野外。”

一念至此,周质也不再多想,收拾好心情,起身去准备早餐。不管未来如何,生活总还是要继续的。

可周质没看到的是,原本熟睡中的蓝羽不知何时已经醒来,只见它拍打了一下翅膀,一道淡淡的蓝光射出,命中了周质的左腿,而身为当事人的周质却没有丝毫的察觉。

“叽啾”

……

又过了两天,店铺内依旧是平淡且安宁。但是店主周质,心中却有些不平静。

因为就在刚刚,他去给加工厂送货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在搬兽皮时,自己的左腿居然不疼了。

要知道,在平时他在搬运重物时,他这条残废了的左腿都会隐隐发疼,难以受力。可没想到今天,自己居然很轻松的就搬完了,左腿不但没一丝疼痛,还有了一些着力感。

刚刚周质还专门在街道上尝试了一下奔跑,结果发现,那真的不是自己的幻觉,自己居然真的可以跑起来了,虽然任是有些踉跄不适应,但比起之前,自己这腿,实在是好了太多太多。

他的腿真的变好了。周质虽然对此十分疑惑,但内心依旧被巨大的喜悦所填满。他迫不及待地走回家,想要和小蓝羽分享自己的喜悦。

一进门,小家伙便直接从灯管上飞了下来,直接扑到了周质的怀里。

周质抱着蓝羽,摸了摸它的小脑袋,有些开心地道:“蓝羽,我的腿好像变好了,我又可以修习武道了,我回家有望了,哈哈哈哈!”

周质这笑容真是发自内心,没人知道他落得残疾后,内心的彷徨和无助。腿部筋脉的断裂,使得他的气血难以通达全身。而半步武者成为武者的最重要一步就是气血贯通浑身筋脉,形成周天循环。

武道无望,回家无路,前尘未卜……

可如今,周质看到了希望,看到了重续前路的希望。

“叽~啾~”

蓝羽歪着脑袋看着周质,扇了扇翅膀,一道淡蓝的光柱从它身上射出,直接没入了周质的左腿。

“这……”

看到这一幕,周质有些愣住了。不过旋即他想起几天前感应到小蓝羽身上闪现的灵气,便很快就反应过来。原来他的左腿无缘无故变好,不是因为他身体特殊,也不是因为不小心吃了什么东西。

能恢复,完全是因为小蓝羽的觉醒了本命技能,是它在用自己本命技能给自己治疗。

“哈哈哈,小家伙,谢谢你!”

周质激动地在蓝羽的脑袋上亲了亲,眼中有点点泪花闪动。此刻的他觉得上天待自己不薄,能遇到小蓝羽,也许是自己这辈子最幸运的事。

……

三日后

清晨,周质站在楼顶,拳出带风,身若游龙。来到这里一年多的时光,这是周质第一次重新练武。

经过几天小蓝羽本命技能的治疗,他的左腿已经完全恢复,为此周质还特地去医院检查了一下,一切正常。

打着略微有些生疏的拳法,周质感应自身气血迅速流转,整个人畅快淋漓。

“痛快,痛快!哈哈哈……”

一连打了半个多时辰,直到浑身筋疲力尽,周质才停下,重回巅峰的感觉实在是太美妙了。

“叽啾~”

见周质停下,站在水塔上的蓝羽直接飞到了他的肩膀上。刚刚周质还在打拳的时候,小家伙就一直站在一旁看着,它在等周质打完,好去准备早餐,它有些饿了。

“哈哈哈,我换身衣服就去,马上就好。”

因为契兽技能的关系,周质能大概明白小蓝羽的叫声表示什么意思。他挠了挠头,带着小蓝羽朝着楼下走去。

朝阳的光芒洒落,给周质的背影染上了一层金色。

>>>点此阅读《灾变新纪》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