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菜小说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小说《摄政王的玲珑小宠妻》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摄政王的玲珑小宠妻

作者:冷月烟

简介:她本是百毒不侵,本是父母的掌中珠,却在一个大火吞噬的夜晚,苏以落不再是苏以落……
他本是冷酷无情,本是深受奇毒迫害,却在一个阴森寂静的树林,顾君夜不再是顾君夜……
那一夜,
她遇见了那个如狼似的疯子,他遇到了那个生命中的意外。
一生所爱,一世追寻,夜落浮生……

摄政王的玲珑小宠妻

《摄政王的玲珑小宠妻》免费阅读

\”咳……”

当苏以落再次醒来时,周围的场景依旧是那阴冷潮湿,腐味弥漫的地牢,没有一丝一毫虚假的痕迹,她如同破棉絮般被吊在里面,每日一碗接一碗的毒药早已逼得她认清了现实。

从她撞破苏盛昌与柳如画的那一刹,就注定从前的一切将被撕碎的连渣都不剩。她也永远忘不了心如刀绞般的痛。

“眼下再过两年就满十八年了,为何突然改变计划?”是柳如画的声音。

“主子说情况有变,我们需要提前完成计划,既如此,便加大剂量吧!”苏盛昌的声音随之而来。

那日,苏以落只是玩儿心顿起,便扒了墙角,却怎么也没想到会听见如此令人震惊的消息。

“加剂量,加剂量,这岂是说加就加的!养毒本就是循序渐进的过程,一月一种毒已是不易,若再急功近利,只怕是事倍功半!”

听着母亲愤愤的声音,苏以落心中总泛着阵阵不安。

“计划必须提前,以后一月一次的补汤改为七日一次,就算是事倍功半,服用的次数多了,堆也能堆出效果来!”

“你养了她十六年,还不知道她那性子?会听你的?”柳如画翻了一记白眼,尽是不屑。

“大不了将她关起来,本就是个药人,养了她十六年已经是仁至义尽了。”苏盛昌心中怒火顿起。

“啪嚓!”苏以落手中装着参汤的碗应声而碎,如同她的心一般。

“谁!”两人大惊。

“爹,娘,你们……说什么呢……?”苏以落出现在门边,一时不知是进是退。

苏盛昌与柳如画对视一眼,便立刻出手将她拽进了房中,甚至都还未等她反应过来,人便失去了知觉。再醒来时,就已经被束了手脚丢在了这冰冷的地牢中。

云泥之别,不过一瞬之间,她最爱的爹娘,竟是反手向她心窝捅了一刀又一刀,这世上若还有人可信,便只剩自己了吧……

听到铁门酸牙的咯吱声,她已经连头都懒得抬一下,就那么任由小厮捏着她的下巴将黑乎乎的药汤灌进嘴里。毒药浸入四肢百骸的痛,她早已麻木不知。

那小厮见到苏以落毫无反应的样子,竟觉得自己受了莫大的屈辱,愤愤的将碗摔在了脚边,那飞溅起的碎片在她的脸上留下了鲜红。

“瞧瞧你自己的样子!还以为自己是大小姐呢?呸,下贱东西!”

“呵。”闻言,苏以落原本空洞的双眸闪过了一丝狠戾。

“不过是一条会摇尾巴的狗,你以为自己是什么东西。”落井下石么?现在的她孑然一身,还有什么好怕的。

那人听的顿时恼羞成怒,扬手便朝着她的脸甩了过来。

“铿!“巴掌声倒是没有如约而至,而禁锢她四肢的铁链却应声而碎。

小厮惊恐地看着自己被劫停在半空的手,目光落在了那一根根的纤细苍白之上,有心使力,却动不得分毫,随后他便听到了手骨碎裂的清脆声。

“啊!你…你…!”

“我怎样?”

那邪魅的声音以及那一脸妖异的笑容,竟有一种别样的魅力。

“不管怎样,狗就是狗,披上了人皮,也逃不过当狗的命。”

一个眨眼间那本停在男人手腕上的手便扼住了他的喉咙。

“你来之前,苏盛昌没有告诉你让你当心吗?今日的药能使人力量陡增,也不知道是他过于自信还是低估了我的实力,总之他把你送上了断…头…台…不过,为了表示感谢,我送你一个痛快的死法。”

霎时,苏以落猛然收手,面前的人便绝了声息,那一刻的冷冽与淡漠,怕是连她自己都觉得陌生。

“欺了我的人,都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你们欠下的债,我苏以落会亲自一一讨回。”

她俯身捡起铁链向牢房外走去,这一路上,锁了一条又一条性命,直到身后尸横遍野,心中却无一丝动容,她怜悯了众人,谁来怜悯她呢。

苏盛昌告诉她,她天生是百毒不侵的血脉,血可解百毒,也是天生养毒的好容器,他说,这是她的命,可苏以落知道,但凡他们对自己有一丝疼惜,她都不用受这般折磨。

地牢外依旧是一片漆黑,凭借着月亮带来的点点微光,她悄然避开了府中巡逻的护卫摸向了自己的寝室。

回到房间中,她没有半分犹豫的取出了夜行衣,遮面束发,这一套动作下来行如流水,从前贪玩儿,却没想到这身行头在这时派上了用场。

她又将妆台中的银票尽数塞入怀中,从一旁取出了自己最珍爱的匕首绑在了小腿外侧。

似是恰到好处,府中逐渐被火把照亮,嘈杂的声音提醒着她该走了。

“快去禀告老爷,小姐不见了!”

“你们分头去找!”

“是!”

这纷乱的声音很是悦耳,苏以落脚踩窗沿用力一跃,手顺势在屋檐上借力,一个空翻便上了屋顶,与夜色融为了一体。

说起来,她这一身本领还真要感谢她的“父亲”苏盛昌,若不是幼时哄骗她学防身招式,勾起了她习武的兴趣,今日她怕是逃不出来了。

“苏盛昌,十六年的养育之恩……呵……我送你一份大礼可好?”

苏以落身形一闪,便穿梭在了屋顶之上,十几只火折子随着她的身影散布在了苏府的各个角落,不过刹那,就映红了临安郡的半边天,她亲手烧了自己唯一的家。

苏以落坐在凌霄阁的顶端,远远地看着被火舌吞噬着的府邸,这里是临安郡最高的地方,是风景最美的地方。

“真美啊……这个礼物你还喜欢吗……苏盛昌?”这三个字仿佛魔咒一般,明明熟悉至极,出口却异常陌生。

一滴清泪划过,她抬手一抹,不禁自嘲,”为何要流泪呢……这里根本不值得留恋……不是吗?\”

话罢,她随即转身没入了夜色之中。

另一边。

“快来人啊,老爷还在书房!“柳如画挥舞着帕子,将焦急演绎的炉火纯青。

“别喊了!有这功夫,还不如好好想想如何应对,现在演得再好也没有人看了!”苏盛昌从一旁走出来,一脸不耐烦。

听到他的声音,柳如画悻悻的闭了嘴。

“哼,苏盛昌,如今那小贱人丢了,我看你如何向主子交代!”

闻言,苏盛昌皱了皱眉,“别忘了,咱们可是一根绳上的蚂蚱,我不好过你又能好到哪里!”

他不屑的向旁边睨了一眼,静静地立在了火中,合眼听着木料燃烧的噼啪声,一下一下炸开了他的心房。

而此时的苏以落,正运着轻功,全力向北面冲去。临安郡隶属于青州县,却是临近青州县的最北端,故而,只要出了临安郡,就等于逃出了青州县。

在青州县,完全就是苏盛昌的主场,经过这次变故,苏以落算是看清了她这“父母”丑恶的嘴脸,对于他们的势力,她自是不敢轻视。想来现在出入青州县的各个要道已经被苏盛昌身边的暗卫控制了大半,而她之所以往北走,是因为相较于官道与水路,北面的山地密林地势复杂,还能帮她周旋一段时间。

事实上,苏以落的决定是正确的,正是因为密林的缘故,生生在北边为她打开了一个缺口。

可谁又知道,在这密林中,是不是有比苏盛昌更恐怖的存在呢。

“罢了,罢了,本姑娘就是被狼啃了,也绝不死在那老贼手里!”苏以落咬了咬牙,一头扎进了密林中。

>>>点此阅读《摄政王的玲珑小宠妻》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