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菜小说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小说《厉爷,夫人她又作又野》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厉爷,夫人她又作又野

作者:香草萘昔

简介:帮坑货闺蜜,改了一下狗血总裁文的余音音,她醒来时,发现自己穿书了,穿进坑货闺蜜写的《韩少的小娇妻》的‘余音音’身上。不是说穿书必须骂主角,吐槽剧情,她只是帮忙改一下剧情,怎么就穿书了?最后余音音不得不接受穿书的事实,熟悉这篇狗血文的她,知道想要活命,必须抱紧书中反派大佬的大腿。
 ……
“墨哥哥累吗,音音给你捏肩。”
“不累。”
“墨哥哥…”
“闭嘴。”
“……”
反派大佬有点难撩,可怎么破?

厉爷,夫人她又作又野

《厉爷,夫人她又作又野》免费阅读

华城。

豪华总统套房。

沙发上的女人,猛地睁眼,入目的是一个男人站在窗边,吓得女人再一次闭眼,在心底嘀咕着。

这是……她家?

她的家里怎么会……怎么会有男人?

一定是做梦,一定是做梦,一定是做梦……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在女人闭眼的那一刻。

站在窗边的男人,忽然转身,往沙发这边走来。

那脚步声越来越近,沙发上的女人,还以为是在做梦,根本不知道危险已靠近她。

头顶上传来一声低沉浑厚,富有磁性的声音,落入沙发上女人的耳朵里。

“音音……”

这……这声音也太勾人,她都有点着迷了,不想醒过来。

忽然。

她的脸颊,被一只大手触摸着,还在自我麻痹的余音音,再一次猛地睁眼,映入眼帘的是那张帅到人神共愤的脸。

“你……你……是谁,怎么会在我的家里?”

余音音十分紧张又害怕地看着男人,语无伦次地说着。

那双大眼睛,盯着眼前这个蹲在她眼前的男人,脸上写满了害怕。

她做梦的感觉都可以这么……这么的真实?

余音音开始自我怀疑,用手掐了一下腿,那股疼痛袭来。

“啊……痛……”

男人听到女人说痛时,覆在女人脸上的手,快速收了回来。

下一秒……

余音音猛然地站起来,下意识地后退两步,咬了咬唇,说:“你……你是谁?”

男人第二次听到余音音,问他是谁,他的脸色一沉,眼眸深处透着打量。

她是不是脑子撞到,不清醒,不记得他?

“厉墨呈。”

厉!墨!呈!

这人不是她闺蜜写的那部狗血总裁文—《韩少的小娇妻》,里面的那个大反派?

她这……这是穿书了?

穿成了那个跟她同名的傻白甜身上?

她不就是帮闺蜜改一下这部狗血总裁文,不是说骂主角,吐槽剧情,必会穿书?

她什么都没干,怎么就穿书了?

余音音那颗心噗通乱跳,她看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发现这里面十分的豪华,像是总统套房?

等等……豪华总统套房?

她穿进来的这个情节,该不会是……她给反派大佬下药的那一趴?

余音音大脑快速运转了一下,想一下书中的她,是怎么喊这位反派大佬。

生怕反派大佬,知道她不是原来的那个余音音,会不会把她灭口。

余音音用尽力气,学着原著里的‘余音音’,用着娇滴滴的语气,说:“墨哥哥……”

呕……

她这个人,从来都不会用娇滴滴的声音喊人,那娇滴滴的语气,会让她恶心。

余音音又在心里,把她最好的闺蜜骂了一顿,给她安排一个什么角色不好,为何给她安排这种说话娇滴滴,还是个傻白甜的角色。

不知道她最讨厌这种人设?

一定是闺蜜那个家伙,故意恶心她,才给她安排了这样的角色。

那一句墨哥哥,让男人卸下了防备。

“墨哥哥,你刚才有没有喝饮料?”

余音音在心里祈祷:没喝,没喝,没……

“喝了。”

嘭……心碎了。

这不能怪这反派大佬,谁让原著里‘余音音’是他黑暗时光里,走进来了一抹阳光,他才会对‘余音音’一点防备都没有,可以说是很宠‘余音音’。

只要‘余音音’想要,他都会给她弄来,但有一点除外,男人不可以。

这也是最后,‘余音音’为什么最后下场会是那么凄惨,因为‘余音音’爱上了原著的男主。

还背叛了反派大佬,最后反派大佬放弃‘余音音’了,没了反派大佬的庇护,‘余音音’被原著里男主弄死了。

说到这里,她不得不吐槽一下她闺蜜写的这文,这韩哲一点都不像总裁文里的总裁。

这韩哲就是个大渣男,只会利用‘余音音’,抢了很多反派大佬的产业,得到想要的东西后,就一脚踹开‘余音音’,转身娶了‘余音音’的继姐。

她当时看到这剧情时,都想吐槽她闺蜜那个脑子,是不是有问题,写出这般狗血文。

她闺蜜说这是一部女配上位文,‘余音音’的继姐成功变成了女主,而‘余音音’这个最初的女主,却成了炮灰女配。

这一看就是剧情崩塌,人设崩塌,她闺蜜还不承认。

厉墨呈浑身发烫,像是中了什么东西一样。

音音递给他的那杯饮料,里面下了东西。

厉墨呈:“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

余音音一脸懵逼的看着厉墨呈,她发愣几秒,醒悟过来,大佬该不会是问她,为什么给他下药?

“我不是故意的。”

余音音说完之后,都恨不得把舌根咬断。

她确实不是故意,可原主是有意的,她记得原著里,‘余音音’给反派大佬下药后,就……就把反派大佬给睡了,还偷走一份投标计划书。

‘余音音’今晚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就是为了偷走那份投标计划书,把投标计划书给那个所谓的大渣男—韩哲。

余音音偷偷地看了一眼厉墨呈,用手掐了一下腿,保持冷静,说。

“我现在出去给你喊医生,你先忍……忍一下……”

她怎么感觉自己像……像一个渣女一样?

让大佬忍一下?

这话她都说得出来?

好像……好像这种事情……忍不了?

她要找个机会偷溜才行,不然一会下去,她怕是……

她转身那一刻,一只大手搂住余音音的腰,把人往怀里带。

厉墨呈身上那股滚烫,把余音音吓个半死,她可不想跟厉墨呈发生关系。

余音音咽了咽口水,说:“墨……墨哥哥……要不,你去洗个冷水澡?”

她在心里默念:洗冷水澡,洗冷水澡,洗冷水澡……

厉墨呈闻言,压着身上那股燥热,说:“音音,你会不会溜走?”

余音音快速反驳:“不会……我怎么会做这种事情?”

“等我出来。”

厉墨呈听了余音音的话后,并没有想过让她当他的解药。

他只是试探一下她。

在厉墨呈走进浴室后,里面传来流水声,余音音抓起包包,飞奔跑出了这豪华总统套房。

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留下来被厉墨呈——吃、干、抹、净、吗?

>>>点此阅读《厉爷,夫人她又作又野》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