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菜小说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小说《大掌坛师》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大掌坛师

作者:夜落长空

简介:大山深处,神秘的巫傩术,神奇的地下迷宫,一条莫名其妙的招聘短信,开启了一段揭秘千年王朝消失之谜的崎岖旅途……

大掌坛师

《大掌坛师》免费阅读

赵初五晃荡到山脚下的乡道上的时候,已经是早上10点多了。

和煦的阳光开始变的炙热起来,国道四周廖无人烟,只有两旁树林里不时传来阵阵蝉鸣鸟叫。

赵初五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抬头看了看不远处连绵不绝的群山,心下有些不舍。

五年了,今天终于下山了,不知道家里这阵子在忙什么农活。

“归……归阳,归……归阳……”

一阵清脆的鸟叫打断了赵初五有些凌乱的思绪。

归归阳,归归阳,和尚来背你家大舅娘,背到树阳场,撅起屁股晒太阳。

听到这清脆的归阳鸟叫声,赵初五脑海中不禁浮现出这首儿时童谣,不禁会心一笑,心情畅快许多。

归阳鸟,土家人称之为阳雀,学名杜鹃。按照当地土家族人的习俗,每年春天第一次听到阳雀叫时,你在做什么是非常重要的。如果你正在走上坡,那么恭喜你,今年运势好。如果在平路上走,也不错,你今年将向前进步。如果正躺在床上,那么赶快坐起来,免得这一年卧病在床。

嗯,现在10点多,这里离县城三十多公里,半个小时就到了,再转12点到家乡县城的中巴车,大概下午两三点就可以到家了。

赵初五心里正在盘算行程,远远听到一阵汽车的喇叭声在山间回荡,心里不由得一喜,终于来了。

这里正处于梵净山青罡林中,来往车辆极少,去县城的班车只有附近乡镇的中巴车,每天两个来回,定时定点发车。

过了几分钟,又是一阵喇叭声过后,一辆黑色轿车从前面弯道上露出身影。

眼见是一辆私家车,赵初五犹豫了一下,抱着试试看的心理,还是招了招手。

呼……

车辆呼啸在土路上呼啸而过,带起一片尘土。

看着眼前划过的的车轮印,赵初五正有些失落,不料车却在前方十几米远的地方停了下来。

一路小跑过去,顺眼瞟了一眼车标:BMW。

副驾的车窗已经摇了下来,车上只有驾驶员一个人,是个国字脸的中年男人。

“师父,去印口县城吗?麻烦捎我一段。”赵初五带着询问的语气问道。毕竟这山间人烟稀少,车辆更是稀少,拦私家车成功率毕竟不高,不仅要看人家心情,而且很多人还担心安全问题。

“上来吧!”开车的中年男人明显犹豫了一下。

拉开副驾的车门坐了进去,车里只有车主一个人,坐后座是对车主的不尊重,这点乘车礼仪,赵初五还是知道的。

这车?钻进车里的赵初五明显感觉到一阵阴冷,车里的气温明显比外面低了好几度,却又感觉不是车内空调的冷气,一看果然没开空调。

“多少钱?”系好安全带,赵初五主动问道。人家顺路捎上自己,自己可不能不识趣。

车主摆了摆手表示不收钱,然后一踩油门,车子在山间土路上开始颠簸起来。

“大哥贵姓?”赵初五随着车身一阵摇晃,问道。

“免贵姓丁。”国字脸的车主面无表情的回答道。

两人就这样有一句没一句的攀谈起来,开车的中年国字脸车主一脸心事重重的样子,基本都是赵初五问,车主回答。

通过攀谈了解,车主丁枫是在印口县城做家居生意的,这次下乡是有些事情要办。

“丁老板,你这车……”赵初五感受着车内阴冷的空气,拖着长长的尾音,试探着问道。

中年男人眉头皱了一下,看了一眼赵初五,欲言又止。

“小兄弟从哪里来?”丁枫手握方向盘,试探着问道。

“山上。”赵初五指了指车外的绵绵群山,回答道。

丁枫若有所思,沉默了一会,一边开车一边说道:“这辆宝马5系是半个月前提的,刚开始还没什么异样,过了两三天的样子,车内莫名其妙的好像装了天然的空调一样,总是冷飕飕的。朋友们都笑嘻嘻的说热天不用开空调,省油!”

丁枫不自然的笑了笑,继续说道:“后来有一天,因为老婆有其他事情,我开车去幼儿园接了一次女儿,没想到当天晚上女儿就生病,高烧不退,在医院折腾了好几天才出院。前两天,卸货的工人在卸货的时候又闪了腰,都是多年的老工人了,还出这种问题,真是老师傅出新问题。”

“这不,刚把工人送回老家休养,原本要吃过午饭再回印口,一通电话打来又着急忙慌的往回赶。”

“哎,最近不知道怎么了,老是不顺。”丁枫叹息。

“哦。”

赵初五漫不经心的回应着,一边转过头眯眼瞧了瞧后座。

这时车子已经拐进了平坦的国道,这里离县城只有三四公里的距离了。

“丁老板,麻烦你找个宽敞的地方停车。”赵初五说道。

“怎么了?要放水?”丁枫心下疑惑,还是找了个比较宽敞的路面将车停了下来。

赵初五下车后拉开后座车门钻进车子一番折腾,连座位都掰开了依然一无所获。

“小兄弟,怎么了?”看着赵初五在车内一阵翻腾,不知道他在干什么。

“你车上肯定被人动了手脚。”将后排座位复原,赵初五坐在车里沉思。

“嘿,劳资还不信了,打开后备箱。”

丁枫熄火下车,一按汽车钥匙后备箱键,“叮”的一声后备箱便打开了。

两人一起将后备箱中烟酒水等一干杂物清理出来,放到公路排水沟边。

后备箱空空如也,一览无余。

继续打开后备箱地板,下面是三脚架千斤顶备胎等一应车辆应急物品。

一番查找后,终于在轮胎底部找到一张折叠好的黄纸。

“这是什么东西?”丁枫看着在自己车上找出来的东西问道。

“符。”赵初五说道:“丁老板你可能是得罪人了。”

黔东地区傩门三派弟子遍布,更有三苗聚居,生意场上竞争激烈,难免有挡人财路的时候,被人用不为人知的伎俩算计也算是情理之中的事。

这世道,爹不亲娘不亲的,唯有钱财最亲。

“我看看。”丁枫说着便要来拿赵初五手上折叠的符箓。

“这个你不能拿。”赵初五一甩手将折叠的符箓扔在地上,拉开裤子拉链放出鸟。

呵呵,三阴符,这上坛派的人是从哪里冒出来的?解放前上坛派一帮牛鬼蛇神将黔东地区搞得乌烟瘴气,建国后体制越来越健全,加上一次又一次的革命严打已经几乎不见了踪影。

赵初五一手扶着鸟,对准地上的三阴符呲去。

只见地上折叠的黄色符纸在一片肆意汪洋中迅速隐去,消失在空气中。只留下一滩淡黄的水渍。

“嘿嘿,不好意思,最近有点上火。”看着丁枫惊诧莫名的表情,赵初五嘿嘿一笑。

“劳资一剪刀把你咔嚓了,不要脸!”

一阵清脆霸气的女声将正在拉拉链的赵初五吓得心下一抖,待他抬起头,人声已随车声呼啸而过。

“狗日的,劳资黄花大小伙都让你看了,不下车给钱就算了,还溜特么这么快!”

瞟了一眼车型车牌,赵初五默默地拉上拉链。

再次回到车上,丁枫忽然发现,车内的空气正常多了。

丁枫发动汽车,手握方向盘道了声谢。原本抱着试试看的心里,想着这从梵净山下来的小伙子能不能给自己这车看看,或者介绍一下山上的大师,没想到直接给解决了。

赵初五有些心不在焉,解决一个三阴符对他来说就是一泡尿的问题,可这突然出现的上坛派手法让他不禁心生警惕。

“大师是哪里人?”丁枫侧着头问了一句,立马又转向前方宽阔的马路上专心开车。

“嗨,什么大师不大师的,还是小兄弟听着顺耳,我是傩城人。”赵初五扭了扭身子。

“好,就不客气了,你也别一口一个老板的了,我痴长你几岁,就叫我丁大哥吧。”丁枫心情一片大好,从身边的手包里拿出一个红包递给赵初五。

做生意的哪个不随身备点烟酒红包之类的。

赵初五接过红包一捏,很厚,估计有个三五千。

打开红包,从里面抽出一张一百一张二十:“丁大哥,今天是我第一天下山,咱们兄弟也算是有缘,你这么客气,兄弟却之不恭,只好笑纳了,不过这也太多人,这样吧我就收一百二十块,剩下的给我那未见面的侄女买糖吃。”说完将再次封好的红包向后排座椅扔去。

“哎哎哎,兄弟你这就不对了啊,怎么?看不起大哥我?”丁枫一脸着急,露出愠怒的表情,心里却是畅快不已。

“哪里哪里,不敢不敢。”赵初五连忙告罪。

“哎,兄弟我说,以后遇到这种事情,是不是都是撒水解决?”丁枫有些好奇,疑惑着问道。

“嗨,这种事可不能乱来,”赵初五一边告诫心下一边嘀咕:况且就算同样的事情你放水和我放水能一样吗?你都结婚了。

旋即又正色道:“丁大哥啊,我看你这事儿不简单啊,往后还是要多加小心才是。”

收起脸上的笑容,丁枫心里一沉。

中国书法之乡欢迎您的到来!

巨大的广告欢迎词横架在公路上方,颇为大气!

从背包里拿出一张画好的黄符摊在手心里,随即双手快速灵活翻转结了一个开符印。

傩师画符用符是分开的,符箓使用的时候必须先结开符印,上告祖师爷,这样符箓才能生效。

赵初五将符纸折叠后放在前挡玻璃下的饰品底座下,对还在沉思的丁枫说道:“丁大哥,这符纸放在这里,两个星期内不可移动,更不能丢弃。两周后可以随便处置。”

以阳符化去车内剩余的阴气,就像新车里放置炭包吸附有害气体一样,需要有一个过程。

“嗯,好,好。”丁枫不住应道。

随即,车子已经进入了印口县城。在丁枫满心歉意的热情邀请和方向盘在手的巨大资源优势压力下,赵初五被拉到了印口老城区一家巷子里吃了一碗地道的绿豆粉。然后又再次将他送到了客车站。

“哎,兄弟你看,要不是我这走不开,我就送你回傩城了。”熙熙攘攘的客车站内,丁枫握住赵初五的手,一脸歉意。

“丁大哥,粉也吃了,车票你也帮我买了,已经够麻烦的了,谢谢谢谢。”说完拿出一块拇指大的黄色斑纹石头,“找条红色的绳子给侄女带上,有用处的。”

两人道完别,赵初五上车找到自己的座位抱着背包坐下,眯眼看着车窗外的人流车流。

商人重利亲别离,希望这个丁枫是个例外,不过能亲自送工人回家,又能在路边捎带行人的商人,最坏又能坏到哪里去呢?

>>>点此阅读《大掌坛师》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