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菜小说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小说《我家将军是醋坛泡大的》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我家将军是醋坛泡大的

作者:萩雨荻荻

简介:”将军你莫不是断袖呀!“
”······自然不是“
路锦瑶身着男装,古怪的看着顾临安:”既然不是那你为何一直盯着小人看?小人脸上只有胡子,没有花呀。“
”小金子呀,你先出去吧!“他叹息一声。
到了第二日,他的枕边竟多了几幅美人图,不用想他都知道是谁画的。
”路金!你给我过来!”
“······”

我家将军是醋坛泡大的

《我家将军是醋坛泡大的》免费阅读

隆冬天色阴阴沉沉,寒风凛冽的刮着树上的残枝,一切都是即将落雪的模样。

秋萤冻的缩着脖子推开门,声音冻的发颤道:“夫人,轻衣小娘又送来几件衣服,说你绣活好让你补!”

她病坐在榻上披着薄被在小几上作画,温文尔雅似画中女子,不过要事先忽略她满脸的病容与她冻的通红僵硬的手。

看了眼来人她温容笑道:“先放这吧!就快画完了。”便继续作画。

她已不再是人们口中津津乐道的才女,而是与猎户厮混,小侯爷不嫌弃,最终还嫁入候府的不是正妻的正妻。

小丫鬟秋萤往炭炉里添了几块木炭,与轻衣屋中的银霜炭不同,木炭极易起烟。

路锦瑶被烟呛得深深喘了口气,不自觉咳了几声。

极力捂着唇,可咳出的血还是飞溅出去,晕了图中嬉戏的小人。

路锦瑶大惊连忙去擦,可这画纸本就薄怎禁得住她如此擦,擦着擦着便将画纸擦出个洞。

“毁了!毁了!”她发癫似的重复。

“无妨,夫人画技精绝,在画一副便好。”

她看向秋萤,摸了摸秋萤的头,眼中以泛起泪花,她是府中唯一还叫她夫人的人,她苦笑:“来不及了”

她自知毒已经入了肺腑,生死不过这两天的事。

“怎会来不及,定是来的……”及的。

话还未完门被推开,两人扭头看过去,只见是轻衣。

胡裘绒衣穿在轻衣身上显得雍容华贵,走到陆锦瑶的榻边笑吟吟道:“姐姐!我这有个消息你定不知晓!”

路锦瑶哦了一声道:“是什么消息值得妹妹特意来我这一趟?”

说来可笑,她是许知逸的正妻,而面前这趾高气昂的人不过是许知逸的妾,可她却要给她缝补衣物。

“呛死人了!还不赶紧开窗!”

轻衣冲着身后小丫鬟怒吼,吓得小丫鬟赶紧快窗,冷风进来带走了呛人的烟雾,也带走了屋内的温度。

轻衣全然不顾及陆锦瑶被冷风吹的发抖。

她又折腾好一会,这才道:

“不知姐姐可知道近来深得皇上厚爱的骠骑将军顾、临、安!”

她最后三字故意加重语调,为的就是让陆锦瑶听的清楚明白。

陆锦瑶随意道:“记得,我二人儿时同乡,时常一起玩闹 ”

说到此, 路锦瑶掩盖了内心的慌乱,挤出一个不以为意的笑容,可终是又添一句问道:“怎的难道是他与长公主定了婚期,邀我去观礼?”

这是她最想知道的,也是她最在乎的,虽然如今她嫁了人,可她依旧在乎。

听她这样问,轻衣穆然笑了,笑的发颤:“自然不是!”

路锦瑶显然松了口气,心道:“不是也好”。

可是转而心头那口气再次提起,若是平常的事轻衣何必来找她,如今突然提起顾临安,莫不是发生了什么大事!

她豁的起身,看向轻衣问道:“那是什么事!”

轻衣故意吊着她:“一件关于顾临安的,天大的事!想知道吗?求我呀!”

若是能让她开心事轻衣怎会告诉她。

她一时慌了,立即下了榻,跪在地上揪住轻衣的一片衣角乞求道:“是什么事求你告诉我!”

这世间能让她放下尊严去求旁人的人,除了顾临安在没有谁。

抽离那片衣角,路锦瑶趴在地上,顿时轻衣笑的前仰后合:“哈哈哈!大声点!”说完便抬脚踩在她的手指上,足尖用力使劲的碾。

屋内太冷,她的手早以冻的生了冻疮,那里禁得住她又踩又碾。

“啊!…”她痛呼出声,却又极快忍住。

泪眼涟涟眸中都是不安与焦灼,她带着哭腔乞求:“…我求求你,我求求你告诉我!”

见此轻衣张狂笑着:

“哈哈哈!啊哈哈哈!以往的京中才女如此求我,我怎会忍心不告诉她呢!我告诉你!你的青梅竹马你的临安!他回来了!不过他死了!死在了沙场!

被撕咬的连个全尸都没有,他只剩下一只的左臂与残缺的躯干,头颅都没了,可是你知道是如何认出是他的?

是因为清扫战场,发现他时他的左臂死死捂着胸口,胸口的衣襟下面竟是一首情诗,还写着什么‘阿瑶执笔临安哥哥亲启’这种酸话,这才知道这是顾将军!”

她一把抓住路锦瑶的头发,狠狠撞在身后的床架上,敛了笑颜恶狠狠道:

“路锦瑶你果真浪荡,不光勾引猎户,竟是连长公主的夫婿都不放过!你既然这么浪荡又为何要嫁来候府!?为何要同我抢夫君?!”

同她抢夫君!?

自她嫁过来拜堂之后,她便没在见过许知逸,何谈与她抢夫君。

可是现在陆锦瑶脑中一阵轰鸣,只知道一句话就是。

他死了!

她斜撇着轻衣,她轻笑:“呵呵呵…他既死了我又何必活着?我既不必活着!又何必继续忍你!?”

她的眼神里没有复杂的情绪,似是将一切都释然了,语气也是淡淡的,可却让轻衣平白升起一股恶寒。

抓住轻衣的手臂,猛力一戳卸掉了轻衣的胳膊,轻衣疼的哇哇大叫,她又抓住轻衣的头发,狠狠磕在床架上。

轻衣笑的更加张狂,大喊着:“来人呀…夫人疯了!夫人疯了!夫人她得知顾将军死讯疯了!…”

可是随她如何叫嚷,陆锦瑶都不去理会她,眼泪如同断了线的珠子一般往下掉。

她起身拿起桌上的粗制茶壶,对着壶口将其中的水全部饮尽。

眼前一阵发黑,呕出一口血,骤然跪倒下去。顾临安没有你我活不下去。

片刻后,起身随手抹了下唇角的血,踉跄着跑出去。

看她往外跑,轻衣也不喊疼了,不紧不慢添了一句:“算算!顾临安的棺椁应该快到咱府门前了!”

说完她笑着她张狂的笑着,这下所有人都能看到她跑出去的样子。

看着那把粗制的茶壶,随手扫在地下,她笑了这样就没证据了。

吹打声不绝与耳,人们身披白麻,白色的招魂幡迎风而动,人们扶着一口黑色的棺椁,低首默哀格外凄凉。

跌跌撞撞跑过来看到的就是此等场景,那棺椁里是顾临安!

顾临安!

顾临安!

顾临安!

路锦瑶满脑子都是顾临安,不顾及脚下的路飞快往棺椁旁跑去。

她忽略了台阶,一下踩空她狼狈的滚了下去,一时摔得发懵,她连忙起身去追:“顾临安!顾临安!”

“什么人!什么人!”以为她是疯妇,持枪的将士将她去拦下。

她推开士兵,终于来到棺前,一道棺椁生生隔开了两个人,她拍打棺椁声音嘶哑:

“顾临安!顾临安!等等我好吗?……”

她哭的声嘶力竭,这个世间在没有那个,知她、懂她、护她的顾临安了。

顾临安死了可是他没有轮回,他的魂魄一直飘在棺椁四周,他就想回来看一眼他的阿瑶。

他本以为她会过的平安喜乐,却没成想是这个样子。

她苍白的脸满脸的泪,染血的唇,青紫的瘀伤,冻伤的手上还流着鲜血。

而且在这天色阴沉寒风刺骨的冬日,她竟散乱着头发穿着单薄的里衣赤着脚就跑了出来,还撕心裂肺的哭喊着往他的棺木上扑。

这一瞬间,及使成了鬼他依旧能感受到心痛。

认定她是疯妇,两个士兵将她架起,她声音嘶哑依旧高声喊着:“顾临安!顾临安!”

将她拖出去扔在地上,她看着远走的棺椁,她剧烈咳嗽呕出许多血,为了多看他一眼爬着往前追, 一如顾临安前往北疆只是,她在后面送他时一样。

扶棺的一人扭头看向许知逸:“千户候!那疯妇是从你家跑出来的,可是尊夫人呀?”

回头撇了一眼便将她认出,他语气淡淡随意道:“你都说了那是疯妇,我又怎会认得,许是不知何时跑到我府上去的吧。”

那人讪讪转头,不解道:“原来不是呀,我还以为令夫人对顾将军用情很深呢,不然怎的会写出那种诗来。”

许知逸攥紧了手冷哼道:“呵…那等孟浪的婆子提她做甚?”

她没了力气,匍匐在地上,眼前渐渐模糊。

顾临安飘来她的身旁。

恍惚间看见了顾临安,眼泪顺着眼角流下,她声音微弱似是乞求:

“顾临安,下辈子可不可以…不要再把我当妹妹?”

他从没把她当过妹妹,若是把她当成妹妹,他就不会把那情诗留到现在,落人话柄了,反倒平白给她招了口舌之灾。

他忽而笑了,笑她傻,这么多年都看不穿他对她的心思:“别说下辈子,就是这辈子我也从没把你当过妹妹呀!傻阿瑶!”

鬼的声音她怎会听到,他抬手想要给她擦眼泪,手却穿过她的身体摸了个空。

笑着笑着他哭了:“…阿瑶是不是我早早就娶了你,我们之间就不会是这种结果?”

一滴泪从顾临安眼角划过,可是鬼怎么会流泪呢?

她又呕出一口血 剧烈咳嗦,眉间落下丝丝凉意,渐渐神色恍惚,她看见顾临安在哭,她抬手去摸顾临安,以往都是他给自己擦眼泪,这次轮到自己给他擦了,手腕抬起,附上他的脸却摸空了。

>>>点此阅读《我家将军是醋坛泡大的》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