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菜小说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重生将女毒妃》小说章节目录全文免费阅读

《重生将女毒妃》小说简介

重生穿越小说重生将女毒妃的作者是朵朵,主角是苏殊赵凝轩。书中主要讲述了:“灵域舞之所以可将凌厉的剑气与柔美的舞姿相互交叠,是因为舞者可以将心中习武的杀气隐于身体曼妙的舞姿之中,王妃刚才所舞的灵域舞可谓是,差劲至极。”苏殊看着冷逸,心中正因柳玦算计她而不快,冷逸又是柳玦的师……

《重生将女毒妃》小说章节目录全文免费阅读

《重生将女毒妃》第27章 邢汐来了 免费试读

“灵域舞之所以可将凌厉的剑气与柔美的舞姿相互交叠,是因为舞者可以将心中习武的杀气隐于身体曼妙的舞姿之中,王妃刚才所舞的灵域舞可谓是,差劲至极。”

苏殊看着冷逸,心中正因柳玦算计她而不快,冷逸又是柳玦的师兄,故而冷笑道。

“我们习武之人何来曼妙的身姿,你们善权谋的文人才懂什么是柔美,什么是阴诡。”

冷逸也不在意。“文人未尝懂得何为权谋,习武之人又未尝不懂得何为阴诡。”

苏殊冷哼一声。“笑话,我们习武之人信君子之坦荡之途,何似你们文人阴谋诡计无所不能。”

“王妃这话怕就是有些偏颇了吧,武将之中不少阴谋之家,文人之中也不乏忠正之士,王妃如何就对文人嗤之以鼻。”

苏殊不想再与冷逸争辩,故而直接说道。“是你师妹派你来监督我的吧,上次也一样,你不过也是领了命而已,就连上次围猎场你同我说的风魇一事也是你师妹让你故意而为之。”

苏殊冷笑一声,“真是好笑,我还信以为真,还一本正经去同玉蹊哥哥一道商议该如何做,这一切不过是被你们玩弄于股掌之间罢了。”

冷逸有些吃惊,随后说道。“柳姑娘的计谋向来少有人能够推理出一二,王妃竟能知晓,在下佩服。”

苏殊冷笑着。“柳玦所用之计虽不走寻常路,不过只能是在当时蒙蔽人的心智,过后细想破绽百出,我能知晓有何奇怪。”

“柳玦心思怪异,想法于常人不同,一般人难以发现她的计谋真正的用意。”

“柳玦?”苏殊有些讶异地看向冷逸。“她不是你师妹吗?怎么?如今为了演戏,在我面前都不愿称她为师妹了。”

冷逸就地坐在看草地上,看着仍旧还未平静的湖面。“你只猜对了上次围猎场的事,上次跟你到草场与这次随你到这湖边以及上次与你同回苏府,皆都是我自己的主意与她无关。”

冷逸拿起身旁的一颗小石子扔向湖里。“柳玦并不是我的师妹,我与她并不同门。我善巫蛊术,而她只是善用计谋,而且哪有师兄要听命于师妹的门派。可就是这样破绽百出的事,你们却也没人发现不对劲,这便是柳玦的利害之处。”

苏殊思索了一会,坐到冷逸身旁。“你既然不是柳玦的师兄,那为什么要同她一起进王府?”

冷逸看着苏殊微微笑着,便不言语。

二人在湖边说了会话,便一道回了城,苏殊不想回到王府便骑着马回了苏府,冷逸则在城门口的茶店处停下,像是在等着谁一样。

苏殊回了苏府,到晚膳过后,便去给苏峄及言氏请安。

言氏便假装生气地说道,“你这孩子,都已嫁入王府,还整日的往家里跑,也不怕别人笑话。”

苏殊起身坐到言氏身边,挤出一个笑容,“我回自己的家谁敢说些什么!”

苏峄与言氏都宠溺地看着苏殊笑着,苏殊看着一脸宠溺地看着自己的苏峄,心中虽对当年荣平侯府之事有些好奇,但想起冷逸同她说的,“柳玦是个不走寻常路的人。”心中自我思量着,也就不再开口询问。

傍晚的红霞散去,天色渐渐暗淡,冷逸一身白衣在黑夜之中格外耀眼。

“嘎吱嘎吱。”马车碾碎树枝声音传来,马车停在了冷逸面前,冷逸对着马车里的人说道。

“跟我来。”

马车里的人并没有人走下来,只听得车内传来一个温婉的女声。

“谢长老带路。”

冷逸从马夫手中接过缰绳,坐在马车外,驾着马车往六王府去了。行至王府后门,从马车上走出一个身姿婀娜的女子,夜色之中看不清那女子的长相。冷逸在前面引路,那女子跟在身后,女子进入王府后门时,头微微后转看向对面的屋顶,然后微微一笑跟着冷逸走进了王府。

冷逸将那女子带入柳玦的房间。

“邢汐来了。”

柳玦听得依旧坐着玩弄着上次被她扔出房门的琉璃盏,那女子走进屋内,行礼道。

“邢汐见过蛊主,上次蛊主命邢汐前去大俞寻找的那妇人邢汐已经找到,已经将其安置在了玉花堂。”

柳玦玩弄琉璃盏的手在听到已经找到二字时微怔了怔,随后继续玩弄着。

“如此便好,此次进入王都可还顺利?”

那女子依旧低头回道。“路上并未有什么大事,不过我才刚进府之前,看见对面屋顶上有几个黑衣人,是否需要去查证是何人派来的?”

柳玦停住了手,看了冷逸一眼,有些嘲讽地笑着,“不用,那是赵玉郢找来替我们解闷的人,何时心中利落爽快了,便去找他们玩玩闷也是好的。

“是。”

柳玦看着低头的女子,柔声说道。“这不是在花悟道,你我之间不用如此拘束。”

那女子听了柳玦的话,抬起头看着柳玦笑了起来。只见那女子面容精致,五官好似粉雕玉琢一般,年纪约莫在十六七岁的样子。

“柳姐姐,我可想死你了。”那女子没了之前令人生畏的冷淡与高冷,像个孩子一样同柳玦撒着娇。与之前冷峻地声线如今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娇俏可爱地声音。

与苏殊吵了一架的赵凝轩独自一人在房中喝着闷酒,林璃捡起赵凝轩扔出门外的酒瓶,走进屋中。

“你虽已是个常人,可却极度忌讳饮酒,这个,我同你说过很多遍了吧。”

赵凝轩看着林璃,苦笑着拿起桌上的酒瓶仰头将瓶中的酒一饮而尽,“常人?在她心中我不过也就是个病秧子罢了,要这身体有何用?”

林璃坐到赵凝轩对面,“我早已同你说过她最不喜别人骗她,你回我说,你知道!”

赵凝轩喝的微醺,看着一身红衣林璃,心中有些烦躁。

“你能不能不要总是穿着这一身红衣?你明知她儿时因你最喜红色,却还每天穿着这袭红衣在王府里走来走去的。”

林璃听了,愣了一下,然后拿起桌上的酒杯将杯中之酒一饮而尽。“这身红衣是为祭奠宋府上下众人之死,我要让自己时刻记住身上背负的是宋府上下众人的命,我的命是他们用血换就的。”

二人饮酒至深夜,林璃不胜酒力早已趴在了桌上,赵凝轩方叫凌彻将林璃送回房里。赵凝轩仍独自一人喝酒,赵凝轩醉意渐深,迷离恍惚中见苏殊从门外向他走来。

“殊殊。”

小说《重生将女毒妃》第27章 邢汐来了试读结束

>>>点此阅读《重生将女毒妃》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