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菜小说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危情总裁狂追妻顾轻然沈知行,危情总裁狂追妻免费阅读

《危情总裁狂追妻》小说简介

如果你喜欢看总裁豪门小说,一定不要错过神经西西的一本书《危情总裁狂追妻》,主角是顾轻然沈知行。书中主要讲述了:他既然带顾媛来了,还叫她来做什么?!当初那场风光的婚礼过后,她再也没在众人面前出现过,沈家觉得家丑不可外扬,将沈知遇与她的那些风波压了下来,从那以后,沈家这个新晋“少奶奶”根本就是查无此人。顾轻然知道……

危情总裁狂追妻顾轻然沈知行,危情总裁狂追妻免费阅读

《危情总裁狂追妻》第24章 顾轻然,别的男人就那么好看? 免费试读

他既然带顾媛来了,还叫她来做什么?!

当初那场风光的婚礼过后,她再也没在众人面前出现过,沈家觉得家丑不可外扬,将沈知遇与她的那些风波压了下来,从那以后,沈家这个新晋“少奶奶”根本就是查无此人。

顾轻然知道,外面对她诸多猜测,一个比一个不堪。今天得知能和沈知行一起参加宴会,她是真的欣喜过。

她奢望着今天能和沈知行并肩,哪怕仍是被冷言,也算是她第一次以沈夫人的身份出现于人前,可现在远处一对璧人并肩走来的场景,仿佛一巴掌打在她脸上!

生疼!

顾轻然……你怎么会事到如今还在奢望?

沈知行叫你来怎么可能是善意,明明是变着花样的羞辱!

你还没有自知之明吗?

……

顾轻然低着头往宴会厅走。

沈知行没有给她请柬,她甚至都不确定自己会不会在入口被拦下。

正想着,她的手臂被人大力地禁锢在手掌里,她痛得“嘶”了一声,刚想说话,就发现鼻尖男人熟悉的香水味传来。

沈知行?

他竟然没和顾媛一起进去……他该不会,是在等自己?

顾轻然正愣神,男人低哑嗓音传来,“楞什么呢,跟上。”

说完,沈知行不耐烦地抬了抬自己弯起的手肘,示意顾轻然赶紧识相地自己挽上来。

顾轻然心下一动,迈着步子挽上了沈知行。

宴会开场,四周的琉璃灯光渐次暗下,只余一道明亮的追光打下来,光圈的一半不偏不倚地打在了二人进场的身影上。

俊美无俦的男人,和明艳娇美的女人,立刻吸引了全场的注意力,顾轻然听到四周的议论纷纷像潮水般扩散开来。

“天呐,那是沈知行吗?好帅啊……他旁边那女的谁啊,凭什么挽着沈总一起来!”

“这女人面生,身材嘛倒是不错,想来也只是个玩物吧……”

“等等,我怎么觉得那女人眼熟呢?沈总的婚礼我是参加过的,她好像是……好像沈家的正牌少奶奶!”

“什么!就是那个刚结婚就被沈总弃如敝履的顾什么……”

“对对就是她,你看看今儿这场子有几个认识她的,啧……豪门太太当到这种份儿上也是没眼看……”

“她也好意思来?丢人现眼!”

“……”

周遭的窃窃私语被顾轻然捕捉到了几句,她面色平静,丝毫没有觉得愤怒或难过。

这些人不过是隔岸观火的看客,没有切身体会过她经历过的痛苦和绝望,看客的想法自然不能说错。

倒是他……

亮的反光的玻璃杯倒映出沈知行冷清疏离的脸。

想必他更不会在乎这些吧。

顾轻然随着他找了个靠中间的位置站定。

不多时,杨依依的爷爷——杨氏的家主杨兴泉拄着豹头拐杖走上了中间的高台,追光灯重新聚集在他身上。

听完他的讲话,掌声雷动中,顾轻然这才知道,原来今天这场宴会是杨老爷子专门为孙女和孙女婿办的。

两人自小结亲,如今感情甚笃,择日完婚。

顾轻然看着台上一脸幸福和甜蜜的杨依依,她打心眼里觉得祝福,无论一个人品性如何,可面对婚姻与真爱的时候,总是希望所有的好运都能降临在自己身上,说出那句“我愿意”。

都希望能和爱人和和美美过一辈子。

她懂的,她也有过。

一对新人致辞结束,幸福地挽着手下到了舞池中,准备开始今天的开场舞,两个人郎才女貌门当户对,看上去又是真的恩爱,着实羡煞了一众旁人。

顾轻然不知道在想什么,目光一直呆呆地定在杨依依和段城昔的身上,沈知行见状不满收紧了揽她腰手,语气阴冷:“别的男人就那么好看?顾轻然,你贱不贱?”

顾轻然抿唇垂下了目光,这个时候她不愿和沈知行起冲突。

悠扬的华尔兹音乐适时响起,周围的人都两两一对旋转进了舞池。

顾轻然手臂轻柔地抚上沈知行的肩膀,右手与他紧紧相握。

男人面色稍霁,带着她踩上拍子,旋转时顾轻然伸长了手臂,丝滑的裙摆从沈知行挺括的西装裤管上轻轻滑过,她舒展着身体远离沈知行,复又眼神闪亮地朝他转了回来,再次被他紧紧拥回怀中。

沈知行不想承认,但他确实被她蛊惑了一瞬。

她红唇娇艳,眼眸明亮,发间的装饰在灯光折射下闪闪发光,跟他们婚礼那天时一样,还有她今天这条裙子的材质……

他不记得自己有多久,没有这样面对面地看到如此盛装打扮的顾轻然了。

眉目温婉,明艳动人,她很白,如今穿着一袭红裙,更是衬得她白的发光,肌肤莹润,似乎轻轻一掐都能出水来。

沈知行翻找了下自己的记忆,可也只能想起那时剧情婚礼的场面,那天的顾轻然也是一袭红裙,漂亮的不像话。

可是那场婚礼,还有婚礼过后发生的那些事情,他这辈子都不想再记起,他觉得耻辱。

沈知行冷冷地放开了牵着顾轻然的手。

正好一曲终了,顾轻然也停了下来,不知道她是不是也回想起了什么,垂眸眼眶有些红地不敢去看沈知行。

她软软地挨住沈知行垂在一边的手臂,令顾轻然惊讶地是,男人竟然没有推开她。

“诶诶诶,你们看到没,那俩人刚刚跳舞跳得还挺默契,现在还贴在一起,这看上去不像是关系不睦啊……”

“谁知道啊,会不会是逢场作戏?毕竟都是上流人士,沈总肯定不想让别人看他们的笑话。”

“不应该吧,我看那女人挺温婉漂亮的,说不定都是外面是以讹传讹呢……”

“……”

女人扎堆的议论声实在算不上小,顾轻然回以浅笑,舆论果真是世界上最可笑的东西,

短短几分钟,当事人什么都没有做,旁人的看法却可以完全翻天覆地,既然这样,她又何必去在乎别人如何想?

沈知行接过侍应生手里的酒,递给顾轻然一杯,也将她脸上的表情变化看了个彻底。

他唇角扬起一抹弧度,倾身贴到顾轻然耳边,外人看上去温柔至极,就像是恩爱的情侣在低声耳语,可只有顾轻然知道他那冷若冰霜的眸子里,是什么样的阴寒和鄙夷……

小说《危情总裁狂追妻》第24章 顾轻然,别的男人就那么好看?试读结束

>>>点此阅读《危情总裁狂追妻》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