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菜小说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小说《玄幻:无耻之徒》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玄幻:无耻之徒

作者:一根大棒槌

简介:许贱穿越了,万幸原主性子刚烈,至死不跪地认错,否则他也没有穿越重生的机会呀?!兄弟,你跪不下去的膝盖,我替你跪了…..

玄幻:无耻之徒

《玄幻:无耻之徒》免费阅读

“许贱,你到底认不认罪?”

玄天宗,公正堂。

三位长老高坐尊位,词严厉色的指着浑身鲜血淋漓、站得笔直的少年喝问道。

少年相貌俊朗,面部线条刚毅,颇有几分英气。

只是此刻,他双目紧闭,脑袋无力的垂落着,已然没有一丝气息,体内血液也停止流动。

可腰杆依然刚劲挺拔,伫立在殿下。

旁边手持粗大淬神棍的大师兄林志平咬牙切齿,恶狠狠的瞪着面前这个偷窥师妹贾茹沐浴、还试图对师妹不轨的师弟,他毁了师妹的清白,让他无法光明正大的去追求师妹。

否则将来肯定会有人如此询问许贱:“贾师姐的身材如何?峰高几许?”

不,他不能接受!

衣服可以穿绿色的,但帽子不能。

所以他下手很重。

每一棍下去都倾尽全力,将迈入化血境八重的天才师弟许贱打得修为尽废。

如今感受不到他的气息,想来已经死了。

可许贱还笔挺挺的站着,从头到尾都没有认过一句错,没有承认他的无耻偷窥之举。

“许贱,你真是玄天宗的耻辱。三位长老在上,此子无耻之尤,恳请三位长老下令,允弟子打杀许贱,为玄天宗除一祸害。”

林志平抱着淬神棍,恭敬的拱手请求道。

三位长老面面相觑,心下却犹豫不决。

许贱偷窥女弟子的行径虽然恶劣,但罪不至死。

最重要的:他师傅乃是现今的玄天宗宗主吴长生,如果打杀了许贱,等宗主出关,准没他们好果子吃。

可公正堂赏罚严明,如果不就此事给女弟子贾茹一个交代,只怕会造成人心惶惶,让玄天宗门楣覆尘、影响声誉不说,还会让公正堂威严扫地。

三位长老悄声议论,一时也拿不定主意要不要打杀许贱。

大长老冯江捋着八字胡,细狭的小眼睛滴溜溜的乱转。

他自是不喜许贱的。

如今玄天宗诸多弟子的资质,除了许贱就是化血境七重的林志平。

恰巧,林志平就是他的弟子,而受辱的贾茹也是他的弟子。

无论是为了自己这一门的荣誉,还是为了公正堂的威严。

不说打杀,起码的认错伏法还是要的。

可打了两个时辰,三千六百棍,腰骨都被打断。

许贱愣是没有开口说一句软话。

不但是个硬骨头,还是个倔脾气。

二长老赵武四一抹尖锐的下巴,轻声道:“如果真的打杀许贱,只怕宗主那里不好交代呀?”

三长老齐重山点着几近方形的脑袋附和道:“不如让许贱磕头认错。只要他承认了此事,即便是宗主也不好包庇他,他在玄天宗的修行之路至此也算戛然而止了。以后,宗主也无理由再给他提供修炼资源。”

三位长老主掌公正堂,俨然是个小团体。

以大长老冯江为首,和宗主吴长生矛盾不少。

原因无他:按照宗门规定,所有新入门的弟子都由宗主先挑选,而后才轮到各位长老。

如此,所有资质奇高的弟子都被吴长生抢了去。

这些弟子以后扬名立万,提及师承时都会说是“玄天宗吴长生门下”。

此等荣誉岂会分给他们分毫?

他们贵为玄天宗长老,又岂能不生气呢?

一如面前的许贱,当年入门就是资质第一,更是同届弟子中第一个迈入化血境八重的。

可惜的是:他是吴长生的爱徒。

若不然,今日无论如何也舍不得下如此毒手。

三位长老微微颔首,达成了共识。

只是此时,离许贱仅有一步之遥的林志平发觉了异常:许贱竟无任何气息。

不由得心下一惊,猛然转身抬手按在许贱胸膛上,感受他体内气血流动。

停了?

停了!

林志平笑了,立即转过身拱手道:“禀三位长老,许贱身体孱弱不堪受罚,被打死在公正堂中。三位长老英明无双,为玄天宗洗刷一大耻辱。”

尊座上的三位长老面面相觑,亦是无奈。

释放出一缕气息查探后,眉头紧蹙。

真死了…

“这…师兄,既然打死了,那就按照宗门规矩宣布吧?”方形脑袋的三长老七重山眉头一紧,表情俨然成了个“囧”字。

“这….”

冯江也犯难了。

许贱毕竟是宗主的亲传弟子,却因为一件小事死在了公正堂。

若是宗主追究起来,只怕偌大个公正堂都要被掀翻。

宗内都晓得吴长生护短,在这一辈弟子中对许贱尤为看好,尤其是他身上的苍龙血脉,那可是千年罕见的血脉力量。

许贱能轻松迈入化血境八重,也是仰仗着苍龙血脉的天赋优势。

“嗯,若是按照公正堂的规矩来处理,虽然不会落下口实。但毕竟人死在这里,宗主肯定还是要追究的。依我看,倒不如将他埋了。然后推说许贱畏罪潜逃,两位师弟觉得如何?”

赵武四和齐重山对视一眼,点点头表示赞同。

“可是师兄,许贱这大好的苍龙血脉,却不能浪费了呀。”赵武四尖锐的下巴一扬,嘴角向上咧起贪婪的笑容。

齐重山粗眉展开,说道:“苍龙血脉虽然罕见,但与我等修炼已然无用,倒不如留给林志平。当年此子第一个被宗主收入麾下,可他对师兄忠心耿耿,死活要拜师兄为师。也算给后来弟子立个榜样,好让他们知晓:并非宗主门下弟子才能出人头地,我等师兄弟三人门下弟子也能凌驾嫡系之上。”

说这话时,齐重山语气中带着些许愠气和不甘。

这些年来的屡届宗门大比,都以宗主吴长生一脉弟子获胜告终。

他们三人弟子虽多,但质量上永远被压了一头。

说起来,他们像是跟在吴长生身后收破烂的。

虽说都是玄天宗弟子,但也要个师承不是?

赵武四点点头:“师弟的建议不错。这届弟子就以林志平资质最为杰出,若是他能获得苍龙血脉,突破化血境、迈入望气境不过朝暮之间。毕竟许贱虽然天赋奇高,可悟性却很一般。”

冯江捋着八字胡呵呵笑着,两位师弟果然懂事:“志平,还不谢谢你两位师叔?”

林志平闻言大喜过望,顺手将手中淬神棍甩在许贱身上。

“多谢三位长老——啊不,多谢师傅成全,多谢两位师叔成全。”

冯江微微颔首:“不错,得了苍龙血脉,以后可要勤加修炼,不要辜负为师的殷切期望。”

“咳”

此时,大殿中突然响起微不可闻的闷哼。

尽管声音微弱,但还是被三位长老捕捉到了。

“嗯?什么声音?”冯江蹙眉询问。

“噗~”

一阵臭味传来。

齐重山尴尬的笑出一张“囧”字脸:“不好意思,肚子有点不舒服。”

冯江无奈地摇摇头,起身走下台阶,来到许贱身边。

此时许贱脑袋深沉,尽管还是没有气息、气血不流,但眼皮却在骤烈跳动,只是幅度极小,很难被察觉。

方才那一声响,正是从他咽喉中传出来的。

“我这是在哪里?怎么感觉身上好痛?浑身都是冰凉的?”

许贱脑海中闪过无数的疑惑和问号,尝试动动手臂。

无奈浑身骨头尽断,一点儿力气都使不上。

可也没觉得疼痛,就是毫无知觉。

“许贱已死,为师这就取出他的苍龙血脉融入你的体内。志平,准备好了吗?”冯江抬手按在许贱手腕上,对林志平说道。

“许贱?!”

这个名字像是划破夜空的闪电,让许贱脑海中凭空多出无数记忆,为他打开了一扇记忆之窗。

许贱,幽蓝城许家长子,因母早亡,小娘为了争夺家族地位,联手其女儿徐茜媛,诬陷许贱欲对徐茜媛行不轨之事。

当日深夜,徐茜媛邀请许贱进房商讨修炼之事。

可才进入房中,徐茜媛就衣衫不整的推开许贱,冲出房门大喊“强jian呀,强jian呀”。

许贱性格木讷不善言辞,自是百口莫辩。

此事乃是许家一大丑闻,其父不得已只好将他送来玄天宗。

此为事一。

来到玄天宗后,因为身怀苍龙血脉,天赋过于杰出引来宗门弟子嫉妒。

贾茹为了获得宗门额外派发给他的化血丹,选择勾引许贱,遂邀请他深夜入闺。

奈何这厮不解风情,直接拒绝了她。

贾茹恼羞成怒,于是捏造出许贱偷窥他沐浴一事,致使他被送来公正堂受审。

此为事二。

“我尼玛,怎么和我生前经历一模一样?”

“阅读”完脑海中最为深刻的两段记忆,许贱抽抽嘴角,想起临死前不忍回顾的往事。

生前他是个很有“正义感”的小流氓,在陪喝醉酒的老大回家时路遇一位性感美女。

老大心生歹念,想要将美女“就地正法”。

作为有“正义感”的流氓,绝不答应。

在和老大争执“谁先上”的问题上起了争执,被老大一把推到美女面前。

不想那美女也不是个善茬,竟然是学跆拳道的。

反手一个过肩摔将许贱掼在地上。

好巧不巧,一颗钉子扎进了后脑勺,当场毙命。

“唉,当好人真难,还想给那妹子争取逃跑的时间,没想到把自己给搭进去了。”

许贱暗暗叹息一声:“流氓,多么有前程的光明职业,为什么非要当好人呢?好人不偿命,祸害遗千年,隔壁三大爷的二叔都说多少遍了,怎么还是记不住。”

没等他感慨完,就感觉身体的冰凉感更加强烈,原本健硕的身体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瘦下去。

艰难的撑开一丝眼皮,看见一条金色龙影从体内游向胳膊,随后进入面前相貌清秀的小白脸体内,而后身体向后缓缓倒下。

“我怎么不能动?”

许贱大惊失色,想哭的心都有。

眼看自己穿越了,眼看自己重生一世了,眼看自己又挂了。

“靠,难道注定活不下去了吗?”

许贱欲哭无泪,眯开着眼缝眼睁睁看着自己被裹进麻袋抬出大殿,一抔抔落在身上,被埋在了泥土里。

身体虽然不能动,也无知觉,与活死人无异。

可他的意识却是清醒的。

非但如此,还有了另外一段意识。

不是前世的自己,也不是今生的自己,而是属于林志平的。

严格来说那不是一段意识,是一种操纵能力。

他隐隐约约感觉可以操纵林志平的行为与动作。

这种感觉很神奇,就像是前世打游戏操纵游戏人物一样。

“这是?难道还有救,还有翻盘的机会?”

躺在麻袋中、泥土下,许贱难得的咧嘴笑了。

天不亡我呀!

>>>点此阅读《玄幻:无耻之徒》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