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菜小说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小说全文阅读《与君同行:帝尊追妻记》

小说:与君同行:帝尊追妻记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PM噗玛

角色:莫锦苍尘

简介:【落魄战神的崛起+某尊者的马甲+龙与神的双向奔赴+有虐亦有高甜=多滋多味的与君同行】
莫锦从成为天界战神那一日起,便为守卫六界安稳一直兢兢业业,他是这天地间唯一的银刺祖龙,是万千兽族之首,受世人尊崇,恶人忌惮,原以为这六界盛世在莫锦的守护下可万年安稳,谁都这么想
只是当灾难突如其来,罪魁祸首却是这位几乎无人能敌的战神大人!
莫锦守了六界万万年,神本无情,莫锦更甚,他根本没有七情六欲,只是当罪孽加身,被打入凡间,七情六欲惩罚似的复活,在那样的情况下,对莫锦来说痛苦大过于新奇
战神的落魄,阴谋的开始,一切都紧锣密鼓的朝着莫锦包围,真相到底为何,莫锦从未放弃查证,本以为前路艰难,直到那个人的出现…
他是银刺祖龙,是天界战神,是兽族之首,又好似,不止这些身份…

书评专区

新二战之鹰击长空:隆重推荐本书 刚看完第一章 就和电影一样 有些书可能要看好久才敢推荐 有的不需要 一章就够了 字里行间的功力

施法诸天:写的还算可以 就是主角的性格有点迷 嗯 迷之自信 给我一种不靠谱的感觉

异世盗皇:当年这本书还创圣演武是我最喜欢的两本 这本完美结束 可惜了另一本。。 这本书的主角是我最喜欢的 看了几百本小说了

与君同行:帝尊追妻记

《与君同行:帝尊追妻记》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4章 月镜仙君

本想把人拽停的莫锦怎么也没想到,这个明明身受重伤苍白柔弱的男人,竟把使着力的他给硬生生提了起来

提了…起来!!

这一提一拽,二人距离瞬间拉近

始终没对上的视线,也在这一刻对上了

莫锦脸上的惊诧还没褪去

苍尘目的得逞,眼带笑意,却在对上莫锦的双瞳时,猛然一窒,紧接着许多复杂情绪汹涌而出

这张曾日日相对的熟悉脸庞如今再看到,心中喜爱依旧茂盛

白日里时隔多年再相见的喜悦滋味说不清道不明,却在深夜这一刻的对视中,全数散去

莫锦长相偏冷偏淡,十分精致,眉心间那一缕银白细线(银刺)更是点睛之笔,而眉下,正是一双与浑身气质相称,淡到极致的眸

他睫毛浓密,瞪大时却意外的像一只受惊麋鹿

这双在白日里清澈无比,原本如薄荷蓝冰水般的浅色蓝瞳,此刻却是被蒙上一层灰色的雾,变成了混沌的灰蓝。

他自身受惊的情绪勉强照的进去,可周围的夜色,包括苍尘的脸,却是半分也没照进去

莫锦轻咳一声站好,站在那里尴尬的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因为看不见,他只好不作表情,于夜色中静立,便好似神祇漠视苍生,无悲无喜。

身边的人半天不说话,莫锦双眸微抬,无神的视线堪堪落在他身上:“苍尘公子?”

一股凉意便落在眼角,是苍尘的指尖:“你的眼睛…”

莫锦微楞,扭头躲开面前人微热的指尖:“无碍,老毛病,天亮就好。”

苍尘眼皮半垂,琉璃框下映出一道阴影

收回手垂在身侧,那半隐半露在衣袖中的手背上,能清晰看到鼓起的青筋

他在极力克制着某种翻涌的情绪

最终万千情绪都只能压在眸底,不能泄露半分

他的眼神过于灼热,即便看不见,莫锦能感觉到啊!

心底莫名的有些发热,他转过身:“回去休息吧,你身上有伤,不宜熬夜。”

见他抬脚就走,苍尘抿了抿唇,没有伸手去扶,也没多说一个字,只是默默跟在人身侧

身边人不可忽视的气息,竟让早就习惯入夜失明的莫锦觉得十分安心,哪怕身旁人什么都没做

他哪里知道,苍尘虽然什么也没说,视线却环绕在莫锦周围,眉心甚至可以夹死一只蚊子,直到把人送回屋中

莫锦松了一口气

苍尘只字不说却格外压迫的气势,竟让他都觉得有些扛不住

思绪回归时,莫锦下意识的想法便是:完了,他,莫锦,前战神,现千苍观主人,竟然被一个新来的给拿捏了!

抿唇

苍尘刚才所带给他的那股可靠安全感,实在是太过熟悉

熟悉到,脑子里划过了一抹许久都不曾再想起过的,衿贵与冷漠都同苍尘如出一辙的身影

他猛的坐起来,是那个人回来了吗?!

摇摇头

不,不对

那人是凡人,是他眼睁睁看着烟消云散的,不可能再回来了!

缓缓躺下

莫锦闭上眼,紧抿的唇有些发白

——————————

翌日清晨

以往早早就起床的莫锦,今日待木沐做好早膳都还不见人影

新来的苍尘房门大开,人也不知道去了哪儿

木沐虽好奇,但也没过多在意,敲响莫锦的房门:“主人,该起床用早膳了。”

后半夜才入睡的莫锦让敲门声惊醒,脑子还没反应过来,一坨重物压身,这下是彻底醒了

“咳!大雷!”

大雷咧嘴吐气,一脸乖巧无辜,还用头去蹭他的脸,哪里像只豹子,活脱脱的狗子德行。

一直狂扇地面的长尾看的门边木沐直发笑

这种事儿果然还是让大雷上比较管用

事了拂衣去,留下一嗓门:“快点啊主人,早饭该凉了!”

这么热的天,凉个屁!

莫锦无奈,这番折腾过后哪里还睡得着,只得起床

还不等他下楼,木沐的声音又从楼下传上来:“主人,言阵有反应。”

莫锦觉得稀奇,千苍观已经快有两月没有客人造访

啊也不对,昨天来了神武帝,外加一个苍尘

慢慢悠悠下楼,视线扫过,没看见想见的人:“苍尘公子呢?”

木沐摇头:“不知道,一早就没看见人。”

好吧

二人一起走出屋子,来到院子里那颗硕大的银雪树下

只见树下浮地而起密密麻麻的金色咒纹,形成圆形光芒,从阵法边缘往上延伸,几乎有直冲云霄的势头

莫锦右手一挥,光阵**就出现了言阵另一头的人影

待看清踩激言阵之人的脸,二人齐齐一愣

“这…苍尘公子?!”

莫锦不解:“苍尘公子,你这是?”

言阵另一边

苍尘神色温柔,直直看着莫锦,郑重道:“前几日未经允许便进山,唐突了观主,我很抱歉,故今日按千苍观的规矩,重新恳求观主同意在下上山养伤。”

观…观主…

莫锦:…

“咳,唤…唤我莫锦就好,事已至此,且翻篇吧,快回来用早膳。”说完,观主大人就转身急匆匆要走

也不知是被那眼神看羞了,还是被这称呼恼着了

木沐侧站旁边,笑眯眯的想:这两人,不对劲!

奈何莫锦还没来得及回到屋里,言阵的咒纹金芒也还没褪去,苍尘身后就又出现一人

那人略过苍尘直接冲到言阵内叫住莫锦:“等等莫莫,我要上来!”

莫锦脚步一顿,会叫他莫莫的,也就那一人

仙京悦文大殿的司文天官,月镜仙君,是曾经莫锦冷漠到神鬼不近时依然敢接近他的,少得可怜的好友之一

他无奈回头:“月镜,你来又有何事?”

“瞧你这话说的。”月镜讪讪一笑:“我找你就非得是有事?”

莫锦看他一眼:“心里没数?”

无事不登三宝殿月镜仙君是也:……

但这回月镜觉得自己是真的冤:“你先让我上去。”

莫锦无奈一笑:“没拦着你,你自己非要走这个过场。”

此话一出,站在月镜身侧的苍尘表情明显微僵

意识到话不对,莫锦赶紧道:“苍尘公子你和月镜一起上来吧,他知道近道。”

殊不知这话让苍尘的心情更是一落千丈。

不过他什么也没说,而是不得不和聒噪的月镜一起上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