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菜小说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古代言情小说《萌妃不下堂》免费阅读

小说:萌妃不下堂

作者:紫凝儿、李统领

主角:紫凝儿

类型:古代言情

简介:十里红妆,她带着全天下女人的羡慕踏入王府,嫁给了当朝庆王爷楚渊。然而洞房花烛之夜,等到的却是庆王爷甩来的一个巴掌!他说:贱人,你永远也别想爬上我的床!她皱皱眉,心想:没关系,反正我也不想跟你这个古人有进一步接触。他说:贱人,从今天开始你就住柴房里。她攥紧了拳头,心想:没关系,反正苦日子咱还没过过,就当体验生活了。他说:贱人……还没说完,她当场发飙:贱!贱!贱你大爷!

萌妃不下堂

《萌妃不下堂》免费试读

第1章 姑娘,你穿越了

热闹的屋子终于安静下来,天上的明月疲倦的打了个呵欠后,开始钻进乌云的怀里偷懒。送走所有为她庆生的朋友后,紫凝儿倚在门边悄悄舒了口气,看了看手机,时间刚好凌晨一点半。

捧着阿姨递来的热茶,坐在沙发上一副慵懒的漂亮女人正唇角扬笑,一副解脱般的模样赞道“臭丫头,你现在已经成年了哦!”

“奇怪,我十七岁成什么年?”回身,顺便将那高高的红木大门砰的一声关上,看着那漂亮得不像人类的年轻女人,紫凝儿再一次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她亲生的。

“在古代,十六岁便是成年,有的还更早……”

“打住,本小姐生活在中华人民共和国,不是唐宋元明清。”

“难道,你就不想去古代玩儿吗?这世界有很多人想穿越想得都快发疯了。”

“停,我还是喜欢灯红酒绿,靓车高楼的高科技时代。再说,穿越这么不靠谱的事儿,我不……”

“靠谱靠谱,宝贝儿你只要想去,我现在就……”

“我说,妈……你女儿如果真回古代,会死的。”

无奈摇头,紫凝儿一脸凝重的望着她年轻貌美的好妈妈,认真回道。然后,在她漂亮妈妈还没反应过来之前,转身上楼,回房。

虽然她从未见过古代究竟是个什么样子,但是在那个没有青少年保护法,没有保安公安的年代里,像她这种一事无成没半点长处还长得特漂亮的女孩子,肯定,活不长。

“臭丫头,人家千百年也修不到一个穿越的命,你倒好,给你还不要。”对着已经不见人影的楼梯口,漂亮妈妈继续不好气的唠叨,抬手将那清茶一股脑的倒入了口中,正想消消心火之际,却听得楼上一声尖叫传出。

“啊……紫陌你这个疯女人,我一定会杀了你的……”

连忙起身,正跑到楼梯的一半时,忽然听到自己宝贝儿那恨怨十足的怒吼,随及只见二楼的房间里一阵光华闪过,然后又归于宁静。这时,她才突然想起,自己在紫凝儿房间里设的玄法之术,不为别的,就为穿越。

紫陌是她的名,每次宝贝女儿怒极暴走时,她都会这么叫她名字。只不过这次之后,恐怕她是一辈子也听不到这么亲切的声音了吧!记得她第一次带着紫凝儿回玄光门时,门主见到臭丫头的第一眼,便神色凝重的带自己去了小屋。他告诉她,凝儿命中有个大劫,根本活不过十八岁。当时的她听到这话,就犹如从天堂落进了地狱,因为玄光门门主的预言,从来都没有失灵过。

后来她为了保女儿性命,不吃不喝赖在师门整整六天,后天门主拗不过她,只好告诉了她这唯一的法子。

没错,逆改天命,设阵穿越。

而这,也都得看臭丫头的造化,每次听到臭丫头说不想穿越时,她的心内也是一千万个舍不得,可是,她又有什么办法?明天中午十二点,便是她命中注定的死亡时间啊!

转身,下楼,回到沙发上看着屋内还来不及收拾的狼藉,不禁又苦中作乐般,恨恨道“臭丫头,你若是不在那边好好活下去,老娘一定不放过你。”

仿佛有一阵无穷的吸力,正把娇弱可怜的她吸往一个无间地狱一般,紫凝儿想动却动不了,唯有心中暗骂。

天呐,她就这么穿越了吗?不,她不要,她舍不得她刚买的新车,舍不得庞大的衣橱,舍不得舒服的大床,舍不得超薄的本本,更……更舍不得那个一心送她来穿越的疯女人,比后妈还后的亲妈啊!

眼角一滴不舍的泪水滑过,紫凝儿一脸悲戚想着,等她反应那一股无穷的吸力已经消失无踪的时候,睁眼,却被眼前看到的这一切所震撼。

此时的她正身处一间古色古香的宽大浴池,清香朦胧,水雾弥漫。一位长相俊美却留着一地墨黑长发的成熟男子,正沉浸在温热的水池之中,眸眼紧闭。他的背后,是古色古香的紫檀木雕,错杂缠绕的纹路中间,是一只凶恶庞大的狼头。

如果说唯一动摇过离开现代去穿越的条件,那便是穿越必逢美男的这条了,紫凝儿半坐在池边的大理石上,只怔怔的望着那对面的长发美男,只见那人眉如刀刻,目若寒星,鼻梁高挺,薄唇微抿,一头墨黑长发披散两肩,健壮的胸膛半露水面,修长的双手搭在池边,更添傲然的霸气。

时间仿佛定格在了这一刻,紫凝儿目不转睛的盯着前方半裸的美男,而对面的男子此刻也是眼也不眨的盯着这突然出现在自己浴池边上的奇怪女子。一身紫色纱质短裙下露出两条白皙纤长的双腿,两只瘦弱的手臂半撑着身子,营造出一种楚楚可怜的姿态,垂落的红色卷发挡住香肩,却又更添妩媚诱)惑之态。

“美男,我可以追你吗?”不知不觉的,紫凝儿吐出自己的心里话,眼前这个帅得冒泡美得惊人的男子,她的确是千万个喜欢,如果能让他做自己的男朋友,肯定嫉妒羡慕死那群死丫头。紫凝儿如是想着,完全忽略了自己如今的特殊处境。

一语惊醒梦中人,南宫景煜从失神中清醒过来,好不容易理解了她的字面意思,不禁微微失笑。

“你究竟是什么人?”

看着美男微笑,紫凝儿不禁立刻被迷得七晕八素,正当她失神之际,突然水声乍起,随及便见一肉色东西从水中飞越而出,惊诧,正要睁大眼睛看清楚时,那墨绿色的长布已经包裹了他的身体。

虽然啥也没看清,但她肯定这男人的身材绝对一流。

可下一秒,她却猛然发现,那飞去的墨绿色长布在他身上,竟变成了一身长袍般的古装。妈呀,她咋忘了自己穿越了呢!眼神触到那木雕中的诡异狼眼,心下一缩,紫凝儿立刻从地上爬了起来,像个无头苍蝇一般寻路逃跑。

在古代这个封建社会中,女人可从来都足不出户,矜持温婉的啊!如今她这么大胆的看男人裸浴,被人抓到非得浸猪笼不可,所以在此之前她必需得逃快些,否则,她可就成了史上穿越一日游啦!

半个时辰之后,南宫景煜以着屋内通明的烛光,正观摩着手中的一件奢美饰品。那是一支少女们插在发髻中的簪子,上面镶着的各色宝石组成了凤尾的形状,没有坠流苏,却在烛光下闪闪发光。

咚咚咚……

“进来”

冷声,随及将那看不出材质与来历的簪子放到桌上,南宫景煜冷着一张俊脸,看向独身进屋的侍卫统领。

“人呢?”

“属下失职,请王爷降罪”

“怎么跑的?”

“……是……应该是钻了后院的狗洞,不过属下已经派人去追了。”

听言,他满眼质疑的瞪向桌前跪地的李统领,一言不发。可正是如此,才叫那下面的人望而生畏,心惊胆战。

“属下查实,她确实是从那洞中爬出的,因为她身上的衣料都被旁边的碎石划破了一块儿。”李统领满头大汗,一边义正严词的解释,一边又从怀内掏出那不足巴掌大的紫色碎布,呈在头顶。

“好了,下去吧!”

“是”恭敬说完,随及起身离开了屋子,关上房门。

出了房间,李统领只觉得后背一片冰冷,抬头感激的望了望天空,随及大步朝着府外离去。看来以后一定得加强防卫了,不然若再出现这样的情况,恐怕就是自己有十条命,也不够这么吓的。

而好不容易逃离王府的紫凝儿,此时正一边靠墙喘气,一边回头看还有没有追兵追来。

呼……看来自己这好色的老毛病一定得改改,否则还真容易把自己的小命给搭了进去,俗话都说帅哥皆可贵,真爱价更高,若为小命故,两者皆可抛。如今她才来古代一小会儿,就如此不风光的丧命,那可真是太不值当了。

在没找到回现代的法子时,她是万万不能死翘翘的。

正想着,突然头顶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响,心头一颤,紫凝儿硬着头皮往上看去,只见头顶的树叶轻微摇晃,随及就见一白色身影从树枝上跳了下来。

一张苍白的女人脸兀的出现在紫凝儿面前,她失声大叫,只当遇上了贞子。

“啊……”

“啊……”

那苍白的贞子没想到这树下有人,一时惊诧,也就跟着尖叫起来,只不过她的声音可真是惊破长夜,空扰万里啊!

下一刻,那树旁的墙后世界一片光亮,无数的灯笼火把也跟着燃了起来。

“别叫了,小姐,小姐她是个人”一个背着大包袱的年轻女孩儿也从树上跳了下来,她拉了拉惊叫连连的贞子小姐,随及解释般的急道。

一见到自己的贴身丫鬟出现,上官月立刻扑到了丫鬟的背后,警惕万分的盯着对面也停下大叫的紫凝儿,一脸的惊恐还未退却,随及便也好奇的打量起对面的陌生女子。

“快走吧小姐,他们追来了。”那丫鬟还没说完,看了眼后面追来的无数火光,便也拉着她小姐的手,急步而逃。

这这这……发生什么事了?紫凝儿心下迟疑,随及还未反应,便被一群拿着火把提着灯笼的布衣男子抓获。正当她与这群古人争议不休时,刚才把她吓了一跳的两个小姑娘,也跟着被那些人抓了过来。这时,她才明白过来,原来刚才那两个姑娘,是想离家出走,如今被自己的家仆抓到,可怜她,也被殃及。

“你们大胆,快放开我。”贞子小姐脸色温怒的大骂,一边用力挣脱他们的押制。

“三小姐,请跟我们回去。”领头的男子一脸恭敬,朝着那贞子拱了拱手,然后示意其他人押着他们三个回府。

“混帐,我自己知道走。”她瞪向那领头的青衣男子,一脸挑衅。

“还不快放开我”

青衣人抬手,那押着贞子小姐的两人立刻松手,随及只听得啪啪两声,一脸怒气的贞子小姐反手就还了那两人一记耳光,转身,瞪了一眼那青衣男子,正打算回府之际,眼神却停在了紫凝儿身上。

暗道不妙,紫凝儿眼看她一步步朝着自己走来,眼里的凌利之意甚显。

啪……

一记响亮的耳光落下,上官月恶狠狠的盯着眼前一身奇装的女子,怒道“哼!都怪你突然冒出来,否则本小姐怎么可能让他们这群饭桶抓到。”

努力挣扎,却比不过身后两个年轻男子的大力,紫凝儿被这一耳光打蒙了,只听着她刻薄的话语,然后便被身后那两人押着进了一个大院。

因为是晚上,所以一切都隐于黑暗与半黑暗之间,就算有无数火把,可看到的花草树木也是模糊不清。经过不长的宽广石路,三人被押到了一处大厅,不同的是那个打她的女人是站着的,而她与另一个姑娘却是跪着。

堂上坐着的是一个高大的中年男子,下巴上留了一撮半长的胡须,更添成熟稳重之态。如今的他正脸色铁青,一眼怒火的盯着堂下站着的女子,呵声道“上官月,你是不是想把你娘气死了,才甘心?”

“娘?娘她怎么了?”反应过来,上官月立刻消了心下的怒意,一脸着急。

“哼!你自己不知道进房去看吗?”拂袖,上官老爷对着底下的少女怒声吼道。

上官月一看自己的老爹真的生了气,不禁立刻转身往着内院的方向跑去,而其他人,则安安静静的等着他们老爷的吩咐安排。

半晌……

“这个丫头是谁?”

“是小姐逃跑的路上捉到的,不过,她应该是和小姐不认识的,若不是因为她的叫声,恐怕小的们也捉不到小姐。”

沉默片刻,上官老头实在看不出紫凝儿身上的衣服是哪个国家的,只好冷着声音命令道“抬起头来。”

叫我抬我就抬啊?多没面子。紫凝儿心下想着,便更是低了低头,可是下一刻,那刚刚使劲将她按到地上跪着的人,再次上前,一把捏住她下巴,往上抬去。

眼里一丝凌利闪过,紫凝儿强憋着火气,迎视着堂上之人对下的目光。

“你是谁,叫什么名字,为何半夜在我府外乱逛?”

“本小姐在你府外又不是府内,你管我乱逛还是瞎逛,快放开我。”

“放肆”那青衣人上前,随及抽出腰间的宝剑,飞快的架上了紫凝儿纤弱的脖颈。“你究竟是什么人,竟敢对丞相大人不敬。”

丞相?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丞相?紫凝儿望向那高高在上的人,心里虽多了丝畏惧,但她在这里受的屈辱却是这辈子前所未有的,她紫凝儿可不是那种低三下四的人,抬眸,目光中满是镇定与不屈,望着那高堂上的老头,字字珠玑道。

“难不成丞相大人的府外就是禁地,容不得外人路过了吗?还是,这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一话,要改了?”

此话一出,震撼全场。

上官诚风的目光一下子变得谨慎起来,他眸光深遂的盯着堂下跪着却不显半丝屈服卑微的女子,心里突生了一抹敬佩之意。

我朝女子,哪有如此胆识?除非,她的身份……

抬手,示意他们放开堂下的女子,眼看着刚一被放开,便立刻起身站直了腰板,与自己直视的她。心叹其女果然是气势不凡,看来身份不是非富则贵,便极可能是皇家的人了。

“是本相的人鲁莽了,眼看姑娘如此狼狈,想必也是遇到了难处,如今若不嫌弃,大可在我府暂留几日,也当是本相为下人们的不到之处,赔个不是。”

突然转换语气,不止是紫凝儿,就连整个大堂内的其他人,也是一惊。

而那青衣男子则是一脸深沉的立在一边,未有半分诧异。

“多谢丞相好意,但,不用了。”

紫凝儿理了理自己不知何时被挂烂的雪纺长裙,婉拒道。

刚才的这一幕经过,她可是看得清清楚楚,那上官月不是好鸟,她爹肯定也好不到哪儿去,而且这一屋子的人都是凶神恶煞的,她可不敢多待。

“如今夜深人静,街上也是危险得很,姑娘就莫要推辞了。”

和善的笑意挂在脸上,上官诚风不等紫凝儿拒绝,便又对着下面的人吩咐。

“长青,你去为这姑娘安排一间客房,等明儿天一亮,便亲自送她出府。”

“是”

穿青色衣裳的男子点头,随及便转身退出了灯火通明的大厅。

“姑娘这可放心了?”

看着上官老头的笑容,紫凝儿只好无奈点头,人家都做到这个份上了,她若再拒绝,恐怕人家就得骂她敬酒不吃吃罚酒了吧!

众人退去,随及便有一小姑娘上前,细声细气的交待了几句,便领着她去了住处。一路上,紫凝儿如何也想不明白,究竟是为什么那老头突然反转态度,最终,关上了房门,躺在硬绑绑的木床上,渐渐沉睡。

丞相府内的侍卫统领长青,如今正站在紫凝儿的房间外头,隔着模糊的窗纸,远远的看着在烛光的映衬下,屋内再没半丝动静。他也很好奇这个女子的来历,单凭着装与发型便知不是普通常人,如今再见她临危不惧,坚强高傲的气质,便更加蓦定了她神秘莫测的身份。

第二天,一大早房门外便响起了咚咚咚的敲门声。

紫凝儿翻了个身,打算不去理会继续做梦的时候,门外的敲门声混和着清脆的小鸟鸣叫,一阵阵没有半丝停歇的有规律响着。

腾的一声直起身子,怒火朝天的转眸,正打算怒骂之时,却在眼神看到那一扇扇不知是门是窗的缕空糊纸红木格子时,傻了眼。

她穿越了,昨晚穿的,她怎么能给忘了?

“姑娘,你醒了吗?”

门外,是昨晚领她进屋那小姑娘的声音,细声细气,让人一听难忘。

“进来吧!”

“姑娘早,奴婢是送衣服过来的。”

“衣服?”

“是啊!昨晚老爷见姑娘的衣服破了,所以特意命奴婢带了我们南雀国的服饰过来。”说完,便也将手中的衣物呈了上去。

低头看了眼自己脏乱不堪,又破破烂烂的雪纺长裙,不禁皱了皱眉。如果她就这么穿着走到大街上去,不被人当妖怪也得当不正经的女孩子了,所以,她只能接受这家人的好意了。

一柱香的时间之后

坐至镜前,紫凝儿看着镜中一袭古装的自己,差点认不出来。

“姑娘真美,就像仙女一样。”身后的小姑娘,由衷赞叹。

“这……这还是我吗?”若不是那一头红色卷发,她还真认不出镜中的美女了,抬手摸了摸脸蛋,看着镜中的古装美女也照做,不禁傻傻的笑出声。

“奴婢为姑娘梳个发髻吧,到时一定更美。”

点点头,她确实很想看看另一个自己,另一个古色古香的自己。

那女孩儿轻手拿了镜台前的木梳,随及便往着她的头上梳去,哪知刚一用力,便扯得某人痛苦得大叫。心下一慌,连忙丢了手中的梳子,下跪道“奴婢该死,请姑娘息怒。”

摸了摸自己被扯疼的头皮,紫凝儿起身扶了那小姑娘起身,轻声道“不怪你,是我这头发太难梳了。”

“谢姑娘体谅”

“好了,我自己来梳吧!”

说完,弯腰正要去捡那地上的木梳时,却被身旁的人抢先一步。

起身,拍了拍梳上莫虚有的灰尘,恭敬的双手递上。

看着她脸上纯净的笑容,紫凝儿突然发现她有些喜欢上她了,浅笑着道了声谢,便也一边梳头,一边与她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谈起来。

原来这姑娘叫做清儿,今年才十六岁却在丞相府待了十年了,现在的国家名叫南雀国,当今皇上南宫耀已年近天命(五十),是个明君。而做为交换,这清儿自然也成了古代里第一个知道她名字的人,而至于她的身份,她倒没说。

这个身份,她是得好好想想,怎么给自己弄一个古代户口啊!

过了一会儿,又有人送了早膳过来,紫凝儿不顾形像的大开吃戒,毕竟这可是她来古代的第一餐啊!而且,出了这丞相府,她还不知道去哪儿混饭呢!当然,这个地方是不能多待的,因为,她嗅到了危险的气息。

清儿送着她走到府门口时,长青便迎了过来,昨晚光线不好所以紫凝儿没能细看,如今这一见,却让她突然发现,原来长青也是个帅哥啊!只不过比起浴池里的那个,是差了些,不过也算特别帅了。

长青看着一身浅紫色云纹拽地长裙的紫凝儿,心神微顿,眼里一抹惊艳飞快闪过,随及又恢复平常,浅笑着说出来意。

“这个是我们老爷的一番心意,姑娘还请笑纳。”

看着长青帅哥递上来的一个鼓鼓的小袋子,她也猜到了里面装的东西,不过她紫凝儿可不是什么贪便宜的人,昨晚今早的款待她都铭感于心,如今是断不会收下这银子的。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天下百姓皆为皇上的子民,丞相久蒙圣恩,如今只是为吾皇略尽绵力,姑娘只身一人,多带些银两,也好傍身。”

丞相早猜到了她会拒绝,所以特备了这一口说词,也好回了昨晚的她那句问话。

迟疑,最终紫凝儿还是将那钱袋接了过来,不过她只取了其中最小的一锭银子,其余的全数奉还,并认真道“丞相大人的好意,小女子没齿难忘,将来若有机会,定当涌泉相报。”

长青了然一笑,便也将那钱袋紧握手中,眼看着这个奇怪的女子缓缓走出丞相府。然后,遣了一直躲在旁边的两名男子,悄悄跟了上去。

而他,转身回了府内,去向上官诚风回报自己知道的一切。

出了丞相府紫凝儿便头也不回的往着大街上走去,满世界的古人在她面前走来往去,热闹的叫卖声不绝于耳,各种各样的油伞,丝巾,团扇,吃食,洒馆,客栈……

所有电视里出现与没出现过的东西,通通呈现在她的面前,让她好想仰天大喊一声,让我回去。可是,她不能,如今这一头红色卷发,已经让人把她当成了异类,如今又怎么敢再做惊人动作?

漫无目的在街上走了半天,却从未离开过人群半步。

她很清楚像这种没有半点安全保障的世界,她一个弱女子独处,是有多危险。

最终,找了家不大不小的客栈,简单交谈了几句后,便定了一间五文钱一晚的房间,住了下去。

她曾不止千万次重复过,如果让她回古代,她会死的。如今,她一个人卷缩在陌生的房间陌生的床上,默默流泪。

想着送她来这儿的漂亮妈,想着她今后该何去何从,想着自己还剩的四两五文钱,她的心内就不断的绝望,绝望,绝望……

落日的斜辉透过薄窗,投进屋内,暖暖的给人温馨与安定之意。

决定起床的时候,已近傍晚,期间她醒过不少次,可都不愿起来,因为除了睡觉她根本找不到事做。打开窗子,她看着依然热闹不凡的街道,不禁舒了一口气,只要还有人在,她就不那么害怕了。

转身离开房间下楼,客栈老板向她问好,然后礼貌的回问了一句,便上了街。

天色渐晚,可来来往往的人群不止没有半点减少,反而还越增越多,而且,多的更是女子。她好奇,犹豫再三后找了个十岁左右的小女孩,温柔的问了几句后才知道。

原来,今晚是七夕,未有婚约的女子都出来猜灯迷,赢诗会,对联子,以找到自己的如意郎君。听到这个消息她自然是高兴的,因为这样,这条街就不会很早就寂寥无人,冷冷清清了。

她最怕孤独,最怕一个人,最怕黑夜。

可如今,她每天都得面对这些。

不知不觉的走到一处高台前,那是一个用红布与木块搭建的台子,上面挂了很多漂亮的大红灯笼,正中间写着诗会二字。猜想着待会儿可能会很热闹,紫凝儿便停在那儿一个人默默发呆,等到惊醒时,是被一阵响亮的锣声惊扰的。

周围早已站满了人,她被挤在人群中,捂着耳朵,并不习惯那吵吵的锣声。

“各位乡亲们,如今一年一度的七夕乞巧节又来了,我范某人与胭脂铺张夫人还有吉详米庄的罗大老板……”

听着无趣的简介,紫凝儿双眼无神的盯着那些亮起来的大小灯笼,终于在半柱香之后,听到了她极感兴趣的话题。

“……只要得了这诗会的第一名,便可得赏银五十两。”

周围一片哄动之声响起,大家无不垂涎于这五十两的赏银,不少手执白扇的书生样男子,更是一副整装待发的模样,胜券在握。

她倒也想参加这诗会,可是唐诗宋词不会,现写现答不对,她是没这福气了。

就在众人的喧闹声中,第一题已经出来了,是以月为题。

众人纷纷低眸思虑,不过一会儿,便有人答出了现做的诗句,眼见着一个接一个的人走上台去,她的脑袋里除了《静夜思》这首五岁小儿都会背的古诗,其余却是半点头绪也没有。

“姑娘也想答题吗?”突然,身旁传来一个语气纤柔的声音传来。

回眸,入眼的却是一个身着白衣的束发少女,不,准确的来说是个少年,因为她现在的穿着分明是男装,而且手中还执着一把画着傲雪寒梅折扇。

“这诗会是只有男子才可以参加的,主要是为方便一些喜欢才子的姑娘而设。”白衣少年继续解释,右手还有模有样的摇着手中的折扇。

“哦……”

语气中满含失落之意,她转回头继续观看比赛,却早已没了刚才的激动。

直到,她看到那白衣少年登上高台,然后再看着她一题题顺答而下,最终台上仅留他一人时。

原来,女扮男装还有这等好处,紫凝儿心下惊叹,眼看着第一名就要落入白衣少年的手中,眼看五十两白花花的银子就要落进他腰包。却不想一声‘雕虫小技’之后,却见另一白衣少年跃上高台。

这才是,真正的好戏吧!紫凝儿很不友善的想着,熄灭的激动之情又再燃起。

本以为一场高雅又刺激的古诗大战就要开始,却不想,那跃上高台的白衣少年却指着之前的那个,挑笑道“姑娘,你玩够了吗?”

“你……你胡说什么”之前穿白衣那个,明显脸上有一丝慌乱呈现,但很快又被她抹去。

“姑娘,难道你是想我帮你摘下头冠,让大家看个清楚?”

“你……”脸色泛红,却也拿他无法,那之前的白衣少年只有愤然而下,扬长而去。

能乔装成男子来赢这场诗会,定是急需那五十两银子吧!紫凝儿有些后悔刚才没搭理她了,或许刚才她该问问她叫什么,或许两人还可以成为朋友,不过想这些没用,忆起她刚才在台上愤然脸红,下台时眼泛泪光,不禁有些怜惜起来,转身钻出了人群,紫凝儿便也打算找找她。

整个街市热闹非凡,花灯万盏,

转了一圈没找着,便随便选了个方向毫无目地的乱走,约摸半个时辰之后,却鬼使神差的来到了一处月形的拱桥。

当她漫步走上桥顶时,或许,她该相信缘份一说了。

紫凝儿看着出现在桥顶上的白衣女子,不禁浅笑,此时的她早已拆了头冠,散下一头青丝,却依然穿着那身儒雅的男装,脸上晶莹的泪珠未干,她看着突然出现的紫凝儿,也是一脸愕然。

“你……你怎么来了?”女子含着泪光,一眼惊讶。

“路过而已。”浅笑,忽视她脸上的泪痕,紫凝儿越来越对她好奇了。

转眸看了一会儿长河,见她不再说话,不禁又转回眸去,看着她一脸的绝望表情,不禁轻声问道“你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难处?”

本还有些犹豫,可见紫凝儿一副真诚的眼神,那白衣女子不禁又落起泪来。

“我……我的母亲身患重病,急需大夫救治,可我家已经没钱了……”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在这什么都不发达的古代,最怕的就是得个什么病吧!

只是可惜,她帮不了她。

哪知,她对面的白衣姑娘却是突然朝着她,扑通一声跪了下去,泪水连连道“姑娘,姑娘你就帮帮我吧,虽然你我萍水相逢,但若姑娘肯帮我这一次,芸儿此生就是做牛做马,也会……”

“你这是做什么,你起来,起来啊!”

紫凝儿不知所措,只得伸手去扶她的身子,想让她先起来再说。这古代究竟是个什么样的社会啊,为什么她碰到的这些人不是跪别人,就是按着别人去跪人呢!

“姑娘求求你了,我娘需要这救命的药,就请姑娘可怜可怜我吧!”

“我可怜你,那谁可怜我呢?”一声悲戚,紫凝儿就是猜不透她是打哪儿看出,自己这个刚穿越来连住的地方都没有的人,就能帮她?

白衣女子抬眸,一脸错愕的盯着上方的紫凝儿,面露疑惑。

注意到她的目光,紫凝儿终是明白了起因在哪儿,这身衣服虽不算太过华丽,可一看也不是没钱人穿得起的,想必,这眼前的泪人儿也是这么想的吧!

无奈,抬手将她从地上扶起,正色道“我的钱不多,只有四两银子,你拿去应个急吧!”

“四两?”白衣女子反问,语气中满是惊喜,据大夫说那贴药只需要三两三文,如果有四两,那岂不是能买到了?想着,不禁又朝着前方的紫凝儿跪了下去,任她怎么拉,也硬是磕了三个响头后,这才起身跟着她去拿钱。

回到客栈从老板那儿取了所有的剩钱出来,紫凝儿没有一丝犹豫的将钱递到了芸儿手中,见她正要推辞,忙又道。

“这些钱可不是白给的,我是外地人刚来这边,对于这里的一切都还不熟悉,你若不觉得麻烦,就留我在你那儿住几天,当然得管饭,等我找到落脚处就搬走。”

芸儿沉默一瞬,随及连忙点头答应了下来。

她拉着紫凝儿的手便跑到了街边的一处药材铺,拿出三两三文取了三小包药材之后,又拉着她左拐右拐的到了一处小巷,进了一扇破旧的木门。

这,便是她的家了。紫凝儿跟着她去见了生病的妇人,然后又看着她忙里忙外的煎药,最后月上梢头,这才得以歇息。

“凝儿,你不介意与我睡一个床吧?”芸儿怯生生的问,有些不好意思的脸红。她的家境很不好,三间破屋两张床,她也没办法腾一张干净的床给她,只有委屈这大恩人了。

“我介意……”故意调笑,看着芸儿瞬间尴尬万分的小脸,紫凝儿这才不紧不慢的道出后半句。“……介意一个人睡。”

“芸儿,谢谢你收留我,你是个好姑娘,以后若有机会,我一定好好报答你。”坐在床上,双脚缩在一块,紫凝儿托着她的小小下巴,认认真真说着。

听言,停住脱衣服的手,她转眸看向床上一脸单纯的女孩儿,露出感激的笑。“凝儿是我家的大恩人,这破屋你想住多久就能住多久,就算是一辈子……”

突然顿住,看着紫凝儿好奇的面容,不禁笑说道“凝儿长得这么漂亮,一看就不是什么平民百姓,你的人生,一定不平凡。”

“是啊,太不平凡了!”

无奈叹息,仰身倒在了床上,拉过被子蒙住了头。她都穿越了,能平凡吗?

后来芸儿吹灭了油灯,便也摸着黑上了床铺,两个小姑娘挤在一块儿,双手就如去取药时一般,紧紧的牵在一起。这么暗的黑夜,她们需要特此的温度,来缓和内心的苍凉。

又过了两日,紫凝儿想帮着做一些细活,可芸儿偏偏不让,最终只好看着她忙里忙外。其实凝儿也不是闲不下来的人,而且她的性子本就懒散,不过如今她不是紫家大小姐,眼看着这个家这么落败,想来芸儿也过得不易,所以才想帮忙。

日头毒辣,此时才七月便是如此,那八九月可怎么办?紫凝儿忧心的想,眼看着芸儿拿着一把破旧的蒲扇小心扇着小灶里的火,灶上煨着她娘的药。今天她穿了平常的女装,一身简单的青色长裙,头上梳着好看的少女髻,看起来也是清秀大方,美丽动人。

“芸儿,你有没有想过,去找工作?”

“工作?”手中一停,她有些奇怪的看向倚在门柱旁的紫凝儿。

“就是我们做事,人家给钱的那种。”她躲在屋檐下的阴影里,懒散的半倚在柱旁,有些犯困。

“哦,其实我早就找过了,很多地方都不招女工,就算有,也被那些妇人抢了去,我们这些小姑娘,他们根本连瞧都不瞧。”

“为什么?”

“女子是祸端,那些铺子里怕惹无谓的麻烦,所以不会招年轻姑娘。而另一些脏活累活又怕我们做不好,所以宁愿请那些生过孩子的妇人。”

“那……那些豪府中,应该会请丫鬟吧?”

“丫鬟是打小就在人贩子手中买的,像我们这种年长又没有人保荐的姑娘,哪有人敢要?”

“原来是这样,就没有别的法子了吗?”

她从没想过,古代会难混到这种地步,紫凝儿一脸沮丧的哀叹,然后跨步走出了檐下,往着芸儿站着的大树下走去。这院中的大树捉摸着该有一百多岁了吧,这么大,树叶足足挡了小院的一半,不过这样也好,至少熬药时芸儿不会被晒着。

“有倒是有,但……”眼里一丝为难闪过,转眸看着已经走了过来的紫凝儿,只好说道“如果会唱些小曲,或许可以到青楼里谋些银两,但是……”

原来,这就是古代女子的命运,唯一的出路就只有青楼。

她看着芸儿眼中似乎闪过一丝犹豫,不由立刻打断了她的话,认真道“芸儿,人穷志不穷,你可千万不能有那份心思。”

“可是,我娘的病……”

“放心,我来想法子。”

为了打断芸儿的想法,紫凝儿只好打肿了脸去充胖子了。在现代的妓女尚且没有尊严没有地位的活,更何况古代,她是绝不能让芸儿或自己,蹋进那个肮脏的地方的。

>>>点此阅读《萌妃不下堂》<<<

1 2 3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