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菜小说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小说《倾世帝君小神后》苏凉凉,梅郝蕴在线全文阅读

小说:倾世帝君小神后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刘小偶

简介:前世,她是苏家尊贵的嫡长女,却因被陷害,受尽折磨,被迫自爆。
忘记前世惨死的她,是二十一世纪当地小有名气的灵婆,却莫名其妙被吸进一个黑色漩涡。
被吸进漩涡的她,一睁眼就身处异世大陆,且还是个公主小北鼻。
还没来得及高兴,却又因长相丑陋,一出生就克死贵妃,被打入冷宫,爹不疼奶不爱的。
机缘巧合下,她成为一名灵术师,且无意间竟发现自己的身世神秘异常。
恢复前世记忆后的她,踏上了复仇和寻亲的路上……

角色:苏凉凉,梅郝蕴

倾世帝君小神后

《倾世帝君小神后》第2章 噩梦免费阅读

“啊……痛……”

苏凉凉全身突然一股刺骨的痛。

她感觉,她的身体好像在缩小,那疼痛相比自爆和苏萋萋对她的折磨,要痛上万分。

苏萋萋将她打成那样,还有自爆时的痛苦,她都没吭一声,而此时的她,竟痛的呼出了声。

“凉凉,凉凉,快醒醒……”

苏凉凉躺在一张一米八的席梦思上,额头上满是汗水,汗水浸透了整个枕头,她脸色苍白,摇着头呢喃着:“痛……痛……啊……”

睡梦中的苏凉凉突然大叫一声,惊醒过来。

她蓦地坐起,绝美的脸上一片苍白。

她咽了咽口水,喘着粗气,显然还没缓过来。

‘叮铃、叮铃、叮铃……’

突然的闹钟声,将苏凉凉吓了一跳。

她转头看向床头柜上的闹钟,闹钟的短针和长针皆是指向了12。

此时外面的天色漆黑一片,显然,这个时候是凌晨12点。

‘啪!’

她一把拍下闹钟的按钮,闹钟的响声也停了下来。

接着转头,突然就见到一位长发飘飘,脸色惨白惨白,相貌姣好的年轻女子,正趴在床沿看着她,又将她吓了一跳。

“我去!你个死鬼,怎么又突然出现?”苏凉凉一惊,无语的问。

女子挑了挑眉,耸耸肩说:“喊了你半天,你都没反应,怎么,又做噩梦了?”

苏凉凉拿起床头柜上的汗巾,擦了一下额头后才微微点点头。

女子嘟了嘟嘴问道:“又梦到被人虐待,然后有个很帅的妖来救你,最后你变成一颗篮球大的蛋飞走了?”

苏凉凉点点头,顿了一下问:“梅郝蕴……”

梅郝蕴嘟着嘴,不高兴的说:“请叫我郝蕴,整天没好运没好运的,好运都被你叫没了。”

苏凉凉嘴角微抽:“还不是你姓名的问题,怪我咯!叫你郝蕴也不见你能给我带来什么好运,说不定我反其道而行之还能给我带来惊喜。”

梅郝蕴双眼一瞪,有些不爽,但却无力反驳。

苏凉凉见此,笑嘻嘻的说:“好啦!开玩笑的啦!不过郝蕴,你说,我这个梦,是不是在提醒我什么?”

梅郝蕴白了她一眼说:“拜托,苏大小姐,现在都什么年代了?哪有你说的那些,难道你不知道吗?建国以后不许成精,这哪来的妖怪?还有,你明明没看清人家长相却还知道是美男,我看你是思春了吧!”

苏凉凉没好气的说:“别闹,我是说真的,这个梦,我从小梦到大,那感觉,太真实了,就好像亲身处境,我到现在都还能感觉到身上很痛。”

梅郝蕴耸了耸肩说:“好咯,就当是真的,那应该也是发生在以前的事情,现在可是二十一世纪哦!”

苏凉凉皱着眉头问:“郝蕴,你说有没有可能,这是我前世的经历?”

梅郝蕴歪着头说:“要真是前世经历,那你也够惨的,前世的父母不是亲生的,要杀你,这一世还是个孤儿,你说你是不是天生就是天煞孤星啊?”

苏凉凉一愣,神色有些落寞。

梅郝蕴脸色一僵,惊觉说错话了,她急忙转移话题说:“好咯!不要胡思乱想了,虽然你没有亲人,但你有我嘛!快起来,我饿了。”

梅郝蕴的话顿时让苏凉凉想起正事来,说:“被你一说才想起,一会该工作了。”

她边说边急忙起身下床,走到门口位置,开灯。

天花板上的灯瞬间亮了,不过灯光是橙黄色的,很柔和,一点也不刺眼。

看着苏凉凉熟练的将一头乌黑的长发扎成一个丸子头,露出了她绝美的五官。

大而有神的眼睛神采奕奕,天生异瞳的她,瞳孔中,带着一缕幽紫,那紫如同一个漩涡,神秘莫测。

鼻翼直挺如精品,朱唇小巧,即便是没有用唇脂,也同样红润有光泽。

接着她穿上一套黑色宽松的衣服。

这身衣服,和早上广场上练太极的老爷爷老奶奶穿的一模一样。

衣服将她原本凹凸有致的身段掩盖住了。

梅郝蕴飘荡在苏凉凉的身边,啧啧啧的说:“凉凉,我要是有你这长相和身材,我绝对会在阴间横着走,你衣服这么一挡,真是可惜了,还有你这长相,这要放古代,绝对是男人开战的理由。”

苏凉凉走到厕所准备洗漱,听到她的话,噗笑一声说:“这古代人啊!明明是为了权利打仗,到头来却还将罪名推给弱者。”

梅郝蕴撇了撇嘴:“也是,不过话说回来,我真搞不明白你,明明可以靠长相的,却偏偏要靠实力,年纪轻轻的干这一行,你让别人怎么看你?”

苏凉凉一边刷着牙一边含糊不清的说:“又没偷没抢的,还怕别人诋毁?而且街坊邻居都对我很客气。”

苏凉凉就是因为容貌过于出众,所以她才不往一线城市跑,她只想安安稳稳的过一生。

但小城镇也很难安稳一生,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让自己变成他们敬畏的人,这样才能安全生存。

苏凉凉经常在想,要是有喜欢的人出现,那就嫁,如果没有,一个人也可以。

梅郝蕴撇了撇嘴说:“还别说,别人我不知道,但隔壁前两个月新搬来的老王就在你背后说过你坏话。”

隔壁老王是隔壁镇的,听说在那边名声不好,欠了很多情债,所以跑这边来了。

苏凉凉无语的瞥了她一眼问:“你又去偷窥别人?”

梅郝蕴像是被人抓包似的,嘟着嘴 说:“你这房子太小了,不到三十平,还放了一张一米八的大床,我觉得太闷了嘛!所以闲着无事,就去老王家坐坐,他家大些。”

苏凉凉所在的这栋楼,是一个本地房东建的,总共有十层,一梯四户,房子有大有小,满足大部分人的需求。

这里是一个十八线小县城,基本都是本地人,周围有出租房且还建这么高的不多。

苏凉凉是小城市的孤儿院出来的,只有二十岁,自然也不可能买得起房子。

她见苏院长实在顾不了那么多孩子,所以在她十八岁刚成年时,她就不顾苏院长苦口婆心的劝导,执意辍学,搬出来想办法挣钱。

苏凉凉刷好牙,收好牙刷,在洗手盆上放上冷水,一边洗脸一边说:“你还真能扯,你去了,人家能看的到你?还有,这里虽然不是一线城市,但房租也不便宜,要是嫌小,大门在那,好走不送。”

苏凉凉的出租屋虽然不大,但却也五脏俱全,且被她装扮的很温馨。

梅郝蕴急忙说:“别啊!从我死后,就只有鬼能见到我,除了你,没人能看的到我,也没人给我烧东西,更别说吃一顿饱香了。”

苏凉凉虽然这么说,但并不是真的要赶梅郝蕴走。

苏凉凉白了她一眼,洗完脸,熟练的拿出三支香点上。

梅郝蕴急忙附身吸上。

而苏凉凉也在一旁吸着香。

看着她一脸享受,梅郝蕴一脸纳闷的说:“我说凉凉,你明明是人,为什么也喜欢这个?”

说罢指了指面前的香。

苏凉凉也有些不明所以的摇摇头说:“我也不知道,我也是无意中发现,香竟然能让我有饱腹感,不过这样也好,省了我不少饭钱,而且身体也没出现问题,和你们这些鬼魂待在一起也没生病。”

梅郝蕴抿了抿唇:“你还真是怪胎,我是吃不到人吃的东西,要是可以,我才不吃这东西,这东西就只有一个味,不过话说回来,你也没必要这么搏命的攒钱啊!”

苏凉凉呵呵一笑说:“我要多存点钱,给孤儿院的孩子用,苏院长一个人照顾那么多孩子,我也想帮她分担一下,毕竟我也是在那里长大的,养育之恩大于天。”

梅郝蕴耸了耸肩:“好吧!就知道你会这么说。”

苏凉凉准备完毕后,一人一鬼就出门了。

走进电梯,此时已经快1点了,电梯里,没有一个人,但却有一对脸色苍白的老人在里面,看起来像是夫妻,细看他们脚下,竟没有影子,且脚不沾地。

苏凉凉熟络的与两位老人打招呼:“吴爷爷,江奶奶,来看小曾孙女了?”

梅郝蕴笑着说:“肯定是啦!虽然我没见过,不过听说吴老家的曾孙女老可爱了。”

吴爷爷笑呵呵的说:“郝蕴老妹子还是那么嘴甜,你们这是要去店里了?”

苏凉凉点点头道:“是啊!这个点估计又开始热闹了,我得赶紧去给‘街坊邻居们’提前登记准备好,明天他们的家属来,可以直接拿走,能节省不少时间。”

江奶奶慈笑着说:“真是辛苦你了,正好今日我要给我老二家托梦,让他给烧点东西下来,等会去找你细说。”

苏凉凉暗喜,又增加一笔收入了。

吴老的大儿子在村里生活,二儿子和二儿媳在苏凉凉这层楼买了一套房子,房子比苏凉凉的要大不少,是个三室两厅的小三房,但住着三代人,其实也不算大。

苏凉凉笑眯着眼说:“不辛苦不辛苦,记得别多呆,毕竟人鬼殊途,大人尚且还好,但小孩子的体质受不了你们的阴寒之气。”

这街坊邻居不敢得罪苏凉凉的原因,那就是她能与鬼魂沟通。

二老点点头,很快就往自己儿子家飘去。

看着二老穿墙进入吴家的房子,一人一鬼才乘着电梯下楼。

电梯门打开,刚走出来就碰到了邻居,正是隔壁新搬来的老王。

虽然梅郝蕴喜欢叫他隔壁老王,但其实,老王不过是一个三十几岁的男子,长相一般,不丑也不帅。

老王还是如平时一般,每次去酒吧,必定会骗一个妹子回来。

原本醉眼朦胧的老王,在见到苏凉凉时,突然一个激灵惊醒,整个人看起来无比清醒。

跟在老王身边浓妆艳抹,身着清凉的妙龄女子在见到苏凉凉的容貌时,明显愣了一愣,接着眼里出现了一丝嫉妒,她微微抬起头,挑衅性的看了苏凉凉一眼。

梅郝蕴啧啧啧声说:“这隔壁老王真是艳福不浅呐!每次带的妹子都不一样,听说是他爸担心他名声不好讨不到老婆,三十几万给他买断了隔壁房子的产权,看来家里还是有点小钱的嘛!”

苏凉凉一脸无语,梅郝蕴什么都好,就是爱八卦。

梅郝蕴还在继续喋喋不休的说:“看他有点钱就去喝酒骗妹子,名声搞臭了这街坊邻居谁敢将女儿嫁给他?还骗了那么多女人,真怕哪天他就死在女人身上。”

苏凉凉瞥了她一眼:“瞎操心什么?一边呆着去。”

老王身边的妙龄女子脸色一变,接着气冲冲的问:“死三八,你叫谁一边呆着……唔唔唔……”

老王见女子挑衅苏凉凉,急忙捂住她的嘴,接着低声下气,哈头点腰的赔笑着说:“苏大师见谅,阿娟不是有心的,您不要和她计较。”

苏凉凉莫名其妙的看着老王,她怎么感觉老王好像很怕她?

而且还叫她苏大师,不过这称呼,她竟然莫名的喜欢,她有些飘了。

本着金邻居银亲戚的想法,且她是做死人和活人的生意,说不定哪天老王就找上她了。

想到这,苏凉凉还是扯起嘴角,一副好说话的模样说:“王大哥……”

老王‘唉’的一声说:“苏大师,担不起一声大哥,您就叫我小王吧!”

苏凉凉挠了挠头说:“这、这不太好吧!”

老王一副哥俩好的模样说:“这有什么不好的?我就喜欢别人这么叫我。”

苏凉凉有些难为情,但还是决定尊重老王:“好吧!小王八,我刚刚不是在说她。”

梅郝蕴:……

要不是看苏凉凉一脸认真的神色,梅郝蕴都要怀疑苏凉凉是在故意借机骂人。

老王愣住了,嘴角微微抽了抽,暗道:唉?她怎么突然骂人了?

这要换以前,老王绝对会和苏凉凉吵起来,但现在他可不敢得罪她。

被老王捂着嘴的叶娟也同样愣住了。

苏凉凉见老王没出声,她也不想耽搁时间,礼貌性的说:“小王八,时间不早了,我就先走了,再见!”

说罢转身就走,而梅郝蕴仿佛故意般,直接从老王的身子穿了过去。

老王顿时感觉寒风刺骨的冷,被他捂着嘴的叶娟也感觉到突然变冷了,不过那冷一下子就没了。

她趁老王走神松懈,挣开他的手说:“你干嘛怕她?老娘就不信了,还有人比老娘嚣张的。”

说罢就准备追上去找苏凉凉干架。

>>>点此阅读《倾世帝君小神后》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