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菜小说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王伟,室里小说《灵探笔记》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灵探笔记

小说:悬疑

作者:贝斯理的食与愿为

简介:我在旅途之中,误入一间诡异的网吧,收到了恶灵传来的消息……从此后我身边怪事不断,险象环生。为了解开自己身上的重重谜团,我将踏上探索灵异事件背后真相的旅途。

角色:王伟,室里

灵探笔记

《灵探笔记》第二章 夜宿北马免费阅读

四周很寂静,路上没有车经过,连自己的脚步声都能听的清清楚楚。往前走了一段,我觉得有点不对劲了,每一步踏在地上的声音,仿佛都有回响一般。

那脚步声和我的步伐频率挺接近的,但是听起来总有一点延迟。

脑海中不禁想起了刚才那小伙子讲的故事,突然觉得,周围的空气,有点凉。我尝试着放慢脚步,果然,还有另一个脚步声。

我的身后有人在跟着!

我停下来,慢慢的转过身去,我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心理准备,想象有一张雌雄莫辩的可怖的脸,正咧着猩红的嘴唇冲着我诡异的笑着……

然而我想象的这一切并没有发生,事实上,在十来米开外,有另外一人,迈着步子,背着行李,也在向北马镇的方向走去。

“呼……”

我长舒一口气。

有时候,即使心理准备做的再充足,难免会被一些潜意识里的恐惧所左右,比如说,听了小伙子故事的我。

那人背着行李,看起来风尘仆仆的样子。步伐一直是那么均匀,这脚步声的节奏,令人心中有些压抑。

他离我越来越近,借着昏暗的灯光,我看到了一张略显苍白,没有表情的脸。

在他从我面前经过时,我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

仿佛在他眼里我并不存在一般。他连看都不看我一眼,径直从我身前走了过去。

等到他走出一段距离,我才觉得呼吸顺畅了一些,之前他带给我的气氛,实在是太压抑了。

和他保持着距离,我一路跟在他后面。

终于进入到北马镇城区的范围内了,这里比我想象的,要现代化很多。道路整洁,店铺招牌规范,并没有我想象中脏乱差的样子。只是可能是生活习惯的原因,街上没什么人。一眼望去,也没见有什么旅店之类的。

前面那人突然停住了,说:“你是要找住宿的地方吧?”

声音有点低沉,有点冷。

我并不确定他就是在跟我说话,也不敢应声,只是四下看了看,还有没有其他人。

“不用到处看了,不是在和你说话,难道这里还有其他人吗?”

他转过身来,语气中,特意强调了“人”这个字。

我只得尴尬的笑一笑点点头。

“跟我来吧……”他一招手,转身继续向前走去。

不知道为什么,我竟然心中涌上一丝暖流,想想这一路虽然不长,但是这位素昧平生的老兄,外表如此冷漠,竟然内在还是个挺热心的人。我甚至没有怀疑他是不是坏人,没有怀疑他怎么突然出现在我身后……

走了不远,他指向一条支路上,说:“那里有一家招待所,条件不错也干净,还有餐厅,你可以去那里住一晚。”

顺着他的指点,果然看见不远处,三个大大的发光字——招待所!

都什么年代了,居然还有这种老土的名字。

不过看事物真的不能看外在,就像眼前这位老兄,虽然看起来让人不舒服,但不仅没有伤害到我,反而给我指了路,可谓外冷内热。

“谢谢!”

我发自内心由衷的感谢他,不自觉的握住了他的手。

他的手有点凉。但是他的表情,不再像之前那么冰冷了。嘴角微微露出了笑意。

谢过他之后,在这里互相道别,我一直在想,为什么他的手,会那么冷。

也许这位老兄,有一点贫血或者肾虚吧……

回想起这一路,真是觉得自己好笑,人吓人,吓死人。自己吓自己,傻X无比。

就在我紧绷神经已经彻底送下来时,身后传来的声音又让我心理蒙上阴影。

“记得晚上十点后,不要乱出门了,尤其你这样的外乡人。”

是他的声音!

回过头再看,他已经消失在黑暗的巷子里了。

既然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我也不怠慢,小跑几步后,来到了招待所门口。

这招待所里的灯光还挺温暖,旁边有一个警务室,更加深了我的安全感——警务室里还亮着灯。透过窗户还能看见,里面有人在值班。

很快的,登记,办理入住手续,给我安排在了二楼最靠里面的一间房。

尾房!

关于尾房的传说,也听了不少。大多数是晚上会遭遇“鬼压床”这样的事情。这些事情,倒是科学上也能解释的清楚。但是有些事情,可不单单是科学能解释的。

我们宿舍的王伟,就讲过他姨妈住酒店住在走廊尽头的尾房,遇到过的一件事情。

王伟的姨妈,当年是个典型的女强人,平时经常飞来飞去出差啊什么之类。有一次,在国外的某个酒店,就被安排进了一间尾房,因为行程比较着急,她也就没在意。等到住进去,才发现有点不对劲。

先是热气腾腾刚送来的咖啡,一转眼工夫,就被人喝掉了一半。还有房间里的电器,会莫名其妙的自己打开,或者关上。

一开始,王伟的姨妈以为是同行其他人士的恶作剧,也并没有过于纠结。等到准备洗澡的时候,听到浴室外卫生间总有一些奇怪的声音。

因为看不到外面,她心里有些发毛,只能加快速度。赶紧洗完看看能不能跟酒店商量换一个房间。

等到她洗完澡出来,发现外面也笼罩了蒸汽。朦朦胧胧的让人心里更加发毛,但是接下来的一幕让她彻底崩溃了。

卫生间的梳妆镜上,因为蒸汽的原因起了雾,不知道是谁,在上面写下了王伟姨妈的姓氏。字的笔画上,那些凝固的水珠,仿佛血滴一般顺着镜子滑落。

她吓坏了,确定这绝对不是恶作剧。因为房间在她洗澡时已经被几重反锁,外面是不可能有人进来的。于是,连形象也不顾,只裹着一条浴巾,尖叫着冲了出来。尖叫声惊动了酒店的服务生和保安。一开始大家以为她是疯了。

但是酒店经理闻讯赶来后,听了她的描述,似乎知道些什么,马上安排换了房间并且道歉,并免除了房费。

这件事给王伟的姨妈造成了很大的心理阴影,回国后她放弃了工作,并且出门再也不住酒店了。

不过招待所这间房间,看起来没有让人感觉多难受。我在房间里坐了一会,也并没有什么异常事情。

我忽然想起,还没有和宿舍里那帮家伙联系过,不知道他们是不是等我等急了。我给王伟发信息:

“我已经快到虎头岭了,但是因为长途车半路抛锚耽搁,今天赶不到虎头岭。我现在住在北马镇。你们再等我一天。”

信息发出后,不一会儿收到王伟回信:

“无妨,我们几个自驾出行,一路走走停停,可能三天后才会到,到时我们在北马镇汇合。”

我看到回信,差点要摔了手机,回复道:

“你们这帮兔崽子,说的慷慨激昂,结果是想要一路玩自驾游?看你们到了北马镇,不给你们点颜色看看!准备好好补偿我受伤的心灵吧。”

也许是一路过于颠簸劳累,等我发出信息,倒在床上觉得上下眼皮不停再打架,昏昏沉沉……

不知过了多久,忽然我就坐起来了,屋子里还亮着灯,我竟然睡过去了。连鞋子都没有脱。一看表,才晚上11点半。难道我只睡了一个多小时?

本来我还盼望着,能一觉睡到天亮,然后换一件房间。这样看来,现在这么清醒着,也不知什么时候能睡着。

我起身到了窗边,看看外面的夜景。我的房间没有在主路这一侧。尽收眼底的是楼后的巷子。

我对我的视力一向有着自信。全班的学生,唯独我保持着不近视且双眼裸视5.1的好视力。想到这些,一股优越感就油然而生。在巷子远处,有一个灯箱,上面似乎写着两个字——网吧!

不如去打上两盘儿游戏,打着困了,就回来好好睡一觉,不困就白天回来换房间再睡一觉。怎么想着都不吃亏。

不管三七二十一,带上钱包手机,走人。

招待所的大门并没有关。半夜的北马镇接头,在这夏夜还是挺凉快。没有大城市的热岛效应,还是郊区镇子里的夜晚舒服。

来到招待所后面的巷子,这网吧的距离走起来比我想象要远一点。温度也感觉比大街上要低一点。

总算进到网吧里,人不多。烟雾缭绕。有几个乡村杀马特模样的年轻人在喧哗着打着游戏。我在角落里没人的地方开了一台机器。挂上了QQ。

这机器也是配置低下,连显示器都不是液晶的。

就在我准备打开游戏大战的时候,QQ却提示有人加我为好友。

一看对方资料和头像,哟呵!?还是个漂亮妹子呢?QQ名叫“妖艳妹妹”。

好老土的名字!我心想。

QQ那边主动说话了。我心想:我今天左眼皮也没跳啊,哪来的桃花运呢?说不定电脑那头,是个恶趣味的抠脚大汉,在冒充妹子从事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因为这种事,我也干过,我们注册了一个账号,资料改成女性,加了老白的QQ,只不过最后被识破了而已。

我倒要看看,你想搞什么花样,要聊天就聊呗?先聊上五块钱的。

>>>点此阅读《灵探笔记》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