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菜小说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大明之穿越无间》小说章节目录杜谦,许志卿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大明之穿越无间

小说:历史

作者:淡淡些个字

简介:穿越到大明景泰末年的许志卿,表面卑污,内心荣光,因为怀揣理想。一个锦衣卫世袭总旗的苦逼开局,百年造反的现实环境,商业帝国的构建大计,窝囊皇帝的改造重生,朝廷栋梁的倾心搭救,后宫佳丽的逆天改命,魑魅魍魉,爱恨情仇,穿越无间,多面人生,且看他如何扶摇直上,一展抱负。

角色:杜谦,许志卿

大明之穿越无间

《大明之穿越无间》第1章 知县的演技免费阅读

大明朝景泰七年三月初八日。

广西柳州府武宣县城。

正是早春时节,“春天到,猫儿叫,石头卵子跳三跳”,说的就是猫啊狗啊石头啊都憋着火发狂叫春哩。

何况人呢?

据说,往常这个时节,待到天蒙蒙黑,空气中则就播送着荷尔蒙或者多巴胺的气息。不过,现在并不见阿妹阿哥们从家里溜出来,偷偷地去和心上人打木槽、赶歌圩,或者碰碰红蛋。这一点,颇让刚刚穿越过来的徐光灿不爽。

噢,眼下没有那个在横店做武替的徐光灿了,唯有许志卿,武宣县世袭锦衣卫总旗许大有的嫡子,年方十八。

这个开局太差了,没劲!

家里正在办喜酒,许志卿差一点以为是自己飞来艳遇,转瞬直接秒泄:新娘是县城怡香苑头面清倌人纤云,许大有豪掷五百两银子买来做妾。为了博美人欢心,许大有甚至又花了二百两捎带回了她的丫鬟。

许志卿见过这个丫鬟几面,十五六岁,唤作柳烟。眉目特别清爽,只是眼神中偶尔流露的凄婉之情叫人怜惜。

今天夜晚有些阴沉,没有星星月亮,两排巨大的气死风灯,将院中直至门首照拂得亮如白昼。院子里颇显拥挤,东首位置嘉宾云集,武宣县戴头识脸的人物差不多齐聚于此。

坐在外围的,是总旗所里的几个小旗、一帮校尉,军卫百户所的百户和一众军汉,两个巡检司的巡检及几个心腹弓兵,这些都是武宣县军事系统的中流砥柱。

坐在内里的,则是武宣县衙的大老爷们,知县杜谦杜大人及其佐官,直至三班六房,咸来捧场。

按说,大明朝以文官治天下,这帮官僚向来轻看行伍粗汉,今天倒是其乐融融坐在一起,是何道理?

时也,势也。

眼下盗贼四起,武宣,柳州,乃至放眼整个广西、广东都忒不太平了。由不得杜老爷不放下身段屈尊献贺,关键时刻,境内治安乃至自己的身家性命可是要仰仗这帮鹰犬和丘八呢。

有知县大老爷像座碉堡似的在首席坐镇,新郎官许总旗亲自作陪,外围的军汉倒不敢像往常一样聒噪胡闹。一个个假装得很有格调,似是沐猴而冠,文雅地吃酒,又饶有兴味地看着院子下首舞台上的表演。

两面壮硕的铜鼓放在舞台正面两侧,鼓身上用红绸维系一周,两个鼓手时不时地槌上一槌,鼓声广博雄浑,倒是难得的超重低音。

其后则是十五六个青年男女,各操芦笙、芒筒,芦笙领于前,芒筒随于后,且吹且舞,芦笙缠绵飘逸,芒筒沉敛深厚,颇得男欢女爱之趣。

许志卿对这种表演丝毫不感兴趣,作为在横店浸淫多年的影人,他什么场面没有见识过?所以他的注意力很快被知县老爷吸引了过去,却见大老爷站起身来,目光逡巡一周,朗声道:“看来,今日杜某忝列尊位,倒是令众弟兄不得自在。也罢,杜某不揣己陋,献上些个雕虫小技,权当助兴!”

大老爷的话吊起了所有人的胃口,开玩笑,堂堂县尊客串表演,难得难得。

杜谦唤来一壶酒,也不落座,把青白色的酒壶高擎,道:“诸位,这广西的苍梧清,可是名垂千载的美酒。三国曹植《酒赋》有云:天下美酒,唯宜城醪醴、苍梧缥清。如此美酒须得讲究个吃法,且看杜某演示一二。”

说罢,只管把酒壶高高拎过头顶,瞄了瞄壶嘴与酒盅的位置,忽地手腕一摆,一条涓细的酒线便从壶嘴沥沥而下。

许志卿看呆了,感觉就像有一个小屁孩站在杜谦的头顶,手握雀雀瞄准了往下尿,靶子就是小小的酒盅,居然一滴不洒,十环!

讶声四起,就连那些乐师也颇有眼力见地停了演出,远远地瞧着新鲜。

杜谦笑道:“各位兄弟,记好咯,常在官场走,就要会倒酒。啧,啧,看看这冲泛的酒花,还有弥漫的酒香,非如此不足以激扬美酒之韵味也!”

众人趋近一瞧,杯中果真绿蚁如沸密密匝匝,又是一阵惊呼。

杜谦又道,“杜某不才,特特吟诗一首,为许大人新婚志禧,诗云:十八新娘三八郎,两只巴掌剥红妆。鸳鸯被里成双夜,一树老松压海棠。”

知县老爷拿腔作调吟出此诗,那些压抑许久的军汉突然像活了过来,大肆喝彩,浪笑。新郎官也跟着一起咧嘴大笑,俄顷,则显然走了神,盯着一方虚空,笑盈盈的样子。

许志卿则在心里嘀咕一句:这个文官老爷,到底应了后世那句,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

此时,在座的宾客算是彻底解除了拘束,一直颇见冷清的酒局也愈发热闹起来,乐师们则又推波助澜卖力表演。

杜谦两手一抬,朝下稍稍虚压,院子里顿时安静下来。他手执酒盅,朝四下里示意一圈,振声说道:“杜某提议,诸位举杯,以此美酒恭祝许大人今夜,一树青松压海棠!”

众人轰轰烈烈地饮了此杯,落座之后,大觉有味,却又意犹未尽,尤其腹中无来由生了一团火。

杜谦倒也不急着坐下,挥手唤来县衙礼房经承,耳语了一番。这位经承去了片时,抱了一束千日红回来,在知县身侧躬身站定。

县衙公干和那些军汉一时忘了吃酒,乐工也停了吹演,连同县城知味楼往来送席面的伙计也收了脚步,一齐兴致盎然盯着大老爷看。

杜谦拈花妩然一笑,掐下一朵千日红,道,“今日许大人喜结良缘,敝县倒是觉着许大人装扮上清简了些,来来来,待敝县再与大人添些喜气。”说着,将手中千日红往许大有幞头帽子上妥妥地插戴上去,一枝接着一枝,直至插完一周。

二三十枝千日红花茎挺直,花苞紫红而又紧实,簇集在幞头上,再配上许大有酡红的脸色,当真是人面桃花,花面交映,喜气泼天。

众人一齐捧腹大笑,而许志卿暗自叹息一声,没来由地回想起后世殡仪馆里被花环所簇拥的遗照。

杜谦端详了一阵,似乎自己也沾染了几丝喜气,面色发红,再次朗声说道,“本官为许大人簪花助兴,自然有所用心,在座诸位若能说出个中旨趣,本官这锭金元宝立时奉送。”说罢,从袖中摸出一只黄灿灿的小金锭,啪地拍在席面上。

卧槽!

众人倒抽一口凉气,听这金锭发出的声响,怕是有个二三两,观其成色,绝对的足金。须知堂堂七品知县,月俸才不过七石五斗,大抵七八两银子,而这块金锭怎么着也抵得过二三十两银子,这县尊当真舍得!

大多数人犹在震惊之中,有人却开口抢答了:

“娇花恰似红酥手,纷纷袅袅绕指柔……”

“一枝千日红,恰如女含苞,但愿许大人年年娶亲,妻妾成群……”

“大老爷是提醒小娘子把新郎官侍奉好,特别是头要好好按摩,呃,那什么,银样镴枪头的不要……”

最后一个抢答的是军卫百户所的一个军汉,话音未落,掀起一阵哄堂大笑。杜老爷手指虚点着他,笑骂道:“你这个憨货!”

许志卿听了片时,心中忽然一动,霍然站起,振声答道:“大老爷为家翁簪花,大有深意。其一,自然是志禧。其二,则是寄望家翁和座中各位前程锦绣,许下四相簪花之美愿!”

“好一个四相簪花!”杜谦大喝一声。“你再说仔细些!”

“闻说大宋年间,韩琦任扬州刺史,邀请王安石,王珪,陈升之诸位友人赏花饮宴,席间簪花以娱。其后二三十年,四人俱为朝廷宰相!”

杜谦向许大有拱拱手,“令郎俊才,前途不可限量。”又转向许志卿道,“四相所簪何花?”

“禀大老爷,像是一种名贵的芍药,唤作金带围。”

“这芍药比之千日红如何?”

“禀老爷,芍药差之多矣。有词为证:‘二十四桥仍在,波心荡、冷月无声。念桥边红药,年年知为谁生?’故此,这芍药与今日气氛极度违和。于此,老爷所用千日红方显大妙:漫说花无百日红,谁知花不与人同。何由觅得中山酒,花正开时酒正中。”

杜谦抚掌大赞,亲自上前,把许志卿拽到主桌席面坐下,原先挨着知县坐的县丞识趣地挪到一边。

许大有和武宣总旗所的锦衣官校呆滞地盯着许志卿看,这个不学无术的败家子,几时变得这般有学问?

所有人都不曾留意到,婚房中的那朵海棠情不自禁地掀起了盖头,看着窗纸,发起了呆。

——

作者有话说:

看官请坐,请用茶。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