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菜小说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大明之穿越无间(许志卿,杜谦)最新章节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大明之穿越无间

小说:历史

作者:淡淡些个字

简介:穿越到大明景泰末年的许志卿,表面卑污,内心荣光,因为怀揣理想。一个锦衣卫世袭总旗的苦逼开局,百年造反的现实环境,商业帝国的构建大计,窝囊皇帝的改造重生,朝廷栋梁的倾心搭救,后宫佳丽的逆天改命,魑魅魍魉,爱恨情仇,穿越无间,多面人生,且看他如何扶摇直上,一展抱负。

角色:许志卿,杜谦

大明之穿越无间

《大明之穿越无间》第2章 秒变修罗场免费阅读

杜谦把金元宝塞在许志卿手里,目中尽是赏识之意。

方才许志卿咏千日红之诗,随口占来,以杜谦景泰五年进士出身的见识来看,此诗绝非前人所作。尤其是随着那首“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的元曲的大流行,杜谦以千日红为新郎官簪花,本身正担心难以自圆其说。不承想许志卿心怀奇志,胸藏丘壑,反弹琵琶而又自成格局,算是不露痕迹地给自己救了一次场,故而对其格外青眼有加。

他哪里知道,许志卿不过是借用了后人的成名诗作而已。

许志卿面上谦恭有礼,心中却暗自得意,作为后世穿越过来的人,自有一种与生俱来的优势:信息不对称。哈哈,不可说,不可说啊。

众人正待掀起新一轮的劝酒高潮,猛听得百步之外,一支穿云箭啸叫着蹿上天,在半空裂声炸响。俄顷,潮水般的喊杀声向着这边席卷而来,门口值卫的锦衣力士和百户所的丘八见势不妙,慌里慌张逃进来,关了门,落了栓。

这个当口,院子里乱作一团,许大有、卫所百户及两个巡检疾声呼喝麾下儿郎们迎战。所幸近年流寇日盛,军汉们自是随身携带兵器。就连今日喜宴,也按照许大有的一再要求,各自带了刀。

不过几个呼吸的间隔,院外人声鼎沸。再有两个呼吸,伴随阵阵号子声,粗重的大门和条石垒砌的院墙一齐抖动起来,“轰”地一声散架倒塌。

同此一瞬,许大有腾身跃上舞台,厉声喝道,“儿郎们,拼死护得知县大人周全!只需抵挡一刻钟,城中驻军和弓兵势必来救!”

断壁残门,烟尘尽处是贼寇,乌泱泱的一大群,不下四五百数。院中吃酒的锦衣官校和军汉将兵不过八九十个……

贼寇当中,一个声音冷冷说道:“势必来救?哼哼,许老儿醒醒吧!漫说那些百户所、巡检司还剩下几个鸟兵丁,即便有些许喽啰,怕是还指望着你们去救呢!”

这话正是打在了院内将兵的死穴上,自家的底细倒是教这个贼首扒拉精光。原本诈唬称说外有救兵,不过是自欺欺人而已。真实情况是:武宣百户所,照理有额兵一百一十余,然,连年闹贼,杀伐不断,麾下兵士战死或者逃亡者甚众,而今,卫所军力十不存二三!两处巡检司,按太祖诏令,应当各辖弓兵二三十。怎奈朝廷分明是既想马儿跑,又想马儿不吃草,巡检大人不过区区从九品,皇粮也吃不上,一应粮饷用度全靠地方府县自筹。既无面子,也无里子,居然还要为朝廷出头卖命,这就怪不得那些弓兵用脚投票:跑!两处巡检司的现有兵力十不存一!至于锦衣卫总旗所,则一门心思花在整人、敲诈、淫人妻女之上,何曾有过一战之力!

军汉们的脸色愈发难看,饶是先前倾情演绎花酒和诗酒文化的杜大人,此刻面色亦是阴沉如铁。

贼首再次一声冷笑,“怎么,一个个都怂了?实话告诉你们,本将军乃是侯大帅麾下一个小小的游击将军,率义军武宣营六百死士,来寻尔等的晦气,若有人不服,尽管放马过来。”

贼首停了半晌,见那些将兵军汉动也不动,不禁蔑然一笑,“若想活命,也不是不可,只要答应两个条件,本将军保准不与你们为难。其一,速将新娘子纤云交出。”

此言一出,知县以下,包括新郎官许大有,面色俱是一松。在他们眼里,一个小妾自然算不上什么东西,一帮大老爷们甚至心有所期,静候贼人开出第二个价码。

贼首暗自将他们的神色看在眼中,冷笑一声,“其二,速将鸟知县、军卫百户和锦衣总旗绑了,交付于我。倘或如此,其他人的性命,本将军保了!给你们十息时间考虑,十,九……”

那些军汉原本稍显松懈的脸色重新阴沉下来,开什么玩笑,绑了自己的上官送给贼人?《明大诰》:凡部民谋杀本属知府、知州、知县,军士谋杀本管指挥、千户、百户者,夷三族!

贼首要价太高,等于将这些军士们逼上绝路。从其言,三族死绝;反抗到底,鹿死谁手其未可知!

趁着贼首数数的当口,许大有悄然靠近许志卿,“儿,回房去,好生护得你娘和姨娘周全。”说着,从腰间抽出一柄短剑,塞到许志卿手中。

“爹,那你……”

“竖子,还不快去!”

许大有又招呼两个颇有些功夫的锦衣小旗过来,嘱咐他们送知县老爷暂避厅中。安排完这些,方舒了一口气。

许志卿拔腿先闯入新娘的婚房,先看了一眼静坐在一侧的柳烟,一张雨过清荷般的泪脸,和水雾迷蒙的泪眼叫人心疼。

又见新娘坐在床沿簌簌发抖,便胡乱扯下她红艳艳的盖头,“姨娘……”刚叫出口,却是一呆,看她模样不过十六七岁的小姑娘,这这这,卧槽!

“三,二……”外面的贼人继续数着数。

忽听许大有爆喝一声,“二你娘!儿郎们,陷阵之志,有死无生,杀——”

许志卿心中一急,不由分说,叫道,“姨娘,快跟我走”,手上却抓起柳烟的柔荑就跑。纤云心中发急,慌忙跌跌撞撞跟在后面。

许志卿顺脚把一对红烛踹到砖地上,穿过厅堂,匆匆和知县大人、两个小旗招呼一声,奔入母亲的房间。

母亲白氏一见纤云进了自己的睡房,作势上前扑打,“你这个贱人!丧门星!”

许志卿疾呼,“娘!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再者,她何错之有!”说罢,急忙吹了灯,道了声“柳烟,照顾好我娘和姨娘。”便小心地摸到窗前,辨听着外面的形势。

院中杀声震天,刀枪撞击的亢鸣声,兵器捅入肉体的沉闷声,伤者凄绝的惨叫声,搏命对阵的怒叱声,声声冲击着房中人的耳膜,裂肝破胆。有一刹那,许志卿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又回到了横店的片场。

眼前的窗纸忽然震颤呜响,许志卿本能地向后急纵,百分之一个呼吸之后,噗!一柄阔口大刀穿透窗棂,直向他扎来。借着院中的灯光,许志卿手挥短剑,看准刀头闪电般的一磕,大刀转而向着斜刺里飞去。

一身冷汗!日他令堂!

许志卿急忙护着娘和柳烟躲入一处死角,又对纤云急道“姨娘快过来,房中其他位置都不安全,随时会有流矢飞刀射进来,你们就呆在这里别动!”

娘的手冰凉而又颤抖不止,小丫鬟柳烟倒是颇见定力,有点意思,许志卿暗想。

安顿好她们,许志卿再回到窗前,透过洞开的窗纸观察外面的情形。

白氏颤声道,“儿,你要当心哪,你爹他……”

院中杀得正酣,官军和贼兵贴身混战,难分彼此,百十具尸体狼藉倒伏。限于场地,贼军并不能发挥兵力上的优势,直接参与搏杀者不过三成。其他人只能在外围看着,听从贼首的指挥,随时投身赴死。

官军这边,军中精英俱在,加上刀枪上的绝对优势,虽以寡敌众,一时并不见败迹。

寻了许久,许志卿方才找到许大有的身影。

许大有挥舞着大明朝最时髦的外挂装备——雁翎刀,以一当三,闪展腾挪,瞅准空档向着一个操弄杆棒的贼人当头削去,眨眼间半颗首级便飞了出去。

许志卿扭头道,“娘,爹厉害着呢,刚刚又杀了一个!”心中则是叹息一声,官军伤亡不断,有减无增,早晚要为贼军所灭,还是要早做打算。

借着淡淡的光影,许志卿摸到客厅,这里的灯火也早已熄灭,人影幢幢,那些县衙小吏、乐师、舞者、饭馆的伙计,都躲了进来。

许志卿轻呼,“知县老爷,请借一步说话。”

三条身影从坐榻后面站起来,分开众人,走到许志卿面前,正是杜谦和两个小旗。

许志卿把自己的担心一说,三人俱是点头称是。当下议定,悄悄从后门逃出去再说。

回去找白氏她们的时候,许志卿不停地反问自己:如果我是贼首,会不会在后门张网以待?

——

作者有话说:

列位看官,赏个关注?

>>>点此阅读《大明之穿越无间》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