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菜小说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皇家团宠:六岁公主有点凶》小说章节目录许靖轩,靖轩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皇家团宠:六岁公主有点凶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凸凸秃爷

简介:【团宠+重生+甜宠 腹黑温润公子×可爱娇公主】一朝重生 妖后司寇嫣成了团宠小公主。爹是皇帝,娘是富可敌国老板千金,更有将军敌国太子追着宠。尹温书:“都哪儿招的这么些个人,给我回去面壁思过!” 司寇嫣:“我不,我……啊啊,尹卿司杀人辣!”某公主被尹温书拎走…..

角色:许靖轩,靖轩

皇家团宠:六岁公主有点凶

《皇家团宠:六岁公主有点凶》第1章 哇,哭唧唧,有鬼哟免费阅读

司寇嫣死了,大兴的太后七孔流血地死在了面首的床上!

厚重的金丝漆木棺材里,锦缎貂绒垫着底,身底下压着数不尽的宝贝。

她看着宛如沉睡般的自己,嫣然一笑:“哀家,可真是好看呢~”

一缕残魂飘散在大殿上,看着带着白的众人,他们无不低着头小声啜泣着。

坐在门外的石狮子上,摇着小脚,司寇嫣看着眼前的众人。面上哭,可他们嘴边的笑意却怎么也掩藏不住。

三岁,她母亲死的当天,她受封固国公主。九岁嫁杀父仇人之子为后,仅仅就因皇帝想借此来辱没旧帝!

十二岁掌凤印为太后,十五岁死在了一个根本没有血缘关系的哥哥手上。

短短的一生,这片国土经历了两朝三帝,而如今的临帝是大兴第四个皇帝。

慢慢走向眼前面无表情的司寇景轩,司寇嫣凄婉而愤恨地死死盯着他:“司寇景轩,你这个魔鬼,要是能重活一世,哀家定要你血债血偿!”

话刚说完,司寇嫣就眼一黑,魂散。

许是上天垂怜她孤苦而又无奈的一生,让她有了第二次选择的机会!

她再睁眼,入眼的是奶娘的脸

“小姐,小姐?”

“咳咳!”稚嫩的娃娃音,听得围观的俩人十分心疼。

秋姝此刻,却是刚进宫那会六岁时模样,小脸蛋小个头。

“太医大人,我家小姐醒啦!”秋姝此刻,却是刚进宫那会六岁时模样,小脸蛋小个头。小手提着裙摆,见自己醒欢喜地很。

别人不知道,太医院院首之子——许靖轩却是知,这银轩阁里的是个什么主。

在别人还在愤愤不平,怨声载道的时候,年近弱冠的许靖轩敲了敲门:“小姐,不知可否进来?”

奶娘赶紧将屏风架起,笑意盈盈地为许靖轩开门:“许太医,劳烦。”

许靖轩仔细地掏出帕子,覆在满眼空洞的司寇嫣小而纤细的手颈上。

司寇嫣这会还未缓过来,自己这是,重生了?

看这架势,应是三岁那年的落水!

而就在同一天,她的亲生母亲——一个宫中不知名的小丫鬟死了!

巨大的冲击,让身体尚在三岁的司寇嫣一时无法缓和,只能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哎呀,许太医,小姐这是怎么了?”奶娘着急万分。

许靖轩看了一眼面色,摇了摇头:“奶娘不用担心,并无大碍,小姐只是落水受了惊吓。这才,是醒过了魂来。待微臣开几幅安神祛寒的药,给小姐服下便可。”

他唤自己微臣,从前未曾发现,这人如此精明。

脑海里再次浮现自己和尹温书的种种。

司寇嫣敛眸,尹温书,重活一世,你可千万别在遇到我之前便死了呀!

你的命,可是我的!

就在许靖轩要走之际,一股小小的力量拦住他的去路。

转身,一个小肉手拽住了他的裤角。

“哥哥,囡囡害怕,哇!”可怜巴巴的,哇地一声就哭了。

许靖轩以为她是小孩子落了水,受了惊吓,朝奶妈看去。奶妈当即接过司寇嫣的小手,小声地哄着:“囡囡不怕,呼噜呼噜的,不怕不怕,啊。”

靠在奶妈的怀里,这久远的衣皂香让司寇嫣莫名安心。

似是长孙皇后的幼女——翎安公主支开奶妈,再趁自己玩耍间将自己推下湖!

许是那时受的惊吓过大,到这会儿了,司寇嫣还印象深刻。

眼珠子一转,司寇嫣奶声奶气地哇地哭得更大声,边哭边喊:“有鬼啊,有鬼,囡囡看到鬼啦。”

奶妈都被她逗笑了,小小年纪,也不知趴墙根和哪个碎嘴的太监学来的。

“囡囡不得瞎说,这世上哪来的鬼呀。囡囡就是被吓着了。没事,奶妈买糖葫芦给囡囡吃好不好?”这么一说,司寇嫣抬起还挂着晶莹的泪珠的大眼睛,问,“真的么,那囡囡要糖葫芦。”

小孩子就是受哄,奶妈慈爱地笑了笑。

但许靖轩却不觉司寇嫣是被吓得胡言乱语,小孩子说的话,才是最真!

蹙眉,难道,司寇嫣的落水不是意外?

躲在奶妈怀里,看到许靖轩细微的表情变化。司寇嫣就知道,鱼儿上钩了。

彼时,年仅六岁的尹温书,已然熟读四书五经。此刻,只怕在去大学士府的路上。

“奶娘,囡囡想要娘亲。”摇了摇奶娘的胳膊,奶娘慈爱的脸庞多了几分落寞。

自己是昭帝的人。

司寇嫣五岁之前,都不得与亲生娘亲见面。这是陛下,下的令。

“哇,囡囡不要糖葫芦,囡囡要娘亲,要娘亲!”司寇嫣又又又哭了,吵着嚷着要见亲娘。

从前她也是这般哭闹要见娘亲,但每次只要奶娘哄哄,小孩子忘性大就给忘了。

可今日,也不知中了什么邪,怎么哄都不管用。

当着许靖轩的面,奶娘甚是为难。

她身娇肉贵,乃陛下亲儿,又打不得骂不得。

没法子,奶娘只得哄着她,说等她一觉睡醒了就带她见亲娘。

奶娘并不知,司寇嫣只是想留下,那个她从未见过一面的,却在最苦难之时将她产下的生母。

思来想去,奶娘也觉着,这般哄着总不是法子。

送走许靖轩后,奶娘立刻去见了昭帝。

年过而立的昭帝,依旧俊朗不凡。听到此话后,昭帝蹙眉,他甚至不曾记得,那个他酒醉而春风一度的女人的容貌。

他只觉得,这是个耻辱,包括司寇嫣的存在也是个耻辱。

“罢了,见吧,总归要见的。见完,打点打点,送他们娘儿俩出宫,保她们这辈子衣食无忧。”从头至尾,昭帝的目光都没离开过他手中的奏章。

话音刚落,身边的大太监蔺营一佝身子,就跟着奶娘去了司寇嫣生母的住所。

蔺营是昭帝从小一起长大的宦官,就算长孙皇后也得给三分薄面。

他去,皇帝也算尽了仁义。

但……终究还是晚了一步。房内掉落的杯子,和遗书,已然说明一切。

陛下亲启:

妾本蒲草,佝偻一生。偶遇陛下,此生再难托他人。

妾知,自己与囡囡皆令陛下为难。也不敢妄求陛下记怀,但以死解陛下之耻,只求陛下善待囡囡。

看着这信,蔺营长叹一声,摇了摇头。帕子捂着鼻子,朝奶娘道“裹个草席,葬了吧。”

奶娘上前确认鼻息。

司寇嫣在银轩阁内玩着幼时最爱的布娃娃,冷不防,被一只手抢了去。

一抬头,是一张长地精巧地似玉琢般的小脸蛋,却透着厌弃。

“这是本公主的,你,不配和本公主抢。”

司寇嫣当然认得此人,还不就是年长自己几岁的翎安公主。

司寇嫣才三岁,站也站的不是很稳,但偏偏就一步一步蹒跚地走向翎安。

翎安也才不过七岁,即便坏,也没个主意。瞧着她嘟着小嘴,朝自己走来,以为她和别的孩子一样,要缠着自己玩。只觉得烦地很,抬手就是一下,直接将司寇嫣拍地摔倒在地!

而这一幕,刚好被跟着奶娘过来探望的蔺营看在眼里。

奶娘心疼地要死,看着倒在地上哇哇大哭的翎安,只能怒不敢言地抱起哭得伤心的司寇嫣哄。

翎安没想到蔺营会来,吓得当场慌了神。

蔺营看着那哇哇大哭的女娃,又想起她刚死了娘,不由得心生同情。

这没娘也便算了,同样都是公主,还要为人所欺,着实可怜。

拂尘一甩,蔺营轻哼一声,躬身:“敢问,翎安主子,怎么会在这儿?”

——

作者有话说:

读者小可爱们你们好哇~(*╹▽╹*)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