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菜小说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求江流儿,翁主小说免费资源 书名名叫山海图在哪看

小说:山海图

小说:玄幻

作者:忘川河的鱼儿

简介:他是肃慎国的”四眼哑奴

角色:江流儿,翁主

山海图

《山海图》第2章 他是个可怜人免费阅读

虽然瑾瑜很有礼貌和极力掩饰但毕竟年幼,心底的那份轻视自然不能掩藏的很好,这又怎会躲过收尸人的老辣的眼光。

之所以不避瑾瑜主仆就是要让他们见识见识自己的所谓神奇手段,坐实世外高人的身份。从衣着判断此女子身份应该不俗,当是此地贵族,说不得引进给长辈,顺势再大捞一把,收尸人心里打着自己的算盘。

既然是世外高人,如收尸这样的雕虫小技自然不必亲自出手。

喜子摆好姿势先起个范儿,然后拔掉塞子,葫芦口对准尸体,口中念念有词,突然用手一指尸体口中喊了一声“收”。没有任何异象发生。喜子挠挠头,故伎重施,却尴尬依旧。

收尸人走上前去,一巴掌扇在喜子头上骂道:“没用的东西,闪开”。

教训完徒弟,收尸人如喜子一般念咒收尸,除了姿势比徒弟的看起来更有高人风范外,结果也如喜子一般无二。如是三次后,收尸人也老脸都不曾红一下,自行将葫芦挂回腰间,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道:“看来他还没有死透,老夫只超度死人,没有死透便不归我管,等死透后,我们再来收吧!”

他没有丝毫因为刚才的事情而放下自己前辈高人身段,带着喜子乐子“飘然”而去。

“翁主,我们该回去了,要不侯爷该担心了”。侍女银桦见自家翁主痴痴看着那几个怪人远去背影提醒道。

“银桦,你没听刚才那个人说嘛,这人还没有死”瑾瑜回头指着方才被收尸人没有收去的“尸体”说。

“翁主,那几个人是江湖骗子,本来想在你面前卖弄一番好骗些钱财,可卖弄不成只好撒个谎灰溜溜的走了。他们的话怎能相信?”小侍女银桦显出一副见多识广的样子。

“白石,你去把那人抬过来,我要看看”瑾瑜不顾侍女的阻挠吩咐侍卫道。

“浮尸”看上去约摸十三、四岁的样子,经海水浸泡,浑身虽没有一丝血色但却不是死尸的那种煞白,隐约里还透着几分黢黑。即便全身浮肿也是一副干瘪瘦弱的样子。

所谓久病成医,这几年瑾瑜也跟着大巫医多少学了一点医道,她翻开“浮尸”的眼皮,摸摸他的胸口。

“他真的没有死”瑾瑜开心的笑了。

简易的木床上挂着粗布帘帏,床上躺着的正是那具被瑾瑜救回“尸体”。

退去浮肿后的身体显得更加瘦弱,估计是吃的那点粮食全都长了个一点都没有长肉的缘故,身形有着与脸上显示年龄级不相称的修长。

经过休养,较黑的皮肤有了光亮,少年样貌还算清秀但也和普通寻常男孩无异,只是有一处较为奇特,目有两眸,是个重瞳子。

江流儿终于活了回来,确切的说江流儿的皮囊活了过来,正如那怪物强良所说他原本的灵魂已被爆发的血丹之力燃烧的一点渣都不剩了。现在在他身体里的灵魂是一个从另一个世界穿越而来的资深宅男。

他原本在另一个世界里喝着“快乐肥宅水”,刷着微博微信、头条,看着各种爽文,玩着网络游戏,好不快哉!

看着房间里简陋古朴的陈设,他脑子“嗡”的一声变得一片空白。

一个身着翠绿古装衣衫的女孩在侍女的簇拥下走了进来。“江流儿”的脑海中急速闪现出一个词来“瓷娃娃”,而且是粉妆玉砌,精美绝伦的那种,世间真的有长的这么灵秀、精致的女孩。

“难道我穿越了不成?”“江流儿”总算明白了过来。

侍女金楛来报信后,瑾瑜便赶来询问,发现这个少年好像什么也听不懂,什么也不明白,只是憨傻的望着自己发愣。

“江流儿”也纳闷,怎么这么漂亮的一个“玉娃娃”,光张嘴不说话,难不成是个哑巴。

他觉得用“瓷娃娃”形容眼前的女孩怎么都透着一股廉价和庸俗之感,而她更像一块无价的纤尘不染的美玉,便将那个“瓷”字换成了“玉”。

但当他试图开口说话时,却只能发出“咿咿呀呀”的声响,这才发现真正聋哑的那个人是自己。

瑾瑜莞尔一笑,又无奈的摇了摇头。哎!真是个可怜人!瑾瑜从心底里叹口气,已认定这是个既聋又哑,脑子也有点不太好使的可怜人。

肃慎国君肃慎逸仲,独自站立在“寻常别院”内,望着院子里半截朽木发呆。身后传来一阵轻快的脚步声,逸仲没有转身而是略带责备而又充满溺爱的问道:“疯回来了”

“瑜儿哪里是去疯了嘛”。一个翠玉般的绿色身影,从后面拉扯逸仲的衣袍,娇腻而又满腹委屈的说道。

肃候知道,除了大泽湾的海滩和不咸山脚的楛林瑾瑜还能去哪里呢?“听说你还带回来一个人?”逸仲故意不去理会女儿的撒娇继续责问道。

瑾瑜她咬着嘴唇低声嘀咕了一句:“定是银桦那丫头多嘴,看我怎么收拾她”。

发现父亲并没有真的生气,瑾瑜继续道:“瑜儿正要向父亲禀报此事,父亲不总是教导瑜儿要心存善念,多结善缘,多结善果嘛。”

见父亲沉默不语,瑾瑜握住父亲粗糙有力的大手赶忙认错“瑜儿知道错了,今后不会私自往城外去了。”

这话瑾瑜不知道已经说过多少次了,但转眼他便会忘却给父亲的这个保证。她不是不懂事的孩子,每当父亲因她犯错不忍责骂陷入沉默时瑾瑜心底都会泛起一阵懊悔和心酸。

父亲又在想母亲了,虽然父亲很少提及母亲,但她知道父亲不再续弦不光只为了她,还有父亲对母亲深深的爱和思念。

逸仲欣慰的点点头,但眼睛依然盯着那半截朽木。

瑾瑜也发现了父亲的异样眼神,循着肃候的目光望去,想看看是什么能让向来喜行不露于色君父如此失态。

>>>点此阅读《山海图》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