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菜小说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我的异次元小旅馆》小说章节目录安雪,安静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我的异次元小旅馆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慢好几拍

简介:萌主与不同的异次元穿越者会碰撞出什么样的火花,平淡生活会发生怎样的变化?一个开小旅馆的异次元时空管理员与众多穿越者的故事——

角色:安雪,安静

我的异次元小旅馆

《我的异次元小旅馆》第1章 小旅馆成了危房?免费阅读

2026年6月12日。

笼罩在蜀城的小雨已经下了很久了。

江雪依走在昏暗的天空下,与她并肩的是她那撑着伞的帅气少年,两人安静的走着。

老街街面上喧嚣不断,淅淅沥沥的雨声和此起彼伏的鸣笛,小卖铺促销的喇叭声,车辆刹车时轮胎与地面的摩擦,却在她们心里掀不起一点波澜。

两人走过热闹繁华的老街,穿过只剩雨声的小巷,最终走进一个颇显老旧的小区,在一栋楼的单元门口停了下来。

“你回去吧,我就先不回去了。”江雪依接过伞让他走进门,自己却停下了脚步,顿了顿,又说,“今天还有一点东西要拿到旅馆里,人家已经等了两天了。”

少年冷酷帅气的脸上看不见丝毫情绪,只是眼睛有些红肿,盯着她,点了点头,然后淡淡的吐出一个字,嗓子有些哑——

“好。”

“钥匙带了么?”

“带了。”

“那好。”江雪怡举着伞转身离去。

少年站在门内看着她的背影,依旧面无表情,直到她走远,才继续转身进楼。

一把小伞遮不住两个人,更何况大风狂躁。为了让江雪峰少淋点雨,江雪依湿了大半边身子,但在这六月天,最多只是有点凉,毫不觉得冷。

6月8日,十七岁的江雪峰结束了高考,这对全家而言都是一个好消息——

以他逆天的成绩,考上清北并不是一件很难的事。再不济也能如当初的江雪依一样,考上望江区的蜀州大学,也就是江雪依和江雪峰爸妈任职的大学。

可乐极生悲。

6月9日,江雪依的父母在外出采购飘窗垫的时候出了车祸,肇事者是一辆大货车,司机疲劳驾驶,大雨中没刹住车,当场死亡四人。江雪依父母虽然没有首当其冲,却也被撞了个结实,尸体几乎被压扁。

晴天霹雳!

可事实不会因任何人的意志而发生改变,木已成舟,便再也无法逆转。从最开始的不敢置信,到悲痛至极,江雪依和江雪峰终究是慢慢接受了,也在自家亲戚和父母同事的帮助下完成了交通事故的处理以及火化、葬礼。

走到小区门口,江雪依拦了一辆出租车,收伞抖了抖水,坐了进去,然后狠狠揉了揉僵硬的脸。她的眼睛酸涩无比,已布满血丝。

很快,出租车停在蜀州大学边上的一栋三层楼房下,从车窗隐约可见楼房上挂着崭新的旅店招牌——

安心旅馆。

江雪依的母亲叫安雪,宾馆名取了她的姓。父亲叫江有心,安安心心的心。

小旅馆是江雪依父母最近投资的,大部分房间的装修已经结束,配套设施也都到位了,只差一些零零散散的装饰摆件之类的,可以说马上就可以营业了。剩下几个房间没有装修,江雪依的父母原本打算是将剩下几个房间做成床位房,面向一些经济条件有限又因为考试、公干需要在大学城周边借宿一段时间的旅客,但这也与学校周边的日租房形成了竞争的关系。

可是这时候传来了这个噩耗。

小旅馆前停着一辆面包车,后座被拆了,里面装满了货。驾驶座和副驾驶各坐着一名年轻人,正无聊的等着,手上夹着烟吞云吐雾。

身上湿漉漉的江雪依对出租车师傅说了声抱歉,这才下车走向面包车,向两人打了个招呼。

江雪依父母出的意外事故使得这批货延迟了两天送来,这两人都知道这件事,语气里没有不耐烦的情绪,掐灭了烟,安慰了江雪依两句,还顺道帮她把货全部搬上了楼。当江雪依结清货款后,两人这才下楼开着车向雨中驶去。

站在楼梯口,审视着占了不少地方的小茶几、床单被套以及一个书柜,江雪依深吸了一口气,这才开始动起来。

她已经三天没怎么合眼了,但这两天还会有不少货陆续送来,容不得她休息。

生活的无奈之处在于无论如何你都得继续,除非你懦弱到选择结束。所以江雪依选择了接过尚未完成的旅馆,继续完成装修,然后按照安雪和江有心所想的,赶在高考分数出来前开业,趁许多高中毕业生会在家长的带领下到蜀州大学这边看看未来的学校,先赚他一笔。

正好,她也刚走出象牙塔准备开始谋生。

下午时分,她将所有东西摆放到应放的位置,又打了个车回去,这才总算眯眼了一觉。

第二天一早醒来,她便要开始处理肇事方与保险赔偿的事了。

江雪峰尚未成年,但也起得很早,洗漱完就一直面无表情的跟在她后面,故作坚强与成熟。

现场情况没什么好调查的,交通管理部门很快出了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对方理所当然负全责。死亡赔偿金、丧葬费、江雪峰的抚养费和精神损失费再加上许多杂七杂八的赔偿,总共还不到一百五十万。

大货车司机往往不会在保险上抠门,加上毕生积蓄,赔得起这笔钱。并且肇事方家人还卖了房子主动提出增加赔偿,以期望获得江雪依和江雪峰的谅解书,这个筹码从十万加到了二十万,只希望在法庭上为那个混蛋增加减刑的几率。

江雪峰一脸冷漠,江雪依也没同意。

江雪依的父母一直有买人身意外险,两个人的赔付加起来也有一百多万。

他们的命,换了快三百万赔偿。

其实大学教授是个闲差,江雪依的父母从最开始的接私活,到后来大大方方的做第二副业,从当年风靡一时的补习班到现在刚投资的小旅馆,近十年来平均年收入也有将近百万。而显然,再多的钱也无法弥补江雪依和江雪峰心里的伤痛,尤其是还未成年就已失去双亲的江雪峰。

15日。

肇事司机的老婆已经磨了两兄妹三天,江雪峰冷漠依旧,几乎没出过门。

但江雪依却有些动摇了,在看到那个如她们一般憔悴的妇人费心哄着两个痛哭流涕的小孩时。这场车祸已经毁了两个家庭,这个妇人手中牵着的两个小孩是不该为此受到牵连。

这场车祸当然是那个混蛋的错,在江雪依眼里他就是个杀人犯,但是否需要这两个小孩为这场祸端再添一笔牺牲呢?

16日晚上,她还是写下了谅解书。

遗产分割也很平静。江雪依的外公外婆死得早,倒是还有个爷爷,但老爷子挥挥手表示自己啥也不要,所有财产都留给了姐弟俩,让她们自己商量。

因为江雪峰还未成年,还在上学,家里的两套房子都留给了他,一套市值接近三百万,一套市值一百万左右。投资了近三百万的旅馆和江雪依父母在银行所存的一百来万资金则由江雪依继承,同时她还要作为江雪峰的监护人,为他提供大学期间的所有学费和生活费用。

当她们将一切理清后,法院判决也差不多下来了,赔偿陆续到账,作为遗产的一部分,两姐弟平分。但江雪峰那部分由江雪依代为保管。

靠近大学城的家中,江雪依和江雪峰默默吃着晚饭,没人说话,气氛有些沉重。

距离那场变故已过去了十二天,两姐弟的气色比刚忙完丧葬时好了许多,只是内心所受的打击暂时还缓不过来。

江雪依吃完饭,放下筷子,出声打破了沉寂:“明天该出高考成绩了吧?”

江雪峰抬起眼帘看了她一眼,不咸不淡的嗯了一声,低头继续吃饭。

江雪依有些语塞,不知道如何接话。

这时江雪峰又抬起了头,态度冷淡的问了句:“你那旅馆,也差不多该开业了吧?”

“差不多了,后天正式开业。”江雪依说道,“今晚上我再过去一趟,最后处理点事情,再检查一下,如果有问题,明天一天也好解决。”

“嗯,到时候我给你订个花篮送过去。”

“……”江雪依从兜里摸出两百块钱递了过去,“买花篮的钱。”

江雪峰一边低头刨饭,一边不动声色的伸手将钱拿了过来,没有理江雪依。

“那我就走了,你吃完饭把碗洗了。少挤点洗洁精。”江雪依说着,站起身往外走去。直到出门再关上门,也没得到江雪峰的回应。

意料之中。

旅馆离蜀州大学小北门很近,走路十来分钟,这时的旅馆除了那几间准备用作青年旅社的房间还未正式装修好之外,其余房间已经完全准备就绪了。位于一楼的门面也崭崭新新,设备齐全。

江雪依先是检查了一遍柜台的设备,把电脑开机,各个网络团购和旅游平台的后台页面打开,看看开店审核通过没有。

而后,她上楼挨个检查房间,包括所有电器设备和沙发床柜,仔仔细细,不敢马虎。

她大一就通过自主创业完成了经济独立,比其他人更知道小心谨慎的可贵。

忽然,她听见楼梯口的仓库中传来一阵声响——

咔……

声音很轻微,像是有人在撕纸。

江雪依立马皱起了眉。

这栋楼房虽然有些年头了,不过刚刚装修了,不至于这么快就有老鼠了吧?

江雪依摇了摇头,感觉不是个好兆头,转身往旁边仓库走去。

咔擦一声,他打开了门,顺便按开了灯。

仓库里面是叠得整整齐齐的床单被套和毛巾,一次性洗漱用具成箱的摆放在另一边,这种环境如果进了老鼠还真不好把它找出来,但也必须把它找出来。

仓库灯光不如客房那么明亮,有些昏暗,至少江雪依是什么异常都没发现,也没看见老鼠之类的东西。

很棘手。

正当她准备仔细翻翻看时,忽然又听见一道声响——

咔擦!!

这声音可比先前在隔壁听的大多了,像是墙被谁给撕裂开了似的。

江雪依一转头,陡然睁大了眼睛。

墙裂了!

——

作者有话说:

新司机上路,起步慢,更新慢,越催越慢。(#^.^#)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