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菜小说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苏一,顾然小说《豪门争怨:危险关系娇宠妻》在线阅读

小说:豪门争怨:危险关系娇宠妻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千思君

简介:苏一二十二岁那年嫁给了青梅竹马的徐青,手握捧花的她迎来了温润如玉的新郎,他说:“苏苏,我会照顾你一辈子。”
然而苏一却是知道,自己与徐青并无爱情。
婚后苏一被人设下陷阱,危难之际,出现在身边的依旧是徐青,只是此时的他眉目间仿佛布满寒霜,他说:“动我老婆者,死!”
苏一此后才慢慢释然,原来,她从一开始便是喜欢徐青的。

角色:苏一,顾然

豪门争怨:危险关系娇宠妻

《豪门争怨:危险关系娇宠妻》第3章 初探免费阅读

顾然是苏一三年来结婚生涯里唯一能够得到的慰藉,尽管在这之前苏一也经常看小说,但其题材内容都是母亲要求下的古典小说。那些总不过是为了陶冶情操和谈吐,为了能够在茶会上不失颜面罢了。

事实上苏一乐意与否,母亲根本不关心。

因而有一段时间苏一甚至讨厌看到书,没想过有一天自己也能够因为一本书喜欢上一位作者的风格,从而去追逐作者所有的书籍。

顾然的小说有一股神奇的魔力,令苏一难以言喻。

简单来说就是有趣,没有一句多余的台词,每一个人物设定都非常饱满,让读者感觉就是身边可能存在的人。

但同时世界观的构造却与现实有所差异,让读者在虚幻与现实之中徘徊,这是异常着迷的一点。

当然了,苏一也想过亲自去瞧瞧作者本人,好奇能够写出如此精彩的小说究竟是怎样人物?

转念一想这样是否本末倒置,苏一喜欢顾然的风格就是因为虚幻与现实并存,若是就此打破虚幻,现实里顾然只是个很普通的人,那么苏一这乏味的生活岂不是没了唯一的乐趣?

因此苏一对于现在兴起的签售会也没有兴趣,只静静的反复阅读顾然的作品并暗暗期待着更加精彩的新作。

不曾想这一切都在三年后玩笑般打破,苏一竟然在咖啡厅里遇见了顾然,甚至失手打翻咖啡烫伤了顾然的右手。不仅如此,顾然甚至还和她一起参加了三年来的首次茶会,一切的一切令苏一不得不感叹【命运】这个词,有多么令人难以琢磨与难以抗衡。

苏一三年来故意不去查探顾然的消息,不曾想命运最终还是让苏一见到了本人,甚至还是以这样的巧合,真是小说一般的情节令人失笑。

——“徐夫人,你还好吧?”复夫人的呼喊令苏一回过神来,面对复夫人的惺惺作态也来不及回应,退开复夫人搀扶的手,利索的跟上了快要消失在视野尽头的顾然背影。

苏一露出了三年来鲜有的亢奋,她想:顾然的右手被烫伤了,还能好好创作么?我还想着看新作呢!

蓦地,秋风萧瑟,庭院落下枯黄的叶,扫过复夫人的眼睑,转瞬眼神狠戾了起来。

下午三点三十,茶会正式开始,因秋日天色暗沉,复夫人特意在后庭院点亮了虹光,让原本朴素的茶会竟有些室外派对的气氛。

到场的嘉宾倒是不多,复先生似乎也在出差,算上复夫人一共五人。

苏一才知道邻居除了复夫妇之外还有一对,对外称呼琳姐的妻子和小颜的丈夫,明显是姐弟恋的一对,看上去倒是恩爱的模样。

不过茶会上的事情,苏一见的多了,谈不上眼见为实。

再有就是身为作家的顾然,不过他的妻子似乎同徐青一般是个工作狂,常年出差在外,根本没有时间参加娱乐活动。

最后便是新来的苏一了,不过在介绍苏一时,在场所有人似乎都毫不讶异,仿佛苏一的存在是那么理所应当。

这种诡异的气氛令苏一难以捉摸、些许不适,但好在对待苏一并没有刻意的社交,尚且能够应付。

说是茶会,但在场都是二十来岁的年轻人,自然不会像老一辈那般老老实实的吃茶品尝点心,都一致架起了烧烤架,甚至兴致冲冲的开了啤酒庆祝。

诶?

苏一被迫起哄举杯,抿了一口啤酒似乎有些不适应,疑惑不解:茶会难道不是应该开香槟红酒吗?没有茶就算了,怎么如今连酒都换了?才三年不参加茶会,就已经演变成这样了?这真的不是露天烧烤摊吗?

顾然忍不住在一旁“噗”德笑出声来,瞧着苏一满脸写着不可置信,不知为何总是心生愉快,方才突然追上来询问他的手是否有碍也是,下意识的想要逗逗这位满脸纯真的女孩子。

“顾先生,请问你在笑什么?”苏一和顾然一同到达,自然而然的落座在旁边,苏一心里是欢喜的,毕竟是自己仰慕的作者,怎么可能不得意忘形,难得丢弃了镇定的情绪,撇了撇嘴,转头质问顾然。

顾然抿唇,啤酒的白色泡沫沾染在嘴角,似乎又恢复了原本冷静沉稳的模样,解释道:“苏小姐不必担忧,这不过是我们熟识的朋友聚一聚,你尽管放心,没有那么多利益纠缠。”

语毕,苏一想要狡辩,但确实被一语中的。不过经过顾然直接点出来后,苏一倒是彻底放下了心,开始放松警惕,学着复夫人潇洒的模样喝起了啤酒。

话说回来,苏一因为家庭原因并没有什么朋友。老生常谈的故事了,财阀世家哪有什么纯真的友谊。苏一一直以来接受的教育都是,只有利益才是永远的朋友,没有利益存在的关系随时都会分崩瓦解。

当然了,同徐青的婚姻也只不过是父辈们的决定,苏一早就已经做好了觉悟,并没有反抗的意愿。

不过是爱情罢了,苏一想要的徐青都能给,因而并不会因此产生叛逆的想法。

但一直以来安稳的内心,仿佛在遇见顾然的瞬间开始有了些许改变。

苏一酒量并不差,只是长时间未曾饮酒,痛快饮酒难免会造成微醺的状态,很快便红着脸觉着脑袋轻飘飘的尤其舒畅。

复夫人见缝插针,仿佛一早就从旁关注,此刻见苏一彻底放下防线,这才走到旁边对苏一道:“徐夫人,你还记得自己为何而来么?”

苏一即可辩驳:“别叫我徐夫人,难听!”

趁着酒劲苏一才敢出言不逊,女人在外交际的确是冠以夫名,母亲常年也是顶着苏夫人的名头,但苏一并不想步后尘,她只想做苏一。

复夫人似乎被戳中了痛楚一般,也不再面带笑容,追问:“你可还记得自己为何而来?”

“……为何?”苏一摇头晃脑,恍惚间只觉得虹光闪耀刺眼,眨眼间才发现身边的顾然早已消失不见。视野里,只有阴恻恻的复夫人和一旁烧烤的琳姐与小颜——苏一心觉糟糕,莫不是进了什么圈套?

“徐夫人?”复夫人再次呼喊,冷冰冰的语气令苏一瞬间清醒,也顾不得厌恶的称呼,放下酒杯,面色凝重的从包里拿出黑色请柬,放置桌面,缓缓推向一旁的复夫人,质问道:

“你究竟有何目的?”

复夫人挑眉,倒是丝毫不在意身旁有人,白嫩的手指划过桌面,指尖停留在黑色请柬上面,悠悠然敲动,黑色指甲瞧得苏一心底有些抗拒,却又说不上来厌恶,只是潜意识里告诉自己应当快些离开此处。

然而苏一又该回到哪里呢?

是那个冷冰冰没有气息的新家?还是再次回到母亲的身边?不,苏一羞愧于此,再者苏一对于父母也并没有过多的感情,谈不上回家的温暖。

苏一便是孤零零一人,无处可去、无处可归。

“徐夫人……”

“叫我苏一就行。”苏一略微烦躁,酒气出口,却是如何也忍不住脾气,见复夫人一副卖关子的模样,欠身靠近逼问,“究竟在谋划些什么?”

复夫人再次露出冠冕堂皇的笑来,右手略微退开苏一,身子往后仰,说:“徐夫人究竟还在警惕些什么,徐先生不是常年不在你身边么?”柳眉轻佻,语气满是嘲讽,“真不知你还要自我欺骗到何时?”

“……”苏一沉眉,被人揭开伤疤的感觉的确不好受,但不知为何她的心头有一种莫名的爽快,很快叹气,问,“所以这场茶会究竟什么时候才真正开始?”

语毕,复夫人立刻露出一种“孺子可教也”的表情,假装扶额思索,说:“考虑到徐夫人久未经人事,我特意为你寻了位旗鼓相当的对手喔!”

“哈?”苏一错愕,不曾想自己的私事被熟知,“等等你怎么知道……”话语间,方才消失的顾然突然从背后出现,低沉的声音略带沙哑,想必是过度饮酒的原因,他问:

“复夫人,你又在胡闹?”

复夫人见状倒是不再言语,眼疾手快的将黑色请柬收回,把座位让给顾然,转身离去时轻佻的扯住顾然的衣襟,暧昧的在耳旁低语,再斜眼瞥了下茫然的苏一,利索的离开了。

顾然神色倒是从一始终,没有任何变化,落座后自顾自的将啤酒倒满,骨节分明的手指摩挲着透明的酒杯,气泡不断的往外冒腾,虹光眩晕了苏一的目光,竟觉得顾然的手在发光。

顾然略一顿,举起酒杯的手又停下,目光灼灼,仿佛有欲望即将喷薄而出,语气却依旧淡然,他问:“苏小姐,想知道为何请柬上是欧石楠花么?”

>>>点此阅读《豪门争怨:危险关系娇宠妻》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