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菜小说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校园天师》小说章节目录张平一,智多星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校园天师

小说:玄幻

作者:君子藏器

简介:19岁这年,爷爷坟墓被掘,父亲被殴打成植物人,我终于无法再继续隐忍。太初八卦、七星伏魔……种种传古奇术接连现世。天师界从此,要因为我的愤怒而风卷云涌。我张家异术,要么不出世,一出世,就必须是傲立天下的霸道之术!

角色:张平一,智多星

校园天师

《校园天师》第1章 冷美人的约谈免费阅读

又是一节枯燥而又让人惧怕的高数课!

其实我很搞不懂,我一个学医的为什么要学高等数学拉格朗日学定理夹逼准则这些东西,难道未来我在手术台上操起手术刀的时候还要精准的夹逼一下我下刀的力度?

讲台上那眉飞色舞唾沫横飞的年轻高数老师一边兴高采烈的“传道授业”,一边对着前排好学的美女同学频频致意,耐心而且热心的询问她们是否听懂。

那猥琐的模样让一群血气方刚的老少爷们心中愤恨,要不是期末考试和学分的命门握在他的手里,我估计这老师早已经被套上麻袋不知道揍了多少回了。

思绪横流,我皱着眉头在心里发问,宿舍里总好像有些不对劲,可是表面看来一切又是那么如常,连我昨晚因为无聊竖着摆放在抽屉里的硬币都没有挪动分毫。

但就是因为这太过正常的场景,让我觉得有些邪乎。我昨晚下床铺尿尿时明明听到硬币倒下的声音。难道是错觉?

这么些年,我时常会有一种微妙的感觉,我身边的东西,正常的有些不太正常,颇有些风雨欲来前过分的宁静。

我总觉得,自己被无数双眼睛在暗中盯着。也许,夜深人静的时候,那些眼睛的主人会翻箱倒柜的在我身边搜索着一个东西……

“不好意思高老师,我有点急事找一下张平一。”一声娇媚到骨子里的声音打断了热情洋溢传道授业解惑的高数老师,也打断了我的奇思妙想。

“张平一,出来一下。”美女辅导员眼波流转,在教室的后三排准确无误的找到了趴在桌子上的我,并面色关切的朝我挥了挥手。

一众热血青年羡慕而且惊讶的目送我拖着缓慢的步伐朝那迷死人不偿命的美女导员走去,我惊讶之余,低着头数着步子。

不开玩笑,在这个狼多肉少的学校,两个班级一百多人的大课,一百来号精虫上脑的爷们面对这种被冷面美女导员约谈的低概率幸福彩蛋砸中脑袋事件,眼神中蕴含的嫉妒和杀机绝对会让人窒息。

“跟我来,有事跟你说。”导员今天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一改往日横眉冷对千万男性同胞的冷面美人形象,反而语气格外关切温柔。

我有些找不着北,19岁的黄花大闺男被二十七八岁蕴含着青春和成熟双重气息的美女拿捏的死死的,我如同失了魂,跟在那婀娜的身姿后面屁颠屁颠。

“这他喵的张平一是走了狗屎运了啊,校园头号冷美人老师对他那么温柔?”

“哼哼,你小子眼拙,我刚才仔细观察了冷美人的眼神和微表情,其中蕴含了一些深意。事出反常必有妖,你说冷美人什么时候对咱这么温柔过?我怀疑张平一这小子是犯了事!冷美人这是用美人计在查清真相呢!”“智多星”吴明捋了一把光滑没有一根胡子的下巴,微微眯着眼睛,似乎对自己精准的眼光独到的分析十分满意。

“智多星”这个分析十分契合众精虫上脑爷们的胃口,他们纷纷点头称是,心里少了一分嫉妒,多了一分释然。当然,也有少数人在听到这番论断之后,心中有担忧,也有愤慨。

一个叫做李柏天的男子,冲着“智多星”的方向狠狠瞪了一眼,并嫌弃的朝地上啐了一口痰。在发现“智多星”朝自己看过来时,他双手交叉,将骨骼关节扳的吱吱作响。同时还作出了嘴型——你小子再胡说八道,下课老子打掉你的门牙。

另一边,冷面美女导员的办公室,她轻轻关上门,给我端上了一杯水。

狭隘的办公室里,有凉悠悠的空调,也有导员身上名贵的香水味。我抬手接水的时候,不经意瞥见了那白色职业衬衫下包裹的两座雄壮的山峰,情不自禁的“咕嘟”一下咽了一口口水。

为了掩饰尴尬,我赶忙端起水一饮而尽,表现出很渴的样子。

“张平一,老师要给你说一个事情,你要做好心理准备。”美女导员似乎做出了一个重大决定,面色认真的对我说道。

一瞬间我的心里风起云涌。什么事情?难道是看上了我这个黄花大闺男,要向我表白?还是我前几天和老李包夜上网夜不归宿的事情败露要被学校杀鸡儆猴处理一下?

我的面容此时十分纠结。不过美女导员显然并没有给我太多思考的时间,她深吸了一口气,开口道:“刚接到你家里电话,你父亲,与人发生争执,受了重伤,目前昏迷,在重症监护室接受治疗。”

“轰!”我的脑袋一阵轰鸣,巨大的冲击差点让我站立不稳,我摇晃着身子,一双纤细的手适时的扶住了我的胳膊。

“现在还不知道具体情况,你不要太过担心,赶紧回家看看。”

我晃了晃脑袋清醒了一下,对导员低声说了声谢谢,便转身冲出了办公室。

一路狂奔到学校门口,我挥手坐上了一辆出租车,飞速往火车站赶去。

最近的一班火车十点四十,能够在下午三点到家。此时此刻,我恨不得出租车能有飞机的速度。

只不过我想不明白,农村出身性格温和善良的父亲怎么会与人起冲突?

这近二十年来,我几乎从未见过他发脾气,唯一的一次,是在我八岁的时候,几个醉汉村口斗殴,无意间一扁担甩在了我爷爷背上,那一次我老爸骑着自行车连夜赶路八十多公里,到家之后正值清早,他看到躺着床上修养的爷爷,顿时红了眼睛,操起一把菜刀直奔那醉汉家里。

最后的结果是那醉汉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跪在爷爷的床前赔礼道歉乞求原谅。爸爸是出了名的孝子。自此之后,我再也没见过爸爸有过激的时候,更别提与人动手了。

心烦意乱的我坐在候车厅里盯着远处的时钟,我顺手摸出了那个山寨的诺基亚N85,却想起来早上玩了一个多小时手机,早已没电关机,不然家里也不会在出事后联系到辅导员那里。

我将手机揣回兜里,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又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一定不能出事啊!”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