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菜小说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捉鬼小甜妻:督主大人要抱抱》小说章节目录苏小小,顾宁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捉鬼小甜妻:督主大人要抱抱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云巅上的妖

简介:现代玄门大师苏小小穿越成了苏府千金,一朝回到解放前,不仅一身道行所剩无几,还缩了水,三十好几的大龄女修成了十一二岁的小丫头,还被个“叔叔辈”的万年老光棍惦记。苏小小咧嘴一笑:督主,我掐指一算,你命里缺我!

角色:苏小小,顾宁

捉鬼小甜妻:督主大人要抱抱

《捉鬼小甜妻:督主大人要抱抱》第一章 不灵不要钱免费阅读

京都城西大桥边上,簇立着一棵参天古树,树荫下铺着小地摊儿,一根简易的木头牌子上写着:铁口直断,不灵不要钱。

来往行人有侧目撇上两眼的,有好信者驻足观看一会儿者,也有人撇撇嘴嗤之以鼻。

不为别的,因为那挂摊前坐着的小人儿,看上去约莫不过十来岁,衣着尚好,长得粉雕玉琢,正是雌雄莫辨的年纪,也不知道是哪家府上的小公子偷跑出来寻乐子。

半晌也不见个人想找她算卦,苏小小也不急,如老僧入定,稳坐钓鱼台,开始闭目养神。

蓦地,苏小小睁眼,眼神正巧落在一个步履匆忙之人身上。

“这位公子,请留步。”

那人脚步一顿,身后两个随从也顺势停下,微微侧目,眉头微拧,不仔细看都分辨不出来。

“你在叫我?”

苏小小煞有其事点头:“这位公子,我观你面相,印堂发黑,不出半日必有血光之灾。”

语气像极了江湖老骗子。

顾宁之眉心一抽,不打算理会,今日还有急事,没时间哄小孩儿。

刚想走就见不远处慌里慌张跑过来一个虎背熊腰的壮汉,顾宁之下意识挪动脚步,做出防范的姿态,两个随从亦是把手放在腰间的刀柄上。

只见那大汉三步并作两步跑到算卦摊上,完美的与三人……擦肩而过。

魁梧壮汉红头胀脸,气喘吁吁,眼神却闪烁着光芒:“小神仙,神……太神了!”

大汉嗓门奇大,这么一咋呼,不少好信的人星星点点围过来看热闹,顺势把顾宁之三人围在其中。

苏小小不疾不徐看了大汉一眼,咧嘴笑了。

“都解决了?”

大汉点头如捣蒜,略显凶煞的脸上满是信服,重重点头。

“小神仙神通广大,昨晚上我也是半信半疑,都按照您说的做了,果然三更时分,它就出现了,那家伙,可差点没把我吓死,差点尿裤子!”

是已经尿裤子了吧。

苏小小莞尔,没当场戳破。

“既然都解决了,那一两银子的卦钱……”

大汉爽快地了银子,苏小小艳红的小嘴微微翘了翘,还没说话,就有人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听上去玄玄乎乎的。

那大汉红光满面,嘴上噼里啪啦就把事情的经过,从头到尾讲了一遍。

“这话说起来就长了,都能说书了,约莫三个月前……”

大汉本名铁大壮,是西街铁匠铺的铁匠,三个月前开始,家里频频发生怪事。

起初也就是丢两只后院的鸡鸭,他也没咋当回事,直到半个月前他经年打铁的炉子突然炸了,差点没把他蹦咯,到现在还心有余悸。

紧接着倒霉的事一件接着一件,就连不信邪的人都魔怔了。

找了好几个先生看,折腾一溜十三招也没怎么着,正值铁大壮霉运当头,遇到了初次摆摊的苏小小。

“多亏了小神仙,要不然我那铁匠生意做不下去不说,怕是哪天命都折腾没了!”

看热闹的人意犹未尽,追着问:“那到底是咋回事啊?”

铁大壮也不卖关子了,砸着嘴,唾沫横飞说道:“小神仙让我昨天晚上三更时分,在院子里摆上香案,好酒好菜的,请那位出来谈谈,起初我也是死马当活马医,谁知道三更一到,好家伙,一阵阴风,桌子上冷不丁出现一只比猫还大的老耗子。”

饶是铁大壮胆子大,也给吓了一跳,差点撒腿就跑,幸亏及时想到苏小小的话,仗着胆子跟那耗子交谈,说是谈话,其实就是求饶。

好话说尽,央求它别再祸害自己,只要能让他家消停,铁大壮乐意年年供奉。

说完这话,那耗子好像真成精了一般,两只前爪竖立起来,点了点头转瞬消失不见。

见此,铁大壮哪敢犹豫,一整宿都没敢睡觉,天一亮就跑来天桥底下寻人。

“小神仙,那……接下来该咋办?”

“咋办?”

苏小小坐在石头墩上神态自若,把事先准备好的长条状木板拿出来,从布包里头掏出一支毛笔和朱砂,唰唰几笔,写着:灰仙太爷之位。

“拿回去供奉,逢年过节记得烧香祭拜,那灰仙之所以找上你,是因为你曾经打死过它的子孙,以后就没事了。”

立保家仙这种事,她虽然也会,不过也是头一回,她最拿手的还是算命看相。

铁大壮小心翼翼捧着牌位,千恩万谢的走了,人群霎时鸦雀无声,真有那么神?别是请来的托儿吧?跟说书似的。

听到有人嘀咕,苏小小也不恼,随意撇了那人一眼,小手一指道:“我看你山根有黑,最近应有破财之相,另,你脑门发青,于山根若有似无相连,这财多半是破在外室身上,顺便好意提醒一句,比劫双透旺而无制,易养他人之子。”

说白了,就是他那外室不仅图了他的财,还给他戴了绿帽子,连孩子都是别人的。

在场的人大抵都听懂了,那人错愕一瞬,脸色巨变,五官扭曲,愤愤道:“你这孩子,满嘴胡说八道,我哪里来的什么外室,若非看你还小,老子今儿非揍你一顿不可,哼!”

说完甩袖走人,有人忍不住噗嗤笑了。

“那不是李员外家的大少爷么?我认得的,前阵子李家不知因何闹腾了一阵,难不成真让这小先生说着了?”

“真的假的?”

有人忍不住蠢蠢欲动,笑着看向苏小小:“小先生不妨给我也算算看?”

苏小小唇角一抿,只说了一句话。

“待会儿不要多管闲事,以免血光之灾。”

方才被苏小小叫住,又莫名其妙没走的顾宁之三人:……

这话咋有点耳熟?

血光之灾,小家伙刚才也是这么说他的吧?顾宁之好笑,明明有事在身,他是魔怔了才会在这里耽搁。

刚要转身,一辆马车呼啸而来,似乎是失控了,那车横冲直撞,眼看就要撞上行人,顾宁之下意识出手,飞身夸上马身,欲降服发狂的烈马。

而刚刚还在苏小小摊位前站着的青年公子,也闪身救下从那车里跌出来的小孩子。

转了个身,一颗石子飞过来,划伤青年的脸。

与此同时,发狂的马不知怎的,脚踝一弯,马背上的顾宁之被甩下来,好在他身手矫健,利落地落地,,谁知刚站稳,破碎的那车木板破空而飞,刚好擦过他脖颈。

顾宁之眼底暗沉。

脑子里无端想起方才那句:血光之灾。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