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菜小说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春树,叶燕飞小说《神医锦鲤妻甜又野》在线阅读

小说:神医锦鲤妻甜又野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归语

简介:一穿越就成了人人喊杀的狐狸精,叶燕飞表示长得漂亮是累不是罪。
姐姐我中西医双修,脑子比样子更好用。荒山变药田,钱钱滚滚来。救人等于铺路,转眼成了锦鲤附身的旺系列。
呃,只是这突然冒出来的美男小生,你哪里来的牌子气?
“燕燕,我吃鱼只吃唇,吃鹅只吃掌,吃你么,上上下下里里外外都要。”
叶燕飞真想拿豆腐把自己撞死,退货不成,贱养不能,冒牌相公太难养怎么破,在线等……

角色:春树,叶燕飞

神医锦鲤妻甜又野

《神医锦鲤妻甜又野》第3章 出污泥而不染免费阅读

当听到春树再次提起狐狸精的事情,叶燕飞决定助她一臂之力,在张大山家时对她的指控一概不还嘴,还眨巴着好看的大眼睛滴溜溜地四处望。

在春树看来,伸过来的脸不打白不打,能让你死便不给你活,终于,刺激了春树心底里最罪恶的种子发了芽,于是就有了刚开始火烧狐狸精那一幕。

春树说被狐狸精吸住的阳气而死的人只有在烧死了狐狸精之后才会重获精气重生过来。

这脑洞,叶燕飞只能说佩服。

偏偏人家张大山信。无知加愚昧果然能逼人入地狱。

“春树。”叶燕飞看着这个莫名其妙一心想置自己于死地的女子,眼里露出一丝笑意,只是笑归笑,温度却是零下三十。

“你还想说什么?”春树看着叶燕飞的笑有点怵。

怵什么怵呢,叶燕飞内心台词,本姑娘既然被说成是狐狸精估计不会难看到哪里去吧。这个时候的叶燕飞还没见过这副身体的样子,如果她见过就不会说这样的话了,因为如果她见了,估计也会说一句,真TM像狐狸精!

“我是想说,你的头发有些像莲花呢?”

像莲花,这是什么比喻?春树有点懵,其他人也有点懵。

“出污泥而不染啊。”叶燕飞冷笑一声,“从河里救人居然头发都没湿,不知道是春树姑娘的头发真是莲花做的呢,还是泅水的本领技高一等根本不会沾湿头发就能从河里救人起来。”

众人听到此话都是一愣,继而反应过来,望向春树。

只见她今天扎的是两个小髻,上面还缠了与衣服同色系的丝带,丝带在风中飘舞,十分漂亮。但这都不是人们看的重点,重点是从河里救人起来两个小髻还能保持一丝不苟?丝带还能飘啊飘?再看人家叶燕飞,一头秀发略显狼狈半湿地散在身后。

证据再次一目了然。

“好你个春树,见死不救也算了还抢人家叶燕飞的功劳!抢人家功劳也算了还想烧死人,你存的什么恶毒心肠!”孙二娘第一个站出来骂人。孙二娘是寡妇,平时就看不惯别人欺负同样是寡妇的张寡妇留下来的叶燕飞。

“春树想烧死人,不是好人!”孙二娘的儿子磨子也嚷嚷起来。

春树脸上窘迫,缩着脖子四下张望,可是村人们都拿看坏人的眼光看着她,甚至毫不客气地议论纷纷。

“烧死人可是大事啊,真没想到小小年纪心肠如此狠毒。”有人道。

“这个叶燕飞虽然是外乡人,又克亲,但也没对咱们村的人做什么出格的事,此次还冒着生命危险救柱子。反观春树都跟守望议亲了,这柱子说到底还是她未来的小叔子呢,啧啧,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又有村人摇头叹道。

这些人说话根本不会压低声音,不但春树,所有人都听得见,春树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正当她不知道如何收场时,有人叫道:“里正来了!”

春树一喜,里正可是她的堂伯。

人们的目光都聚焦在从远处走过来的一个微胖的男人身上,不过很快就又将目光往后移动,落到了后面一个身材高大,走路笔挺的年轻男子身上。

“堂伯,守望哥。”春树喊头一个人时脸上带着骄傲,喊第二个人时脸上则泛起羞涩的红。

“大半夜的都不在家呆着,跑来村口闹什么呢?”里正似乎并不清楚情况,分开人群走进来看到眼前的情形有些懵。

“堂伯,你来得正好,那个狐狸精害人,被我抓了个现形,可是她会妖术,还牙尖嘴利地颠倒黑白,大家都快相信她了。”春树说完还低头抹了抹脸,好像在抹眼泪似的。

里正皱了皱眉头朝人群里扫了一眼,在看到被绑在柴火堆里的叶燕飞时眉头皱得更深了,又看到张大山手里的火把,不由得斥了一句:“胡闹!”

张大山心里本来就开始怀疑不定了,听到里正这样一骂,顿时醒悟过来自己在干一件蠢事,“树根大哥,我……”

“到底怎么回事?”里正一边问一边目光在人群里扫过。

赵尾草见里正望过来,先缩了头往身旁的孙二娘身后藏,孙二娘斥了一句:“刚才不是挺大声的么,这会儿怎么成了鹌鹑了?”

赵尾草也不和孙二娘对嘴,她最怕这个大伯,要是被大伯训斥了,回去还得被自己相公再训,那可是动手不动嘴的主,她又不皮痒,当然醒目地减少存在感。

里正瞧见了房亲里的一个年轻小子,心想这人平时说话倒是稳重,便直接点名:“虎子,你说说,这是怎么回事?”

春树见里正来了并不只听她一面之词反而向他人询问,心里有些慌,朝赵尾草求救,却见赵尾草缩着身体躲在别人身后,心里骂道:拿她家东西的时候理直气壮的,这会儿让她出头帮言就缩了,真是靠不住。

可是还有张守望呢,春树小女人一般的步态朝张守望走过去,到了跟前叫了声:“守望哥。”

“嗯。”张守望不动声色地退开半步。

春树见他明显拒绝,不敢再说什么,心里想再怎么样自己和里正也是亲戚,他总不能在这么多人面前帮着外人。

叶燕飞看着春树笃定的样子心里不由得冷笑,若是没外人这里正的确会偏帮她,但眼下来了这么多人,嘿嘿,春树,你就准备欣赏一场大义灭亲的好戏吧。

叶燕飞对里正会来并不意外,记忆里张家二丫曾说过,今天晚上她哥会回来。

张二丫的大堂哥就是张守望,在县衙里做马快,每十天休一天,每次休假回家回来都是这个时辰,而每次里正里正都会出路口接。

为什么?因为张守望做马快还是里正里正引荐的。

刚开始县令看他面子才勉强收下,后来这张守望自己争气,手脚勤快,做事认真,加上少时跟山上道观里的师父学过拳脚,揖盗捕匪也比一般衙役要勇猛得多,就算现在做了副班头,不但事事都还抢在前头,还谦逊有礼,整个县衙没一个人说半个不好的字。每次他进城去衙里送税粮什么的,县令总在他面前夸,说他眼光好会识人,让他很有面子。

张守望是个不偏不倚的人,里正就算在他面前做样子也不好明着偏向春树,所以最后结果只能是公事公办。

>>>点此阅读《神医锦鲤妻甜又野》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