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菜小说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我在古代养了一只鲲》小说章节目录江天,刘便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我在古代养了一只鲲

小说:历史

作者:奔跑吧何小鬼

简介:“你说我是当今黔国公的儿子,不,我更想说我是驭鲲者,我养的鲲有几千里之大,它能上天、能入海、能吞云、能吐雾、能催花、能熟果、能医人……“

角色:江天,刘便

我在古代养了一只鲲

《我在古代养了一只鲲》第1章 少爷掉进粪坑了免费阅读

滇南泽白眚见,民间男女露宿,有物金睛修尾,状若大鱼,负白气入牖,直抵密室,至则人昏迷,遍城惊扰,操刃张灯,鸣金鼓逐之,不可得。

——有妖记

“不好啦!”

“不好啦!”

“少爷掉进粪坑啦!”

……

两天后的早上。

云南黔国公府。

江天揉了揉眼睛,茫然地看着眼前的青纱帐幔,远处案台上放着一个陶制薰炉,几缕青烟正袅袅升起,房间内可以闻到淡淡清香。

帷幔前站着一个三十来岁的青衫小帽家伙,右手半捂着口鼻,目光如炬正死死盯着他,然后这家伙露出一张很欠揍的笑脸,笑中带有肉麻的谄媚:“少爷,你醒了……”

江天微微皱眉。

“没死吗,这是哪里?”江天喃喃自语,脑袋有些昏沉。

他清楚地记得自己刚上完农业现代化的专业课,然后趁着下课时间躲在厕所里玩王者荣耀,用的英雄是上单庄周。正当他骑着大鲲大杀四方时,突然手里的三星手机迸出火花,随之而来一阵电流的酥麻感传遍全身,两眼一黑一头栽倒了下去。

青衫小帽的家伙神情一愣,将身子凑近了些,眼珠子咕噜地转了两下,似乎想到什么,但是又不是很确定。

“少爷,您怎么了?”

江天没有回话,撑起身体想要下床,一双白皙的手让他心里“咯噔”了一下,这绝非他的手。

惊慌中,他拿起床边的铜镜子,看着镜子中的自己!

十四五岁的样子,细嫩的皮肤,一头飘逸的长发,精致的五官,简直惊为天人,尤其那两片淡红的嘴唇尤为性感,如果不是感觉裆下那带把的玩意儿还在,江天还以为镜子中的自己是一个打扮利索的美女。

“奇怪!到底发生了什么?”

“少爷,您可不要吓唬小的啊!”青衫小帽的家伙瞬间哭丧着脸,眼泪如雨般唰唰地往下掉。

江天闻声一怔,脱口而出。

“刘便?”

说完这个名字,一连串的记忆如同火山爆发一样突然喷发而出。

再看向青衫小帽的家伙,江天印象又深了几分。

“卧槽!穿越了……”

瞬间,江天似乎知道自己身在何处了。

现在名字也叫江天,只是这个江天却是当今洺朝黔国公江启元之子。而自己所在的江家,世代镇守洺朝西南之地——云南,贯彻历代皇帝“三戍七屯、且戍且屯”的屯田旨意,以“紓民力,足兵食”。

对于时间轴,江天对比了元朝以前的历史,发现基本没出错,但之后的历史轨迹似乎已经偏离,如今具体是哪一年无从说起。

按照时间年份推算,大概相当于公元十六世纪末,也就是明末清初的时候。

搞清楚现在的基本情况,江天既兴奋又叹息。

不过在兴奋叹息之余,江天开始皱起眉头来。

“哭好了么?”

眼前还在嚎啕大哭的青衫小帽的家伙,已经让他感觉到有些烦躁了。

江天不耐烦地用手轻轻捅了捅他,谁知那青衣小帽的家伙哭得更欢。

“还哭,就丢到滇南泽喂鱼!”

又不是娇滴滴的小姑娘,任谁听一个大男人哭了这么久也会心烦意乱,江天直接大吼骂道。

话音刚落,青衫小帽的家伙瞬间止住眼泪,从地上爬起来笑脸盈盈地看着江天。

“少爷,小的还以为你得了癔症,都怪那茅坑的木板不牢固,等少爷病好,我劈了那茅坑板当柴烧。”

江天怎么也没想到,青衫小帽的家伙变脸如此之快,简直比翻书还快。

不过,仔细一想大致明白了其中的原因,作为一个封建礼教都能吃人的社会,一个整天胡言乱语的人肯定会被认为是异类,而这个年代处理异类的办法就是火烧。江天不想成为异类,那么只有努力演成身体原主人的行事风格。

“只要少爷还打骂小的,小的就知道少爷没有得癔症,还是原来的少爷。”

刘便这番话,江天算是听明白了,看来自己之前是个不折不扣的“纨绔子弟”。

“行了,行了,废话少说,赶紧去准备洗澡水,我要江浴更衣。”

江天嗅了嗅,总觉得空气中有股怪怪的味道,即使点了薰炉,异味还是时有时无。

“少爷……”

刘便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小步,左手半遮半掩,口中支支吾吾。

“还愣着干嘛,还不快去。”江天自然知道刘便那动作的意思,厉声吼了句。

“小的马上去,马上去。”

在江天的记忆中,这刘便是江国公府为数不多的“人才”,倒不是说他有多少才华能力,就说他那厚脸皮子估计整个西南之地,可能乃至洺朝也没有几个人能比得过,脸皮子厚有厚的好处,至少惹人喜爱。

洗浴完,江天在贴身丫鬟小芽的伺候下,换了一身干净的衣裳。

“少爷,这个蛋你还要吗?”

正当江天对着铜镜中的自己啧啧称赞时,小芽糯糯的声音传来。

“蛋,什么蛋?”

转身看去,只见小芽手里捧着一个黑色的蛋,形状类似鸡蛋

“这个蛋一直是少爷的心爱之物,平常到哪里都是随身携带。”

“哦,行吧,给我拿着便是了。”

江天从小芽手中接过黑色的蛋,放在眼前瞅了很久,也没认出到底是什么蛋,只好将它装进自己腰间的荷包中,等改日有时间再慢慢研究。

出了房门发现刘便已经等候多时,说道:“小便便啊,陪我出去活动活动,这几天身子都躺腻歪了。”

“好咧,少爷前面请。”

打起精神跟随刘便出了阁楼。

此时虽是冬十一月,但是云南的气候,跟江天印象中的差不多,气候宜人,四季如春,根本不需要穿什么棉袄。

花了小半个时辰将整个江国公府逛了一圈,江天忍不住咋舌。

府邸占地极大,少说也有五十亩,栉比鳞次的屋脊连绵,五进五出,正堂、前厅、后院、厢房、柴房足足数十开间。

江天很是满意,心想自己穿越过来还算幸运,至少不用去担心温饱一事。

出了江国公府大门,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大湖,便是之前江天口中提到的滇南泽,也就是现在的滇池。

“卧槽,果真会享受。”

看着浩浩荡荡的滇南泽,江天忍不住由衷的感叹了一句。

旁边的刘便也眯着眼睛看着滇南泽,只是不管他如何看都是普普通通的一个大湖而已,但是听到自家少爷好像在感叹什么,他又觉得疑惑几分,便谄笑着问道:“少爷,你刚才所说卧槽,是何意啊?”

江天狠狠瞪了一眼刘便,没好气的骂道:“狗一样的东西,本少爷的心思岂是你能猜测的,滚一边去。”

刘便尴尬一笑,悻悻的退了一小步,说道:“少爷说得对,少爷说得对,小的不该问。”

片刻后,江天觉得刚才的话有些重,又说道:“卧槽,就是厉害的意思,可有记住,下次不许再问。”

“是,是,少爷,少爷好卧槽!”刘便点头如捣蒜,屁颠屁颠的跟在江天身后拍着马屁。

听到刘便的话,江天顿时满头黑线。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