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菜小说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完整版《凡人修仙之登天好几步》程希,阿希txt下载

小说:凡人修仙之登天好几步

小说:玄幻

作者:身不由己

简介:来历不凡的程希以凡人之躯踏入修仙界,最终成就非凡的故事。
程希腹黑,坚忍,热血,庙堂,战争,江湖,各留风采,,,,,

角色:程希,阿希

凡人修仙之登天好几步

《凡人修仙之登天好几步》第2章 程希走出部落(1)免费阅读

小程希的出生,既给程平带来无尽悲伤,但同时也给他带来了无尽希望,

程希,程家的希望。

程平渐渐地从悲伤中恢复过来。眼下不是悲伤的时候,他得照顾小程希。

小程希渐渐长大,转眼间小程希已经三岁了。

而小程希的便宜哥哥也已经十二岁了。马寡妇跟了程平不到半年就失足落水而去了,跟过来的小尾巴,自然着落在程平的身上。

其实,他亲生父母虽然都过世了,但还是有叔伯的,不过他叔伯的日子也不好过,也就乐意由着程平带养。

十岁那年,小尾巴已经懂了许多,程平有一次很认真地问了他许多问题,最后又让他自己做决定,如果他想回家,他可以出面去说通他叔伯,如果想继续跟着程平,那他得改姓为程,而他程平也发誓会把他当亲儿子对待。

这么严肃的问题,小尾巴哪里能想透其中的利害关系?他只是知道,跟着程平以来比以前跟着母亲还好过。

所以他没有犹豫地点头。

程平暗中叹息,这个便宜爹当定了。

隔天,他去找小尾巴叔伯沟通了一下,回来后改小尾巴马姓为程,取名望,算是与小程希的希相照应,希望,两个人都是程家的希望。

小尾巴知道自己有姓有名,高兴的咧嘴而笑。

程望。

而今十二岁的程望竟然已经长的人高马大,整体看上去比程平强壮多了,也是,现在一家三口的生计基本上赖于程望维持。他上山守猎已经是部落里的能手,至于河中抓鱼,更是犹如浪里白条,让许多老渔夫叹赞不止。

他原先叔伯看的也是后悔不已,几次私下动员程望重回家门,都遭到了白眼,最近一次摆出叔伯身份惹火了程望,竟遭到程望一顿拳打脚踢。

可怜叔伯兄弟二人竟无力反手,实在是十二岁的程望力大无穷,更是随了母亲性子,粗鄙残暴,若不是手下留情了,怕得把他们俩打残了。

二人有苦不能言,也是无脸去找程平诉苦,一个原因是当初他们自己放弃抚养过世兄弟唯一骨血,这事做的本就不是地道,而今人家把他从小拉扯大了,用的上了就想认回?除非程望自己想重回马家,不然他们哪来的脸皮找程平去提?还有一个原因,别看程平这些年诸事不顺,但威望仍在。

前段时间老族长去世,部落里重选族长,就有许多人提出程平来当。若不是程平一力推脱,说不定他就是族长了。

毕竟,程平的父亲那个时候,传授了许多知识出去,而今这批人正是部落里的顶樑柱,他们很清楚,他们学到的那些守猎技巧,捕鱼办法,包括简单的强身健体,搏杀技能,简单的伤势护理…虽不能让他们进入修真界,但对整个部落的作用太大了。收入多了,人员伤亡少了,寿命长了…这一切让部落里的每家每户受益!

他们是真心想让程平来当这个族长的!

程望心思简单,把他们俩兄弟打就打了,也沒放心上,倒是被程平训了半天,他蔫着头,一声不吭,末了,说了一句:“我还手下留情呢。”抱着小程希就跑了。

把程平噎的不轻,合着自己这半天说的口干舌燥的是对牛弹琴了。这孩子,说实话,他也头大!

小程希就在这邻里长短,嗑嗑碰碰中成长。

五岁的程希已经能跟着程望到处跑了。甚至于跟着去河里玩水捕鱼,上山设馅守猎,程平也不大管,毕竟十四岁的程望能力还是很强的,照顾程希问题不大。

而前两天一次程望带着程希去山里一次,竟是捡了一只受伤了的老猎狗。这老猎狗长相着实难看,又老的皮毛都快掉光了,后腿骨折,拖着地走路…哪看哪厌!

面对程平目光,程望难得丑脸发红,捡这东西回来不是又一拖油瓶小尾巴?他支支唔唔道:“这应该是那家丢弃的。肉又不能吃,皮毛又不值货,本想丢到陷阱里当诱饵的,是阿希…是阿希要带回来…\”

这锅他可不想替程希背,会让人笑话的。

而这的确是程希要求的。小小年纪的他也说不什么理由,反正那时就是想救老猎狗,所以就给带回来了。

事情就是这么简单。

程平也懒得理会,反正这个家出力最多的是程望,他不操这个心。

可接下来程望倒霉了!

他人生最后悔的就是救回这头老猎狗。

老猎狗恢复的倒是挺快的,虽然最后走路还是一拐一拐的,关键在于老猎狗食欲其大无比,更是顿顿无肉不欢,更重要的是鸠占鹊巢乙,每次吃不饱都到程望碗里抢肉,关键是程望还抢不过他,有时明抢,有时暗袭,灵敏无比。

程望力大无穷,但是就是对付不了拐腿赖皮狗(程望取的名),每次出力几乎都打了空拳,有时还会被赖皮狗反咬几口。

还好,这个时候程希还是会帮程望的,而且赖皮狗竟然是能给程希面子。

程望郁闷不已:“你这赖皮狗还成精了不成?”

当然了,在家中为抢食而斗,对外,还是能保持团结一致的。

程望的小尾巴是程希,现在的程希也多了个小尾巴,赖皮狗!

二人一狗,把部落闹的鸡飞狗跳,特别是领头人程望,长相丑陋,脾气暴躁,人高马大,很快得到了个混世魔王的称号。

而程希总是一付天真无邪,无辜受累的样子,部落里的人真担心被程望教坏。

还有蔫坏的赖皮狗,总能关键时刻在暗中出手,咬谁一口…

连一直都没有再出现过程家的马三都按奈不住了,找了程平。程希完全遗传了程平的聪慧,千万别被那个粗坯程望给带坏了。

程平对岳父大人尊重无比。

他也借此机会,准备对程希开始启蒙学习。去普通学府或者中等学府学习开蒙,程平现在实在出不起费用,所以他准备自己教。

幸好,他所学不差,真心教的话应该比在学府差不了多少。

而程希一开始了开蒙学习,乱跑的机会就少了,部落里总得来说安静了一些。

而程望也没多少时间胡混,原因比较简单,赖皮狗越来越能吃,不够吃时不抢程平程希专抢程望,而程望还是每次被抢,气的暴跳如雷,他连程平的话都不听,竟然是被赖皮狗给制住了。

所以他得多发时间用在收获食物上,一不小心,自己得饿肚子,因为如果一家人食物不够,首先得他先饿肚子。

当然了,还有一个原因也占用他大量时间,他也得跟程希一样学习开蒙,不过,他对学习通用语言和认识文字实在不感兴趣,对比于程希的进步速度,两人相差天地之别,连程平这个教的人自己都感觉羞愧,

丢人!

不过,他对程平所教的肢体动作倒是领悟明显,总算让程平得到丝许安慰,付出总算有点收获。

没白费劲。

而赖皮狗,没了两人带头,也不敢乱跑,蔫坏的它下了不知多少次死口,被咬的人可都惦记着呢,它哪敢孤身一狗乱窜,分分钟让人套麻麻袋去了。

所以,它也只好老实地趴在篱笆墙边晒太阳。

没了精气神,眼看着是活不了多久。可好死赖活着的竟然是活到了程希十岁。

咒了赖皮狗早死早投胎不下千万次的程望也已经十九岁了。

让程平头大的事情来了。因为他这个年龄,在部落里应该成婚了。他记得自己的头婚应该是开窍失败后回到部落没多久吧,那个应该是十七八岁吧,程望比自己晚了。

可关键是,程望恶名远扬,又长相丑陋谁家闺女敢入这个坑?

他程平面子还是有点,但在这个上不得劲,登门拜访了几家,几家都道:“大郎别提,二郎好说。”

吓得程平落荒而逃。

程望倒是满不在乎。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关键是有时还吃不饱,想媳妇儿干

嘛?

“我又不是你,整天想媳妇儿,整天讨媳妇儿。”

看着儿子怪异目光,程平知道程望心中所想,老脸尴尬,又落荒而逃。

这事也只能放过一边,自己安慰自己:“应该是他姻缘未到吧。”

在这五年中,也发生了一些事,比较大的事就是程希的外婆卧床多年后去世了。送葬的时候程平自然带着程希过去。这些年来,马三一家对程平程希一直比较冷淡。有印象的就是程希刚出生时马三来过程家,后来程希母亲出葬倒是全仰仗马三和两个舅舅。

再后面就是程希五岁那年马三过来一次后,这五年间没来往过。因为马三不认他这个女婿,所以每次携程希过来拜访,总是吃闭门羹!

他一直想不明白岳父一家人是怎么想的。

这次葬事过后,两家更没有往来了。虽然马三和他两个儿子还会时不时资助一些食物,但那都是暗中。

虽然他们也知道程平知道。

时间又过去了三年。

赖皮狗竟然还是活着,好死不如赖活着的活着。

而二十二岁的程望婚事还是没有着落,皇帝不急太监急的程平毫无办法。

来提亲的其实不少,但那是奔着二郎程希来的。

十三岁的程希已经是一个风度翩翩的俊俏美少年了。

与年轻时候的程平一样聪明,才华出众,活脱脱又一个金龟婿。

若不是怕也像程平那样命硬要克死几任媳妇,那程家的门槛真要被说亲的人踏破了,

虽然他也才十三岁。

虽然许多人担忧程希命太硬或者说也有可能不祥之身,但这个可能性真不大,看好程希的人还是很多的。

所以每次望着过来提亲的人,程望终于感受到了酸味,这人比人真得扔啊!

于是,有一天,他开始怂恿弟弟,你相亲,然后哥哥代替你结婚…

傻子竟然想出傻法子,不过这法子还真是有人这么用过。

程希斜眼眯了一眼程望,打击道:“就你这样,给骗来了,人家结婚入洞房也不得跑?”

程望只好垂头丧气了,有没有媳妇儿不要紧,关键是太他妈的没面子了。

程希继续道:“这些歪门邪道的想法没用,有用咱们也不能用,兔子不吃窝边草是不是这个呢?到其他地方咱们能坑能蒙能拐都行,这部落里不行,坏形象。你说人家赶上门来提亲,因为什么?”

“因为什么?”

“知道你肯定不知道。因为我形象好。”程希打击起程望那是亳不心软:“你说长的丑吧,那是父母所生怪不得了,可你看你,打打杀杀的,吓坏人家女孩子多少次了自己记得吗?这个坏事嘛,咱们也不是不能做,但那得偷偷来,嗯,每次坏事不留名,好事传,传千里,这样多好。”

“感觉好难…”程望又有点糊涂了,理解不了。

程希心累:“什么每次教他点东西什么这么难?是我好难好不好?”不过,他对程望的终身大事还是挺关心的,想来他的便宜父亲是不靠谱的。他自己想了想也没有什么好办法,要不我牺牲一下,骗婚?来个木已成舟?

这个方法其实还是可行的,关键在于,事后程望有沒有能力摘得佳人芳心?有,万事不大吉,也后果不严重。若人家姑娘闹开,那就万事大吉,全家完蛋,程家完蛋!

靠程望,绝对比不靠谱的程平更不靠谱。(靠程望,还不如靠母猪能上树。这词古代肯定是没有的,但这地方实在没好词可用,随便用得了。)

头疼,这么大的事,我一个小孩子操什么心?我现在学习为重。

程希转身就把程望的终身大事给忘的一干二净!

而就在这一年的某一天的夜深人静的时候,已经白发苍苍的马三又登上程家大门。

他把这些年来所有的积蓄全堆在了程平的桌面上,然后道:“程希已经十三岁了,给他个机会,试一下能不能当个仙人?”

然后转身离开。他沒有跟程平说老伴临死拉着他说的话:“马老四儿(痴呆女子无名,家中排老四),咱对不起她,她能生下程希,那是天大福分,所以你一定得帮助程希,咱们把老四儿丢弃山上,自生自灭,太过了,大过了…”

程平望着桌面上一堆物品呆呆发神。他程平才高八斗,心比天高,却命如纸薄,但他不甘心,哪怕再是意志消沉,他不也甘心。

所以,他从程希一出生,其实就在积攒程希去学府学习的费用,可现实是无比打击人的,这笔庞大的费用岂是他窝在这个连名字都没有只能用编号的部落里能够攒够的?

所以这几年,他为程望终身大事操心,为程希学习费用更操心,他几乎夜夜不能眠,两个儿子的事就像两座大山压的他沧老无比,而他却一时也无能为力。

眼下,马三,这个一直不肯认自己为婿的岳父大人雪中送炭,他眼中开始冒精光,

一个个想法在他脑海中冒出…

事情可为!

经过慎重考虑后,程平把兄弟俩叫到了跟前,开篇第一句话:“你已经长大了。”

是的,在他眼中,虽然才十三岁的程希就是个大人了,已经完全可以和他共同去承担这个家庭的所有重担。不是程平想卸担,而是他清楚儿子心智成熟,别说比程望强,也比部落里很多成年人要成熟的多。

程希有些愕然,但仍平静点头。

程望大大咧咧道:“我早长大了,不就是还没找媳妇吧。”

下意识里他知道长大和娶媳妇有关。

被他这么一打叉,程平想好的许多说词都断了,瞪了程望一眼,道:“你闭嘴,带耳朵听着就是。”缓了一下,才道:“有些事情应该给你透个底,你自个儿好有个数。”

“父亲请说,孩儿认真听着呢。”程希认真回答,看出来了,今天父亲把两人叫来,跟平时授学和考核是不一样的。

“我决定送你去普通学府学习开蒙。这个决定其实在你刚出生不久就定了。但是,要把你送入普通学府,需要比较高的费用,我,我这些年,一直在存,但也存不够…”说起这些,程平语气暗然,无奈隐藏再深,此刻也表露无凝。

程希不明白需要些什么费用,但总之就是难住了父亲。他再是聪慧,也还是半大孩子,沒踏出部落过,外面的世界他无论如何是不能理解的。

所以,他静听父亲接下说道:“这天下没有无缘无故的得到,想要得到你得付出。比如说,食物,没有食物你就得饿肚子,想要不饿肚子,你就得去打猎去捕鱼,这些付出力气,也可能有生命风险,才换回了食物不饿肚子。所以送你去普通学府,需要吃的,住的,用的,还有教你学习,那些可比不得我是你爹可以无条件教你,比不得程望把辛苦得到的食物分享给你,因为他是你哥,因为我们是一家人,可其他人没有义务责任随便给你什么。你能明白吗?”

程希从小到现在,过的并不是那种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日子,但在父兄庇护下衣食无忧,一直认为自己享用这一切,理所当然。直到这次父亲这么一说,他陡然明白,父兄对他的付出。

程希面色凝重,朝父亲和兄长重重行了一礼。

程平的话,程望自然听的云里雾里,但那句把自己来之不易的食物给程希,他还是听的懂的。心想:“不给程希,难道给赖皮狗?好吧,赖皮狗太凶残,也得…给一点…”看到程希给自己行礼,想说点什么,又记得了父亲刚刚让他闭嘴,只好挠挠头,咧嘴一笑。

程平淡然道:“都是一家子人,不必要那么多礼。一家人同甘共苦,你记在心里就好。”

程平一生沧桑,性格越老越严肃,而程希其实是比较飞扬跳脱,这几年跟随父亲学习,已经没机会去外面胡天胡地闹腾,看似少年老成,其实还是本性难移,做父亲的自然知道。他也没觉得这是好是坏,这年月只要不饿肚子就好,其他都不重要。他刚刚也是顺口一提,也没想到程希竟然能想那么远,这自然是好的,但做父亲的也不想儿子背负这些,所以马上转过话头:“前两天,你姥爷过来了一次,带来了很多的东西,是准备给你去学府学习用的。那些东西能折换不少银俩,加上我这些年来也准备了一些,我想会还差一点,但应该也不远了。”

“那什么时候去那个学府?”程希长这么大,还没跨过部落门前的那条大河,只从跟父

亲学习了这么多年,他知道部落外面的世界丰富多彩,他跃跃欲试。

程平老脸尴尬,道:“那个,那个…还差点。等筹足了就可以…”

程望打了呵欠,道:“银子还没够啊?我肚子饿了。”他耐坐不住,便乘机跑了。

程平感觉自己理亏,也不好呵诉他,道:“你先去吃饭,完了再过来,等下有事再说与你。”

看他跑的飞快,加大声音,说道:“有重要事。”对程希道:“那个傻小子,有好处给他,回头不来,到时别后悔。”

“哥哥就那性子。父亲,你给孩儿说说学府的事吧。”程希绕开话题,不动声色地给父亲搬了张梯子。

>>>点此阅读《凡人修仙之登天好几步》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