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菜小说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求回到1983当五保户小说免费资源 主角名叫安神,蒋栓牛在哪看

小说:回到1983当五保户

小说:都市

作者:西红柿在农村

简介:蒋栓牛因小时候时常欺负五保户包自立,成人后一直心怀愧疚。在加班猝死后,重生后成了包自立。带领一家人勤劳致富,摆脱五保户命运的故事。

角色:安神,蒋栓牛

回到1983当五保户

《回到1983当五保户》第2章 操办丧事免费阅读

看着母亲颤巍巍地端过一个白色的大瓷碗,里面盛着据说安神的红糖水。此时,包自立正好嘴唇干巴,有些口渴,只要不是毒药都喝得下,至于红糖水安不安神鬼才知道。从这一刻起,他认定了自己是来报恩的,此后不再对蒋栓牛那个名字感兴趣了。那已经是上一世了,这一世,在心底认定了包自立这个名字。

眼前的女人,42岁,长期劳作,使她的容颜迅速衰老,手掌干巴巴的像门的榆树皮,至于他那出嫁来的便宜姐姐正在屋外招呼客人。还有两个未出嫁的妹妹在家里傻乎乎的跟着一堆女人摘菜做饭。这时的农村,农红喜事有手脚不干净的女人偷主家的东西,要心思好的人盯着。不然,过一个事,你家的东西会少不少。大到碗筷,小到墙上的针都会不翼而飞。

当有亲戚和村里人来祭奠时,两个妹妹和包自立跪在灵堂前接受别人的礼仪,三叩头答谢。

在农村有这样的习俗讲究,有钱没钱,人死了都能入土。就看办的事大小。白事好办红事难办。没钱的话你是不容易结婚的,谁家女孩子愿意跑来跟你过穷苦日子?除非两情相悦到不顾一切世俗的目光。

喝了一碗红糖水后,包自力感觉到自己浑身一暖有了劲,起身巡视这个家。看哪里还需要查漏补缺。丧事已经进行了一大半,最重要的环节就要到了,第2天是过白事。就是重头戏办酒席。白色的以杀猪祭奠为主,猪头祭奠,猪身子招待客人。这个年代人普遍是重八席。每个菜逐步端上来,共八道菜,然后把桌子整理一下,一次端一盘8个菜上来,接着端馒头,吃过之后是,这一天的重头戏算完了。第3天讲究请全村人抬棺入土。

本来包自立是有三个爷爷的,就在原主还在的时候,便宜爷爷先后去世。三位老人,只有包自立的爷爷结婚了,另两位老人一生,都因水质的问题,患有大骨节病,终生未娶。把从地里扒拉来的钱全部给了自己的弟弟包自立的爷爷娶了媳妇。两位老人一生过得都很节俭,把所有的爱都给了包自立这个小坏蛋。本来包自立的爷爷还打算多生几个孩子,给两个兄长一人过户一个,奈何命运不由人,自己仅生了一个儿子,这在那个年代简直是人丁稀少有利说明。

这个家目前一穷二白,这次白事是家里喂的猪。粮食是地里种的,都磨成了面。差不多这个白事过完之后,家里还有会落下1500块左右的外债,加上之前为父亲治病,以及三位爷爷埋葬所欠下的费用,差不多有6000元的外债。

一村人都看着这家的笑话,看这小混子如何渡过这个坎。

至于借钱,借无可借。

所有的亲戚都借遍了,就是目前能依靠的也只有包自立姐姐他婆家了。他们家对这个不成器的混子也不看好。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幸好此时在清明节前,地里的野菜快熟了,荠荠菜绿了,树上的洋槐花也快长出来了,一家人快有希望了。

待到第2天,蒸好的馒头一筐一筐的端出,早上的汤泡馍,简直就是一场消灭馒头的战役。满箩筐的馒头被端出,回来剩不下。大姐的涵养还不到家,自己一个人在灶间低声骂,,简直就是一群猪,给我多少都不够吃。

因为过白事,众亲戚帮忙在家里蒸了四天的白面馒头。

有人安慰,白事就是让人来吃的,就是感谢邻里对一家人照顾的。好了,今天你们是主角,拿着哭丧棒,跟着总管,叩头迎接亲朋好友吧。

是啊,今天是当天,一般是由叔父和哥哥当家,男人领着一帮亲戚,穿着孝衫,跟着总管迎接客人。由于包之力家是外迁户,他的家族在当地就剩他们一家了,户小人微,记得前一下,就是昨天他们本家刚到,也来了只有四五个人,人不富,说不上话。

这时候亲朋好友一般流行送白色的花圈,有钱的送的是堆满白色花的花圈,没钱的是简单的花圈,都是手工制作的,坟上火一烧就没了,不值钱。不像后现代是机器制作的花圈。没钱的直接来上两元钱礼,有钱的比如亲朋好友最多上5元钱。这一场白色丧事办下来,几乎没有结余,反而会亏空,因为每家每户都是这么过来的,大家也都默默的忍受着。

就像今天你吃我家的,明天我吃你家的,大家周而复始,轮流生活着,眼看着,忍受着。

自己只是低头叩头,大声的哭泣表示悲切!至于钱之类的,就那样了。准备一个木箱子,钥匙交给总管,烟酒都由总管发放。烟是软包装的软猴,他们农村叫猴上树。本来包自立是准备买那种5毛一包兰州香烟的,结果总管说脸面上不好看让多买,香烟早上用兰州,下午酒席上用软猴,要搭好台面。酒是散装的高梁酒。

热热闹闹,办了一场哭哭泣泣黑发人送白发人的丧事。

第2天将包自立的老爹送往自家的小麦地安葬。这是通过风水先生找的,本来还有更好的穴位,只是在别人家地里,要花钱,他们家出不起钱,最后找了一个次等的位置,向阳的,背后是高山。在山边上的一块小麦田,这块地在村里来说是最下等的,种上什么庄稼,天旱时小麦长得都没有膝盖高,有时都无法用镰刀收割。

一个活人,转眼间就成了一个黄土堆。

热热闹闹7天过后,村里邻居走了,亲朋好友收拾完东西走了,只留下自己一家人大眼瞪小眼,这日子怎么过呢?

包自立的爹是患病去世的,抓了几副汤药,就这样在家里炕上睡着熬着。至于患的是什么病,听村里的大夫说是,好像是食道癌什么的,反正是花多少钱都治不好的病。

包自立第1次一个人睡在空荡荡的窑洞里。这是个在左边中间的窑洞。中间为正,是父母住的。两个妹妹住在右手边窑洞里。

一个人离开了,家里显得冷冷清清,空荡荡的。包自立的姐姐像逃避瘟疫一样,被她的老公以麦地里要锄草为由叫回了家,生怕慢一步要借他们钱似的。

母亲烧好了包谷粥,是那种硬的和米饭一样。让小妹不停的在灶间用勺子搅动,就像农村人笑着形容的那样,稀饭用锄头挖不动。插上筷子筷子不倒下。吃的菜是萝卜叶子腌的咸菜。这个时候的咸菜已经有些变质了。过了清明以后,窑洞里慢慢暖了,咸菜要吃完,就会坏的。酸菜缸里那漏掉的青辣椒捞上来,一家人都是开心不已,因为辣椒比较好吃,都开始是捞着吃辣椒的,剩下的不多了。

母亲看着自立慢慢了问他:“孩子,你是怎么打算的?你说出来妈听一下,我也只是个普通的农村妇女,没什么打算,这个家以后就听你的。过日子的担子都压在了你肩上,以后再不能出去混了。你爹没了,以后你就领着了我们几个人,好好过日子吧。”

这时是1983年,这个时候的陕西农村,外出打工是没有地方去打工的,小生意吧,好像也没有多少生意可做,只能安安分分的在地里种庄稼。

“妈,我是这么想,咱们家目前的话,那主要劳力就是你和我,也不能过于分散。我们把劳力花在比较赚钱的方面。一样的劳动付出,赚的钱当然是越多越好,把家里的兔子卖了吧,那个累,养的人多,一个也换不到五块钱,就是小兔拿到集上去卖别人最多给两元,很少超过三元的,我们把这兔子卖掉,在亲戚家或者集市上买头小猪仔吧。猪这个东西好养活,做饭洗碗洗锅的刷锅水就可以喂它。春天天,地里的草,我们把麦草粉碎了,直接给它吃。每次磨面的麸皮混着就可以了。再说,大猪杀了,养猪的东西都有,不用置办,不能让它们空下来。”

听到儿子这么打算,老人第1次觉得这个孩子有担当了。以前他爹在的时候,天天溜出去,天黑才回家,也不知道在外面干些什么。看到儿子能这样,自己辛苦一辈子也就安心了,俗话说穷不离猪,富不离书。本来那头猪是用来换钱的,结果过了一个白色,剩下的不多了,打算卖了换点钱。村里没人给面子,都说吃不起买不起,最后,母亲给她娘家兄弟装了一个后腿肉,娘家兄弟推脱不下,留了30块钱,嘴里直说占便宜了。一斤五块钱,在集市上可以卖到近50元。

看到大家闷闷不乐,包自立拍着胸脯保证:“妈,妹妹,你们看好了,我一定让你们过上好日子。以后天天吃肉住上大瓦房。”

听到自立说可以住上大瓦房的生活,两个妹妹都开心的笑了:“是不是像村上唯一的那一的大瓦房一样?”

那家是青砖做的柱子,用土坯做的墙。那家人是开拖拉机的,有钱,盖了村上唯一的大瓦房。

“不,要比他家还要好,我们一律用青砖做墙,用水泥板做顶。”自立为一家人勾勒着美好的生活。

——

作者有话说:

大家动起来,评论区聊起来,给西红柿个面子

>>>点此阅读《回到1983当五保户》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