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菜小说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求今日任务:攻略搭档小说免费资源 主角名叫陆弘煜,吴妈在哪看

小说:今日任务:攻略搭档

小说:纯爱

作者:吴辞

简介:【双男主】强强的智商游戏,全员扮猪吃虎。
余生平27年来都被禁锢在家庭的牢笼之中,他无法得到最亲的人的肯定,不会爱,更不明白如何接受爱,为了适应社会,他不断地模仿别人,久而久之失去了真正的自我。
一次偶然的机会使得余生平与相处十余年的搭档相见,在与搭档的相处过程中,余生平逐渐确认了自我价值。
本文立意:去爱吧,边爱,边寻回迷失的自我。
一句话简介:我的心千疮百孔,但有一丝天真为你保留。

角色:陆弘煜,吴妈

今日任务:攻略搭档

《今日任务:攻略搭档》第8章 入住免费阅读

余生平没想到事情会扭转的这么快。要知道,几个小时前他还在绞尽脑汁地潜入陆宅。余生平用半天的时间勘测出了陆宅的地形分布。实际上不过是蹲在花圃里锄草时在脑子里回想别墅的平面图。他不敢轻举妄动,房子外围的佣兵不仅保护自己,还监视自己。

本家的佣人真的不多,除去吴妈只有三五个女佣。她们都身强力壮的,但余生平看不惯女人做粗活重活,只好主动请缨分担了花圃的工作。余生平喜欢土壤,植物和孩子一样能让人放松。

新开垦的土地里有一半会在开春种花,吴妈说那是陆弘煜特地为一个朋友种的。余生平是很惊奇的,无论是惊奇于陆弘煜有朋友,还是惊奇于种花这种浪漫的行为。

吴妈意味深长的向余生平解释,这位朋友和余生平不一样,陆弘煜这么多年只把他一个人带回本宅住过。

余生平想吴妈是误会了自己和陆弘煜的关系。不,或许所有人都以为他是陆弘煜养的小情人。余生平想起因为沉默而引起的麻烦,他决定澄清一下自己和陆弘煜的关系。

余生平:“吴妈,我们不是那种关系,我们是…”

吴妈:“我知道,我知道,不是那种关系。你脸皮薄,少爷脾气又冷,但是你别怕,他会把你带回来肯定就是心里有你。你瞧着吧,以后你就知道少爷的好了,到时候你都离不开他。”

余生平真不认为自己有离不开陆弘煜的那一天,他只希望自己离开的那一天别被碎尸万段。据他所知,陆弘煜从未让算计过他的人有好下场。

余生平真的锄了一个下午的草,别墅的女佣很喜欢这位新来的小先生,因为他不似堂小姐刁蛮任性,也不像少爷冷淡疏离。他是真的实实在在的在干活儿。没人不喜欢轻松的生活,包括陆家的女佣。但她们深知老板的脾气,所以掐算着时间便让余生平放下了铲子,她们是万万不敢让老板知道这满片花圃都是新客人的功劳。余生平都知道的,她们不过是耍了些小聪明罢了,这并不是什么大的过错,他庆幸自己只有夏星星一个下属,这让他想偷懒都没处找替罪羊。

余生平喜欢锄草,洗衣服,做饭。这一切的工作都太轻松了。陆弘煜不像其他的老板一样藏着掖着,他允许佣人进入自己的房间。余生平猜是因为他有藏住秘密的能力。吴妈把更换床单的任务交给了余生平,她一直坚信余生平就是陆弘煜的伴侣。嗯,这没什么,余生平想这间房子里没有一个佣人敢传他们老板的八卦。

陆弘煜的房间意外的整洁,简单的床,简单的书桌,简单的衣柜。白饼不被允许进入陆弘煜的屋子,大概是因为他的西装都是毛呢面料。他发现陆弘煜也有不擅长的东西,像是更换被罩,打理猫毛,还有做饭。余生平发现陆弘煜的卧室里还有一间相连的小卧室,其实不小了,那顶过夏星星家的主卧,只是相对于陆弘煜家来比较的。这间屋子空荡荡的,只铺下了地板,刷上了白漆。在向阳的落地窗前还有一排花盆。余生平起初猜这是个密道,但他仔细检查过了,什么都没有。只是一间空屋子。是,余生平还没变态到挖掘别人的花盆,他觉得陆弘煜并不相信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这句屁话。

陆弘煜最近忙得出奇,但不是故意的,刘媛告诉余生平,她老板是为了见一个朋友特地集中处理了最近的工作。余生平觉得她的语气有些意味深长。但他确实对陆弘煜的这位朋友产生了兴趣,到底是什么人让陆弘煜这么不理智。据他所知,近五年来陆弘煜从没因为任何情况而更改过已定的行程路线。尽管冒着被吴妈误会的风险,余生平依旧觉得他有必要调查一下这个朋友,这可能会成为抓住陆弘煜把柄的关键。

余生平把这件事告诉夏星星的时候,他展现出了从未有过的愤怒。夏星星是对白月光恨之入骨的,他前男友就是这么绿他的,分手理由是因为初恋女友太美好,再次复合感觉自己不是gay。余生平其实没有告诉夏星星,他虽然没让夏星星亲手了断那个男人,但却给了他不小的教训。像是亲自下场请线人写了一本同性小说,又将主角的名字一键更换成了渣男的真名。随后跑到渣男工作社交涉及的所有公共论坛,底下配字,本故事由真人真事改编。余生平觉得夏星星是一个很隐忍的人,他并不会大肆渲染自己的悲惨经历,他只会谴责渣男这个群体。任务失败时不自怨自艾,这是情报商必须具备的品质。余生平觉得夏星星做得比许多人都要强。

夏星星似乎对爱情没有什么高深的理解,他觉得感觉来了就顺其自然,他起初还在埋怨程涉是个假大款,欺骗了自己的情感,但程涉的确用自己的行动温暖了夏星星。他对夏星星是真的很好。夏星星在一旁声情并茂的骂陆弘煜没良心,扬言这个家伙要是敢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必然不会轻易放过他,程涉极力证明自己和陆弘煜不是一路货色,在一旁倒戈的很彻底,说陆弘煜要是敢这么做,他第一个就和他断绝关系。

其实余生平很奇怪,在他的观察之下,陆弘煜真的是个十分自律的人,他不明白雇主为什么费尽心思想要抓住陆弘煜的把柄。他正派的像个家人,无论是下属佣人还是程涉这类狐朋狗友,都会吐槽过他冷淡的性格后再加一句,“我觉得陆弘煜不会做出格的事。”而当余生平反驳时,他们又会说:“我也没办法向你证明,但你和他相处一段时间也会这么认为的。”

似乎只有余生平会怀疑陆弘煜的人品,这让余生平反而变得奇怪了。他觉得陆弘煜给所有人都下了蛊,只有自己和夏星星是清醒的。或许因为他们两个是经过训练的情报商?

陆弘煜在周六的晚上回了家,那时余生平正蹲在花圃里给自己播下的香菜种子浇水。吴妈看他实在喜欢翻弄花草,特意掘开了一块新地让他随便种点什么。但余生平真的不是有闲情雅致的人,他对生活情调的认知都源于0327。

在余生平的印象里,他的搭档是个格外具有生活仪式感的人,余生平看到过搭档一整柜夸张明艳的餐巾,每一片都被叠成山茶花的形状。反倒衬得边角处平淡无奇的白方巾独一无二。0327说有些花就是要颜色浅淡才能显出韵味。他戏谑说那白色的就像是余生平,平淡又那么显眼。

余生平那天心情不错,其实仔细想想他与0327相处时多半都是轻松愉悦的。于是他也回应了0327的玩笑话。

0327:不明艳的颜色也会有归处,世界上所有的颜色都会找到一朵花做归途。

夏日星空:你只是恰巧喜欢不明艳的花。

0327:是我喜欢的花刚刚好不明艳。

余生平并不能理解0327的这句话,他觉得0327在感情方面实在是个不切实际的完美主义者。这与他执行任务时表现出来的现实主义特性相悖。不过余生平已经见过比他更矛盾的人了,他觉得陆弘煜和0327一样矛盾,如果他们相见只会走向两个极端,要么相见恨晚,要么相看两厌。

但如果他们打起来,自己还是会帮0327多一点,除非他真的像吴妈说得那样,彻底离不开陆弘煜。但那是以后的事了,就过去看来,余生平还是更愿意相信这个素未谋面的虚拟搭档。余生平对自己无厘头的遐想不满,他越来越偏离现实主义的轨道,他想自己要尽快将与0327见面的日程提上来,让0327成为真实可触地存在。于是他少见地主动联系了0327。

夏日星空:明天你一定会来吧?

夏日星空:我的意思是我们或许可以尽早装修好福利院。

0327基本是做不到马上回复的,自从那次乌龙见面后,这个账号似乎就不再经手刘媛了。实际上余生平对于是谁经营并不在意,哪怕是情报商也需要那么一两个信得过的下属。更何况0327是真的很忙。

初夏的天越来越长了,吴妈来唤余生平吃饭时,不远处的夕阳还没落完。余生平并没能在饭桌上看见陆弘煜,他好像经常不注意三餐饮食,困了就睡,饿了才吃。余生平望了望紧闭的主卧房门,只点点头开始吃饭。

吴妈:“小余先生,你别多想,少爷忙起工作来就是这样,一会您和我一起做碗虾仁粥,给少爷送上去就好。”

余生平点头,他是后来才明白的这句话的意图,吴妈是在为自己和陆弘煜创造机会。

她瞧着余生平的脸上有些不悦,还以为是不满陆弘煜的缺席。

但实际上余生平只是不喜欢吃馒头。

>>>点此阅读《今日任务:攻略搭档》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