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菜小说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陆明萱,李嬷嬷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废柴逆袭:魔女嫡妃翻身记最新章节

小说:废柴逆袭:魔女嫡妃翻身记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解语花圆

简介:【爽文+穿越重生+虐渣+甜宠】什么?因为神仙酒后失误,导致她的人生悲剧错乱,还竟让她赤手空拳去古代重新开始,在险象环生的公府侯门求生存!就连官配都是常年不受宠的王爷?这人设,你确定不是在逗我吗?软磨硬泡要来三件法宝,一件更比一件坑!哎呀,我还就不信这个邪了!堂堂商战“女魔头”还搞不定家长里短这点事儿了!来呀,互相伤害呀……抱紧大腿求生存,识时务者为俊杰,这辈子可不能再把一手好牌打烂了。

角色:陆明萱,李嬷嬷

废柴逆袭:魔女嫡妃翻身记

《废柴逆袭:魔女嫡妃翻身记》第3章 如意娘,不要失了体统免费阅读

次日一早,李嬷嬷就起来收拾整齐,又叮嘱了红豆妥帖服侍,正准备出门。陆明萱忽又拉住了她,一脸严肃的递给她一个包袱,附耳低声说了几句话。

李嬷嬷听完噗嗤笑了:“吓我老婆子一大跳,我还以为什么事,姑娘安心便是,我且去了。”

说完拎着包袱出门,让小厮套了车直奔镇国公府而去。

陆明萱歪在床上,感觉身体的气力渐渐恢复了一些,意识也基本清醒起来,因为无事可做,就看着红豆一个人忙里忙外:一会儿洗衣服,一会儿掸灰尘,一会儿洗碗,一会儿熬药,好不容易休息一下,也不闲着,坐在她床边的脚踏上开始做刺绣。

“红豆,你一个人伺候我很辛苦吧。”陆明萱笑着对红豆说,尚书郎家的嫡女,在家里竟然只有一个大丫鬟伺候,说出去恐怕要笑掉人家大牙吧。

红豆忙道:“这是奴婢份内的事儿,一点儿也不觉得辛苦。不过,”她抬起头来看着陆眀萱道:“不过,奴婢只是替您委屈,可是自从绿豆、豌豆和芸豆都被您赶走了之后,大夫人派来的人都……”

红豆忙打住了话头伸了伸舌头,不敢再往下说了。陆明萱笑了笑,她自然是知道的,后来秦氏派来的丫鬟都是些刺头或者懒惰蠢笨之辈,之前的陆明萱骄纵跋扈,哪里看得上这些货色,每每非打即骂,赶走了一波又一波。

秦氏就以此为由向陆安策进言,说她这样苛待下人,名声传出去不好听,还是让钱嬷嬷和李嬷嬷多教教规矩,等收收性子再捡好的丫鬟前来服侍。若出门时就派自己身边的大丫鬟伺候,外人谁不称赞秦氏贤德,疼爱继女。

陆明萱打量着丫鬟红豆,根据这身体上辈子的记忆,红豆和秦氏安插的三个丫鬟一起陪嫁进了王府,虽然不出挑,但也算对她忠心。只是可恨秦氏派去的三个丫鬟联手诬陷红豆偷窃,前任陆明萱为了自己的面子,把红豆撵出了王府。

目前,眼看自己手里各种资源都很匮乏,像红豆和李嬷嬷这样可用的奴婢自然是要好好珍惜的,千万不能重蹈上辈子的覆辙,自毁羽翼,自断后路。

一想到资源,陆明萱忽然想起白胡子老头给她的三件法宝来。什么簪子、鹦鹉、神奇种子,怎么一样也没有?难不成被忽悠了,神仙居然也说话不算数了?或者这三样东西需要她随机触发才可以?

唉,真的好坑啊!什么时候才能集齐法宝呢?也不知道能不能发挥点有用的价值。

正想着,忽然听见李嬷嬷欢欢喜喜在门口道:“大小姐,两位舅太太来了。”红豆忙过去打起帘子,两位锦衣华服的中年妇人走进来。

前面一位容长脸,神情端肃的是大舅母杨氏,后面那位五短身材,和蔼可亲的是二舅母卢氏。她们都是出身名门的大家闺秀,尤其是梁氏,出身东岳国三大家的后妃专业户之家——颍安杨家,当今的太后是她的表姑妈,当今的皇后是她亲表姐。

陆明萱一见两位舅母,挣扎着就要起身见礼,杨氏和卢氏忙上来陆住说免了,这边刚刚叙过家常寒温,就见窗外头远远的有钱嬷嬷就搀着秦氏摇摇摆摆的走了进来。

三个女人一台戏,陆明萱见秦氏和两位舅母之间那些豪门贵妇的虚礼应酬的差不多了,就适时开口道:“太太,今日就留两位舅母在家用饭吧。”

秦氏笑的眼睛都看不见了道:“这是自然的,还望两位舅太太不嫌弃,用两杯水酒再回。”

杨氏和卢氏素来看不惯秦氏的作为,与陆明萱也不过面子上的应酬,平日往来本也不多,更别提留下吃饭了,所以一听这话起身就推辞要走。

陆明萱又落下泪来:“两位舅母若是肯疼如意娘,就莫要推辞了。若执意要走,定是还在责怪女儿此番莽撞淘气了。”

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杨氏和卢氏也只好答应留下吃饭,又上来劝慰一番。

今天正好是陆安策休沐在家的日子,陆安策在外书房一听说两位舅太太一起来看望女儿,觉得十分有面子,派人给特地给秦氏传话,让她务必好生招待。

这边秦氏派人出去安排宴席,就有婆子前往正房去回禀了陆明萱的祖母陆母,因为杨氏和卢氏两位身份不凡,尤其是杨氏,既是一品诰命,又是皇后的表妹。这陆母才不过是二品诰命而已,所以不得不出面应酬。

果然,不久就见二房媳妇云氏和女儿陆若薇母女一起来陆明萱屋里,闲话一回,不过是问问陆眀萱的伤势恢复如何。接着就请了秦氏、杨氏和卢氏一起去老太太屋里说话。

陆眀萱虽然头上的伤还没好全,但今天的状态已经好了不少,下床走两步,陪大家一起吃顿饭还是没问题的。

于是就让红豆给她梳洗打扮整齐,只有头上的纱布难看,就从梳妆盒的底层,特意找出了一条大红掐金珍珠抹额戴上遮掩,出门坐了顶软轿,由红豆和李嬷嬷陪着来到陆母屋里,恭恭敬敬的低着头请了安。

陆母因为早年不喜欢性格强势的韩鸣凤,连带也不喜欢陆明萱,加上平时陆明萱骄纵跋扈,一年半载也不来她跟前问个好,哪有若芷若蔷两个乖孙女讨喜呢?

所以她也没怎么留意陆明萱,只随口问了句伤势,就吩咐她坐了,又只和杨氏说话。

陆明萱见人都到齐了,就忽然一拍手叹道道:“哎呀,糟糕,我怎么给忘了呢。”

话音一落,众人的目光都齐刷刷看着她,陆明萱忽然笑了起来,她这一笑倒把大家都看的一怔。

一来她本就是大气明艳的人间富贵花长相,今天化了淡妆,脂粉遮掩了苍白的病容,这样粲然一笑正如春光明媚。加上她又在额头上勒了一条鲜艳耀眼的抹额,更显得肌肤雪白,娇丽可人。

杨氏先赞叹道:“这如意娘的模样真是长开了,越发有我们大姑奶奶的形容了。”她刚才恍惚间真的从陆明萱脸上看到了韩鸣凤当年的模样,一样的明艳妩媚,风光霁月。

“果然是极像的,如意娘打小就是美人坯子,只是年幼时总像男孩般淘气,我们竟都要忘了她原是个丫头。如今我瞧着如意娘这眉眼身量,再过两年只怕更要出挑的美人似的。”卢氏说完,又忍不住叹息一回:“只可惜大姐姐看不到了”

“两位舅母如此厚情,又疼爱如意娘,想来母亲在天上也必是能知晓的。”陆明萱起身,冉冉向前,挽住两位舅母的手道:

“我刚才想起来,常听嬷嬷们说当年母亲在时,与两位舅母都极爱一架紫檀透雕珐琅璎珞屏风。每逢舅母来我家,母亲总要把这屏风摆出来一同赏玩。女儿近来也跟着嬷嬷学习女红,也常听说起这璎珞上的刺绣是前朝大家手笔,神入化巧夺天工,很想见识一下呢。”

杨氏和卢氏一听果然也都欢喜,都说:“你说的是,这样很好。”

只是一旁的秦氏闻听此言,笑容瞬间凝固,眼神也慌乱起来。这架屏风原是宫中之物,先皇上赐给了镇国公府之物,其精致华美,价值连城自不必说。

尤其是刺绣乃是前朝上尚服局神针娘子公孙英生前最后一件作品,举世无双,巧夺天工。

因为当初镇国公把它陪嫁给韩鸣凤,杨氏和卢氏两个还有些不满。幸而韩鸣凤从来也不是那等小气之人,知道两位嫂嫂也喜欢这件宝物,也乐于分享,每次请她们来家里,都会特意找出来摆设赏玩。

陆母一听,也来了兴致,说实话,她虽然不待见韩鸣凤,但是这架屏风也十分入得她的眼,想来也多年未见过了。

就对秦氏吩咐道:“你亲自带人去取了来,千万仔细着。”

此时秦氏已经面色有些发白,她干笑着掩饰眼神中的慌乱道:“哎呦,怎么巴巴的想起这个巧宗儿,自从大姐姐去后,这东西和她的物什都放在阁楼上尘封多年了,怕是一时难找呢。”

陆明萱还没说话,陆母先发话了:“有什么难找的,那么大个物件,还能藏到旮旯里压箱底不成,你只管带人去找了来,别扫了两位舅太太的兴。”

秦氏咬了咬下唇,只得低头道:“媳妇遵命,稍后还请老太太和二婶陪着舅太太入席,媳妇去去就来。”说毕起身带着婆子出去了。

陆明萱看着她的背影,心内冷笑,除非这秦氏有上天入地的神通,否则无论如何也拿不出这举世无双的屏风来。

根据前世记忆,这架屏风早在陆明萱五岁那年,就被秦氏偷偷献给了宫里她那位亲妹妹,如今的淑妃娘娘。

陆明萱那天刚巧从外面回来,正看见家人往外搬运,因为那屏风沉重庞大,有个家丁滑了一跤,就被管家呵斥说这屏风如何珍贵,就算是全家抵命也赔不起,所以印象格外深刻。后来虽然听李嬷嬷说起,知道是母亲的旧物,但当时只觉得秦氏对她很好,也不甚在意。没想到,这件陈年往事今天可算派上大用场了。

相比陆明萱此时的气定神闲,秦氏此时已经在自己屋里急得跳脚了:“这屏风早就献给了宫里,要不是靠着它讨好了太后,淑妃娘娘当年封妃也没有那么顺当。如今这个死丫头提什么不好,偏要这个,可去哪里讨来。”

心腹配方周嬷嬷献计道:“太太不必这样着急,干脆就说放在仓库年岁久了,被老鼠咬了,或虫蛀发霉,混过去也就罢了。”

秦氏皱着眉头叹了口气道:“我虽也如此想,只怕他们若认真追究起来,恐怕更难描补。”

周嬷嬷就笑了:“太太,依老婆子看来,舅太太们听这么说也不会追究,说到底这东西竟然进了陆家,就已经算陆家的东西了,她们镇国公府纵然势大也管不着。这大姑娘的脾气您还不知道吗?她一向是小孩心性,又总爱些新奇鲜巧的玩意儿,这想起一出是一出,见说屏风坏了,必然也就罢了。”

秦氏听了周嬷嬷的话,渐渐定了心神,说:“这倒是,如意娘一向粗鲁蠢钝,虽是任性惯了的,倒也好哄,也罢,你且去取了上年老爷得的那架玻璃围屏送去堂上摆着。”

于是重新整理衣饰,又来到上房屋里来见众人,打点起款款笑意独向陆明萱笑道:

“哎呦喂,我的大姑娘,我说你偏想起这个巧宗。我才带了人去阁楼上,那屏风本安置在墙角上,虽紧紧包裹了几层,却因不知哪年月的山墙渗水,外面油纸又被鼠咬虫蛀,进了水汽,竟霉了一块,依我的主意,今日竟是别看了。我让人取了去年老爷得的一架玻璃围屏来,上面还有西洋美人呢,咱们且赏这个吧。”

“什么?!”陆明萱一听,当即站了起来,杏眼圆睁,怒道:“您这话说的好生轻巧,且不说这屏风是我母亲的爱物,只说那公孙大家的刺绣已经是价值连城的绝品,别说什么玻璃围屏,就是翡翠围屏恐怕也难相提并论。如此宝物,您竟然就这样丢在阁楼上不闻不问十几年?”

杨氏和卢氏听说围屏霉坏,本来已经不悦,如今又听陆明萱这样说,不由也一起叹道:“当真是太可惜了。”

陆母也不高兴了:“老大媳妇,这么好的东西如何白白放坏了岂不令人心疼的。”

秦氏忙陪笑道:“是是是,是我的不是了,原本也是年年几次拿出来擦拭收拾,精细保存着,只这两年家里事务繁杂,我竟然疏忽了,我看那霉斑也不甚要紧,改日情人收拾洁净了,想必可以复原。”

杨氏和卢氏一听,也不想深究,虽然这屏风原是镇国公府的宝物,可毕竟给了韩鸣凤陪嫁到了陆家,她们也不好再多管。

可是陆明萱不依,她盯着秦氏道:“太太虽如此说,我却难以安心。这么贵重的屏风都霉坏了,我母亲其它的嫁妆难保无虞,我要去阁楼看看才行,不然,这顿饭,我可吃不下去。”

这几句话说的相当无礼,不过因为她素日也是骄纵惯了的,竟也没人觉得奇怪。

秦氏一听,慌忙阻拦:“大姑娘,你要看自然使得。只是你昨日才醒过来,如何禁得起劳动。依我说,还是先陪二位舅太太吃了饭,等过两天母亲再陪你一起去查看不迟。”

“不行,太太是知道我的,自来也不是个听话的乖女,您越是不让我看,我就越好奇,莫不是我母亲的嫁妆还有什么不妥,太太怕我发现不成?”陆明萱说着已经站起身来,走到秦氏身边,“我今日一定要看看这屏风如何霉坏的,方才能吃得下这顿饭。”

陆母见陆明萱闹起来,恐失了体面,喝到:“如意娘,不要失了体统,你娘的嫁妆又飞不了,什么时候看不行,好好坐下吃饭。”

杨氏已经看出些端倪,心知秦氏百般推诿阻拦,必有不妥。她本不想多事,但见陆明萱当众提到了韩鸣凤的嫁妆,若是再袖手旁观,就显得镇国公府无能,任由外孙女被欺凌一样,只能帮一把了。

杨氏笑道:“瞧老太太说的,如意娘不过小孩儿心性,她又大病了这一场,躺在屋里闷了这些时日,性子难免急躁些。依我说,既然还没有开席,我们不妨一起走一趟,一来看看贵府的园子景致,二来只怕一会儿还能多吃几口呢。”

一席话说的陆母也笑了,一旁二婶云氏忙和女儿若薇上前搀陆,也笑道:“还是大舅太太的主意好,我们老太太这几日也只是说不爱吃饭呢。”

陆明萱不禁看了一眼云氏,在前世记忆里,只知道这二婶子是个最随和好性儿的,没想到竟然是深藏不露的人。

也是,能讨得陆母这样难搞的婆婆欢心,这云氏也不可能简单了,只是没想到她也会帮自己。

云氏见陆明萱看她,也不动声色的笑着给了她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扶着陆母已经出门了,秦氏纵然急的要跳脚,也无可奈何,只好硬着头皮跟着走了出来。

——

作者有话说:

吼吼,女主不要怂,勇敢往前冲!

>>>点此阅读《废柴逆袭:魔女嫡妃翻身记》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