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菜小说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完整版《一朝魂穿:又当男人又当官》徐强,黑白无常txt下载

小说:一朝魂穿:又当男人又当官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杨晏

简介:PS:轻松穿越小白文,种田查案权谋的结合,欢迎入坑!
楚若溪一朝魂穿,为了保命只能女扮男装当个七品芝麻官,谁有她委屈?
喝酒打架泡美人,委屈?不存在的好吗?
“哎哎哎,姓秦的你别拉我……我还没和我的小美人共度良宵!”
“共度良宵?哼……”
于是,楚若溪就被某人霸道扛走,让她深刻知道什么叫做‘共度良宵’!

角色:徐强,黑白无常

一朝魂穿:又当男人又当官

《一朝魂穿:又当男人又当官》第003章 所谓八卦免费阅读

据原主记忆显示,知府范耿年原先是彭城县的县令,在前两年受提拔升为知府。彭城县后来的县令老爷叫徐强,但不知为何在年关离奇死亡,而那时作为探花的原主在都城名声大噪,皇上瞅她博学多才受众臣喜爱便一纸诏书将她官派这里,为百姓谋福的同时还要奉命暗地调查徐强真正死因。

“所以,这徐强到底是怎么死的?”不明所以的楚若溪提出质疑。

“不知道哎……”时夏摇头,随即疑惑问:“老爷没跟公子提过吗?”

楚若溪努力想了想,原主的记忆里确实没有前任县令官的准确死因,只道是离奇死亡,却不知怎么个离奇死法。

“公子,前面就是彭城地界,你要是好奇,时夏倒是有一个办法……”

见时夏一脸高深莫测,楚若溪信以为真,直到他们进城后坐在茶肆里开始喝茶嗑瓜子,听别人谈论起‘谁家狗子生了’‘谁家小娘子嫁了个傻子’或是‘谁家的寡妇跟谁私奔了’等等无关紧要话题时,她郁闷道:“这就是你所说的好办法?”

时夏十分狗腿子将茶杯推到她跟前,压低声音道:“你要知道人多的地方最容易获取当地情报,公子你再等等,或许等会就有前任知县的消息了呢?”

这说什么来什么,时夏话音刚落,刚还在笑语晏晏的隔壁桌画风突然就变了。

只听有人压低声音,问:“哎你们说……咱们县令大老爷到底怎么死的?这眼看都城那边要派新县令过来上任,这事怎么没个动静呢?就这么不了了之啦?”

时夏得意地看向楚若溪,后者没跟她计较,竖起耳朵仔细听了起来。

“你想要什么动静?”其他人反问:“这都十几条人命一起陪葬了,动静还不算大?”

十几条人命陪葬?

楚若溪抬眼在时夏眼里看到了同样的诧异,这么大的事情怎么都城那边没个动静呢?

“就因为死的不止一条人命,所以我才纳闷啊!”那人坚持问道:“按理说,这件事朝廷不应该重视吗?”

这句话问到点子上了,众人一时噤了声,其中坐在角落的青年男子徐徐道:“朝廷最忌讳怪力乱神,怕是上边的人引起恐慌所以并未如实上报。”

“哎,你这么一说……确实有几分道理!”

“不过话说回来,这县令官真的是被吓死的啊?”其中一人提出了楚若溪的疑问。

有人撇嘴,回道:“这已经不是彭城县的秘密了,据当差的回来说啊咱县令官死状相当凄惨,被发现时面目狰狞,口吐白沫,这两眼瞪得就跟铜铃一样盯着房门口,就好像那里曾经来过索命的黑白无常,更重要的是啊……”

众人见他卖关子,不禁啐了他一口:“跟我们还卖了什么关子?赶紧说!不然这瓜子别吃了!”说着便要撤走他的瓜子,那人连忙护住眼前的瓜子,忙问:“哎,难道你们忘了县令大人死那晚事情了?”

楚若溪被勾起了好奇,连忙转身看了过去。

众人同她一样好奇的紧,忙问:“什么事情?”

“啧,你们怎么就忘了那晚狂风暴雨,雷鸣闪电呀?”那人一副恨铁不成钢。

“嘁,我还以为什么事情呢,就这?”

众人不屑,“这全彭城的人估计都知道,不过是寒冬腊月打雷下雨,有什么稀奇?”

“不然怎么说你们没文化呢!”那人被说得很没面子,显然有些不服气:“你们回头问问老一辈人,问问他们有谁见过寒冬腊月打雷下雨的?”

楚若溪实在是好奇的紧,见那些人没抓住重点,她轻咳一声,用低沉略粗的声线问:“这说明什么?”

“小郎君是从外地过来的吧?”

楚若溪一开口便吸引了众人的目光,她嫣然一笑,朝众人拱手:“正是。我从都城而来,路过此地小憩,听闻大哥你们谈论前县令死因疑点,实属好奇,我没打搅诸位大哥吧?”

“来来来,小郎君坐!”那说故事的人见她是外地来的,而他正缺个听故事的,连忙二话不说将她一把拉了过来,“小郎君你有所不知,这事可不像表面上这么简单!”

“哦?这位大哥但说无妨。”楚若溪入乡随俗,坐到他们那桌叫了几壶茶和几盘瓜子洗耳恭听。

“老一辈的人都说寒冬腊月打雷下雨,那是天变异象,是天谴……”

“嘁,你就欺负人家小郎君外地来的,什么天谴啊?”其他人不服气,插话道:“那分明就是鬼祟作怪好吗?”

“呃……”楚若溪一听,这怎么还跟天谴和鬼祟扯上了关系?这不是瞎扯淡吗?

但她好学多问,便问:“什么天谴?什么鬼祟啊?”

“小郎君你有所不知……”

于是,那人将彭城去年到现在发生的事情娓娓道来。

彭城县有一座山叫齐衡山,山上有一座小庙,后来年久失修,前前县令……也就是现在的知府大人曾命人上山修缮,结果在修缮过程中发生意外,砸死了不少人。因为多了几缕冤魂,这修缮工程因之后闹鬼落下帷幕,从此那地方废弃至今。

“这齐衡山跟县令大人的死又有什么关系?”楚若溪提出疑问。

“小郎君问得好!这便是我接下来要跟你说的……因为齐衡山经常闹鬼,只要去齐衡山的人回来不是疯了就是一病不起!搞得人心惶惶,之后没人再敢上齐衡山,这久而久之啊大家心照不宣将齐衡山列入彭城县禁地之一,去了就会受到诅咒!”

可是他还没说出这之间的联系,反而让楚若溪又多了一个疑问:彭城县究竟有几个禁地?

一直默不作声喝茶的青年男子似看出楚若溪疑惑未解,于是他徐徐道:“县令大人曾带着官差追着凶犯一路到齐衡山,上面发生了什么不得而知,只知县令大人回来后便一病不起。”

他声音低沉,语气寡淡,楚若溪闻言抬头看了过去,他刘海长且多,遮去了大半张脸,即便穿着一身青色的粗布麻衣,也掩盖不住他与众不同的气质,尤其那端杯子的手指纤长而素净,俨然不像是一个普通老百姓干活的手。

>>>点此阅读《一朝魂穿:又当男人又当官》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