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菜小说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一品盗妃:君心诚可贵浮云之巅小说,一品盗妃:君心诚可贵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小说:一品盗妃:君心诚可贵

作者:浮云之巅

类型:古代言情

简介:21世纪的小偷,一次偷盗时被对方发现跳楼逃生,不慎巧遇时空漩涡穿越到古代。皇帝因为顾寒笙酷似他原来的宠妃,想留住她折磨报复她的背叛,不料却深陷其中。后来顾寒笙怀孕,吃醋怀疑孩子是谁的?

一品盗妃:君心诚可贵

《一品盗妃:君心诚可贵》第1章 时空错乱免费阅读

顾寒笙怎么也没想到,自己还能再一次睁开眼。作为一个无鬼神论者,她以为自己都死透了。

事情还要从一个小时前说起,她是奉了头领“独眼”的命令来这里偷乌明国某个妃子的金步摇。东西是到手了,但自己似乎带不出去了。

眼看着保安一步步逼近,顾寒笙扭头望了眼墙下。

墙下就是大海,滚滚海浪撞击着岩石,碰撞出白色的浪花泡沫,发出低吼。

顾寒笙一咬牙,一闭眼,怀着宁死不坐牢的心,一步跃上城墙,直直跳了下去。

垂直下落的速度是很快的,快到顾寒笙还来不及回顾自己短短的一生,就重重砸在了水上。筋骨寸断的疼痛还来不及蔓延全身,她就被冰凉的海水包裹住,带往深海。

她想挣扎,却挣扎不了,想呼吸,涌入嘴里的却是咸涩的海水,最后只是手脚扑腾几下,嘴里吐出几个泡泡。

不过自己现在还活着,这是个什么情况?

顾寒笙艰难地别过头,想看看四周,却发现一个陌生男子靠在旁边的软椅上,盯着自己,眼神象是X光,要把自己看个透。

男人身着古代华服,梳好的发髻上戴了顶小冠,年纪不大却不怒自威。

本来还昏沉沉的脑袋一下子就清醒了,她勉强撑坐起来,看向那男人问道:“这位大哥。这是哪儿?是您救了我吗?”

听到对方喊自己大哥,男人的脸不明显的抽了一下,但很快又恢复常态。

“你是那女人的姐妹吗?是要来刺杀朕的吗?”男人沉下脸,开口也是冷冰冰的。

这一问把顾寒笙给问懵了。什么女人?什么刺杀?朕?我这是在什么剧组吗?

“大哥…您说什么啊…我听不懂。”顾寒笙眨巴眨巴眼,一脸疑惑地看着那男人,结结巴巴问道。

“你还在装?!”男人语调猛地提了几分,脸上也带了愠色,身子往前逼了好几分,一股强大的威压随之而来

“装,装什么啊!”顾寒笙是接受不了这魔幻的剧情了,哇的一声哭了出来,一边抹泪一边哭诉道:“我招谁惹谁了啊!跳个海死了就死了,你现在这还要搞哪一出啊!”

男人见顾寒笙突然就哭了出来,也有些慌张,语气一下子就软了起来。

“你哭什么,朕还没说要治你的罪,你这样弄得象是朕在欺负你。”

“你不就是在欺负我吗!?”顾寒笙不依不饶,仍是坐在地上哭。

车帘被掀开了,一个内侍模样的人探头进来,怯声问道:“皇上,外面……”

“滚出去,没朕的吩咐,谁都不许进来。”那男人又换了一副面孔,厉声吩咐道。

“你是皇上?”顾寒笙的哭声渐渐小了下去,最后只剩下抽噎声,她红着个眼睛,皱眉望向男人,不解道:“这什么年头啊,还有皇上?”

男人听了这毫无逻辑的话,撇撇嘴,好奇问道:“你是从哪个穷乡僻壤出来的?连皇上都不知道?”

顾寒笙怯懦地摇摇头,否认道:“不知道,你是哪个皇上啊?。”

“我就是当今的乌明国的崇宁皇帝,安北林,你连这都不知道?”

“那……皇上好,皇上再见!”

顾寒笙现在是笃定自己穿越了,可是怎么偏偏是这个乌明国,难道真的是报应?算了,还是走为上计。

顾寒笙不管身体的疼痛,撑起身子跌跌撞撞想出去。可是一掀开帘子,无数柄长枪就对准了自己,原来这是一辆马车。

“你跑啊。”安北林居高临下,嘲弄她。

“跑不了……”顾寒笙悻悻折返,像个小鹌鹑一样的乖乖抱膝坐在了地板上,一脸的绝望。

“那我们聊聊,你告诉朕,这金步摇你从哪弄来的?”

安北林从袖中掏出那金步摇,在顾寒笙眼前一晃,平静地等着她的回复。

顾寒笙刚想说自己是偷来的,可她转念一想,无论是古代还是现代偷盗都是犯罪,自己可不能承认。

“祖传的。”

“祖传的?”安北林听了这话,愤愤把金步摇砸在地上,质问道:“这分明是朕赏给那个人的,你家祖上怎么会有!”

顾寒笙压根没在意安北林说的话,她全部视线都在那四分五裂的金步摇上。

这可是我九死一生偷出来的!现在成了这副样子,我不就是白费辛苦吗!

顾寒笙的心在滴血,她又红了眼眶,不发一语。

安北林也不说话,死死盯着她。这女人不象是说谎,可为何她又偏偏生了一张和那女人如此相似的脸?手里又正好有这金步摇?看她那表情,自己摔了金步摇就跟要了她命一样,说她和金步摇没关系,骗鬼呢?

这一切不会只是巧合!肯定是什么阴谋!

空气仿佛凝固住,时间也好像停滞,分明是富丽堂皇的车厢,却好似牢笼,让人窒息。

两人皆沉默不语,各坐一处。

“你的名字。”终是安北林开口打破了沉默,冷声问道。

“顾寒笙。”

“朕要带你入宫。”

顾寒笙听了这话,可是一万个不情愿,都说后宫深似海,自己这个智商进去,怕是活不过三天。

她头摇的和拨浪鼓似的,连声道:“不用不用,皇上您赏我点钱放我走回家就行了。”

“我看你身着这奇装异服,定是蛮夷之人,那你家在何处?”

顾寒笙又闭口不言了。是啊,自己家在何处呢?莫名其妙穿越到古代,举目无亲还只有偷盗这一技能,就算离开又能去哪呢。

“我确实是从一个很远的地方来的,可是我没家……”

“那就随朕进宫。”

言毕,安北林起身,掀开车帘下了马车。

“你们看好她,不许让她跑了,朕要带她进宫。还有派个丫鬟进去陪她。”他看了眼一旁的内侍,吩咐道。

“诺。”

不一会儿马车又缓缓向前移动。那路途的颠簸对于坐惯了汽车的顾寒笙简直就是折磨。

她坐到安北林之前坐的软椅上,让身体放松下来。这时,身体的疼痛才蔓延开来,象是有棍子狠狠敲击自己身上的每一根骨头。

自己偷了乌明国妃子的金步摇,现在就真穿越到了乌明国,这是上天对我的惩罚吗?而且那皇帝好像把我当做了什么人,到底是谁?我还能不能回去,难不成我要在这没有手机,空调的古代待一辈子吗?

1 2 3 4 5 6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