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菜小说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入殓最新章节 入殓免费阅读

小说:入殓

小说:

作者:闲暇

简介:一位有色心无色胆的跛脚老道带着男主入殓于人世间;
一位命格奇异的的正邪青年为救兔妻往返于人鬼两界;
一只捣药玉兔入尘深爱男主三次入世,从妻子到兄弟再到孩子,只为守候男主凡人的一生!

角色:仲卿,开智

入殓

《入殓》第2章 我的命格免费阅读

好像知道我们要来一样,或者说知道奶奶这个时刻要走一样,二爷早已经背着陈年破旧的箱子在门口等着我们,一抬头看到是我爸,啥话都没说,就反手锁门,然后往我奶奶家赶。

一路无话,只有夜风吹着山里的树发出呜呜呜的声音。

在奶奶家大门口,我正准备跟着大人脚步跨入门槛时候,爸爸拍了我下头,让我先别进去。

“二叔,仲卿能进去不?”爸爸满眼焦灼看着二爷。

“让他跪在大门口右边吧。”说完二爷就跨过了大门。

我老实跪在奶奶家大门口的右边,傻傻的盯着门神在看,感觉门神在对着我笑,我也跟着傻傻的笑。

依祖制,方家人过世,家族的方氏女娃和嫁过来的媳妇前三天是不能进灵堂的,妈妈在大门外侧身坐在长条凳上,红肿着眼圈,一直在哭泣。

“仲卿,你奶奶走了。”

“走了?去哪儿了?怎么不带上我?”我望着妈妈嘟哝着,此刻还不理解走是啥意思。

“以后你再也看不到你奶奶了。”妈妈愈发哭的大声了。

突然感觉心头一紧,我张大嘴巴,喘不过气来,一直啊啊啊的叫着。

“娃啊,仲卿你这是咋的啦?仲卿他爸,快来,快来,仲卿这是咋的啦?”妈妈狼嚎着抱着我,眼泪下雨一样滴在我脸上。

二爷跟着我爸都跑了出来。见状,二爷一把把我抱起来放在屋外长条凳上,然后侧身从破木箱子里拿出一块布就盖在我脸上,额头感觉一阵清凉,就沉沉的昏睡了过去。

迷糊中好像看到了奶奶站在大门口,从挑水的木桶里拿出一个青梨,招手让我过去吃。我正准备起身要去拿的时候,发现自己无论怎么样都无法起身,好似冬天身上压着好几床的棉被动弹不得,我又哭又叫,就是无法发声。

“犯冲了,他爸,仲卿跟他奶犯冲了。”我闻到了二爷的旱烟味道。

“要送送啊,他奶过世,长孙必须要送送,二叔咋个弄才行?”

“我想想法子,你也别着急,老幺刚才也被吓到了,我给他画了张符,应该没多大事。”吧嗒吧嗒的抽烟声是那么的敞亮。

早上被公鸡打鸣给吵醒了,眼睛没睁就光着脚下床,迷迷糊糊的走到粪桶边解决憋尿问题,一打哆嗦,提起裤子,才清醒过来。咋是赤红的呢?望着刚才释放的液体,我慌了,满屋子找人,爸妈和弟弟都不在家,只有我一人在家。

一边哭一边往奶奶家走,以往只要一大早家里没人,我起床之后必定去奶奶家吃早饭。大门口挂着白帆,妈妈在外面忙碌,大伯二叔他们也在跟着布置。

我光着脚站在地上,安徽农村11月的早晨,地上就开始结霜了,但是我却浑身燥热,一点都不感觉到冷。

“仲卿让一让,不要挡路,你个小兔子,不要挡着你奶的老房。”三叔和村里几个小伙子抬着黑红的寿材在我后面。

在我们老家,不同过世的人以及不同年龄段走的人,用的寿材都是不一样的。意外死亡的必须要用松木寿材,不能涂任何颜色;60到70岁走的人用杉木寿材涂红色;70到80岁走的老人用楠木寿材涂黑红色;最好的用的是檀香木做寿材刷黑色。除了意外死亡的,其他寿材上正脸必须用黄漆大写一个寿字。

我没吱声,让道一边站着,看着三叔们抬着奶奶的老房子,刚走过我身边,咔嚓一声,寿材尾掉地了。在前面抬着重头的三叔也跟着受不住檀香木的份量一屁股坐在地上,我爸穿着孝衣原本跪在大门口迎奶奶的寿材进门,然后入馆。此时我爸赶紧扭头进屋,不一会拉着二爷出来了。

“五月五,男克父,女克母!”旱烟斗里火星一明一灭。“仲卿他爸,仲卿这娃也只有生在你们家,你们夫妇俩才能走的长远。”

妈妈听完哇的一声又大哭起来。

“要不是他爷他奶在仲卿刚出生时候拿命和你们夫妇换了,不然他爷爷不会五十出头就走了。”

说完,二爷让我跪在一边,拿着朱砂在我眉心点了一下,然后让我抱着一只奶奶早年养的兔子,我正面对着奶奶的寿材跪着,兔子面对着我,屁股朝着寿材,红色的眼睛朝着我忽闪忽闪的眨着。

“清晨鸡鸣三声响,老屋起地道路敞,起!”二爷一声大喝。

奇了,寿材很轻松的就抬进了正屋。

“我就说吧,扫把星,早不出来,晚不出来,偏偏端午节正午出生,都说克父母吧。”旁支的婶妈一边嗑着瓜子一边跟她儿子说:“你以后要离这小崽子远远的,听到没有?”说完吐出瓜子皮,揪着她儿子耳朵走开了。

我懵懵懂懂的还一直跪着,这时候,二爷走过来蹲在我身边,摸了摸我额头。对着正在折黄表纸的妈妈说:“仲卿他娘,等老人入土后,仲卿去我那儿住几天。这不成啊,都五岁了,怎么还没开窍?”我妈红着眼没吱声就点了点头。

奶奶入土后的头七晚上,烧完黄表纸,二爷就来我家了。我饿的不行了,正在啃灶台做饭时烧的红薯。

“娃的情况你们都知道,我能帮他爷他奶跟你们夫妇换命,但是不能帮娃彻底解决身上的事情。”烟袋锅子敲在长条凳上当当作响。

爸爸一直低着头不吭声,妈妈眼圈又开始泛红了。还是二叔在一旁敲了敲桌子:“仲卿呢,是我们方家这一层的长子长孙,虽然哥你家两男娃,但是仲卿呢一定要弄好,砸锅卖铁也要弄好,这几年我去南方打工也挣了点,回头我拿给你,把仲卿治好。”

“他二叔,不是这么回事,知道你出去闯了几年,但是这些事还真不是能去大医院看好的,他奶养的四五年的兔子呢?抱回家没有?”二爷边说边在鸡窝旁边找到了兔子才作罢。

“明儿让仲卿去我那儿,跟我住几天,我想想法子,带他去趟黄泥庵。”抱着兔子头也不回的就走了。

直到我多年后才知道,我出生兔年的五月初五午时。端午日与夏至日临近,这一时期阳气最盛,而咱老祖宗向来最讲究五行八卦阴阳和谐,这种阳气极盛的日子,咋看咋不吉利。

而每年农历五月五日是恶月中的恶日,是一年中毒气最盛的一天,非常不受待见,就连此日出生的孩子,也可能会克父母,故或弃而不养,或另改出生日。其中最典型的便有“战国四公子”之一的孟尝君、宋徽宗赵佶等。这天邪佞当道,五毒并出,因此,为了除害治病,大家就开始在端午日搞事情了,无限的脑洞引发各种五花八门的活动,根本停不下来!

理应庆幸我是在正午午时出生,午时出生的人命里带着刚毅,杀伐。古有午时三刻问斩的说法。因我午时出生压制着身体里的奸邪,从而一直不能开智。

此时,妈妈正在给我收拾衣物,准备让我带去二爷家住几天,这边还没收拾妥当。屋外就传来二爷的急促声音:“他娘,不好拉,赶紧多找人,兔子跑啦……”

>>>点此阅读《入殓》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