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斗之谋妃无情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叶洛明莫)宫斗之谋妃无情最新小说

小说推荐类型《宫斗之谋妃无情》,现已上架,主角是叶洛明莫,作者“叶洛”大大创作的一部优秀著作,无错版精彩剧情描述:第16章近日北京的天气越发寒冷起来,泼出去的水不消一会便结了冰,叶洛前两日在坤宁宫受了寒气,孝庄便让她休息了这两日这日孝庄用罢早膳派了小宫女来了叶洛的暖阁,那小宫女是时常在孝庄身边伺候的,明莫与她也算熟络“月宁姑娘怎么今日有空?”名唤月宁的小宫女见问话的是明莫,咧嘴一笑露出两个甜甜的酒窝“月宁见过明莫姑姑格格起身了没?”明莫见她如此问就知定是孝庄让她过来请格格过去,便笑道……

小说:宫斗之谋妃无情

作者:叶洛

角色:叶洛明莫

小说《宫斗之谋妃无情》是一本非常好看的小说推荐文,它的作者是“叶洛”。详情概述:叶洛泡在热水里双目微闭,唇角闪过一抹捉摸不透的笑意,时间她掐的极准,这手段虽有些拙劣,但是巧妙的利用起了人心和人性,双方自会踩着时间点来,用不着她操这个心,此时她只要舒舒服服的泡个澡等好戏就是了。明莫见叶洛脸上带着轻松惬意的笑容,心里却是吃不准,她跟着这位格格不久,虽知格格平日里机谨聪慧,可深宫不比…

宫斗之谋妃无情

《宫斗之谋妃无情》精彩章节试读子分第1章 免费在线阅读

进了寝殿的内阁,叶洛由着明莫将湿透的衣衫脱了下来,缓缓的躺进了浴桶,热水带着花香的气息扑面而来,叶洛似无意的一抬手水雾缭绕之间,水珠如一股小瀑布将一边的侍女面前的衣襟打湿过半,那侍女本是荣贵身边的,见此有些莫名的跪在地上。

叶洛却是勾唇一笑,双手捧着一把热水拍了拍脸颊道:“你去大殿里站着。”

那侍女虽是不明白,却是乖乖回了大殿。

“格格,此事只怕时辰会出差错!”

明莫将叶洛脱下的衣服搭在绘有红梅傲雪图案的屏风上,开口问出心中的疑惑。

叶洛泡在热水里双目微闭,唇角闪过一抹捉摸不透的笑意,时间她掐的极准,这手段虽有些拙劣,但是巧妙的利用起了人心和人性,双方自会踩着时间点来,用不着她操这个心,此时她只要舒舒服服的泡个澡等好戏就是了。

明莫见叶洛脸上带着轻松惬意的笑容,心里却是吃不准,她跟着这位格格不久,虽知格格平日里机谨聪慧,可深宫不比寻常之家,宫里个个都是人精,可没有这么好下手。

就拿这个蓝姑姑来说,虽是在坤宁宫里行事傲慢,只是却也乖张,在别的宫中从未听说过坤宁宫的掌事姑姑有什么不妥不敬之举,说明此人行事为人自有一手,并不是容易对付的。

叶洛面上却是不在意,双目微闭的躺在浴桶中,脑中却转的飞快。

不过一盏茶的功夫,忽听前殿传来嘈杂声,明莫为叶洛擦身子的手一顿,看了眼仍在闭目养神的叶洛。

叶洛面上虽无表情心里却道:好戏开始了!

“明莫,去看看出了什么事!”

叶洛却是明知事由的开了口让明莫去看看,好把握事态的发展。

明莫一听心下了然,弯身行了个礼便退了出去。

这脚才出后殿之门就听到一个中年婆子的声音说道:“皇后娘娘,老奴就丹儿这一个侄女,还望娘娘息怒。”

明莫这才抬头打量那说话的人,但见那婆子四十岁上下,一身灰蓝色的宫装,身型略显得有些肥胖,却是站立在那跪在雪中的凡儿身边,口气虽还恭敬,只是那一身的寒气着时逼人。

明莫见此收回了准备踏进大殿的脚,隐于暗处的看着外面的情况。

再看荣惠,只见她好看的眉目皱了皱,刚要开口就听一边的荣贵握着手炉,淡淡的抢先道:“蓝姑姑这就是你的不是了,姐姐又不是有意要罚丹儿,只是那丹儿实是犯了错。做奴婢的犯了错,主子管管也是理所应当吧!若今日不管,他日在坤宁宫外再有类似之事,自会是让他人笑话了去,说姐姐不懂得管教奴才。”

荣贵的话字字在理却也句句诛心,不但打消了蓝姑姑想要求情的念头,又拐弯抹角的说蓝姑姑不会管教,丹儿也是个没规矩的。

那蓝姑姑听了果然面色不好,她本是看着丹儿有几分姿色这才领着她进宫,本想着坤宁宫的宫女中既然能出个安嫔娘娘,自然也会有出其他嫔妃的可能,再者自己是坤宁宫主事的,平日里懦弱的皇后也要看她几分面子,再来丹儿也是个省心懂事的,在宫里这一段时间里也表现机灵的很,过不了些时日定成大气。

不想这宫中出了名胆小怕事的皇后,今日竟然为了一个淑妃身边的婢女罚了丹儿,如若今日丹儿有什么闪失,她借势腾达的美梦可不就要毁了吗?

再说她可就丹儿这一个亲侄女,这天寒地冻的跪在雪地里再好的身子也经不起这么折腾,女人家若是毁了身子,就算往后丹儿得了皇上的宠,只怕也无法得个一儿半女,在这深宫中向来有母凭子贵的传承,这样一来要是再让丹儿跪着只怕她所有的打算都要落了空,得不偿失啊。

想到这里蓝姑姑的脸色更沉,也顾不上规矩礼仪冷冷的开了口:“淑妃娘娘说的是,老奴是不会管教,可这是坤宁宫的事,还望淑妃娘娘莫要失了身份。”

荣贵听了不但没有露出怒意反而淡笑的喝了口茶不语,见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接下来便有好戏上演,她自是没功夫和个下人置气。

蓝姑姑见荣贵无话可说,便将视线转向了荣惠,这个所谓的皇后不过是个空架子,当初皇后刚入宫时自己便被安排在了她身边,起初,因为她出身高贵是太后的亲外侄孙女,进宫不久便由妃升为皇后,本以为跟着她就能吃香喝辣的,不想这皇后竟是个不得宠的,平日为人又胆小怕事,久而久之自己自然不会拿她当回事,想到这里蓝姑姑语气有些质问。

“皇后娘娘老奴自察与丹儿是尽心尽力的服侍您,不想今日您竟因一个丫头寒了老奴的心。”

蓝姑姑不顾丹儿轻扯她的裙角,将手指向立于大殿之中的宫女,那宫女衣襟半湿立于荣贵身边,面色微白的有些瑟瑟发抖,正是叶洛将其泼湿的宫女。

那宫女双唇微颤,如今才明白洛格格是拿她作诱饵,引的这蓝姑姑上钩,只是她不明白这出戏到底是唱给谁看的。

荣惠听蓝姑姑此话一出,也来了脾气一改往日软弱右手一拍木桌,站起了身子。

明莫见时机成熟双腿迈进了大殿,对着荣惠荣贵行了一礼,那蓝姑姑见出来的竟是明莫,心中暗觉不妙,近日跟在洛格格身边的明莫怎么会出现在坤宁宫。

蓝姑姑正满目疑惑的低头看向跪在地上面色苍白的丹儿,却不想坤宁宫的大门被猛然推开,随即响起一个略带怒火的威严女声。

“混帐东西!”

众人一惊转头望去不由得大惊失色,忙齐齐跪下。

“奴婢(奴才)叩见太后。”

孝庄一身素色罗裙,身披灰色披风坐于凤辇之上,只见孝庄目光发沉,面色也不似往日和善,扶着苏茉儿的手缓缓的下了凤辇。

蓝姑姑一时反应不来,只是片刻便是面如死灰,跪着爬到孝庄脚边。

“太后饶命,奴婢一时心急忘了身份……”

孝庄哪里听她说完,一脚踢开了蓝姑姑有些失望的看了荣惠一眼,她平日里知道荣惠这孩子心慈手软,胆小怕事,却不想连个管事的老婆子都敢爬到她头上,她可是一国之母一宫之主,如此这样当真是让她也丢尽颜面。

“哀家倒不知道,这坤宁宫何时如蓝姑姑家了,当真是放肆。”

孝庄出口的这一段话,音咬的极重,听的众人心中均是一凉,跪在地上头低的更深了几分。

蓝姑姑见此忙爬正了被孝庄踢翻的身子,额头上冷汗直冒,连连求饶:“奴婢知错了,求太后饶命。”

孝庄扶着苏茉儿的手坐定在大殿的主位上,冷笑的开了口:“饶命?哀家可不是皇后平日里心慈。今日洛儿若无事就罢,若有个差池哀家定叫你们死无全尸。”

蓝姑姑一听此话却是懵了,洛儿?再看向明莫却是在心中肯定了,洛格格?怎么会扯到洛格格?

蓝姑姑也是个聪明的,刚刚一顿质问也是情急所至,如今冷静下来思维倒是清楚,今日一早自己便去了浣衣局,不想刚拿到了衣服就便见雁珠火急火撩的跑来说是丹儿不小心泼了别人一身水,正被皇后罚着跪在雪地里……等等雁珠.雁珠…是啊!雁珠是皇后从科尔沁带来的贴身丫头,自己在坤宁宫做威做福雁珠本就看她不太顺眼,如何会这么好心帮她,看来这是下好了局等她啊!

说完后孝庄又冷喝了声:“来人,将这两个奴才拉下去乱棍打死。”

侍卫正欲出手拉起两人就听得一个柔和的声音传来:“姑姑手下留情。”

孝庄寻声望去见是叶洛由书哲尔扶着进了大殿,便放缓了声调道:“洛儿,你没事吧?”

叶洛紧走几步来到了孝庄身边,行了礼这才回答:“劳姑姑操心,洛儿并无大碍。”

“没事便好。”孝庄拍了拍叶洛的手。

“姑姑,她们虽有错,洛儿恳请姑姑莫要动这么大的气。”叶洛一脸乖巧的开了口。

孝庄见叶洛并无什么大碍,火气也消了一半,此时见她求情便缓了缓口气:“洛儿,此事在宫中切不能让它助长。”

叶洛听了却是一笑,她虽有心要教训这姑侄二人,却是万没想过要了她们的命,见孝庄面色微缓,知道此事有些余便笑着开口:“姑姑莫要为这些个奴才费心,宫中近来也有喜事,安嫔娘娘怀有龙祀定是不宜见血。”

蓝姑姑本是吓的忘了求饶,见叶洛出声求情这才反应过来:“求太后饶命。”

孝庄也不理会她,看了看叶洛唉了口气道:“罢了,洛儿说的也对,把这两人拉下去各打三十,将其家族逐出京城,永不许入。”

那丹儿早在听到孝庄要乱棍打死她们便晕了过去,蓝姑姑抱着她直道谢太后恩典。

叶洛扫了坤宁宫众人一眼,众人心里皆是一寒,看这洛格格在太后面前三两句话就能说服太后,看来往后是要多注意一点。

只是叶洛心中却是明了众人目中的含义,扶着孝庄出了这坤宁宫。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3天前
下一篇 3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