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等情深迟(空等情深迟)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 (空等情深迟)空等情深迟最新章节列表

《空等情深迟》中的人物俞惜骁墨深拥有超高的人气,收获不少粉丝。作为一部现代言情小说,“大浪淘沙”创作的内容还是有趣的,不做作,以下是《空等情深迟》内容概括:总之,这种莫名其妙被左右梦想的事,让她心里非常难受、非常反感旁人,永远不会明白B大对自己的意义那个梦想不单单属于自己,还属于逝去的父亲一个小时后骁氏集团骁锋擎和客户一一握手,让人送了他们出门,折回办公室任以森立刻跟上,“骁总,俞小姐刚来过电话”俞惜几乎从不会给自己打电话上一次通过电话联系,大约是在半年前老爷子病重,想见他那是非……

小说:空等情深迟

作者:大浪淘沙

角色:俞惜骁墨深

现代言情小说《空等情深迟》的作者是“大浪淘沙”。其中精彩内容是:”俞惜一脸菜色。起初还淡定,可是,现在一想到他们通知的可能是骁锋擎,整个人就坐立难安。时不时瞅一眼门口,担惊受怕。冯染安抚的拍了拍她,“行了,你别那么担心…

空等情深迟

第7章 热闹的派出所 免费在线阅读

“当然是你资料上显示的监护人。”
“骁锋擎?”
俞惜声音不由得扬高些。
“是谁我就不清楚了,其他警务员负责通知。
总之,一会儿到了你自然知道。”
俞惜一脸菜色。
起初还淡定,可是,现在一想到他们通知的可能是骁锋擎,整个人就坐立难安。
时不时瞅一眼门口,担惊受怕。
冯染安抚的拍了拍她,“行了,你别那么担心。
说起来我们只是自保,家里人肯定不会怪我们的。”
“你爸妈肯定不会,但是我三叔可就不一定了。
而且……”俞惜想起几个小时前她和骁锋擎那么倔强的对峙,就越发郁闷,“我才说不给他找麻烦了,现在又让他来帮我摆平这事,他肯定更生气。
而且,要是知道我偷偷跑去坐火车,说不定直接把我撕了。”
冯染见她那副样子,不似开玩笑。
目有同情,“你三叔真这么恐怖啊?”
“一会你见了就晓得了。”
俞惜没劲的趴在桌上,心情沉重得好似死囚上断头台的感觉。
……
20分钟后。
俞惜几乎要睡着的时候,派出所里一阵热闹。
“骁先生,这么晚您怎么来了?
里面请!
里面请!”
说话的是所长,非常殷切的语气。
俞惜一听到‘骁先生’三个字,一下子就清醒了。
整个人坐直,双手紧张的压在膝盖上。
冯染也迷迷糊糊的,揉着眼睛,“你三叔来了?
一会儿让他也一并把我保出去啊,我家里人这会儿都不在国内,肯定联系不上。
呜,我可不想被关两天。”
俞惜还没应声,警务人员已经过来了,一改先前那冷肃的语气,客气得不得了,“俞小姐,冯小姐,两位请跟我出来。
骁先生在等你们。”
俞惜不说话,起身,硬着头皮跟出去。
冯染‘啧’了一声,“这态度简直180°大转弯啊,你三叔什么人啊?”
两人一起走出去。
冯染脑海里还在努力勾勒着俞惜三叔的模样。
以俞惜的描述来说,那应该是个大腹便便、猪脑肥肠,又凶巴巴的中年男人。
……
一路,俞惜心里都七上八下。
远远的,就看到骁锋擎正负手而立在窗边。
他没有回身,派出所晕黄的灯光笼罩下,即使是一个背影,都让俞惜呼吸绷紧。
深吸口气,鼓起勇气走上前,“三叔。”
冯染想,她三叔看来并不是猪脑肥肠的男人,而后也跟着叫了声‘三叔’。
骁锋擎缓缓转身。
视线,停在少女的脸上,半晌,性感的薄唇紧抿着,不出一声。
目光黑沉得让俞惜心里发虚。
不管什么理由,高中生进派出所绝对不是一件光彩的事。
一旁,冯染仰首看到骁锋擎这张脸,一双眼都差点给瞪了下来。
两手拼命的扯俞惜的衣角,“俞惜,这真是你三叔?”
“……”俞惜无奈。
至于这么激动吗?
“你不是说他老是倚老卖老,可他哪里老了?
这么年轻,还这么……”‘帅’字还没说出口,被俞惜轻恼的打断:“你赶紧闭嘴吧!”
“他看起来也不像你说的那种凶巴巴的恶魔啊!”
冯染已经尽力压低了声音。
可是,以她的激动,这些字眼多多少少还是钻进了骁锋擎耳里去。
骁锋擎越发黑沉的目光让俞惜不敢直视。
想死!
她心里哀怨,简直恨不能立刻就把冯染这张不停歇的嘴封上。
“带冯小姐去签字,保冯小姐离开。”
没有立刻发难。
骁锋擎终于开口,是和一旁的任以森说的,语气幽凉。
任以森应了一句,和冯染比了个手势。
冯染给俞惜递了个眼色,便跟着任助助走了。
这一下。
房间内,只剩下骁锋擎和俞惜两个人。
俞惜越发紧张。
“原来,在你眼里,我是恶魔。”
他双手负在背后,开口。
那话里听不出半点儿喜怒。
越是这样,越让俞惜心里发毛。
“不是的,三叔。
你……其实是,她误会了我的意思。”
俞惜解释,可是,语无伦次的话简直没有任何说服力。
骁锋擎亦不知道是信了还是没信,目光加重,长腿侵略性的迈开一步,逼近了她,“俞惜,是不是我太不了解你了?
以前竟不知道你还能打架。”
俞惜是理亏,低着头,“我以前不这样的,今天……是个意外。”
意外?
骁锋擎皱眉,视线往下移,一下子就看到她手上的伤。
伤得不轻。
从食指到手背,一直拉开一道口子,手上的血凝固了。
但映在他眼里,依旧是触目惊心。
眉心,跳跃了下。
记得上次她受伤是一年多以前,在家里一脚踩空,从楼上摔下去。
正出差的他,当晚从外地飞回来,勃然大怒,将大部分佣人全开了,只余下像柳妈这种常年驻于骁家的人。
从那之后,整个屋子里的佣人都知道,这小丫头是骁先生捧在手里的宝贝。
每个人都小心翼翼着,不敢再让她受丁点儿的伤。
唯独身为当事人的她,浑然不觉。
骁锋擎面部线条绷紧,“手,伸过来!”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天前
下一篇 2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