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惜骁禹安(惟愿此生岁月安)免费阅读无弹窗_惟愿此生岁月安俞惜骁禹安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

以俞惜骁禹安为主角的现代言情小说《惟愿此生岁月安》,是由网文大神“大浪淘沙”所著的,文章内容一波三折,十分虐心,小说无错版梗概:“当然是你资料上显示的监护人”“骁锋擎?”俞惜声音不由得扬高些“是谁我就不清楚了,其他警务员负责通知总之,一会儿到了你自然知道”俞惜一脸菜色起初还淡定,可是,现在一想到他们通知的可能是骁锋擎,整个人就坐立难安时不时瞅一眼门口,担惊受怕冯染安抚的拍了拍她,“行了,你别那么担心说起来我们只是自保,家里人肯定不会怪我们的”“你爸妈肯定……

小说:惟愿此生岁月安

作者:大浪淘沙

角色:俞惜骁禹安

热门网络作者“大浪淘沙”的热门书《惟愿此生岁月安》推荐大家阅读。故事精彩剧情为:在骁锋擎占据左上角的角落后,她占据了右下角,微垂着眼,扒着电梯壁,离得他远远的。骁锋擎看在眼里,也不说什么,只摁了一楼,让电梯下降。谁知道,下了十楼,电梯突然‘砰’一声响。摇晃一番后,猛地停住…

惟愿此生岁月安

第18章 我不要起来 免费在线阅读

这个点,所有员工都走了。偌大的空间,只剩下他们两人。俞惜亦步亦趋的跟在骁锋擎身后进了他的专用电梯。
刚刚的尴尬,延顺至此时。在骁锋擎占据左上角的角落后,她占据了右下角,微垂着眼,扒着电梯壁,离得他远远的。
骁锋擎看在眼里,也不说什么,只摁了一楼,让电梯下降。
谁知道,下了十楼,电梯突然‘砰’一声响。摇晃一番后,猛地停住。
猝不及防,俞惜踉跄了两步,扒着电梯壁才得以站稳。
“怎么了?”
俞惜问。
骁锋擎摁了开门键,没反应。
“电梯坏了。”
这么倒霉?
“那我们会不会往下掉?”俞惜有些恐惧的看着他,雪白的手指微微蜷紧。
往下坠的感觉,是她最害怕的。当初……父亲就是在高空作业时掉下来……
她闭上眼,不愿再去想。
骁锋擎深邃的目光看她一眼,朝她伸手,“过来。”
望着那宽厚的大掌,俞惜敛眉,没动。还清楚的记得他掌心里那能将人灼伤的温度……那种感觉很奇怪,或者说奇特,让她不敢轻易再接近……
“啊——”正想着的时候,电梯就在此刻,猛地往下.速度太快,俞惜来不及站稳。
“俞俞!”心一紧,低呼一声,骁锋擎伸手抱她,两个人双双跌在地上,滚成一团。
这是78楼,开不得半点玩笑,若是真这么直线坠下去,必将粉身碎骨。
“三叔……”
俞惜唤他,声音发了抖。
“别怕,抱住我!”骁锋擎一翻身,将自己垫在她身下。
她双腿用力夹着他的腰,整个人几乎是骑在他身上。往下坠的速度实在太快,快到失重,俞惜连起身都难,本能的,双手战战兢兢的抱着他的脖子,“三叔,我们……会死吗?”
“别问傻话。”骁锋擎把她抱紧。
他不会让她有事。哪怕,他会粉身碎骨。
“我怕……”
俞惜哆嗦着,嘤咛。脸贴着他的脸,颤抖的睫毛他感知得很清楚。骁锋擎大掌抱着她的后脑勺,低语:“冷静点,俞俞,还有三叔在。”
许是他的嗓音有种别样的魔力,又也许是这个人拥有宽阔的胸膛、伟岸的身体、结实的臂弯,总之,俞惜慌乱不安的心竟然在那一声‘俞俞’下,神奇的渐渐安定。
抱着他,或者说,被他抱着,即使在这样糟糕的情形下,她竟也莫名觉得有安全感。
甚至,能抽出心神来,听他唤她‘俞俞’……
‘俞俞’这个称呼,只有最亲昵的爸妈才这么叫……
自从爸妈离开之后,她已经很多年没有听人这样叫过。哪怕是明川都没有……
现在,由三叔——这个原本让她心生抵触的男人嘴里叫出来,她竟然不觉得反感,反而有种异样的感觉。
简单的两个字,似羽毛,若有似无的撩着她心底一根纤细的弦,惹之轻颤……
她偏头,悄悄看他一眼。以她的角度,只能看到男人立体刚毅的侧颜,离得她异常的近。但仅一眼,又匆匆移开去……
心跳,快得让她惶然……
好在,电梯并没有一直往下坠,仅仅一层楼后,弹跳一番,险险卡住。
好久……
俞惜还没敢松手,仍旧紧张的趴在他脖颈间,呼吸又急又乱……
“俞惜?”他硬着嗓音,低声唤她。
“嗯?”眼皮稍稍掀起,一双睫毛像蒲扇一般,从他脖颈间的皮肤上若有似无的扫过。
小妖精……
他呼吸重了,挺拔的身子僵得更厉害,“起来!”
“不会再往下掉了?”没动,只是担心的问。
“不一定。”
“那我还是先不起来了。”她摇头,惶恐的维持着原有的姿势。裙底下光裸雪白的小腿下意识用力,似无尾熊般,更紧密的夹住他的腰。仿佛这样才更有安全感。
骁锋擎闷哼一声,该死!
这小丫头,招惹他的招,倒是不少!只是后果却绝不是她现在能承担得起的!
“俞惜,我再说一遍——起来!”他哑着声。
语态严厉。
凶巴巴!
俞惜是怕他的,咕哝一声,不情不愿的伏起身。可是双手才松开,还来不及起身,电梯又忽的摇晃了下,吓得她又缩了回去。
“我不要起来!”现在双腿发软,哪里有力气能撑得起身?
“当真不起?”他隐忍的皱眉。
“……嗯。”她身陷险境,丝毫不察危险气息。
骁锋擎目光深重的看她一眼,下一瞬,大掌忽然掐住她的腰,在她惊愕之下,一把将她往后拉去。
若说刚刚她还只是骑在他腰上,这一下……
只穿着裙子和单薄底裤的她,正恰如其分的坐在他某处上方……
这……这……
俞惜呼吸一窒,压在他肩上的手指隐隐发颤。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6天前
下一篇 6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