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婉骁湛初(思之悠悠)免费阅读无弹窗_思之悠悠俞婉骁湛初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

《思之悠悠》是作者“大浪淘沙”的代表作,书中内容围绕主角俞婉骁湛初展开,其中精彩内容是:“你凭什么打我?你又不是我爸……”她打着哭腔,踹着爸爸在的时候,都没这么打过她,他骁湛初到底凭什么?“还敢不敢去找骁磊之?”骁湛初依旧绷着脸,不让自己心软这小东西,就是欠教训羊入虎口了都不知道,居然还敢嚷嚷着要送过去俞婉起初还倔强的说,敢找,要找又连续挨了两下,当真被打怕了,服了软,哭着摇头,“不去了,我不去了……三叔,你不要再打了……”骁湛初再脾气火爆,但到底还是心疼的尤其她泪眼涟涟……

小说:思之悠悠

作者:大浪淘沙

角色:俞婉骁湛初

热门新书《思之悠悠》是由著名网文作者“大浪淘沙”所著的现代言情小说。文章简述:独立生活?刚领她回来的那年,他是想顺她的意,放任她独立生活,可是结果呢?结果趁他不在,她居然擅自和骁家订了婚约!简直,不可饶恕!“才成年,翅膀就硬了,迫不及待想要和我撇清关系?”骁湛初嗓音是低沉的,不怒而威。这么多年,第一次和他靠得如此近,俞婉甚至能闻到他身上一股的淡淡烟草味,混杂着古龙水的味道。这…

思之悠悠

第5章 胆子不小 免费在线阅读

话,还没说完。下颔,蓦地被一双长指扣住。
——————–
他力气很大,像是要将她整个人捏碎一样。痛得她细眉都攒成了一团。独立生活?刚领她回来的那年,他是想顺她的意,放任她独立生活,可是结果呢?
结果趁他不在,她居然擅自和骁家订了婚约!简直,不可饶恕!
“才成年,翅膀就硬了,迫不及待想要和我撇清关系?”
骁湛初嗓音是低沉的,不怒而威。这么多年,第一次和他靠得如此近,俞婉甚至能闻到他身上一股的淡淡烟草味,混杂着古龙水的味道。
这个男人,危险异常。
俞婉紧张的噎了口口水,凝着男人冷肃的俊颜,好不容易平顺了呼吸,才开口:“我只是个无家可归的孤女,总有一天要离开骁家。三叔……刚不也说我不知好歹么?我要是再厚着脸皮留下来,那就当真是不知好歹了。”
这女人,就那么迫不及待的想要离开自己?真那么喜欢明川?
骁湛初眼神一暗,手上的力道,不由得加重了几分。
一时间,她痛得脸都发了白,呼吸加重。
“什么时候主动权竟在你手上了?”骁湛初眼神冰冷得像一把寒箭,抬起她的下颔,让她直视自己,“俞婉,哪天我厌恶你了,你立刻收拾东西给我滚蛋!但是,在我没赶你之前,你最好乖乖的给我待在骁家!别惹恼我!”
“三叔,你太不讲理了!”俞婉气恼,小脸涨得通红。
骁湛初面色更冷,“和宠物讲什么理?俞婉,你有资格吗?”
‘宠物’二字,刺伤俞婉的骄傲。
他骁湛初永远那样高高在上。是天、是王、是主宰。而她俞婉就是匍匐在他脚下的卑微奴仆。
“原来三叔一直把我当宠物。”她嗤笑。
骁湛初冷眼盯着她,并没有接话。
“在你眼里,我其实不过是你养的一条狗,所以,你可以丝毫不尊重我的梦想,擅自更改我的志愿!所以,你觉得我就应该像条狗一样,任你召之即来,挥之即去!”因为太生气,她的声音越扬越高。
骁湛初的眉心,突突的跳。
在他眼里,他觉得她更似他养的一只小猫儿。外表看起来温顺无害,伸出的爪子却是锋利得很!这么多年,有谁敢在他面前如此大小声的!
她俞婉是第一个,也会是最后一个!
“三叔,不,是骁先生!”
俞婉改口。受伤的挺直背脊,面上是不容侵犯的执拗,她咬牙:“从现在起,我再不会给你当宠物!我今晚就走!”
说罢,她气恼的瞪他一眼,转身就走。
一旁的六个人,都看得傻眼。
这……
哪里冒出来个不怕死的小丫头,居然当众挑战骁三爷的权威?若不是骁三爷此刻的脸色实在太难看,真想替这小丫头的勇气鼓鼓掌。
可是……
俞婉才迈出去一步,下一瞬……
手肘被一只烙铁一样的大掌蓦地扣住。
她警惕的回头,下一瞬,还未回神,整个人已经被粗暴的抛到了房间里的大床上。
床,非常柔软。她身子下陷几分。
等回神,几乎是立刻爬起来。可是,一抹深重的黑影笼罩下来。
骁湛初从上而下的俯身,单手撑在她身侧,逼迫着她。
气场太强。仅一个眼神,杀伤值就100%!
而且,现在,她竟然和三叔在床上……甚至,是这样暧昧的姿势……
彼此的脸,离得好近好近。近到他的呼吸,全部散落在她脸上。
俞婉睫毛抖得厉害,呼吸都绷住了。
对于这样的靠近,她心跳完全乱了,惶然不安。
要知道,她和骁明川虽然订婚这么多年,但是,两个人都没有这样躺在床上,离得这么近过……
“你让开。”俞婉回神,捏着拳头推他。
眸光闪烁不定的偏开,不敢和他的目光对上。这情况……太诡异了……
可是,她的力气,哪能左右得了这个男人?
他不但没退开,反倒是俯身,更近的贴过去。她甚至能感受到男人如擂鼓般的心跳,还有……
拳头下,他强劲有力的胸肌……
俞婉身子僵硬,紧张得手指掐进了肉里去。
只听到他低沉的声音,在耳畔响起:“俞婉,别再不知天高地厚的挑战我。否则……我怕,结果你会承受不起。”
他的声音很轻。
甚至,是柔和的。外人看来,不见一丝愠怒。
可是,此刻俞婉听在耳里,却只觉得背脊发凉,手心直冒冷汗。
如果,自己惹恼了他,那会是什么后果?
对上他染着邪肆的深瞳,她呼吸一重,惊恐的闭上眼,突然不敢想像。
唇动了动,想大声的反驳他,和他作对。可是,受了惊,喉咙竟是干涩的,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骁湛初冷盯她两眼,最终,直起身。
高大的身子站直,从容不迫的理了理稍有凌乱的衬衫,幽幽的撂下话,“如果好奇,你大可以试试看看!”
骁湛初甩下俞婉,率先走了。
房间内,气氛一下子恢复正常。余下其他人,统统不约而同松口气。
俞婉好一会儿才从受惊中抽回神。爬起来,仓皇的理了理头发,还仍旧不敢去想骁湛初那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后果?他能把自己怎么样?是煮了吃了,还是砍了煎炸?
“不错嘛,没想到你小小年纪,胆子倒是不小!”沈思泽临走前,拍她的肩,语气里满是赞许。
俞婉不明所以。
胡雨深出去前也给她比了个赞的手势。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6天前
下一篇 6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