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吉小婵(都市:神农药王系统)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_都市:神农药王系统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姜吉小婵是奇幻玄幻小说《都市:神农药王系统》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有请Big兔崽子”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姜吉挨了刀子,在意识不清醒的状态下感到有人打电话叫了救护车,有穿着白色衣服的人把他抬上车在灯光的忽明忽暗中,他心中愤愤不平,还在继续骂着:疯女人!疯女人!过了不知多久,白光照亮周围的世界,他使尽全力依旧无法睁开眼睛,只能用“感知”功能他感知到有几个人影站立在他的身边,说着话“他叫什么?”“姜吉”“有资料说明吗?”“男,五十五岁,医学院毕业,在国内大小制药厂从事研发工作,目前是东湖制药厂总经……

小说:都市:神农药王系统

作者:有请Big兔崽子

角色:姜吉小婵

强推热门奇幻玄幻小说《都市:神农药王系统》,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有请Big兔崽子”。故事无广告版讲述了:花爷拉住他大吼:“不准进去,我孩子未婚嫁,不准男人碰她。”“想不想救?”他怒视花爷。花爷瘫坐在地上,说不出话来。姜吉急忙上前,看见右手的手腕上露出很深的伤口,还有血从里面渗透出来…

都市:神农药王系统

第9章 一成把握 免费在线阅读

众人来到花爷的农场,姜吉让豪哥在外面维持村民的秩序,他让花爷带着来到事发的地方。柳笙、蒋盼盼跟在他的后面。

花爷推开出事房间的门,指了指躺在床上的女孩,哭丧着说不出。

他看见地上,床上渗透着大片血迹,神色凝重,准备上前查看情况。花爷拉住他大吼:“不准进去,我孩子未婚嫁,不准男人碰她。”

“想不想救?”他怒视花爷。

花爷瘫坐在地上,说不出话来。

姜吉急忙上前,看见右手的手腕上露出很深的伤口,还有血从里面渗透出来。他急忙用手贴在她的脖子上,又查看了她的眼睛。

“麻烦你们出去,我要开始诊治了。柳笙,把花爷拖出去。蒋盼盼,你也滚出去!”他命令道。

“老师,知道了。”柳笙双手用力把绝望中的花爷拖到门外。

她又把蒋盼盼赶出去,关上门。

“小婵,小婵。”

“主人,在。”

“帮我查看这人还有救吗?”

“好的主人。”

片刻……

“主人,她还有救。目前失血不多,不用补血。”

“这么多血,还失血不多?”

“主人,接近临界值,可以不输血。另外,炼狱界不具备输血的条件。”

“哎。好吧。这里医疗条件是很艰苦。”

“是的呢。等到了微尘界,会有很大改善。”

“那先这样吧。”

姜吉脑子飞快的运转,然后大声喊:“柳笙,进来吧。帮我。”

“好嘞。”她急忙进来,又关上门。

他认真的说:“帮我准备火炉、热水、绣花针、铁钳子、大铁锅,还有白布、白酒。”

“好,听从老师安排。”她完全不明白老师要干什么,但是不问不反驳,现在救人要紧。

于是,她出去,把需要的火炉、热水、绣花针、铁钳子、大铁锅、白布、白酒,一一准备好拿进去。

村民们炸锅了,花爷脸色惨白。

“这是要干什么呀?”

“怎么像监狱里的酷刑?”

“铁锅、热水、火炉,我见过,隔壁村生娃的时候,也往屋里拿这些东西。”

“难道铁钳子是把孩子脑袋夹出来?”

“你们真能瞎猜,花爷女儿刚满十八岁,怎么会怀孕。”

“一定是邪术。”

“邪术?”

“隔空怀孕!怀上孩子后,再把孩子生出来。”

“你家孩子怀孕一个小时就生下来了?”

“放屁。你骂人。”

村民们在吵闹声中互相厮打起来。

姜吉吩咐柳笙清理病人的伤口,用白布沾上白酒进行简单的清洗。他拿起大铁锅,仔细的把锅底的黑色烧痕刮下来。

“柳笙,你清理完了,把锅灰撒在伤口上。”他把刮下来的黑色粉末放在床头。

“好的。”她答应道。

他用铁钳子夹着绣花针放入火炉里,待绣花针烧红,放在锅底敲打。很快绣花针随着敲打,变成月牙的形状。他把月牙绣花针再次放入火炉,经过几次敲打,变成鱼钩形状。

“老师,好神奇。刚刚她的伤口还在流血,撒上锅灰竟然不流了。”

“这个是土办法。锅灰可以起到止血的作用。但她伤口又长,又深,我们必须缝合伤口,不然还会继续流血。”

“啊?要如何做?”

“你会缝衣服吗?”

“嗯,老师你身上的衣服是我亲手做的。还可以吧。”

“不错。不错。你找根线穿在这个鱼钩针上,然后把她的伤口缝上,像缝衣服一样。”

“我试试。”说完她用白酒给双手消毒,拿起针线,按照老师的嘱咐操作起来。

她用纤纤玉手,灵活的穿针引线,并琢磨领会鱼钩针如何缝合。

“这种形状,似乎更好缝呢。如果是平的,怕是没办法操作。老师,你好厉害。”说话间她三下五除二的搞定了。

“再撒些锅灰,用白布包扎上。”他吩咐。

“好。”她应道。

姜吉站起来摸了摸女孩的额头,又把手贴在她的颈部。

“老师,好坏。你揩油。”她在旁边笑着。

“误会,误会。我是在感受她的体温和脉搏。”他白了柳笙一眼。

“那我们是不是大功告成了呢?”她问。

“不是。她失血过多,需要时间静养恢复,伤口长时间暴露在外,接下来可能引起炎症。过敏性鼻炎的问题在这个时候也会是问题。多种疾病混杂,那才是最可怕的事情。”他分析着。

“失血是什么?炎症又是什么?”

“你们巫医学院什么也不教哦?”

“我们学的是以天地灵气,炼制灵丹,再用灵丹治病救人。只是灵丹救人会折损寿命。”

“那岂不是用命换命?”

“老师,聪明。以命换命的代价极大,除非获得10倍以上回报,否则我们不会用灵丹救人。”

“那你们平时如何救人?”

“嗨……坑蒙拐骗咯。吓唬,蒙人。”

“啊?”

“老师,你这套救人的本事不错,教我。我不想继续坑蒙拐骗下去,想用真本事治病救人。”

“我是收学费的哦。”

“老师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

姜吉看着态度坚决的柳笙,点点头。

“你把花爷叫进来。”他说。

“好”。她应声道。

花爷晃晃悠悠的走进来,脸色难看,他已经做好接受残酷事实的准备。蒋盼盼跟在后面,好奇的看着床上的女孩。

“花爷,你女儿的命暂时保住了。”姜吉淡淡的说

“啊?”花爷眼睛里透出惊喜的神色。

“花爷,干嘛往我身上扣黑锅。你家女儿为什么要自杀!”他厉声问。

他面露难色,结结巴巴的说:“有个穷小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把我家孩子勾搭上了。前一段时间他还厚着脸皮来提亲。”

“你不会?”柳笙问。

“我把他活活打死了。埋在后院。”他低着头说。

“你够可以的。不愧是亲爹。”柳笙嘲讽着。

“我姑娘不知道咋发现的。愤愤不平,就割腕……。这么丢人的事,我怎么能说出去呢?自然要找个人背黑锅嘛。”他的声音越说越小。

“哎呦。你个死老头。如果没他的出现,你是要在我和这个小妖精里选个人背黑锅吗?”蒋盼盼听见他说的缘由后,破口大骂。

“巫医身份更值得信任嘛……”老头不敢再继续说了。

“哈哈哈……老奸巨猾。”姜吉大笑起来,接着又说:“说正事吧。接下来的一周时间,才是真正的危险期。”

“什么?你不是说没事了。”花爷茫然的看着他。

“跟你一两句说不清楚。我会待到她渡过风险期。”他说。

“赌约!你要记住哦。嘿嘿,不管是病死,还是自杀,一样把你俩剥皮抽筋。”蒋盼盼得意的说。

“自然我记得。反之,我这个人最讨厌毁约的人。倘若你毁约,定要三倍奉还。”他恶狠狠的说。

“哈哈哈。我还不信,你能解开死老头搞的死局。”她笑的非常开心。

“别高兴早了。我老师,一定可以。”柳笙生气的回怼。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天前
下一篇 2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