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漫周鸿铭(七零美艳知青撩得糙汉心跳加速)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_七零美艳知青撩得糙汉心跳加速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七零美艳知青撩得糙汉心跳加速》是作者“红尘易老”的精选作品之一,剧情围绕主人公舒漫周鸿铭的经历展开,完结内容主要讲述的是:看着舒漫左手小拇指上划过长长的一条血痕,很是心疼,“等会我去卫生所买点药给你涂上”“周队长说撒些土就没事了”舒漫用手帕沾了点水,小心翼翼将伤口边上的土擦掉周鸿铭看了眼锅,问道,“今天你做饭?”“嗯,轮到我了”舒漫叹气,“希望我做的饭他们不要嫌弃难吃”周鸿铭没忍住笑了起来,拉着舒漫的手让她坐在旁边的凳子上,“你受伤了,我来替你”说完,周鸿铭熟练的将火救着,然后洗红薯,等水开后先往锅里倒了……

小说:七零美艳知青撩得糙汉心跳加速

作者:红尘易老

角色:舒漫周鸿铭

小说《七零美艳知青撩得糙汉心跳加速》是著名网文作者“红尘易老”所著的一本穿越重生小说。主要讲的是:”成纵远已经等了快一个小时了,全身被冷风吹的直打哆嗦,嘴唇都冻紫了。等了这么久不见舒漫过来,成纵远以为舒漫在耍他,都准备走了,看到舒漫过来,眼睛一亮。白面团一样的皮肤,大眼睛一眨一眨,像是里面盛载着万千星辰,看的他心痒痒。也不枉他等了这么久…

七零美艳知青撩得糙汉心跳加速

第15章 免费在线阅读

她临出门的时候,给成纵远和罗腊梅都留了纸条,这是她最后一次帮罗腊梅,她不想因为自己的原因而让渣男盯上罗腊梅。

如果罗腊梅看清成纵远的渣男本质,还是愿意跟他来往的话,以后怎么样,就不关她的事了。

冬天的河边,树木光秃秃杵在河两边,寒风吹的树枝东摇西摆。

“舒漫同志,你来了。”成纵远已经等了快一个小时了,全身被冷风吹的直打哆嗦,嘴唇都冻紫了。

等了这么久不见舒漫过来,成纵远以为舒漫在耍他,都准备走了,看到舒漫过来,眼睛一亮。

白面团一样的皮肤,大眼睛一眨一眨,像是里面盛载着万千星辰,看的他心痒痒。

也不枉他等了这么久。

这还是舒漫第一次约他出来见面,成纵远亢奋的全身发热,一点也感觉不到冷了。

舒漫斜睨了眼后面一棵大树,树后面躲着一个人,她朝成纵远笑了笑。

这么一笑,好像早春的迎春花,嫩的能掐出水来。

成纵远眼神灼热的看着舒漫,恨不得将她揉进他的身体里。

面对成纵远猥琐的目光,舒漫忍着恶心,后退了一步,直接问道,“成纵远同志,你是不是喜欢我?”

“你看出来了。”成纵远没想到舒漫这样直接,笑着说道。

直接点好,舒漫能约他到这里来,说明对他是有意思的,等舒漫跟他处对象了,他就可以为所欲为的对她做各种梦里才能做的事。

虽然有些事是婚后才能做的,但成纵远相信只要他多哄哄小姑娘,他想做什么都可以。

至于结婚?那是以后的事,自己先爽了再说。

不然这漫长的生活,日子该怎么过呢。

“嗯,看出来了,但我有个疑惑。”舒漫说道。

成纵远看着舒漫粉嫩的嘴一张一合,舔了舔自己干燥的唇,要是贴在一起,他的就不干燥了。

“你说。”成纵远深情的看着舒漫,语气温柔的能滴出水来。

躲在大树后面的罗腊梅,气的一张脸都白了,双手抠着树皮看着这边。

舒漫淡淡一笑,“我看你对罗腊梅同志挺殷勤的嘛,你既然喜欢我,又为何要对她献殷勤,难道你也喜欢她?”

“谁说我喜欢她啦。”成纵远极力撇清自己,“我就是看她一个女同志可怜,帮她做些事而已,我把她当成妹妹一样看待。”

成纵远说完后,又默想了一遍自己说的话,感觉没毛病。

只要他不承认他对罗腊梅有想法,只是将她当成一个妹妹在照顾,舒漫就不会怀疑他了。

舒漫收敛脸上的笑,厉声说道,“你可真是不要脸!”

成纵远看到罗腊梅从树后面走出来,脸色一变,震惊的看着她,“罗腊梅同志,你,你怎么在这里?”

“我不在这里,怎么能听到这么精彩的对话。”罗腊梅双手紧紧的攥在一起,痛苦的看着成纵远。

亏她还以为成纵远很喜欢她,想跟她处对象呢。

她不止一次的想过,在这当知青真苦,要是能找个可心的对象,两人相互扶持着,等回城后结婚,日子过的也不差。

可她万万没想到,成纵远脚踏两只船,一面对她说着各种让她误会的话,一面却又勾搭着舒漫。

“罗腊梅同志。”成纵远想解释,当着舒漫的面,他又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他现在明白了,舒漫是故意的,约了他出来,又约了罗腊梅,目的就是想拆穿他的把戏。

可成纵远没感觉他做错了,他就是对她们两都有好感咋了,又没直白的说喜欢她们,只不过多关心一些她们罢了。

一行清泪从罗腊梅脸上滑落,她不止一次的规划着她跟成纵远的未来,他却这样对她。

看了眼舒漫,罗腊梅哭着跑了。

“舒漫同志,你太过分了。”成纵远怒视着舒漫。

舒漫点头,很欠揍的说道,“对,我就是故意的,我不这样做,怎么能揭穿你这个渣男的真实面目。”

“你……”成纵远气极,随后,他轻蔑的笑了下,“你说我勾搭罗腊梅,那你呢,不是也跟那个周鸿铭勾搭在一块,每天上工的时候打情骂俏,下了工还腻在一起,你当我眼瞎?”

“那你还想着来勾搭我,不是贱吗?”舒漫冷冷的说完,转身就走了。

成纵远气的额头上的青筋都暴起来了,双手紧紧攥在一起,瞪着舒漫离开的背影。

舒漫回到知青点的时候,罗腊梅正趴在炕上哭,孙秀茹在一边劝着,可越劝她越哭的厉害,最后竟不知说什么了,只能坐在一边给罗腊梅递手帕。

看到舒漫回来,孙秀茹悄悄问道,“罗腊梅同志怎么了?”

“不清楚,我刚回来。”舒漫看了眼哭的肩膀一耸一耸的罗腊梅,哭出来也好,等哭完了就明白自己想要什么了。

孙秀茹看到成纵远气鼓鼓的回来,狐疑的在三人身上不停的看来看去。

三个人,都是前后脚回来的,她总感觉罗腊梅这么伤心,跟成纵远和舒漫都有关系,却也只是猜测。

周鸿铭还了自行车回家,走进灶房,看到同村的一个妇女在,蹙了蹙眉,这婆娘嘴碎的很,一张嘴整天乱喷。

看到他娘铁青的脸色,周鸿铭还不知道他娘这火是冲他发的。

“那啥,春芳,我回去得喂猪了。”谢素兰前一秒正在说周鸿铭的八卦,正主回来了,她尴尬的笑了下,拿着鞋底子就走了。

李春芳尽管气的要命,但还是将谢素兰送了出去,回来就拨下脚上的鞋子抽周鸿铭。

周鸿铭敏捷的躲开他娘的鞋底子,“娘,到底咋了嘛,我刚回来没干啥嘛,你打我干啥?”

没打着周鸿铭,李春芳更气了。

气的胸口一起一伏的,将手里鞋子朝周鸿铭扔去,周鸿铭头一偏,砸到了刚进门的周鸿辉脑袋上。

周鸿辉下意识一把抓住鞋,愣了下,将鞋子扔到他娘脚旁,“娘,你干啥这么大火,赶紧穿上鞋,天冷别冻了脚。”

李春芳这会还管冻不冻脚,她只想揍死周鸿铭,可除非周鸿铭自个愿意,不然她永远也揍不到他。

她气呼呼的瞪着周鸿铭,“你刚才干啥去了?”

周鸿铭顶了顶后槽牙,谢素兰那个婆娘这是给他娘说八卦来了,难怪见他回来抬腿就走。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5天前
下一篇 5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