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总歇歇吧,夫人都走三年了(时吟顾寒迟)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霸总歇歇吧,夫人都走三年了最新章节列表

长篇现代言情小说《霸总歇歇吧,夫人都走三年了》,男女主角时吟顾寒迟身边发生的故事精彩纷呈,非常值得一读,作者“番茄锅里没有番茄”所著,主要讲述的是:一个亿三个字爆出来时,现场一片哗然众人纷纷寻找当事人直到有人将目光落到顾寒迟身上有人开始惊呼:“顾董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是要拍下来送给贺小姐?”“不会吧!”“难不成是送给时吟?”“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不是打自己亲妈的脸吗?我觉得不可能”“还有,你们看时吟根本就没理睬顾董啊!反倒是贺蜜的目光一直都在顾董身上”“贺蜜喜欢顾董在首都已经是人尽皆知”“就是,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好不好?”“我现在……

小说:霸总歇歇吧,夫人都走三年了

作者:番茄锅里没有番茄

角色:时吟顾寒迟

火爆新书《霸总歇歇吧,夫人都走三年了》是由网络作者“番茄锅里没有番茄”所编写的现代言情小说。作者“番茄锅里没有番茄”创作的主要内容有:“林董,顾董没告诉你,偷听别人聊天很不礼貌吗?”“天理良心,是我先坐在这里的,”林向为喊冤。时吟没说什么,目光缓缓收回。再度望向宁清时,她竟然没了想继续说的心思。既然这样,时吟也不想过多跟她纠缠…

霸总歇歇吧,夫人都走三年了

第4章 免费在线阅读

她回眸望去,看见一个穿着衬衫的男人同样回眸。

“林董。”

林向为回眸望向时吟,语调颇有些懒散:“时秘书,你这话问了也是白问啊,你们顾董没告诉你,既往不咎只看当下吗?”

林向为是顾寒迟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

之所以认识,全靠这人脸皮厚,时不时地出现在公司。

“林董,顾董没告诉你,偷听别人聊天很不礼貌吗?”

“天理良心,是我先坐在这里的,”林向为喊冤。

时吟没说什么,目光缓缓收回。

再度望向宁清时,她竟然没了想继续说的心思。

既然这样,时吟也不想过多跟她纠缠。

给了钱,直接离开。

只是刚走到停车场,宁清又追出来了,眼看她要上车,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吟吟,算我求你,你帮帮我们。”

“秦夫人,你刚刚当着林董的面不说,为何?是因为要脸?”

“你要脸,我就不要脸了?我一个秘书去跟老总提这些事情,你不怕我被开了?”

宁清当然知道这些,可她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了。

面对时吟的质问,林清有些支支吾吾:“她们都说,你不仅仅是顾董的秘书。”

时吟笑了,显然是被气笑的:“那我是什么?顾董的情人?”

“那我跟你说,我还怀了顾董的骨肉呢!你信不信?”

“吟吟,”宁清惊讶。

时吟一把甩开她的手:“你当初离开我们的时候很坚决果断,走得也很潇洒,我希望你能一直在我心目中保留这样的形象,而不是低声下气地求到我跟前来,让我看不起。”

时吟回到公寓,拉开柜门,将顾寒迟的衣服都单独整理了出来。

不收拾不知道他留在这里的东西有这么多。

时吟正在公寓收拾东西。

一行李箱的东西刚收拾完,门铃就响了,时吟还以为是自己点的外卖。

一拉开门就看见顾家人站在门口。

带头的是顾寒迟的亲妹妹,顾梨。

“时秘书还真当自己是顾氏财团的少夫人呢?上班的点回家,怎么?在公司可以为所欲为了?”

s

顾梨对着时吟冷嘲热讽,时吟站在门口挡住她的脚步。

一手落在门边儿上,一手落在门框上。

冷冷地瞧着她:“顾小姐这么闲的吗?大老远地跑过来是为了到我跟前来叫唤的?”

“时吟,我警告你,有点自知之明,不要仗着自己有几分姿色就为所欲为,”顾梨时常听到的一句话就是顾寒迟的秘书很漂亮。

即便是披个麻布袋子也是朵山茶花。

首都那么多的豪门贵女,又是化妆又是整容得都比不上人家的十分之一。

打再多的玻尿酸都比不上人家原厂配置出来的。

前凸后翘,有颜值有脑子,多的是人跟顾寒迟讨人。

“那我也警告顾小姐,不要仗着自己会认路,就三五不时地跑过来骚扰我。”

“你————,”顾梨扬起手就想收拾她。

却被时吟一把擒住了手腕,且指尖微动,捏在了她的麻筋上,疼的顾梨尖叫声肆起。

“时吟,你竟然敢伤我?你信不信我明天就让你从首都消失?”

“你试试?”

砰——时吟一把甩开顾梨,她连连后退撞在了过道门上。

紧随而来的是时吟砰地一声关上了门。

顾梨却跟骂街似的站在门外面叫唤。

顾梨气呼呼地去停车场,刚一开拉开车门,正坐在车里打游戏的人吓了一跳:“这么快?我这一局都没打完你就下来了,这才几分钟啊?”

“气死我了,”顾梨气地猛拍座椅。

“这有啥好气的啊?你不每次都被ko吗?我都跟你说了,你哥能把人留在身边当这么久的秘书,那肯定是因为时吟有能力,不然——整个草包在身边,你哥这公司不得垮?”

顾梨不想听这些:“你能闭嘴吗?我已经很难受了。”

顾梨一边说着一边拿出手机准备刷微博,点了半天发现没信号:“这是什么鬼地方?竟然没信号?”

“停车场嘛!正常。”

“破小区,”顾梨吐槽。

“这还破呢?这小区新建的,商业区的天花板,一般人还住不进来。”

想当初多少人想摇这里的号都没摇上。

时吟也不知道是运气好还是怎么的,就弄到了。

“时吟能买得起?那不还是我哥买的?”

“姐妹儿,你难道没发现,时吟得穿戴都不差吗?你哥一个月给人家开三千五,人家交这里的物业费都交不起,我可是听说了,她第一天去公司的时候,提的包不便宜,而且,人家去公司之前就已经住这里了,总不可能是你哥事先准备好的吧?”

顾梨沉默了一下,想着这话也有道理,而后惊讶了一番:“你是说,时吟在跟着我哥哥之前就已经跟着别人了?”

身边人:“…….”

“咱就是说,有没有可能时吟家很有钱?”

“家境好会给人当秘书?”

“赵枫身家过亿还去给人当前台呢?开着几百万的法拉利去上一千八的班。”

顾梨:……….“我不信她家有钱。”

顾梨走后,时吟气得不行,将刚收拾好的行李箱一脚就踹到了边儿上。

爆了句粗口去了厨房准备给自己弄点吃的。

平常休息的时候若是没事儿,她大多都是在家解决自己的一日三餐。

六点半,时吟将锅里的秋葵捞出来准备倒上料汁时,有人从身后搂住了她的腰,不用想都知道是谁。

男人身上特殊的木质香味混合着烟草味,格外的好闻。

时吟将手中的秋葵放在台面上,刚准备端起料汁浇上去。

男人想吻她,时吟侧头,躲了过去。

刹那间,明显能感觉到顾寒迟的呼吸停了几息。

“时吟——,”男人哑着嗓子低低沉沉的喊她。

时吟目光微微抬起,落在顾寒迟脸上:“我在做饭。”

做饭?

顾寒迟哂笑了声,也不管时吟的说辞是不是真的,挑起她的下巴,强势性地吻了下去,不给时吟半分反驳的机会。

顾寒迟口腔里烟味渡过来时,时吟胃里一股子恶心爬上来,猛地伸手推开他,转身趴在一旁的水槽里吐了起来。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1天前
下一篇 1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