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后,季少追妻火葬场宋梦暖季丞霖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宋梦暖季丞霖)离婚后,季少追妻火葬场最新小说

高口碑小说《离婚后,季少追妻火葬场》是作者“不是九尾”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宋梦暖季丞霖身边发生的故事迎来尾声,想要一睹为快的广大网友快快上车:“夏子星,你刚说什么?再给我重复一遍!”大门被轰然推开,季丞霖浑身煞气,他从未对夏家人发过这么大的火,病房内的夏子星和陈泽洲瞬间血液倒流,吓得不敢吱声陈泽洲怕他迁怒于夏子星,鼓起勇气上前一步,主动道:“季少,子星她现在情况不好,您有火对我发,千万不要——”“砰!”陈泽洲话音未落,迎面而来便是季丞霖狠狠的一拳瞬间,他的半张脸青紫,唇角高高肿起,鲜血一滴滴从唇角滴落“季少,您打了我就消气了吧,这……

小说:离婚后,季少追妻火葬场

作者:不是九尾

角色:宋梦暖季丞霖

热门小说《离婚后,季少追妻火葬场》是作者“不是九尾”所著。小说精彩内容概括:欧式沙发上,季丞霖跟一个男人分别占据了两个主位。沈墨套了一件低调的黑色丝绸衬衫,丝绸这样的材质穿在他身上一点都不娘。他有一头漂亮的栗色自然卷,嫩白的皮肤,风骚的单眼皮,唇色是漂亮的樱桃粉,笑起来还有一对醉人的梨涡。他懒洋洋地坐着,长腿伸出老远,就像是一个漂亮的花瓶…

离婚后,季少追妻火葬场

第13章 免费在线阅读

宴会厅。

夜幕四合,灯火辉煌,觥筹交错,名流贵胄云集,昂贵的高脚杯来回碰撞。

宴会厅内悠扬的音乐响起,伴随着人们或客套或热络地声音,令人心思纷飞。

二楼,贵宾席休息区。

欧式沙发上,季丞霖跟一个男人分别占据了两个主位。

沈墨套了一件低调的黑色丝绸衬衫,丝绸这样的材质穿在他身上一点都不娘。他有一头漂亮的栗色自然卷,嫩白的皮肤,风骚的单眼皮,唇色是漂亮的樱桃粉,笑起来还有一对醉人的梨涡。

他懒洋洋地坐着,长腿伸出老远,就像是一个漂亮的花瓶。

沈墨望着人群中央贼眉鼠眼寻找季丞霖身影的康悦庭,毫不留情地调侃:“康老狗搞这一出就是在逼你出洞,你能忍?”

“先不谈这个老东西,你表弟那个烂事你打算怎么给我个交代?”

提到那天饭局上的事,季丞霖就气不打一出来。沈墨那个杀千刀的表弟居然在饭桌上对着宋梦暖抽烟,还动手动脚,还威胁她。

妈的,这个世界上敢对季家的种吞云吐雾的人怕是还没出生呢。

沈墨眼底难得显露尴尬的神色,无语吐槽:“咳咳,他要是知道自己惹的人是你户口本上的亲老婆,估计早就吓得‘畏罪自杀’了。这不是不知道吗,狐狸尾巴就露出来了。”

“废话。”季丞霖冷冷瞪他一眼,颇为嫌弃道:“你们沈家怎么出了这么个孬种,还想拿女人来谈事,真窝囊。他要不是你表弟,我恨不得当场就弄死他。”

季家跟沈家是三代世交,情谊深厚。

正是因为沈墨的母亲从小就把季丞霖当成自己亲生的孩子一样疼爱,季丞霖对他母亲非常尊重,否则他才不管沈墨的这个便宜表弟。

“嗐,你以为我不生气?就因为我舅舅家就王恒这一个男丁了,要是把他怎么样了,我怕我妈心疼,否则你当我愿意认这个便宜表弟啊?”

提起王恒,沈墨也头疼欲裂。

当天出了事,旁观了全程的阿良第一时间就联系了沈墨。沈墨吓得够呛,赶紧卖了自己这张老脸求情,才压住季丞霖的火气,想办法看能不能保住自己这个吃里扒外的表弟。

谁知道王恒居然早早就跑到沈墨他妈那里去卖惨,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是自己没脸再回王家了,求求她能不能把自己留在杭城,继续让项目顺利完成。

王文雅是个心软的,对小辈尤其没辙。

当场就跟沈墨撂下话,要是他不去求季丞霖,王文雅就拉下老脸亲自去找沈墨说。

原话是:“你跟承霖是发小,玩得好,承霖那孩子从小没妈,我看不得孩子可怜,从小把他当亲儿子对待,从来都是怎么疼你就怎么疼他。既然他叫我一声干妈,他干妈亲自去求他,他总不会继续跟恒恒生气了吧?”

但是沈墨怎么可能让王文雅亲自去求季丞霖呢!

这不是陷进不忠不孝之地了吗?

“总之,话题绕来绕去,绕到最后又开始逼我相亲,来来去去又是那一套,你说我怎么跟她谈嘛。”

沈墨愁得“啪啪”拍脑门,那么精致一帅哥,往沙发上一瘫,看起来搞笑极了。

季丞霖好笑的瞪他一眼,“你自己解决明白,我不管你怎么弄,反正我不想在杭城继续看到你那个便宜表弟。”

“好好好,知道了,你可真烦人。”沈墨傲娇地斜了他一眼。

发小的默契,说话向来点到即止,谁也不会让谁为难。但他们都清楚,这事必须解决,王恒也必须滚出杭城。

这时,一楼爆发出一阵讨论声。

“哇塞,那个女人好漂亮啊,以前怎么没见过?”

“嘘,你不是杭城人,不知道。她叫宋梦暖,以前宋家的千金。别讨论她,她是季丞霖最恨的女人,离她远点。”

宋梦暖端庄地出现在众人面前,笑容得体。

她今天穿了一条设计师高定款礼裙,简单的剪裁非常高级。她太瘦了,怀孕两个月也看不出来,腰部被一条雪白的缎带束起,盈盈一握的细腰是那么引人眼热。身后垂缀着长裙摆,飘逸灵动。

宋梦暖发质极好,没有多余装饰,及腰的长发如瀑布般倾斜而下。她有一双会说话的秋水眸,哪怕是不带情绪的时候,也闪烁着魅惑人心的光芒,波光粼粼,引人心动。

整个人好看到没有瑕疵。

沈墨听见人群攒动,早就靠在二楼的栏杆上看八卦去了。他眉飞色舞地怼了怼季丞霖,“哎,你老婆来了。”

“我老婆,你激动什么?”脸色发黑的男人斜了他一眼。

引发这么大的波动,季丞霖有些后悔让宋梦暖陪他来参加宴会了。

沈墨摊手无奈:“喂,你夹在两个女人中间是你自己的事情,干嘛往我身上撒气。”

季丞霖沉默,脸上没好气。

他什么时候夹在两个女人中间了?

“夏子星和宋梦暖啊,你到底怎么想的,又不肯跟宋梦暖离婚,又跟夏子星纠缠不清。”

“别八卦。”

季丞霖不留情地怼了他一下,冷着脸下楼。

“哎呀呀呀,季少,大驾光临啊!”

康悦庭一直盯着季丞霖的动向,他终于肯下楼了,康悦庭迈着沉重的步伐,三步并作两步挤在季丞霖面前,脸上满是堆笑。

季丞霖没理会他,率先走到宋梦暖跟前,瞥了瞥她光滑的肩膀,低声道:“我给小郭一个月发那么多工资,她都不知道给你带一件外套?”

宋梦暖余光看到了康悦庭八卦的眼神,有些尴尬道,“没事,今天不冷。”

她自然不会自恋到以为季丞霖是在心疼自己,怕自己感冒。这个男人对自己的一切关心,都是因为她肚子里有季家的种。

季丞霖脸色愈发沉重,在众目睽睽之下褪去西装外套,大手一挥,外套稳稳当当落在了宋梦暖肩上。

带着他独特味道的温暖气息瞬间将宋梦暖笼罩住。

顿时——

整个宴会厅所有人都惊在原地,时空仿佛停止在这一刻!

季丞霖居然当众给一个女人披衣服!

这个女人还是当初害得他未婚妻夏子晴出车祸的罪魁祸首,宋梦暖!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5天前
下一篇 5天前